<

第六十四回 罗宣火焚西岐城

 离宫原是火之精,配合干支在丙丁;烈火焚山情更恶,流金烁海势偏横。在天烈曜人君
畏,入地显形万姓惊;不是罗宣能作难,只因西土降仙卿。
 话说探马报入中军:“启千岁!有一道人,请千岁答话。”殷郊暗想,莫不是吾师来
此,随即出营,果然是广成子。殷郊在马上欠身言曰:“老师!弟子甲胄在身,不敢叩
见。”麽成子见殷郊身穿王服,大喝曰:“畜生!不记得山前是怎样话?你今日为何改了念
头?”殷郊泣诉曰:“老师在上,听弟子所陈。弟子领命下山,又收了温良、马善,中途遇
着申公豹,说弟子保纣伐周。弟子岂肯有负师言?弟子知吾父残虐不仁,肆行无道,因得罪
於天下,弟子不敢有违於天命。只吾幼弟又得何罪,竟将太极图化作飞灰,他与尚何仇,遭
此惨死?此岂有仁心者所为?此岂以德行仁之主?言之痛心刻骨;老师反欲我事仇,是诚何
心?”殷郊言罢,放声大哭。广成子曰:“殷郊你不知申公豹与子牙有隙,他是诳你之言,
不可深信;此事乃汝弟自取,实是天数。”殷郊曰:“申公豹之言,固不可信,吾弟之死,
又是天数?终不然,是吾弟自走入太极图中去,寻此惨酷极刑,老师说得好笑。今兄存弟
亡,实为可惨。老师请回,俟弟子杀了姜尚,以报弟仇,再议东征。”广成子曰:“你可记
得发下誓言?”殷郊曰:“弟子知道。就受了此厄,死也甘心,决不愿独自偷生。”广成子
大怒,喝一声,仗剑来取。殷郊用剑架住曰:“老师没来由,你为姜向与弟子变颜,实系偏
心。倘一时失体,不好看相。”广成子又一剑劈来,殷郊曰:“老师何苦为他人,不顾自己
天性?则老师所谓天道人道,俱是矫强?”广成子曰:“此是天数,你不侮悟,违背师言,
必有杀身之祸。”复又一剑砍来,殷郊急得满面通红曰:“你既无情待我,偏执己见,欲坏
手足,弟子也顾不得了!”乃发手还一戟来。师徒二人,战未及四五合,殷郊祭番天印打
来;广成子着慌,借纵地金光法,逃回西岐,至相府。正是:
 番天印传殷殿下,岂知今日打师尊。
 话说广成子回相府,子牙迎着,见广成子面色不似平日,忙问会殷郊详细?广成子曰:
“彼被申公豹说反,吾再三苦劝,彼竟不从,是吾怒起,与他交战,那孽障反祭番天印来打
我:吾故此回来,再做商议。”子牙不知番天印的利害,正说之间,门官报:“燃灯老爷来
至。”二人忙出府迎接至殿前,燃灯向子牙曰:“连吾的琉璃,也来寻你一番,俱是天
数。”子牙曰:“尚该如此,理当受之。”燃灯曰:“殷郊的事大,马善的事小,待吾收了
马善,再做道理。”乃谓子牙曰:“你须得如此如此,方可收服。”子牙於是俱依其计。次
日,子牙单人独骑出城,坐名只要马善来见我。左右报入中军:“启千岁爷!姜子牙独骑出
城,只要马善出战。”殷郊自思:“昨日吾师出城见我,未曾取胜;今日令子牙单骑出城,
要马善必有缘故。且令马善出战,看是如何。”马善得令,提枪上马出辕门,也不答话,直
取子牙。子牙手中剑赴面相迎,未及数合,子牙也不归营,望东南上逃走,马善不知他的本
主等他,随後赶来,未及数箭之地,只见柳阴之下,立着一个道人,让过子牙,当中阻住,
大喝曰:“马善!你可认得我?”马善只推不知,就一枪刺来。燃灯袖内取出琉璃,望空中
祭起;那琉璃望下掉来,马善抬头看见,及待躲时,燃灯忙令黄巾力士,可将灯焰带回灵鹫
山去。正是:
 仙灯得道现人形,反本还元归正位。
