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七回 鄧士載偷度陰平  諸葛瞻戰死綿竹   卻說輔國大將軍董厥,聞魏兵十余路入境,乃引二萬兵守住劍閣;當日望塵頭 大起,疑是魏兵,急引軍把住關口。董厥自臨軍前視之,乃姜維、廖化、張翼也。厥大 喜,接入關上,禮畢,哭訴後主黃皓之事。維曰:“公勿憂慮。若有維在,必不容魏來 吞蜀也。且守劍閣,徐圖退敵之計。”厥曰:“此關雖然可守,爭奈成都無人;倘為敵 人所襲,大勢瓦解矣。”維曰:“成都山險地峻,非可易取,不必憂也。”正言間,忽 報諸葛緒領兵殺至關下,維大怒,急引五千兵殺下關來,直撞入魏陣中,左沖右突,殺 得諸葛緒大敗而走,退數十裡下寨,魏軍死者無數。蜀兵搶了許多馬匹器械,維收兵回 關。   卻說鐘會離劍閣二十裡下寨,諸葛緒自來伏罪。會怒曰:“吾令汝守把陰平橋頭, 以斷姜維歸路,如何失了!今又不得吾令,擅自進兵,以致此敗!”緒曰:“維詭計多 端,詐取雍州;緒恐雍州有失,引兵去救,維乘機走脫;緒因趕至關下,不想又為所敗。” 會大怒,叱令斬之。監軍衛曰:“緒雖有罪,乃鄧征西所督之人;不爭將軍殺之,恐 傷和氣。”會曰:“吾奉天子明詔、晉公鈞命,特來伐蜀。便是鄧艾有罪,亦當斬之!” 眾皆力勸。會乃將諸葛緒用檻車載赴洛陽,任晉公發落;隨將緒所領之兵,收在部下調 遣。   有人報與鄧艾。艾大怒曰:“吾與汝官品一般,吾久鎮邊疆,於國多勞,汝安敢妄 自尊大耶!”子鄧忠勸曰:“小不忍則亂大謀,父親若與他不睦,必誤國家大事。望且 容忍之。”艾從其言。然畢竟心中懷怒,乃引十數騎來見鐘會。會聞艾至,便問左右: “艾引多少軍來?”左右答曰:“只有十數騎。”會乃令帳上帳下列武士數百人。   艾下馬入見。會接入帳禮畢。艾見軍容甚肅,心中不安,乃以言挑之曰:“將軍得 了漢中,乃朝廷之大幸也,可定策早取劍閣。”會曰:“將軍明見若何?”艾再三推稱 無能。會固問之。艾答曰:“以愚意度之,可引一軍從陰平小路出漢中德陽亭,用奇兵 徑取成都,姜維必撤兵來救,將軍乘虛就取劍閣,可獲全功。”會大喜曰:“將軍此計 甚妙!可即引兵去。吾在此專候捷音!”二人飲酒相別。會回本帳與諸將曰:“人皆謂 鄧艾有能。今日觀之,乃庸才耳!”眾問其故。會曰:“陰平小路,皆高山峻嶺,若蜀 以百余人守其險要,斷其歸路,則鄧艾之兵皆餓死矣。吾只以正道而行,何愁蜀地不破 乎!”遂置雲梯炮架,只打劍閣關。   卻說鄧艾出轅門上馬,回顧從者曰:“鐘會待吾若何?”從者曰:“觀其辭色,甚 不以將軍之言為然,但以口強應而已。”艾笑曰:“彼料我不能取成都,我偏欲取之!” 回到本寨,師纂、鄧忠一班將士接問曰:“今日與鐘鎮西有何高論?”艾曰:“吾以實 心告彼,彼以庸才視我。彼今得漢中,以為莫大之功;若非吾屯沓中絆住姜維,彼安能 成功耶!吾今若取了成都,勝取漢中矣!”