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回 文鴦單騎退雄兵  姜維背水破大敵   卻說魏正元二年正月,揚州都督、鎮東將軍、領淮南軍馬毋丘儉,字仲恭,河 東聞喜人也。聞司馬師擅行廢立之事,心中大怒。長子毋丘甸曰:“父親官居方面,司 馬師專權廢主,國家有累卵之危,安可宴然自守?”儉曰:“吾兒之言是也。”遂請刺 史文欽商議。欽乃曹爽門下客,當日聞儉相請,即來參謁。儉邀入後堂,禮畢,說話間, 儉流淚不止。欽問其故,儉曰:“司馬師專權廢主,天地反覆,安得不傷心乎!”欽曰: “都督鎮守方面,若肯仗義討賊,欽願舍死相助。欽中子文淑,小字阿鴦,有萬夫不當 之勇,常欲殺司馬師兄弟,與曹爽報仇,今可令為先鋒。”儉大喜,即時酹酒為誓。二 人詐稱太後有密詔,令淮南大小官兵將士,皆入壽春城,立一壇於西,宰白馬歃血為盟, 宣言司馬師大逆不道,今奉太後密詔,令盡起淮南軍馬,仗義討賊。眾皆悅服。儉提六 萬兵,屯於項城。文欽領兵二萬在外為遊兵,往來接應。儉移檄諸郡,令各起兵相助。 卻說司馬師左眼肉瘤,不時痛痒,乃命醫官割之,以藥封閉,連日在府養病;忽聞淮南 告急,乃請太尉王肅商議。肅曰:“昔關雲長威震華夏,孫權令呂蒙襲取荊州,撫恤將 士家屬,因此關公軍勢瓦解,今淮南將士家屬,皆在中原,可急撫恤,更以兵斷其歸路: 必有土崩之勢矣。”師曰:“公言極善。但吾新割目瘤,不能自往。若使他人,心又不 穩。”時中書侍郎鐘會在側,進言曰:“淮楚兵強,其鋒甚銳;若遣人領兵去退,多是 不利。倘有疏虞,則大事廢矣。”師蹶然起曰:“非吾自在,不可破賊!”遂留弟司馬 昭守洛陽,總攝朝政。師乘軟輿,帶病東行。令鎮東將軍諸葛誕,總督豫州諸軍,從安 風津取壽春;又令征東將軍胡遵,領青州諸軍,出譙、宋之地,絕其歸路;又遣荊州刺 史、監軍王基,領前部兵,先取鎮南之地。師領大軍屯於襄陽,聚文武於帳下商議。光 祿勛鄭袤曰:“毋丘儉好謀而無斷,文欽有勇而無智。今大軍出其不意,江、淮之卒銳 氣正盛,不可輕敵;只宜深溝高壘,以挫其銳。此亞夫之長策也。”監軍王基曰:“不 可。淮南之反,非軍民思亂也;皆因毋丘儉勢力所逼,不得已而從之。若大軍一臨,必 然瓦解。”師曰:“此言甚妙。”遂進兵於隱水之上,中軍屯於□橋。基曰:“南頓 極好屯兵,可提兵星夜取之。若遲則毋丘儉必先至矣。”師遂令王基領前部兵來南頓城 下寨。   卻說毋丘儉在項城,聞知司馬師自來,乃聚眾商議。先鋒葛雍曰:“南頓之地,依 山傍水,極好屯兵;若魏兵先佔,難以驅遣,可速取之。”儉然其言,起兵投南頓來。 正行之間,前面流星馬報說,南頓已有人馬下寨。儉不信,自到軍前視之,果然旌旗遍 野,營寨齊整。儉回到軍中,無計可施。忽哨馬飛報:“東吳孫峻提兵渡江襲壽春來了。” 儉大驚曰:“壽春若失,吾歸何處!”是夜退兵於項城。   司馬師見毋丘儉軍退,聚多官商議。尚書傅嘏曰:“今儉兵退者,憂吳人襲壽春也。 必回項城分兵拒守。將軍可令一軍取樂嘉城,一軍取項城,一軍取壽春,則淮南之卒必 退矣。兗州刺史鄧艾,足智多謀;若領兵徑取樂嘉,更以重兵應之,破賊不難也。”師 從之,急遣使持檄文,教鄧艾起兗州之兵破樂嘉城。師隨後引兵到彼會合。   卻說毋丘儉在項城,不時差人去樂嘉城哨探,只恐有兵來。