 话说燃灯收了马善,令力士带上灵鹫山去了不提。且说探马来报入中军:“启千岁!马
善追赶姜尚,只见一阵光华,止有战马,不见了马善,未敢擅专,请令定夺。”殷郊闻报,
心下疑惑,随传令点礮出营,定与子牙立决雌雄。只见燃灯收了马善,方回来与广成子共
议:“殷郊,被申公豹说反,如之奈何?”正说之间,探马报入相府:“有殷殿下请丞相答
话。”燃灯曰:“子牙公你去得,你有杏黄旗,可保其身。”子牙忙传令,同众门人出城。
礮声响亮,西岐门开,子牙一骑当先,对殷郊言曰:“殷郊!你负师命,离免黎锄之厄;及
早投戈,免得自侮。”殷郊大怒,见了仇人,切齿咬牙,大骂:“匹夫!把吾弟化为飞灰,
我与你誓不两立!”纵马摇戟,直取子牙。子牙仗剑迎之,剑戟交加,大战龙潭虎穴。且说
温良走马来助,只厢哪吒登开风火轮接助交兵,两下 只杀得:
 黑霭霭云迷白日,闹嚷嚷杀气遮天;枪刀剑戟冒征烟,阔斧犹如闪电。好勇的成功建业
业,恃强的努力争先;为君不怕就死,报恩欲把身捐。只杀得一团白骨见青天,那时节方才
收军罢战。
 且说温良祭起白玉环,来打哪吒。哪吒看见,忙把乾坤圈也祭起来,一声奋,将白玉环
打得粉碎。温良大叫一声:“伤吾宝贝!怎肯干休!”奋力来战,又被哪吒一金砖,正中後
心,打得往前一晃,未曾闪下马来。方欲逃回,不意被杨戬一弹子,穿了眉头,跌下马去,
死於非命。殷郊见温良死於马下,忙祭番天印打来。子牙展开杏黄旗;便有万道金光祥云笼
罩,又现有千朵白莲,紧护其身;把番天印悬在空中,只是不得下来。子牙随祭打神鞭,正
中殷郊後背,翻 斗落下马去。杨戬及上前欲斩他首级,有张山、李锦二骑抢出,不知殷郊
已借土遁去了。子牙竟获全胜进城。燃灯与广成子共议曰:“番天印难除,且子牙拜将已
近,恐误吉辰,罪归于你。”广成子告曰:“老师为我设一谋,如何除得此恶?”燃灯曰:
“无法可治,奈何奈何?”且说殷郊着伤,逃回进营纳闷,郁郁不乐。且说辕门外来一道
人,戴鱼尾冠,面如重枣,海下赤须红发,三目,穿大红八卦服,骑赤烟驹。道人下骑,
叫:“报与殷殿下,吾要见他。”军政官报入中军:“启千岁!外边有一道者求见。”殷郊
传令请来,少时道人行至帐前。殷郊看见,降阶迎接,见道人通身赤色,其形相甚恶;彼此
各打稽首,殷殿下忙欠身答曰:“老师可请上坐。”道人亦不谦让,随即坐下。殷郊曰:
“老师高姓大名,何处名山洞府?”道人答曰:“贫道乃火龙岛焰中仙罗宣是也。因申公豹
相邀,特来助你一臂之力。”殷郊大悦,治酒款待。道人曰:“吾乃是斋丕用荤。”殷郊命
治素酒相待不提。一连在军中过了三四日,也不出去会子牙。殷郊问曰:“老师既为我而
来,为何数日不会子牙一阵?”道人曰:“我有一道友,他不曾来;待他来时,我与你定然
成功,不用殿下费心。”且说那日正坐辕门,军政官来报:“有一道者来访。”罢宣与殷郊
传令请来。少时见一道者,黄脸 须,身穿皂服,徐步而来。殷郊乃出帐迎接至帐行礼毕,
尊之上坐。罗宣问曰:“贵弟为何来迟?”道人曰:“因攻战之物未完,故此来迟。”殷郊
对道人曰:“请问道长高姓大名?”道人曰:“吾乃九龙岛炼气士刘环是也。”殷郊传令治
酒款待。次早二位道者出营,来至城下,请子牙答话。探马忙报入相府:“启丞相!有二位
道人,请丞相答话。”子牙随即同众门人出城,排开队伍;只见阵催鼓响,对阵中有一道
者,怎生凶恶,怎见得?