當夜下令,盡拔寨望陰平小路進兵,離劍閣 七百裡下寨,有人報鐘會說:“鄧艾要去取成都了。”會笑艾不智。   卻說鄧艾一面修密書遣使馳報司馬昭,一面聚諸將於帳下問曰:“吾今乘虛去取成 都,與汝等立功名於不朽,汝等肯從乎?”諸將應曰:“願遵軍令,萬死不辭!”艾乃 先令子鄧忠引五千精兵,不穿衣甲,各執斧鑿器具,凡遇峻危之處,鑿山開路,搭造橋 閣,以便軍行。艾選兵三萬,各帶幹糧繩索進發。約行百余裡,選下三千兵,就彼紮寨 ;又行百余裡,又選三千兵下寨。是年十月自陰平進兵,至於巔崖峽谷之中,凡二十余 日,行七百余裡,皆是無人之地。魏兵沿途下了數寨,只剩下二千人馬。前至一嶺,名 摩天嶺,馬不堪行,艾步行上嶺,正見鄧忠與開路壯士盡皆哭泣。艾問其故。忠告曰: “此嶺西皆是峻壁巔崖,不能開鑿,虛廢前勞,因此哭泣。”艾曰:“吾軍到此,已行 了七百余裡,過此便是江油,豈可復退?”乃喚諸軍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吾與 汝等來到此地,若得成功,富貴共之。”眾皆應曰:“願從將軍之命。”艾令先將軍器 攛將下去。艾取氈自裹其身,先滾下去。副將有氈衫者裹身滾下,無氈衫者各用繩索束 腰,攀木掛樹,魚貫而進。鄧艾、鄧忠,並二千軍,及開山壯士,皆度了摩天嶺。方才 整頓衣甲器械而行,忽見道傍有一石碣,上刻:“丞相諸葛武侯題”。其文雲:“二火 初興,有人越此。二士爭衡,不久自死。”艾觀訖大驚,慌忙對碣再拜曰:“武侯真神 人也!艾不能以師事之,惜哉!”後人有詩曰:“陰平峻嶺與天齊,玄鶴徘徊尚怯飛。 鄧艾裹氈從此下,誰知諸葛有先機。”   卻說鄧艾暗度陰平,引兵行時,又見一個大空寨。左右告曰:“聞武侯在日,曾撥 一千兵守此險隘。今蜀主劉禪廢之。”艾嗟呀不已,乃謂眾人曰:“吾等有來路而無歸 路矣!前江油城中,糧食足備:汝等前進可活,後退即死,須並力攻之。”眾皆應曰: “願死戰!”於是鄧艾步行,引二千余人,星夜倍道來搶江油城。卻說江油城守將馬邈, 聞東川已失,雖為準備,只是提防大路;又仗著姜維全師守住劍閣關,遂將軍情不以為 重。當日操練人馬回家,與妻李氏擁爐飲酒。其妻問曰:“屢聞邊情甚急,將軍全無憂 色,何也?”邈曰:“大事自有姜伯約掌握,幹我甚事?”其妻曰:“雖然如此,將軍 所守城池,不為不重。”邈曰:“天子聽信黃皓,溺於酒色,吾料禍不遠矣。魏兵若到, 降之為上,何必慮哉?”其妻大怒,唾邈面曰:“汝為男子,先懷不忠不義之心,枉受 國家爵祿,吾有何面目與汝相見耶!”馬邈羞慚無語。忽家人慌入報曰:“魏將鄧艾不 知從何而來,引二千余人,一擁而入城矣!”邈大驚,慌出納降,拜伏於公堂之下,泣 告曰:“某有心歸降久矣。今願招城中居民,及本部人馬,盡降將軍。”艾準其降。遂 收江油軍馬於部下調遣,即用馬邈為向導官。忽報馬邈夫人自縊身死。艾問其故,邈以 實告。艾感其賢,令厚禮葬之,親往致祭。