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六回 鐘會分兵漢中道  武侯顯聖定軍山   卻說司馬昭謂西曹掾邵悌曰:“朝臣皆言蜀未可伐,是其心怯;若使強戰,必 敗之道也。今鐘會獨建伐蜀之策,是其心不怯;心不怯,則破蜀必矣。蜀既破,則蜀人 心膽已裂;敗軍之將,不可以言勇;亡國之大夫,不可以圖存。會即有異志,蜀人安能 助之乎?至若魏人得勝思歸,必不從會而反,更不足慮耳。此言乃吾與汝知之,切不可 泄漏。”邵悌拜服。   卻說鐘會下寨已畢,升帳大集諸將聽令。時有監軍衛,護軍胡烈,大將田續、龐 會、田章、爰9431、丘建、夏侯咸、王買、皇甫9329、句安等八十余員。會曰: “必須一大將為先鋒,逢山開路,遇水疊橋。誰敢當之?”一人應聲曰:“某願往。” 會視之,乃虎將許褚之子許儀也。眾皆曰:“非此人不可為先鋒。”會喚許儀曰:“汝 乃虎體猿班之將。父子有名;今眾將亦皆保汝。汝可掛先鋒印,領五千馬軍、一千步軍, 徑取漢中。兵分三路:汝領中路,出斜谷;左軍出駱谷;右軍出子午谷。此皆崎嶇山險 之地,當今軍填平道路,修理橋樑,鑿山破石,勿使阻礙。如違必按軍法。”許儀受命, 領兵而進。鐘會隨後提十萬余眾,星夜起程。   卻說鄧艾在隴西,既受伐蜀之詔,一面令司馬望往遏羌人,又遣雍州刺史諸葛緒, 天水太守王頎,隴西太守牽弘,金城太守楊欣,各調本部兵前來聽令。比及軍馬雲集, 鄧艾夜作一夢:夢見登高山,望漢中,忽於腳下迸出一泉,水勢上湧。須臾驚覺,渾身 汗流;遂坐而待旦,乃召護衛爰邵問之。邵素明《周易》,艾備言其夢,邵答曰:“《 易》雲:山上有水曰蹇。蹇卦者:‘利西南,不利東北。’孔子雲:‘蹇利西南,往有 功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將軍此行,必然克蜀;但可惜蹇滯不能還。”艾聞言, 愀然不樂。忽鐘會檄文至,約艾起兵,於漢中取齊。艾遂遣雍州刺史諸葛緒,引兵一萬 五千,先斷姜維歸路;次遣天水太守王頎,引兵一萬五千,從左攻沓中;隴西太守牽弘, 引一萬五千人,從右攻沓中;又遣金城太守楊欣,引一萬五千人,於甘鬆邀姜維之後。 艾自引兵三萬,往來接應。卻說鐘會出師之時,有百官送出城外,旌旗蔽日,鎧甲凝霜, 人強馬壯,威風凜然。人皆稱羨,惟有相國參軍劉□,微笑不語。太尉王祥見□冷笑, 就馬上握其手而問曰:“鐘、鄧二人,此去可平蜀乎?”□曰:“破蜀必矣。但恐皆不 得還都耳。”王祥問其故,劉□但笑而不答。祥遂不復問。   卻說魏兵既發,早有細作入沓中報知姜維。維即具表申奏後主:“請降詔遣左車騎 將軍張翼領兵守護陽安關,右車騎將軍廖化領兵守陰平橋:這二處最為要緊,若失二處, 漢中不保矣。一面當遣使入吳求救。臣一面自起沓中之兵拒敵。”時後主改景耀六年為 炎興元年,日與宦官黃皓在宮中遊樂。忽接姜維之表,即召黃皓問曰:“今魏國遣鐘會、 鄧艾大起人馬,分道而來,如之奈何?”皓奏曰:“此乃姜維欲立功名,故上此表。陛 下寬心,勿生疑慮。臣聞城中有一師婆,供奉一神,能知吉兇,可召來問之。”後主從 其言,於後殿陳設香花紙燭、享祭禮物,令黃皓用小車請入宮中,坐於龍床之上。後主 焚香祝畢,師婆忽然披發跣足,就殿上跳躍數十遍,盤旋於案上。皓曰:“此神人降矣。 陛下可退左右,親禱之。”後主盡退侍臣,再拜祝之。師婆大叫曰:“吾乃西川土神也。 陛下欣樂太平,何為求問他事?數年之後,魏國疆土亦歸陛下矣。陛下切勿憂慮。”言 訖,昏倒於地,半晌方蘇。後主大喜,重加賞賜。自此深信師婆之說,遂不聽姜維之言, 每日只在宮中飲宴歡樂。姜維累申告急表文,皆被黃皓隱匿,因此誤了大事。