 鱼尾冠,纯然烈焰;大红袍,片片云生。丝绦系赤色,麻履长红云;剑带星星火,马如
赤爪龙。面如血泼紫,钢牙暴出唇;三目光辉观宇宙,火龙岛内有声名。话说子牙对众门人
曰:“此人一身赤色,连马也是红的。”众弟子曰:“截教门下,古怪甚多。”话未毕,罗
宣一骑马当先,大呼曰:“来者可是姜子牙?”子牙答曰:“道兄!不才便是。不知道友是
何处名山,那座洞府?”罗宣曰:“吾乃火龙岛焰中仙罗宣是也。吾今来会你,只因你依仗
玉虚门下,把吾辈截教,甚是耻辱;吾故到此,与你见一个雌雄,方知二教自有高低,非在
於口舌争也。你的左右门人,不必向前,料你等不过毫末道行,不足为能,兄我与你比个高
低。”道罢,把赤烟驹催开,使两口飞烟剑,来取子牙。子牙手中剑急架相迎,二兽盘桓,
未及数合,哪吒登开风火轮,摇枪来刺罗宣:旁有刘环跃步而出,抵住哪吒。大抵子牙的门
人多,不由分说,杨戬舞三尖刀冲杀过来;黄天化使开双锤,也来助战。雷震子展开二翅,
飞起空来,将金棍刷来;土行孙使动 铁棍,往下三路也自杀来;韦护绰步使降魔杵劈头,
四面八方围裹上来。罗宣见子牙众门人,不分好歹,一拥而上,抵当不住,忙把二百六十骨
节摇动,现出三头六臂,一手执照天印,一手执五龙轮,一手执万鸦壶,一手执万里起云
烟,双手使飞烟剑,好利害。怎见得?有赞为证:
 赤宝丹天降异人,浑身上下烈烟薰;离宫炼就非凡品,南极熬成迥出群。火龙岛内修真
性,焰氧声高气似云;纯阳自是三昧火,烈石焚金恶杀神。
 话说罗宣现了三头六臂,将五龙韩一轮,把黄天化打下麒麟,早有金、木二吒救回去。
杨戬正要暗放哮天犬,来伤罗宣;不意子牙早祭起打神鞭,望空中打来,把罗宣打得几乎翻
下赤烟驹来。哪吒战住了刘环,把乾坤圈打来,只打得刘环三昧火冒出,俱大败回营。张山
在辕门观看,见岐周多少门人,祭无穷法宝,一个胜如一个;心中自思以後灭纣者,必是子
牙一辈,心中甚是不悦。只见罗宣失利回营,张山接住慰劳,罗宣曰:“今日不防姜尚打我
一鞭,吾险些儿坠下骑来。”忙取葫芦中药饵,吞而治之。罗宣对刘环曰:“只也是西岐一
群众生,该当如此,非我定用此狠毒也。”道人咬牙切铁,正是:
 山红土赤须臾了,殿阁楼台化作灰。
 话说罗宣在帐内与刘环议曰:“今夜把西岐打发他乾乾净净,免得费我清心。”刘环
道:“他既无情,理当如此。”正是子牙灾难至矣。子牙只知得胜回兵,那知有此一节。不
意时至二更,罗宣同刘环借着火遁,乘苍赤烟驹,把万里起云烟,乃是火箭:及至射进西岐
城中,可怜东西南北,各处火起,相府皇城,到处生烟。子牙在府,只听得百姓呐喊之声,
震动华岳。燃灯已知道了,与广成子出静室不提。看火,怎见得好火?
 黑烟漠漠,红焰腾腾,黑烟漠漠,长空不见半分毫;红焰腾腾,大地有光千里赤。初起
时灼灼金蛇,次後来千千火块;罗宣切齿逞雄威,恼了刘环施法力。燥乾柴烧烈火性,说甚
麽燧人钻木?热油门上飘丝,胜似那老子开炉;正是那无情火发,怎禁只有意行凶?不去弭
灾,反行助虐,风随火势,焰飞有千丈馀高;火逞风威,殷逃上九霄云外。乒兵乓乓,如同
阵前礮响;轰轰烈烈,却似锣鼓齐鸣。只烧得男啼女哭叫皇天,抱女携男无处躲;姜子牙纵
有妙法不能施,周武王德政天齐难逃避。门人虽有,各自保守其躯;大将英雄,尽是獐跑鼠
窜。正是:灾来难避无情火,慌坏青鸾斗阙仙。
 话说武王得悉各处火起,便跑在丹墀告天曰:“姬发不道,获罪於天,降此大厄,有累
於民。只愿上天将姬发尽户灭绝,不忍万民遭此灾厄。”俯伏在地,放声大哭。如此拜祷,
只火越烧大了。且说罗宣将万鸦壶开了,万只火鸦飞腾入城,口内喷火,翅上生烟;又用数
