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八回 哭祖廟一王死孝  入西川二士爭功   卻說後主在成都,聞鄧艾取了綿竹,諸葛瞻父子已亡,大驚,急召文武商議。 近臣奏曰:“城外百姓,扶老攜幼,哭聲大震,各逃生命。”後主驚惶無措。忽哨馬報 到,說魏兵將近城下。多官議曰:“兵微將寡,難以迎敵;不如早棄成都,奔南中七郡。 其地險峻,可以自守,就借蠻兵,再來克復未遲。”光祿大夫譙周曰:“不可。南蠻久 反之人,平昔無惠;今若投之,必遭大禍。”多官又奏曰:“蜀、吳既同盟,今事急矣, 可以投之。”周又諫曰:“自古以來,無寄他國為天子者。臣料魏能吞吳,吳不能吞魏。 若稱臣於吳,是一辱也;若吳被魏所吞,陛下再稱臣於魏,是兩番之辱矣。不如不投吳 而降魏。魏必裂土以封陛下,則上能自守宗廟,下可以保安黎民。願陛下思之。”後主 未決,退入宮中。次日,眾議紛然。譙周見事急,復上疏諍之。後主從譙周之言,正欲 出降;忽屏風後轉出一人,厲聲而罵周曰:“偷生腐儒,豈可妄議社稷大事!自古安有 降天子哉!”後主視之,乃第五子北地王劉諶也。後主生七子:長子劉,次子劉瑤, 三子劉琮,四子劉瓚,五子即北地王劉諶,六子劉恂,七子劉璩。七子中惟諶自幼聰明, 英敏過人,余皆儒善。後主謂諶曰:“今大臣皆議當降,汝獨仗血氣之勇,欲令滿城流 血耶?”諶曰:“昔先帝在日,譙周未嘗於預國政;今妄議大事,輒起亂言,甚非理也。 臣切料成都之兵,尚有數萬;姜維全師,皆在劍閣,若知魏兵犯闕,必來救應:內外攻 擊,可獲大功。豈可聽腐儒之言,輕廢先帝之基業乎?”後主叱之曰:“汝小兒豈識天 時!”諶叩頭哭曰:“若勢窮力極,禍敗將及,便當父子君臣背城一戰,同死社稷,以 見先帝可也。奈何降乎!”後主不聽。諶放聲大哭曰:“先帝非容易創立基業,今一旦 棄之,吾寧死不辱也!”後主令近臣推出宮門,遂令譙周作降書,遣私署侍中張紹、駙 馬都尉鄧良同譙周玉璽來雒城請降。時鄧艾每日令數百鐵騎來成都哨探。當日見立了 降旗,艾大喜。不一時,張紹等至,艾令人迎入。三人拜伏於階下,呈上降款玉璽。艾 拆降書視之,大喜,受下玉璽,重待張紹、譙周、鄧良等。艾作回書,付三人回成都, 以安人心。三人拜辭鄧艾,徑還成都,入見後主,呈上回書,細言鄧艾相待之善。後主 拆封視之,大喜,即遣太僕蔣顯敕令姜維早降;遣尚書郎李虎,送文簿與艾:共戶二 十八萬,男女九十四萬,帶甲將士十萬二千,官吏四萬,倉糧四十余萬,金銀各二千斤, 錦綺彩絹各二十萬匹。余物在庫,不及具數。擇十二月初一日,君臣出降。北地王劉諶 聞知,怒氣沖天,乃帶劍入宮。其妻崔夫人問曰:“大王今日顏色異常,何也?”諶曰: “魏兵將近,父皇已納降款,明日君巨出降,社稷從此殄滅。吾欲先死以見先帝於地下, 不屈膝於他人也!”崔夫人曰:“賢哉!賢哉!得其死矣!妾請先死,王死未遲。”諶 曰:“汝何死耶?”崔夫人曰:“王死父,妾死夫:其義同也。夫亡妻死,何必問焉!” 言訖,觸柱而死。