請文欽到營共議,欽曰: “都督勿憂。我與拙子文鴦,只消五千兵,取保樂嘉城。”儉大喜。欽父子引五千兵投 樂嘉來。前軍報說:“樂嘉城西,皆是魏兵,約有萬余。遙望中軍,白旄黃鉞,皂蓋朱 幡,簇擁虎帳,內豎一面錦繡帥字旗,必是司馬師也,安立營寨,尚未完備。”時文鴦 懸鞭立於父側,聞知此語,乃告父曰:“趁彼營寨未成,可分兵兩路,左右擊之,可全 勝也。”欽曰:“何時可去?”鴦曰:“今夜黃昏,父引二千五百兵,從城南殺來;兒 引二千五百兵,從城北殺來:三更時分,要在魏寨會合。”欽從之,當晚分兵兩路。且 說文鴦年方十八歲,身長八尺,全裝慣甲,腰懸鋼鞭,綽槍上馬,遙望魏寨而進。是夜, 司馬師兵到樂嘉,立下營寨,等鄧艾未至。師為眼下新割肉瘤,瘡口疼痛,臥於帳中, 令數百甲士環立護衛。三更時分,忽然寨內喊聲大震,人馬大亂。師急問之,人報曰: “一軍從寨北斬圍直入,為首一將,勇不可當!”師大驚,心如火烈,眼珠從肉瘤瘡口 內迸出,血流遍地,疼痛難當;又恐有亂軍心,只咬被頭而忍,被皆咬爛。原來文鴦軍 馬先到,一擁而進,在寨中左沖右突;所到之處,人不敢當,有相拒者,槍搠鞭打,無 不被殺。鴦只望父到,以為外應,並不見來。數番殺到中軍,皆被弓弩射回。鴦直殺到 天明,只聽得北邊鼓角喧天。鴦回顧從者曰:“父親不在南面為應,卻從北至,何也?” 鴦縱馬看時,只見一軍行如猛風,為首一將,乃鄧艾也,躍馬橫刀,大呼曰:“反賊休 走!”鴦大怒,挺槍迎之。戰有五十合,不分勝敗。正鬥間,魏兵大進,前後夾攻,鴦 部下兵乃各自逃散,只文鴦單人獨馬,沖開魏兵,望南而走。背後數百員魏將,抖擻精 神,驟馬追來;將至樂嘉橋邊,看看趕上。鴦忽然勒回馬大喝一聲,直沖入魏將陣中來 ;鋼鞭起處,紛紛落馬,各各倒退。鴦復緩緩而行。魏將聚在一處,驚訝曰:“此人尚 敢退我等之眾耶!可並力追之!”於是魏將百員,復來追趕。鴦勃然大怒曰:“鼠輩何 不惜命也!”提鞭撥馬,殺入魏將叢中,用鞭打死數人,復回馬緩轡而行。魏將連追四 五番,皆被文鴦一人殺退。後人有詩曰:“長當年獨拒曹,子龍從此顯英豪。樂嘉城 內爭鋒處,又見文鴦膽氣高。”原來文欽被山路崎嶇,迷入谷中,行了半夜,比及尋路 而出,天色已曉,文鴦人馬不知所向,只見魏兵大勝。欽不戰而退。魏兵乘勢追殺,欽 引兵望壽春而走。   卻說魏殿中校尉尹大目,乃曹爽心腹之人,因爽被司馬懿謀殺,故事司馬師,常有 殺師報爽之心;又素與文欽交厚。今見師眼瘤突出,不能動止,乃入帳告曰:“文欽本 無反心,今被毋丘儉逼迫,以致如此。某去說之,必然來降。”師從之。大目頂盔慣甲, 乘馬來趕文欽;看看趕上,乃高聲大叫曰:“文刺史見尹大目麼?”欽回頭視之,大目 除盔放於鞍之前,以鞭指曰:“文刺史何不忍耐數日也?”此是大目知師將亡,故來 留欽。欽不解其意,厲聲大罵,便欲開弓射之。大目大哭而回。欽收聚人馬奔壽春時, 已被諸葛誕引兵取了;欲復回項城時,胡遵、王基、鄧艾三路兵皆到。欽見勢危,遂投 東吳孫峻去了。卻說毋丘儉在項城內,聽知壽春已失,文欽勢敗,城外三路兵到,儉遂 盡撤城中之兵出戰。正與鄧艾相遇,儉令葛雍出馬,與艾交鋒,不一合,被艾一刀斬之, 引兵殺過陣來。毋丘儉死戰相拒。江淮兵大亂。胡遵、王基引兵四面夾攻。毋丘儉敵不 住,引十余騎奪路而走。