条火龙,把五龙轮架在当中。只见赤烟驹四蹄生烈焰,飞烟宝剑长红光,如有石墙石壁,烧
不进去。又有刘环接火,顷刻间画阁雕梁,即时崩倒。正是:
 武王有福逢此厄,自有高人灭火时。
 话说罗宣正烧西岐,来了青鸾斗阙的龙吉公主;乃是昊天上帝亲生,瑶池金母之女。只
因有念思凡,贬在凤凰山青鸾斗阙。今见子牙伐纣,也来助一臂之力,正值罗宣来烧西岐,
娘娘就借此好见子牙。使跨青鸾来至,远远的只见火内有千万火鸦,忙叫:“碧云童儿!将
雾露乾坤网撒开,往西岐火内一罩。”此宝有相生相克之妙,雾露者,乃是真水,水能克
火,故此随即息灭;即时将万只火鸦,尽行收去。罗宣正放火乱烧,忽不见火鸦,往前一
看,见一道姑,戴鱼尾冠,穿大红绛绡衣;罗宣大呼:“乘鸾者乃是何人,敢灭我之火。”
公主笑曰:“吾乃龙吉公主是也。你有何能,敢动恶意,敢逆天心,来害明君?吾特来助
阵,你可速回,毋取灭亡之祸。”罗宣大怒,将五龙轮劈面打来。公主笑曰:“我知道你只
有这些伎俩,你可尽力发来。”乃忙取四海瓶,拿在手中,对着五龙轮,只见一轮竟打入瓶
去了。火龙进入於海内,焉能济事?罗宣大叫一声,把万里起云烟射来;公主又将四海瓶收
去了。刘环大怒,脚踏红焰,仗剑来取;公主把脸一红,将二龙剑望空中一丢。刘环那 经
得起,随将到环斩於火内。罗宣忙现三头六臂,祭照天印打龙吉公主。公主把剑一指,印落
於火内;又将剑丢起。罗宣情知难拒,拨赤烟驹就走。公主再把二龙剑丢起,正中赤烟驹後
背,赤烟驹自倒,将罗宣撞下火来,借火遁而逃。公主忙施雨露,且救了西岐火焰,好见子
牙。怎见得好雨?有赞为证:
 潇潇洒洒,密密沈沈;潇潇洒洒,如天边坠落明珠;密密沈沈,似海口倒悬滚浪。初起
时拳大小,次後来瓮泼盆倾;沟壑水飞千丈玉,涧泉波涌万条银。西岐城内看看满,低凹池
塘渐渐平,真是武王有福高人助,倒 天河往下倾。
 话说龙吉公主施雨,救灭西岐火焰;满城人民齐声大呼曰:“武王洪福齐天,普施恩
泽,吾等皆有命也。”合城大小欢声震地,一夜天翻地沸,百姓皆不得安身。武王在殿内祈
祷,百官带雨问安。子牙在相府,神魂俱不附体,只见燃灯曰:“子牙忧中得吉,就有异人
至也。贫道非是不知,吾若是来治此火,异人必不能至。”话言未了,有杨戬报入府来:
“启师叔!有龙吉公主来至。”子牙忙降阶迎迓上殿。公主见燃灯、广成子在殿上,公主打
稽首,口称:“道兄请了!”子牙忙问燃灯曰:“此位何人?”公主忙答曰:“贫道乃龙吉
公主,有罪於天。方才罗宣用火,焚烧西岐,贫道今特来此间,用些须小法术,救灭此火。
特助子牙东征,会了诸侯,有功於社稷,可免罪愆,得再回瑶池耳,真不负贫道下山一
场。”子牙大喜,忙吩咐侍儿,打点焚香净室,与公主居住。西岐城内只一场嚷闹大是利
害,乃收拾公阙府第不表。且说罗宣败走下山,喘息不定,倚松靠石,默然沈思:“今日只
把些宝贝,一旦失与龙吉公主,此恨怎消?”正愁恨时,话犹未了,只听得脑後一人作歌而
来:
 “曾做羹,寒士不去奔波;朝士宦情收起,打点林泉事。高山采紫芝,溪边理钓丝;洞
中戏耍,闲写黄庭字。把酒醺然,长歌腹内诗;识时扶王立帝基,知机罗宣今日危。”
 话说罗宣回头一看,见个大汉,戴扇云盔,穿道服,持戟而至。罗宣问曰:“汝是何
人,敢出大的言?”其人答曰:“吾乃李靖也。今日往西岐见姜子牙,东进五关,吾无有进
见之功。今日拿你,权当一功。”罗宣大怒,跃身而起,将宝剑来取,二人交锋。不知性命
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前回中华古典文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