魏人聞者,無不嗟嘆。後人有詩讚曰:“後 主昏迷漢祚顛,天差鄧艾取西川。可憐巴蜀多名將,不及江油李氏賢。”   鄧艾取了江油,遂接陰平小路諸軍,皆到江油取齊,徑來攻涪城。部將田續曰: “我軍涉險而來,甚是勞頓,且當休養數日,然後進兵。”艾大怒曰:“兵貴神速,汝 敢亂我軍心耶!”喝令左右推出斬之。眾將苦告方免。艾自驅兵至涪城。城內官吏軍民 疑從天降,盡皆投降。   蜀人飛報入成都。後主聞知,慌召黃皓問之。皓奏曰:“此詐傳耳。神人必不肯誤 陛下也。”後主又宣師婆問時,卻不知何處去了。此時遠近告急表文,一似雪片,往來 使者,聯絡不絕。後主設朝計議,多官面面相覷,並無一言。□正出班奏曰:“事已急 矣!陛下可宣武侯之子商議退兵之策。”原來武侯之子諸葛瞻,字思遠。其母黃氏,即 黃承彥之女也。母貌甚陋,而有奇才:上通天文,下察地理;凡韜略遁甲諸書,無所不 曉。武侯在南陽時,聞其賢,求以為室。武侯之學,夫人多所讚助焉。及武侯死後,夫 人尋逝,臨終遺教,惟以忠孝勉其子瞻。瞻自幼聰敏,尚後主女,為駙馬都尉。後襲父 武鄉侯之爵。景耀四年,遷行軍護衛將軍。時為黃皓用事,故托病不出。當下後主從□ 正之言,即時連發三詔,召瞻至殿下。後主泣訴曰:“鄧艾兵已屯涪城,成都危矣。卿 看先君之面,救朕之命!”瞻亦泣奏曰:“臣父子蒙先帝厚恩、陛下殊遇,雖肝腦塗地, 不能補報。願陛下盡發成都之兵,與臣領去決一死戰。”後主即撥成都兵將七萬與瞻。 瞻辭了後主,整頓軍馬,聚集諸將問曰:“誰敢為先鋒?”言未訖,一少年將出曰: “父親既掌大權,兒願為先鋒。”眾視之,乃瞻長子諸葛尚也。尚時年一十九歲。博覽 兵書。多習武藝。瞻大喜,遂命尚為先鋒。是日,大軍離了成都,來迎魏兵。   卻說鄧艾得馬邈獻地理圖一本,備寫涪城至成都三百六十裡山川道路,闊狹險峻, 一一分明。艾看畢,大驚曰:“若只守涪城,倘被蜀人據住前山,何能成功耶?如遷延 日久,姜維兵到,我軍危矣。”速喚師纂並子鄧忠,分付曰:“汝等可引一軍,星夜徑 去綿竹,以拒蜀兵。吾隨後便至。切不可怠緩。若縱他先據了險要,決斬汝首!”   師、鄧二人引兵將至錦竹,早遇蜀兵。兩軍各布成陣。師、鄧二人勒馬於門旗下, 只見蜀兵列成八陣。三□鼓罷,門旗兩分,數十員將簇擁一輛四輪車,車上端坐一人: 綸巾羽扇,鶴氅方裾。車傍展開一面黃旗,上書:“漢丞相諸葛武侯”。得師、鄧二 人汗流遍身,回顧軍士曰:“原來孔明尚在,我等休矣!”急勒兵回時,蜀兵掩殺將來, 魏兵大敗而走。蜀兵掩殺二十余裡,遇見鄧艾援兵接應。兩家各自收兵。艾升帳而坐, 喚師纂、鄧忠責之曰:“汝二人不戰而退,何也?”忠曰:“但見蜀陣中諸葛孔明領兵, 因此奔還。”艾怒曰:“縱使孔明更生,我何懼哉!汝等輕退,以致於敗,宜速斬以正 軍法!”眾皆苦勸,艾方息怒。令人哨探,回說孔明之子諸葛瞻為大將,瞻之子諸葛尚 為先鋒。──車上坐者乃木刻孔明遺像也。   