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回 鄧士載智敗姜伯約  諸葛誕義討司馬昭   卻說姜維退兵屯於鐘提,魏兵屯於狄道城外。王經迎接陳泰、鄧艾入城,拜謝 解圍之事,設宴相待,大賞三軍。泰將鄧艾之功,申奏魏主曹髦,髦封艾為安西將軍, 假節,領護東羌校尉,同陳泰屯兵於雍、涼等處。鄧艾上表謝恩畢,陳泰設席與鄧艾作 賀曰:“姜維夜遁,其力已竭,不敢再出矣。”艾笑曰:“吾料蜀兵必出有五。”泰問 其故,艾曰:“蜀兵雖退,終有乘勝之勢;吾兵終有弱敗之實:其必出一也。蜀兵皆是 孔明教演,精銳之兵,容易調遣;吾將不時更換,軍又訓練不熟:其必出二也。蜀人多 以船行,吾軍皆在旱地,勞逸不同;其必出三也。狄道、隴西、南安、祁山四處皆是守 戰之地;蜀人或聲東擊西,指南攻北,吾兵必須分頭守把;蜀兵合為一處而來,以一分 當我四分:其必出四也。若蜀兵自南安、隴西,則可取羌人之谷為食;若出祁山,則有 麥可就食:其必出五也。”陳泰嘆服曰;“公料敵如神,蜀兵何足慮哉!”於是陳泰與 鄧艾結為忘年之交。艾遂將雍、涼等處之兵,每日操練;各處隘口,皆立營寨,以防不 測。   卻說姜維在鐘提大設筵宴,會集諸將,商議伐魏之事。令史樊建諫曰:“將軍屢出, 未獲全功;今日洮西之捷,魏人已服威名,何故又欲出也?萬一不利,前功盡棄。”維 曰:“汝等只知魏國地寬人廣,急不可得;卻不知攻魏者有五可勝。”眾問之,維答曰: “彼洮西一敗,挫盡銳氣,吾兵雖退,不曾損折:今若進兵,一可勝也。吾兵船載而進, 不致勞困,彼兵皆從旱地來迎:二可勝也。吾兵久經訓練之眾,彼皆烏合之徒,不曾有 法度:三可勝也。吾兵自出祁山,掠抄秋谷為食:四可勝也。彼兵須各守備,軍力分開, 吾兵一處而去,彼安能救:五可勝也。不在此時伐魏,更待何日耶?”夏侯霸曰:“艾 年雖幼,而機謀深遠;近封為安西將軍之職,必於各處準備,非同往日矣。”維厲聲曰: “吾何畏彼哉!公等休長他人銳氣,滅自己威風!吾意已決,必先取隴西。”眾不敢諫。 維自領前部,令眾將隨後而進,於是蜀兵盡離鐘提,殺奔祁山來。哨馬報說魏兵已先在 祁山立下九個寨柵。維不信,引數騎憑高望之,果見祁山九寨勢如長蛇,首尾相顧。維 回顧左右曰:“夏侯霸之言,信不誣矣。此寨形勢絕妙。止吾師諸葛丞相能之;今觀鄧 艾所為,不在吾師之下。”遂回本寨。喚諸將曰:“魏人既有準備,必知吾來矣。吾料 鄧艾必在此間。汝等可虛張吾旗號,據此谷口下寨;每日令百余騎出哨,每出哨一回, 換一番衣甲、旗號、按青、黃、赤、白、黑五方旗幟相換。吾卻提大兵偷出董亭,徑襲 南安去也。”遂令鮑素屯兵於祁山谷口。維盡率大兵,望南安進發。   卻說鄧艾知蜀兵出祁山,早與陳泰下寨準備;見蜀兵連日不來搦戰,一日五番哨馬 出寨,或十裡或十五裡而回。艾憑高望畢。慌入帳與陳泰曰:“姜維不在此間,必取董 亭襲南安去了。出寨哨馬只是這幾匹。更換衣甲,往來哨探,其馬皆困乏,主將必無能 者。陳將軍可引一軍攻之,其寨可破也。破了寨柵,便引兵襲董亭之路,先斷姜維之後。 吾當先引一軍救南安,徑取武城山。若先佔此山頭,姜維必取上。上有一谷,名曰 段谷,地狹山險,正好埋伏。彼來爭武城山時,吾先伏兩軍於段谷,破維必矣。”