諶乃自殺其三子,並割妻頭,提至昭烈廟中,伏地哭曰:“臣羞見基 業棄於他人,故先殺妻子,以絕掛念,後將一命報祖!祖如有靈,知孫之心!”大哭一 場,眼中流血,自刎而死。蜀人聞知,無不哀痛。後人有詩讚曰:“君臣甘屈膝,一子 獨悲傷。去矣西川事,雄哉北地王!捐身酬烈祖,搔首泣穹蒼。凜凜人如在,誰雲漢已 亡?”後主聽知北地王自刎,乃令人葬之。次日,魏兵大至。後主率太子諸王,及群臣 六十余人,面縛輿櫬,出北門十裡而降。鄧艾扶起後主,親解其縛,焚其輿櫬,並車入 城。後人有詩嘆曰:“魏兵數萬入川來,後主偷生失自裁。黃皓終存欺國意,姜維空負 濟時才。全忠義士心何烈,守節王孫志可哀。昭烈經營良不易,一朝功業頓成灰。”   於是成都之人,皆具香花迎接。艾拜後主為驃騎將軍,其余文武,各隨高下拜官; 請後主還宮,出榜安民,交割倉庫。又令太常張峻、益州別駕張紹,招安各郡軍民。又 令人說姜維歸降。一面遣人赴洛陽報捷。艾聞黃皓奸險,欲斬之。皓用金寶賂其左右, 因此得免。自是漢亡。後人因漢之亡,有追思武侯詩曰:“魚鳥猶疑畏簡書,風雲長為 護儲胥。徒令上將揮神筆,終見降王走傳車。管樂有才真不忝,關張無命欲何如!他年 錦裡經祠廟,樑父吟成恨有余!”   且說太僕蔣顯到劍閣,入見姜維,傳後主敕命,言歸降之事。維大驚失語。帳下眾 將聽知,一齊怨恨,咬牙怒目,須發倒豎,拔刀砍石大呼曰:“吾等死戰,何故先降耶!” 號哭之聲,聞數十裡。維見人心思漢,乃以善言撫之曰:“眾將勿憂。吾有一計,可復 漢室。”眾皆求問。姜維與諸將附耳低言,說了計策。即於劍閣關遍豎降旗,先令人報 入鐘會寨中,說姜維引張翼、廖化、董厥等來降。會大喜,令人迎接維入帳。會曰: “伯約來何遲也?”維正色流涕曰:“國家全軍在吾,今日至此,猶為速也。”會甚奇 之,下座相拜。待為上賓。維說會曰:“聞將軍自淮南以來。算無遺策;司馬氏之盛, 皆將軍之力,維故甘心俯首。如鄧士載,當與決一死戰,安肯降之乎?”會遂折箭為誓, 與維結為兄弟,情愛甚密,仍令照舊領兵。維暗喜,遂令蔣顯回成都去了。   卻說鄧艾封師纂為益州刺史,牽弘、王頎等各領州郡;又於綿竹築台以彰戰功,大 會蜀中諸官飲宴。艾酒至半酣,乃指眾官曰:“汝等幸遇我,故有今日耳。若遇他將, 必皆殄滅矣。”多官起身拜謝。忽蔣顯至,說姜維自降鐘鎮西了。艾因此痛恨鐘會。遂 修書令人赴洛陽,致晉公司馬昭。昭得書視之。書曰:“臣艾切謂兵有先聲而後實者, 今因平蜀之勢以乘吳,此席卷之時也。然大舉之後,將士疲勞,不可便用;宜留隴右兵 二萬、蜀兵二萬,煮鹽興冶,並造舟船,預備順流之計;然後發使,告以利害,吳可不 征而定也。今宜厚待劉禪,以致孫休;若便送禪來京,吳人必疑,則於向化之心不勸。 且權留之於蜀,須來年冬月抵京。今即可封禪為扶風王,錫以資財,供其左右,爵其子 為公侯,以顯歸命之寵:則吳人畏威懷德,望風而從矣。”司馬昭覽畢,深疑鄧艾有自 專之心,乃先發手書與衛,隨後降封艾詔曰:“征西將軍鄧艾耀威奮武,深入敵境, 使僭號之主,系頸歸降;兵不逾時,戰不終日,雲徹席卷,盪定巴、蜀;雖白起破強楚, 韓信克勁趙,不足比勛也。