艾聞之,謂師纂、鄧忠曰:“成敗之機,在此一舉。汝二人再不取勝,必當斬首!” 師、鄧二人又引一萬兵來戰。諸葛尚匹馬單槍,抖擻精神,戰退二人。諸葛瞻指揮兩掖 兵沖出,直撞入魏陣中,左沖右突,往來殺有數十番,魏兵大敗,死者不計其數。師纂、 鄧忠中傷而逃。瞻驅士馬隨後掩殺二十余裡,紮營相拒。師纂、鄧忠回見鄧艾,艾見二 人俱傷,未便加責,乃與眾將商議曰:“蜀有諸葛瞻善繼父志,兩番殺吾萬余人馬,今 若不速破,後必為禍。”監軍丘本曰:“何不作一書以誘之?”艾從其言,遂作書一封, 遣使送人蜀寨。守門將引至帳下,呈上其書。瞻拆封視之。書曰:“征西將軍鄧艾,致 書於行軍護衛將軍諸葛思遠麾下:切觀近代賢才,未有如公之尊父也。昔自出茅廬,一 言已分三國,掃平荊、益,遂成霸業,古今鮮有及者;後六出祁山,非其智力不足,乃 天數耳。今後主昏弱,王氣已終,艾奉天子之命,以重兵伐蜀,已皆得其地矣。成都危 在旦夕,公何不應天順人,仗義來歸?艾當表公為琅琊王,以光耀祖宗,決不虛言。幸 存照鑒。”瞻看畢,勃然大怒,扯碎其書,叱武士立斬來使,令從者持首級回魏營見鄧 艾。艾大怒,即欲出戰。丘本諫曰:“將軍不可輕出,當用奇兵勝之。”艾從其言,遂 令天水太守王頎、隴西太守牽弘,伏兩軍於後,艾自引兵而來。此時諸葛瞻正欲搦戰, 忽報鄧艾自引兵到。瞻大怒,即引兵出,徑殺入魏陣中。鄧艾敗走,瞻隨後掩殺將來。 忽然兩下伏兵殺出。蜀兵大敗,退入綿竹。艾令圍之。於是魏兵一齊吶喊,將綿竹圍的 鐵桶相似。諸葛瞻在城中,見事勢已迫,乃令彭和書殺出,往東吳求救。   和至東吳,見了吳主孫休,呈上告急之書。吳主看罷,與群臣計議曰:“既蜀中危 急,孤豈可坐視不救。”即令考將丁奉為主帥,丁封、孫異為副將,率兵五萬,前往救 蜀。丁奉領旨出師,分撥丁封、孫異引兵二萬向沔中而進,自率兵三萬向壽春而進:分 兵三路來援。   卻說諸葛瞻見救兵不至,謂眾將曰:“久守非良圖。”遂留子尚與尚書張遵守城, 瞻自披掛上馬,引三軍大開三門殺出。鄧艾見兵出,便撤兵退。瞻奮力追殺,忽然一聲 炮響,四面兵合,把瞻困在垓心。瞻引兵左沖右突,殺死數百人。艾令眾軍放箭射之, 蜀兵四散。瞻中箭落馬,乃大呼曰:“吾力竭矣,當以一死報國!”遂拔劍自刎而死。 其子諸葛尚在城上,見父死於軍中,勃然大怒,遂披掛上馬。張遵諫曰:“小將軍勿得 輕出。”尚嘆曰:“吾父子祖孫,荷國厚恩,今父既死於敵,我何用生為!”遂策馬殺 出,死於陣中。後人有詩讚瞻、尚父子曰:“不是忠臣獨少謀,蒼天有意絕炎劉。當年 諸葛留嘉胤,節義真堪繼武侯。”鄧艾憐其忠,將父子合葬。乘虛攻打綿竹。張遵、黃 崇、李球三人,各引一軍殺出。蜀兵寡,魏兵眾,三人亦皆戰死。艾因此得了綿竹。勞 軍已畢,遂來取成都。正是:試觀後主臨危日,無異劉璋受逼時。未知成都如何守御, 且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