泰曰: “吾守隴西二三十年,未嘗如此明察地理。公之所言,真神算也!公可速去,吾自攻此 處寨柵。”於是鄧艾引軍星夜倍道而行,徑到武城山;下寨已畢,蜀兵未到。即令子鄧 忠,與帳前校尉師篡,各引五千兵,先去段谷埋伏,如此如此而行。二人受計而去。艾 令偃旗息鼓,以待蜀兵。卻說姜維從董亭望南安而來,至武城山前,謂夏侯霸曰:“近 南安有一山,名武城山;若先得了,可奪南安之勢。只恐鄧艾多謀,必先提防。”正疑 慮間,忽然山上一聲炮響,喊聲大震,鼓角齊鳴,旌旗遍豎,皆是魏兵;中央風飄起一 黃旗,大書鄧艾字樣。蜀兵大驚。山上數處精兵殺下,勢不可當,前軍大敗。維急率中 軍人馬去救時,魏兵已退。維直來武城山下搦鄧艾戰,山上魏兵並不下來。維令軍士辱 罵。至晚,方欲退軍,山上鼓角齊鳴,卻又不見魏兵下來。維欲上山沖殺,山上炮石甚 嚴,不能得進。守至三更,欲回,山上鼓角又鳴,維移兵下山屯紮。比及令軍搬運木石, 方欲豎立為寨,山上鼓角又鳴,魏兵驟至。蜀兵大亂,自相踐踏,退回舊寨。次日,姜 維令軍士運糧草車仗,至武城山,穿連排定,欲立起寨柵,以為屯兵之計。是夜二更, 鄧艾令五百人,各執火把,分兩路下山,放火燒車仗。兩兵混殺了一夜,營寨又立不成。   維復引兵退,再與夏侯霸商議曰:“南安未得,不如先取上。上乃南安屯糧之 所;若得上,南安自危矣。”遂留霸屯於武城山,維盡引精兵猛將,徑取上。行了 一宿,將及天明,見山勢狹峻,道路崎嶇,乃問向導官曰:“此處何名?”答曰:“段 谷。”維大驚曰:“其名不美:段谷者,斷谷也。倘有人斷其谷口,如之奈何?”正躊 躇未決,忽前軍來報:“山後塵頭大起,必有伏兵。”維急令退兵。師篡、鄧忠兩軍殺 出,維且戰且走,前面喊聲大震,鄧艾引兵殺到:三路夾攻,蜀兵大敗。幸得夏侯霸引 兵殺到,魏兵方退,救了姜維,欲再往祁山。霸曰:“祁山寨已被陳泰打破,鮑素陣亡, 全寨人馬皆退回漢中去了。”維不敢取董亭,急投山僻小路而回。後面鄧艾急追,維令 諸軍前進,自為斷後。正行之際,忽然山中一軍突出,乃魏將陳泰也。魏兵一聲喊起, 將姜維困在垓心。維人馬困乏,左沖右突,不能得出。盪寇將軍張嶷,聞姜維受困,引 數百騎殺入重圍。維因乘勢殺出。嶷被魏兵亂箭射死。維得脫重圍,復回漢中,因感張 嶷忠勇,歿於王事,乃表贈其子孫。於是,蜀中將士多有陣亡者,皆歸罪於姜維。維照 武侯街亭舊例,乃上表自貶為後將軍,行大將軍事。   卻說鄧艾見蜀兵退盡,乃與陳泰設宴相賀,大賞三軍。泰表鄧艾之功,司馬昭遣使 持節,加艾官爵,賜印綬;並封其子鄧忠為亭侯。時魏主曹髦,改正元三年為甘露元年。 司馬昭自為天下兵馬大都督,出入常令三千鐵甲驍將前後簇擁,以為護衛;一應事務, 不奏朝廷,就於相府裁處:自此常懷篡逆之心。有一心腹人,姓賈,名充,字公閭,乃 故建威將軍賈逵之子,為昭府下長史。充語昭曰:“今主公掌握大柄,四方人心必然未 安;且當暗訪,然後徐圖大事。”昭曰:“吾正欲如此。汝可為我東行。只推慰勞出征 軍士為名,以探消息。”賈充領命,徑到淮南,入見鎮東大將軍諸葛誕。誕字公休,乃 琅琊南陽人,即武侯之族弟也;向事於魏,因武侯在蜀為相,因此不得重用;後武侯身 亡,誕在魏歷任重職,封高平侯。總攝兩淮軍馬。當日,賈充托名勞軍,至淮南見諸葛 誕。