卻說鐘會 大軍,迤邐望漢中進發。前軍先鋒許儀,要立頭功,先領兵至南鄭關。儀謂部將曰: “過此關即漢中矣。關上不多人馬,我等便可奮力搶關。”眾將領命,一齊並力向前。 原來守關蜀將盧遜,早知魏兵將到,先於關前木橋左右,伏下軍士,裝起武侯所遺十矢 連弩;比及許儀兵來搶關時,一聲梆子響處,矢石如雨。儀急退時,早射倒數十騎。魏 兵大敗。儀回報鐘會。會自提帳下甲士百余騎來看,果然箭弩一齊射下。會撥馬便回, 關上盧遜引五百軍殺下來。會拍馬過橋,橋上土塌,陷住馬蹄,爭些兒掀下馬來。馬掙 不起,會棄馬步行;跑下橋時,盧遜趕上,一槍刺來,卻被魏兵中荀愷回身一箭,射盧 遜落馬。鐘會麾眾乘勢搶關,關上軍士因有蜀兵在關前,不敢放箭,被鐘會殺散,奪了 山關。即以荀愷為護軍,以全副鞍馬鎧甲賜之。   會喚許儀至帳下,責之曰:“汝為先鋒,理合逢山開路,遇水疊橋,專一修理橋樑 道路,以便行軍。吾方才到橋上,陷住馬蹄,幾乎墮橋;若非荀愷,吾已被殺矣!汝既 違軍令,當按軍法!”叱左右推出斬之。諸將告曰:“其父許褚有功於朝廷,望都督恕 之。”會怒曰:“軍法不明,何以令眾?”遂令斬首示眾。諸將無不駭然。時蜀將王含 守樂城,蔣斌守漢城,見魏兵勢大,不敢出戰,只閉門自守。鐘會下令曰:“兵貴神速, 不可少停。”乃令前軍李輔圍樂城,護軍荀愷圍漢城,自引大軍取陽安關。守關蜀將傅 僉與副將蔣舒商議戰守之策,舒曰:“魏兵甚眾,勢不可當,不如堅守為上。”僉曰: “不然。魏兵遠來,必然疲困,雖多不足懼。我等若不下關戰時,漢、樂二城休矣。” 蔣舒默然不答。忽報魏兵大隊已至關前,蔣、傅二人至關上視之。鐘會揚鞭大叫曰: “吾今統十萬之眾到此,如早早出降,各依品級升用;如執迷不降,打破關隘,玉石俱 焚!”傅僉大怒,令蔣舒把關,自引三千兵殺下關來。鐘會便走,魏兵盡退。僉乘勢追 之,魏兵復合。僉欲退入關時,關上已豎起魏家旗號,只見蔣舒叫曰:“吾已降了魏也!” 僉大怒,厲聲罵曰:“忘恩背義之賊,有何面目見天下人乎!”撥回馬復與魏兵接戰。 魏兵四面合來,將傅僉圍在垓心。僉左沖右突,往來死戰,不能得脫;所領蜀兵,十傷 八九。僉乃仰天嘆曰:“吾生為蜀臣,死亦當為蜀鬼!”乃復拍馬沖殺,身被數槍,血 盈袍鎧;坐下馬倒,僉自刎而死。後人有詩嘆曰:“一日抒忠憤,千秋仰義名。寧為傅 僉死,不作蔣舒生。”   鐘會得了陽安關,關內所積糧草、軍器極多,大喜,遂犒三軍。是夜,魏兵宿於陽 安城中,忽聞西南上喊聲大震。鐘會慌忙出帳視之,絕無動靜。魏軍一夜不敢睡。次夜 三更,西南上喊聲又起。鐘會驚疑,向曉,使人探之。回報曰:“遠哨十余裡,並無一 人。”會驚疑不定,乃自引數百騎,俱全裝慣帶,望西南巡哨。前至一山,只見殺氣四 面突起,愁雲布合,霧鎖山頭。會勒住馬,問向導官曰:“此何山也?”答曰:“此乃 定軍山,昔日夏侯淵歿於此處。”會聞之,悵然不樂,遂勒馬而回。轉過山坡,忽然狂 風大作,背後數千騎突出,隨風殺來。會大驚,引眾縱馬而走。諸將墜馬者,不計其數。 及奔到陽安關時,不曾折一人一騎,只跌損面目,失了頭盔。皆言曰:“但見陰雲中人 馬殺來,比及近身,卻不傷人,只是一陣旋風而已。”會問降將蔣舒曰:“定軍山有神 廟乎?”舒曰:“並無神廟,惟有諸葛武侯之墓。”會驚曰:“此必武侯顯聖也。吾當 親往祭之。”次日,鐘會備祭禮,宰太牢,自到武侯墓前再拜致祭。祭畢,狂風頓息, 愁雲四散。忽然清風習習,細雨紛紛。一陣過後,天色晴朗。魏兵大喜,皆拜謝回營。 是夜,鐘會在帳中伏幾而寢,忽然一陣清風過處,只見一人,綸巾羽扇,身衣鶴氅,素 履皂絛,面如冠玉,唇若抹朱,眉清目朗,身長八尺,飄飄然有神仙之概。其人步入帳 中,會起身迎之曰:“公何人也?”