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回 公子友两定鲁君 齐皇子独对委蛇

 话说公子庆父字仲,鲁庄公之庶兄,其同母弟名牙字叔,则庄公之庶弟。庄公之同母弟
曰公子友,因手掌中生成一“友”字丈,遂以为名,字季,谓之季友。

 虽则兄弟三人同为大夫,一来婿庶之分,二来惟季友最贤,所以庄公独亲信季友。庄公
即位之三年,曾游郎台,于台上窥见党氏之女孟任,容色殊丽,使内侍召之。孟任不从。庄
公曰:“苟从我,当立汝为夫人也。”孟任请立盟誓,庄公许之。孟任遂割臂血誓神,与庄
公同宿于台上,遂载回宫。岁余生下一子,名般。庄公欲立孟任为夫人,请命于母文姜。文
姜不许。 必欲其子与母家联姻,遂定下襄公始生之女为婚,只因姜氏年幼,直待二十岁上,
方才娶归。所以孟任虽未立为夫人,那二十余年,却也权主六宫之政。 比及姜氏入鲁为夫
人,盂任已病废不能起。未几卒,以妾礼葬之。姜氏久而无子。其梯叔姜从嫁,生一子曰
启。先有妾风氏,乃须句子之女,生一子名申。风氏将申托于季友,谋立为嗣。季友曰:
“子般年长。”乃止。姜氏虽为夫人,庄公念是杀父仇家,外虽礼貌,心中不甚宠爱。

 公子庆父生得魁伟轩昂,姜氏看上了他,阴使内侍往来通语,遂与庆父私通,情好甚
密。因与叔牙为一党,相约异日共扶庆父为君,叔牙为相。髯翁有诗云:

         淫风郑卫只寻常,更有齐风不可当。
        堪笑鲁邦偏缔好,文姜之后有哀姜。

 庄公三十一年,一冬无雨,欲行零祭祈祷。先一日,演乐于大夫梁氏之庭。

 梁氏有女色甚美,公子般悦之,阴与往来,亦有约为夫人之誓。是日,梁女梯墙而观演
乐。国人革在墙外窥见梁女姿色,立于墙下,故作歌以挑之。歌曰:桃之大天兮,凌冬而益
芳。中心如结兮,不能逾墙。愿同翼羽兮,化为鸳鸯。

 公子般亦在梁氏观雩,闻歌声出看。见围人革大怒,命左右擒下,鞭之三百,血流满
地。革再三哀求,乃释之。公子般诉之于庄公,庄公曰:“荤无礼,便当杀之,不可鞭也。
牵之勇捷,天下无比,鞭之,必怀恨于汝矣。”原来围人革有名绝力,曾登稷门城楼,飞身
而下,及地,复踊身一跃,遂手攀楼屋之角,以手撼之,楼俱震动。庄公劝杀牵,亦畏其勇
故也。子般曰:“彼匹夫耳,何虑焉?”围人革果恨子般,遂投庆父门下。

 次年秋,庄公疾笃,心疑庆父。故意先召叔牙,问以身后之事。叔牙果盛称庆父之才:
“若主鲁国,社稷有赖。况一生一及,鲁之常也。”庄公不应。叔牙出,复召季友问之。季
友对曰:“君与盂任有盟矣。既降其母,可复废其子乎广庄公曰:“叔牙劝寡人立庆父何
如?”季友曰:“庆父残忍无亲,非人君之器。叔牙私于其兄,不可听之。臣当以死奉
般。”庄公点首,遂不能言。季友出宫,急命内恃传庄公口语,使叔牙待于大夫缄季之家,
即有君命来到。叔牙果往拭氏。季友乃封鸩酒一瓶,使缄季毒死叔牙。复手书致牙曰:“君
有命,赐公子死。公子饮此而死,子孙世不失其位。不然,族且灭矣!”叔牙犹不肯眼,缄季
执耳灌之,须臾,九窍流血而死。史官有诗论鸩牙之事。曰:

        周公诛管安周室,季友眈②牙靖鲁邦。
        为国灭亲真大义,六朝底事忍相拽。

 是夕,庄公尧。季友奉公子般主丧,谕国人以明年改元。各国遣吊。自不必说。

 至冬十月,子般念外家党氏之恩,闻外祖党臣病死,往临其丧。庆父密召国人革谓曰:
“汝不记鞭背之恨乎?夫蚊龙离水,匹夫可制。汝何不报之于党氏?吾为汝主。”牵曰:
“苟公子相助,敢不如命!乃怀利刃,黄夜奔党大夫家。时已三更,逾墙而入,伏于舍外。
至天明时,小内侍启门取水,目人牵突入寝室。子般方下床穿履,惊间曰:“汝何至此?”
革曰:“来报去年鞭背之恨耳!子般急取床头剑劈之,伤额破脑。革左手格剑,右手握刃刺
般,中胁而死。内侍惊报党氏。党氏家众操兵齐来攻革,荤因脑破不能战,被众人乱所为
泥。季友闻子般之变,知是庆父所为,恐及于祸,乃出奔陈国以避难。庆父佯为不知,归罪
于目人革,灭其家,以解说于国人。夫人姜氏欲遂立庆父。庆父曰:“二公子犹在,不尽杀
绝,未可代也。”姜氏曰:“当立申乎?”庆父曰:“申年长难制,不如立启/乃为子般发
丧。假讣告为名,亲至齐国,告以子般之变,纳贿于竖貂,立于启为君。时年八岁,是为阂
公。阑公乃叔姜之子,叔姜是夫人姜氏之姊也。阅公为齐桓公外甥。

 阂公内畏哀姜,外畏庆父,欲借外家为重。故使人订齐桓公,会于落姑之地。阂公牵桓
公之衣,密诉以庆父内乱之事,垂泪不止,。桓公曰:“今者鲁大夫谁最贤?”阂公曰:
“惟季友最贤,今避难于陈国。”桓公曰:“何不召而复之?”阂公曰:“恐庆父见疑。”
桓公曰:“但出寡人之意,谁敢违者?”乃使人以恒公之命,召季友于陈。阂公次于郎地。
候季友至郎,并载归国矽立季友为相,托言齐侯所命,不敢不从。时周惠王之六年,鲁阈公
之元年也,是冬,齐侯复恐鲁之君臣不安其位,使大夫仲孙瞅来候问,且窥庆父之动静一阈
公见了仲孙漱,流涕不能成语。

 后见公于申,与之谈论鲁事,甚有条理。仲孙曰:此治国之器也!”嘱季友善视之。因劝
季友早除庆父,季友忡一享丁之。仲孙已悟孤掌难呜之意,曰:“漱当言于吾君,倘有缓
急,不敢坐视/庆父以重赂来见仲孙,仲孙曰8“苞公于能忠于社稷,寡君亦受其赐,岂惟
漱乎?’’固辞不受。庆父惊惧而退。,仲孙辞阂公归,谓桓公曰:“不去庆父,鲁难未已
也!”桓公曰:“寡人以兵去之,何如/仲孙曰:“庆父凶恶未彰,讨之无名。臣观其志,不
安于为下,必复有变。乘其变而诛之,此霸王之业也。”桓公曰:“善。”阈公二年,庆父
谋篡益急,只为阂公是齐侯外甥,又且季友忠心相辅,不敢轻动。忽一日,阎人报:“大夫
卜龄②相访。”庆父迎进书房,见卜肪怒气勃勃,问其来意。卜龄诉曰:“我有田与太傅慎
不害田庄相近,被慎不害用强夺去。我去告诉主公,主公偏护师傅,反劝我让他。以此不
甘,特来投公于,求于主公前一言。”庆父屏去从人,谓卜龄曰:“主公年幼元知,虽言不
听。子若能行大事,我为子杀慎不害何如?”卜畸曰:“季友在,惧不免。”庆父曰:“主
公有童心,尝夜出武闹,游行街市。子伏人于武闹,候其出而刺之,但云盗贼,谁能知者。
吾以国母之命,代立为君,逐季友如反掌耳。”卜筋许诺。乃求勇士,得秋亚,授以利匕
首,使伏武闹。阂公果夜出,秋亚突起,刺杀阂公。左右惊呼,擒住秋亚。卜畸领家甲至夺
去。庆父杀慎不害于家。季友闻变,夜叩公子申之门,鳅之起,告以庆父之乱,两人同奔邪
国避难。髯翁有诗云:

        子般遭拭闽公找,操刃当时谁主张?
        鲁乱尽由宫间起,娶妻何必定齐姜!

 却说国人索眼季友,闻鲁侯被杀,相国出奔,举国若狂,皆怨卜肪而恨庆父。是日国中
罢市,一聚千人,先围卜畸之家,满门遭戮。将攻庆父,聚者益众。

 庆父知人心不附,欲谋出奔。想起齐侯曾藉苔力以复国,齐宫有恩,可因宫以自解于
齐,况文姜原有宫医一脉交情,今夫人姜氏,即文姜之侄女,有此因缘,凡事可托。遂微服
扮作商人,载了货赂满车,出奔宫国。夫人姜氏闻庆父奔宫,安身不牢,亦想至曹国躲避。
左右臼:“夫人以仲故,得罪国人,今复聚一国,谁能容之,季友在邪,众所与也,夫人不
如适郸,以乞怜于季。”乃奔邪国,求见季友。