誕設宴待之。酒至半酣,充以言挑誕曰:“近來洛陽諸賢,皆以主上懦弱,不堪為 君。司馬大將軍三輩輔國,功德彌天,可以禪代魏統。未審鈞意若何?”誕大怒曰: “汝乃賈豫州之子,世食魏祿,安敢出此亂言!”充謝曰:“某以他人之言告公耳。” 誕曰:“朝廷有難,吾當以死報之。”充默然,次日辭歸,見司馬昭細言其事。昭大怒 曰:“鼠輩安敢如此!”充曰:“誕在淮南,深得人心,久必為患,可速除之。”   昭遂暗發密書與揚州刺史樂。一面遣使詔征誕為司空。誕得了詔書,已知是賈 充告變,遂捉來使拷問。使者曰:“此事樂知之。”誕曰:“他如何得知?”使者曰: “司馬將軍已令人到揚州送密書與樂矣。”誕大怒,叱左右斬了來使,遂起部下兵千 人,殺奔揚州來。將至南門,城門已閉,吊橋拽起。誕在城下叫門,城上並無一人回答。 誕大怒曰:“樂匹夫,安敢如此!”遂令將士打城。手下十余驍騎,下馬渡壕,飛身 上城,殺散軍士,大開城門,於是諸葛誕引兵入城,乘風放火,殺至家。慌上樓避 之。誕提劍上樓,大喝曰:“汝父樂進,昔日受魏國大恩!不思報本,反欲順司馬昭耶!” 未及回言,為誕所殺。一面具表數司馬昭之罪,使人申奏洛陽;一面大聚兩淮屯田戶 口十余萬,並揚州新降兵四萬余人,積草屯糧,準備進兵;又令長史吳綱,送子諸葛靚 入吳為質求援,務要合兵誅討司馬昭。   此時東吳丞相孫峻病亡,從弟孫輔政。字子通,為人強暴,殺大司馬滕胤、將 軍呂據、王□等,因此權柄皆歸於。吳主孫亮,雖然聰明,無可奈何。於是吳綱將諸 葛靚至石頭城,入拜孫。問其故,綱曰:“諸葛誕乃蜀漢諸葛武侯之族弟也,向事 魏國;今見司馬昭欺君罔上,廢主弄權,欲興師討之,而力不及,故特來歸降。誠恐無 憑,專送親子諸葛靚為質。伏望發兵相助。”從其請,便遣大將全懌、全端為主將, 於詮為合後,朱異、唐咨為先鋒,文欽為向導,起兵七萬,分三隊而進。吳綱回壽春報 知諸葛誕。誕大喜,遂陳兵準備。卻說諸葛誕表文到洛陽,司馬昭見了大怒,欲自往討 之。賈充諫曰:“主公乘父兄之基業,恩德未及四海,今棄天子而去,若一朝有變,悔 之何及?不如奏請太後及天子一同出征,可保無虞。”昭喜曰:“此言正合吾意。”遂 入奏太後曰:“諸葛誕謀反,臣與文武官僚,計議停當:請太後同天子御駕親征,以繼 先帝之遺意。”太後畏懼,只得從之。次日,昭請魏主曹髦起程。髦曰:“大將軍都督 天下軍馬,任從調遣,何必朕自行也?”昭曰:“不然。昔日武祖縱橫四海,文帝、明 帝有包括宇宙之志,並吞八荒之心,凡遇大敵,必須自行。陛下正宜追配先君,掃清故 孽。何自畏也?”髦畏威權,只得從之。昭遂下詔,盡起兩都之兵二十六萬,命鎮南將 軍王基為正先鋒,安東將軍陳騫為副先鋒,監軍石苞為左軍,兗州刺史州泰為右軍,保 護車駕,浩浩盪盪,殺奔淮南而來。   東吳先鋒朱異,引兵迎敵。兩軍對圓,魏軍中王基出馬,朱異來迎。戰不三合,朱 異敗走:唐咨出馬,戰不三合,亦大敗而走。王基驅兵掩殺,吳兵大敗,退五十裡下寨, 報入壽春城中。諸葛誕自引本部銳兵,會合文欽並二子文鴦、文虎,雄兵數萬,來敵司 馬昭。正是:方見吳兵銳氣墮。又看魏將勁兵來。未知勝負如何,且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