其人曰:“今早重承見顧。吾有片言相告:雖漢祚 已衰,天命難違,然兩川生靈,橫罹兵革,誠可憐憫。汝入境之後,萬勿妄殺生靈。” 言訖,拂袖而去。會欲挽留之,忽然驚醒,乃是一夢。會知是武侯之靈,不勝驚異。於 是傳令前軍,立一白旗,上書“保國安民”四字;所到之處,如妄殺一人者償命。於是 漢中人民,盡皆出城拜迎。會一一撫慰,秋毫無犯。後人有詩讚曰:“數萬陰兵繞定軍, 致令鐘會拜靈神。生能決策扶劉氏,死尚遺言保蜀民。”   卻說姜維在沓中,聽知魏兵大至,傳檄廖化、張翼、董厥提兵接應;一面自分兵列 將以待之。忽報魏兵至,維引兵迎之。魏陣中為首大將乃天水太守王頎也。頎出馬大呼 曰:“吾今大兵百萬,上將千員,分二十路而進,已到成都。汝不思早降,猶欲抗拒, 何不知天命耶!”維大怒,挺槍縱馬,直取王頎。戰不三合,頎大敗而走。姜維驅兵追 殺至二十裡,只聽得金鼓齊鳴,一枝兵擺開,旗上大書“隴西太守牽弘”字樣。維笑曰: “此等鼠輩,非吾敵手!”遂催兵追之。又趕到十裡,卻遇鄧艾傾兵殺到。兩軍混戰。 維抖擻精神,與艾戰有十余合,不分勝負,後面鑼鼓又鳴。維急退時,後軍報說:“甘 鬆諸寨,盡被金城太守楊欣燒毀了。”維大驚,急令副將虛立旗號,與鄧艾相拒。維自 撤後軍,星夜來救甘鬆,正遇楊欣。欣不敢交戰,望山路而走。維隨後趕來。將至山巖 下,巖上木石如雨,維不能前進。比及回到半路,蜀兵已被鄧艾殺敗。魏兵大隊而來, 將姜維圍住。   維引眾騎殺出重圍,奔入大寨堅守,以待救兵。忽然流星馬到,報說:“鐘會打破 陽安關,守將蔣舒歸降,傅僉戰死,漢中已屬魏矣。樂城守將王含,漢城守將蔣斌,知 漢中已失,亦開門而降。胡濟抵敵不住,逃回成都求援去了。”維大驚,即傳令拔寨。   是夜兵至疆川口,前面一軍擺開,為首魏將,乃是金城太守楊欣。維大怒,縱馬交 鋒,只一合,楊欣敗走,維拈弓射之,連射三箭皆不中。維轉怒,自折其弓,挺槍趕來。 戰馬前失,將維跌在地上。楊欣撥回馬來殺姜維。維躍起身,一槍刺去,正中楊欣馬腦。 背後魏兵驟至,救欣去了。維騎上從馬,欲待追時,忽報後面鄧艾兵到。維首尾不能相 顧,遂收兵要奪漢中。哨馬報說:“雍州刺史諸葛緒已斷了歸路。”維乃據山險下寨。 魏兵屯於陰平橋頭。維進退無路,長嘆曰:“天喪我也!”副將寧隨曰:“魏兵雖斷陰 平橋頭,雍州必然兵少,將軍若從孔函谷,徑取雍州,諸葛緒必撤陰平之兵救雍州,將 軍卻引兵奔劍閣守之,則漢中可復矣。”維從之,即發兵入孔函谷,詐取雍州。細作報 知諸葛緒。緒大驚曰:“雍州是吾合守之地,倘有疏失,朝廷必然問罪。”急撤大兵從 南路去救雍州,只留一枝兵守橋頭。姜維入北道,約行三十裡,料知魏兵起行,乃勒回 兵,後隊作前隊,徑到橋頭,果然魏兵大隊已去,只有些小兵把橋,被維一陣殺散,盡 燒其寨柵。諸葛緒聽知橋頭火起,復引兵回,姜維兵已過半日了,因此不敢追趕。卻說 姜維引兵過了橋頭,正行之間,前面一軍來到,乃左將軍張翼、右將軍廖化也。維問之, 翼曰:“黃皓聽信師巫之言,不肯發兵。翼聞漢中已危,自起兵來,時陽安關已被鐘會 所取。今聞將軍受困,特來接應。”遂合兵一處,前赴白水關。化曰:“今四面受敵, 糧道不通,不如退守劍閣,再作良圖。”維疑慮未決。忽報鐘會、鄧艾分兵十余路殺來。 維欲與翼、化分兵迎之。化曰:“白水地狹路多,非爭戰之所,不如且退去救劍閣可也 ;若劍閣一失,是絕路矣。”維從之,遂引兵來投劍閣。將近關前,忽然鼓角齊鳴,喊 聲大起,旌旗遍豎,一枝軍把住關口。正是:漢中險峻已無有,劍閣風波又忽生。未知 何處之兵,且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