 季友拒之弗见。季友闻庆父姜氏俱出,遂将公子申归鲁,一面使人告难于齐。齐桓公谓
仲孙漱曰:“今鲁国无君,取之如何?”仲孙揪曰:“鲁,秉礼之国,虽遭拭乱,一时之
变,人心未忘周公,不可取也。况公子申明习国事,季友有勘乱之才,必能安集众庶,不如
因而守之。”桓公曰:“诺。”乃命上卿高溪,率南阳甲士三千人,吩咐高俱,相机而动/
公子申果堪主社稷,即当扶立为君,以情邻好;不然,便可并兼其地。”高溪领命而行。来
至鲁国,恰好公子申季友亦到。高溪见公子申相貌端庄,议论条理,心中十分敬重。遂与季
友定计,拥立公子申为君,是为德公。使甲士帮助鲁人,筑鹿门之城,以防邪苗之变。季友
使公子奚斯,随高溪至齐,谢齐侯定国之功,一面使人如宫,要假手富人以戮庆父,啖以重
赂。

 却说庆父奔首之时,载有鲁国宝器,因宫医以献于葛子,首于纳之。至是复贪鲁重赂,
使人谓庆父曰:“宫国偏小,惧以公子为兵端,请公子改适他国。”庆父犹未行,宫子下令
逐之。庆父思竖貂曾受赂相好,乃自邪如齐。齐疆吏素知庆父之恶,不敢擅纳,乃寓居于位
水之上。恰好公子奚斯谢齐事毕,还至坟水,与庆父相见,欲载之归国。庆父曰:“季友必
不见容。于鱼能为我代言,乞念先君一脉,愿留性命,长为匹夫,死且不朽!”奚斯至鲁复
命,遂致庆父之言,信公欲许之。季友曰:“使试君者不诛,何以戒后?”因私谓奚斯曰:
“庆父若自裁,尚可为立后,不绝世把也。”奚斯领命,再往坟上,欲告庆父,而难于启
齿,乃于门外号陶大哭。庆父闻其声,知是奚斯,乃叹曰:“子鱼不入见而哭甚哀,吾不免
矣!”乃解带自缢于树而死。奚斯乃入而硷之,还报信公,信公叹息不已。忽报:“芭于遣其
弟赢拿,领兵临境。闻庆父已死,特索谢赂。”季友曰:“芭人未尝擒送庆父,安得居
功?”乃自请率师迎敌。值公解所佩宝刀相赠,谓曰:“此刀名曰‘孟劳’,长不满尺,锋
利无比,叔父宝之。”季友悬于腰胯之间,谢恩而出。行至邵地,宫公子赢拿列阵以待。季
友曰:“鲁新立君,国事未定,若战而不胜,人心动摇矣。宫拿贪而无谋,吾当以计取
之。”乃出阵前,请赢拿面话。因谓之曰:我二人不相悦,士卒何罪?闻公子多力善搏,友
请各释器械,与公子徒手赌一雌雄,何如?”

 赢拿曰:“甚善!”两下约退军士,就于战场放对,一来一往,各无破绽。约斗五十余
合,季友之子行父,时年八岁,友甚爱之,俱至军中,时在旁观斗,见父亲不能取胜,连
呼:“‘孟劳’何在?”季友忽然醒悟,故意卖个破绽,让赢拿赶入一步,季友略一转身,
于腰间拔出“盂劳”,回手一挥,连眉带额,削去天灵盖半边。刃无血痕,真宝刀也!苔军
见主将劈倒,不待交锋,各自逃命。季友全胜,唱凯还朝。值公亲自迎之于郊,立为上相,
赐费邑为之采地,季友奏曰:“臣与庆父叔牙并是桓公之孙,臣以社稷之故,酞叔牙,缢庆
父,大义灭亲,诚非得已。今二千俱绝后,而臣独叨荣爵,受大邑,臣何颜见桓公于地
下?”信公曰:“二千造逆,封之得无非典?”季友臼:“二千有逆心,无逆形,且其死非
有刀锯之戮也。宜并建之,以明亲亲之谊。”值公从之。乃以公孙敖继庆父之后,是为孟孙
氏。庆父字仲,后人以字为氏,本曰仲孙,因讳庆父之恶,改为孟也。孟孙氏食采于成。以
公孙兹继叔牙之后,是为叔孙氏,食采于励。季友食采于费,加封以位阳之田,是为季孙
氏。于是季、孟、叔三家,鼎足而立,并执鲁政,谓之“三桓\是日鲁南门无故自崩,识者
以为高而忽倾,异日必有凌替之祸,兆已见矣。史官有诗云:

        手文征异已褒功,孟叔如何亦并封?
        乱世天心偏助逆,三家宗裔是桓公。

 话说齐桓公知姜氏在邪,谓管仲曰:“鲁桓阂二公不得令终,皆以我姜之故。若不行
讨,鲁人必以为戒,姻好绝矣。管仲曰:“女子既嫁从夫,得罪夫家,非外家所得讨也。君
欲讨之,宜隐其事。”桓公曰:“善。”乃使竖貂往邪,送姜氏归鲁。姜氏行至夷,宿馆
舍,竖貂告姜氏曰:夫人与试二君、齐鲁莫不闻之,夫人即归,何面目见太庙乎?不如自
裁,犹可自益也。姜氏阿之,闭门哭泣,至半夜寂然。竖貂启门视之,已自缢死矣。竖貂告
夷宰,使治殡事;飞报棺公。值公迎其丧以归,葬之成礼,曰:“母子之情,不可绝也。”
溢之曰哀,故曰哀姜。后八年,棺公以庄公无配,仍柑哀姜于太庙。此乃过厚之处。

 却说齐桓公自救燕定鲁以后,威名愈振,诸侯悦眼。桓公益信任管仲,专事饮猎为乐。
一日;猎于大泽之肢,竖貂为御;车驰马骤,较射方欢。桓公忽然停目而视,半晌无言,若
有惧容。竖貂间曰:“君瞪目何所视也?桓公曰:“寡人适见一鬼物,其状甚怪而可畏,良
久忽灭,殆不样乎!”竖貂曰:“鬼阴物,安敢昼见?”桓公曰:“先君田姑梦而见大泵,是
亦昼也。汝为我亟召仲父。”竖貂曰:“仲父非圣人,乌能悉知鬼神之事?”桓公曰:“仲
父能识,俞儿”何谓非圣?”竖貂曰:“君前者先言俞儿之状,仲父因逢君之意,饰美说
以劝君之行也。君今但言见鬼,勿泄其状,如仲父言与君合,则仲父信圣不欺矣。桓公曰:
“诺。”乃趋驾归,心怀疑惧,是夜遂大病如疟。明日,管仲与诸大夫间疾。桓公旮管仲,
与之言见鬼:“寡人心中畏恶,不能出m仲父试道其状。”管仲不能答,曰:“容臣询之。
竖貂在旁笑曰:“臣固知仲父之不能言也。”桓公病益增,管仲忧之,悬书于门:“如有能
言公所见之鬼者,当赠以封邑三分之一。”有一人,荷笠悬鸦而来,求见管仲。管仲揖而进
之。其人曰:“君有恙乎?”管仲又曰:“然。”其人曰:“君病见鬼乎?”管仲又曰:
然。”其人曰:“君见鬼于大泽之中乎?”管仲曰:“子能言鬼之状否?吾当与子共家。”
其人曰:“请见君而言之。”管仲见桓公于寝室,桓公方累重栖而坐,使两妇人摩背,两妇
人捶足,竖貂捧汤,立而候饮。管仲曰:君之病,有能言者,臣已与之俱来,君可召之。”
桓公召入,见其荷笠悬鸦,心殊不喜。迟问曰:“仲父言识鬼者乃汝乎广对曰:“公则自伤
耳,鬼安能伤公广桓公曰:“然则有鬼否?”对曰:“有之。水有‘罔象’,邱有‘宰’,
山有‘菱’,野有‘仿惶’,泽有‘委蛇’。”桓公曰:“汝试言‘委蛇’之状。”对曰:
“夫‘委蛇’者,其大如毅,其长如辕,紫衣而朱冠。其为物也,恶闻轰车之声,闻则捧其
首而立。此不轻见,见之者必霸天下。”桓公幄然而笑,不觉起立曰:“此正寡人之所见也
!”于是顿觉精神开爽,不知病之何往矣。桓公曰:“子何名?”对曰:“臣名皇于,齐西郧
之农夫也。”桓公曰:“子可留仕寡人。”遂欲爵为大夫。皇子固辞曰:“公尊王室,攘四
夷,安中国,抚百姓,使臣常为治世之民,不妨农务足矣。不愿居官。”桓公曰:“高士也
!”赐之粟帛,命有司复其家。复重赏管仲。竖貂曰:仲父不能言,而皇子言之,修父安得受
赏乎?”桓公曰:“寡人闻之,“伍独者暗,任众者明’。微仲父,寡人固不得闻皇子之言
也。”竖貂乃服。

 对周惠王十六年:狄人侵犯邢邦,又移兵伐卫。卫灰公使人如齐告急。诸大夫请救之,
桓公曰:“伐戎之役,疮瘦未息。且候来春,合诸侯往救可也。”其冬,卫大夫宁速至齐,
言:“狄已破卫,杀卫滋公。今欲迎公子毁为君。”齐侯大惊曰:“不早救卫,孤罪无辞
矣,”不知狄如何破卫,且看下回分解。

前 中华古典文学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