其以艾為太尉,增邑二萬戶,封二子為亭侯,各食邑千戶。” 鄧艾受詔畢,監軍衛取出司馬昭手書與艾。書中說鄧艾所言之事,須候奏報,不可輒 行。艾曰:“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吾既奉詔專征,如何阻當?”遂又作書,今來使 赴洛陽。時朝中皆言鄧艾必有反意,司馬昭癒加疑忌。忽使命回,呈上鄧艾之書。昭 拆封視之。書曰:“艾銜命西征,元惡既服,當權宜行事,以安初附。若待國命,則往 復道途,延引日月。《春秋》之義:大夫出疆,有可以安社稷、利國家,專之可也。今 吳未賓,勢與蜀連,不可拘常以失事機。兵法:進不求名,退不避罪。艾雖無古人之節, 終不自嫌以損於國也。先此申狀,見可施行。”   司馬昭看畢大驚,忙與賈充計議曰:“鄧艾恃功而驕,任意行事,反形露矣。如之 奈何?”賈充曰:“主公何不封鐘會以制之?”昭從其議,遣使詔封會為司徒,就令 衛監督兩路軍馬,以手書付,使與會伺察鄧艾,以防其變。會接讀詔書。詔曰: “鎮西將軍鐘會所向無敵,前無強樑,節制眾城,網羅進逸;蜀之豪帥,面縛歸命;謀 無遺策,舉無廢功。其以會為司徒,進封縣侯,增邑萬戶,封子二人亭侯,邑各千戶。” 鐘會既受封,即請姜維計議曰:“鄧艾功在吾之上,又封太尉之職;今司馬公疑艾有反 志,故令衛為監軍,詔吾制之。伯約有何高見?”維曰:“愚聞鄧艾出身微賤,幼為 農家養犢,今僥幸自陰平斜徑,攀木懸崖,成此大功;非出良謀,實賴國家洪福耳。若 非將軍與維相拒於劍閣,艾安能成此功耶?今欲封蜀主為扶風王,乃大結蜀人之心,其 反情不言可見矣。晉公疑之是也。”會深喜其言。維又曰:“請退左右,維有一事密告。” 會令左右盡退。維袖中取一圖與會,曰:“昔日武侯出草廬時,以此圖獻先帝,且曰: 益州之地,沃野千裡,民殷國富,可為霸業。先帝因此遂創成都。今鄧艾至此,安得不 狂?”會大喜,指問山川形勢。維一一言之。會又問曰:“當以何策除艾?”維曰: “乘晉公疑忌之際,當急上表,言艾反狀;晉公必令將軍討之。一舉而可擒矣。”會依 言,即遣人表進赴洛陽,言鄧艾專權恣肆,結好蜀人,早晚必反矣。於是朝中文武皆 驚。會又今人於中途截了鄧艾表文,按艾筆法,改寫傲慢之辭,以實己之語。   司馬昭見了鄧艾表章,大怒,即遣人到鐘會軍前,令會收艾;又遣賈充引三萬兵入 斜谷,昭乃同魏主曹奐御駕親征。西曹掾邵悌諫曰:“鐘會之兵,多艾六倍,當今會收 艾足矣,何必明公自行耶?”昭笑曰:“汝忘了舊日之言耶?汝曾道會後必反。吾今此 行,非為艾,實為會耳。”悌笑曰“某恐明公忘之,故以相問。今既有此意,切宜秘之, 不可泄漏。”昭然其言,遂提大兵起程。時賈充亦疑鐘會有變,密告司馬昭。昭曰: “如遣汝,亦疑汝耶?吾到長安,自有明白。”早有細作報知鐘會,說昭已至長安。會 慌請姜維商議收艾之策。正是:才看西蜀收降將,又見長安動大兵。不知姜維以何策破 艾,且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