前至慎縣城下,縣令宋白開門接入,設席待之。儉大醉,被宋 白令人殺了,將頭獻與魏兵。於是淮南平定。司馬師臥病不起,喚諸葛誕入帳,賜以印 綬,加為鎮東大將軍,都督揚州諸路軍馬;一面班師回許昌。師目痛不止,每夜只見李 豐、張緝、夏侯玄三人立於榻前。師心神恍惚,自料難保,遂令人往洛陽取司馬昭到。 昭哭拜於床下。師遺言曰:“吾今權重,雖欲卸肩,不可得也。汝繼我為之,大事切不 可輕托他人,自取滅族之禍。”言訖,以印綬付之,淚流滿面。昭急欲問時,師大叫一 聲,眼睛迸出而死。時正元二年二月也。於是司馬昭發喪,申奏魏主曹髦。   髦遣使持詔到許昌,即命暫留司馬昭屯軍許昌,以防東吳。昭心中猶豫未決。鐘會 曰:“大將軍新亡,人心未定,將軍若留守於此。萬一朝廷有變,悔之何及?”昭從之, 即起兵還屯洛水之南。髦聞之大驚。太尉王肅奏曰:“昭既繼其兄掌大權,陛下可封爵 以安之。”髦遂命王肅持詔,封司馬昭為大將軍、錄尚書事。昭入朝謝恩畢。自此,中 外大小事情,皆歸於昭。卻說西蜀細作哨知此事,報入成都。姜維奏後主曰:“司馬師 新亡,司馬昭初握重權,必不敢擅離洛陽。臣請乘間伐魏,以復中原。”後主從之,遂 命姜維興師伐魏。維到漢中,整頓人馬。征西大將軍張翼曰:“蜀地淺狹,錢糧鮮薄, 不宜遠征;不如據險守分,恤軍愛民:此乃保國之計也。”維曰:“不然。昔丞相未出 茅廬,已定三分天下,然且六出祁山以圖中原;不幸半途而喪,以致功業未成。今吾既 受丞相遺命,當盡忠報國以繼其志,雖死而無恨也。今魏有隙可乘,不就此時伐之,更 待何時?”夏侯霸曰:“將軍之言是也。可將輕騎先出□罕。若得洮西南安,則諸郡可 定。”張翼曰:“向者不克而還,皆因軍出甚遲也。兵法雲:攻其無備,出其不意。今 若火速進兵,使魏人不能提防,必然全勝矣。”   於是姜維引兵五萬,望□罕進發。兵至洮水,守邊軍士報知雍州刺史王經、征西將 軍陳泰。王經先起馬步兵七萬來迎。姜維分付張翼如此如此,又分付夏侯霸如此如此: 二人領計去了;維乃自引大軍背洮水列陣。王經引數員牙將出而問曰:“魏與吳、蜀, 已成鼎足之勢;汝累次入寇,何也?”維曰:“司馬師無故廢主,鄰邦理宜問罪,何況 仇敵之國乎?”經回顧張明、花永、劉達、朱芳四將曰:“蜀兵背水為陣。敗則皆沒於 水矣。姜維驍勇,汝四將可戰之。彼若退動,便可追擊。”四將分左右而出,來戰姜維。 維略戰數合,撥回馬望本陣中便走。王經大驅士馬,一齊趕來。維引兵望著洮水而走; 將次近水,大呼將士曰:“事急矣!諸將何不努力!”眾將一齊奮力殺回,魏兵大敗。 張翼、夏侯霸抄在魏兵之後,分兩路殺來,把魏兵困在垓心。維奮武揚威,殺入魏軍之 中,左沖右突,魏兵大亂,自相踐踏,死者大半,逼入洮水者無數,斬首萬余,壘屍數 裡。王經引敗兵百騎,奮力殺出,徑往狄道城而走;奔入城中,閉門保守。   姜維大獲全功,犒軍已畢,便欲進兵攻打狄道城。張翼諫曰:“將軍功績已成,威 聲大震,可以止矣。今若前進,倘不如意,正如畫蛇添足也。”維曰:“不然。向者兵 敗,尚欲進取,縱橫中原;今日洮水一戰,魏人膽裂,吾料狄道唾手可得。汝勿自墮其 志也。”張翼再三勸諫,維不從,遂勒兵來取狄道城。卻說雍州征西將軍陳泰,正欲起 兵與王經報兵敗之仇,忽兗州刺史鄧艾引兵到。泰接著,禮畢,艾曰:“今奉大將軍之 命,特來助將軍破敵。”泰問計於鄧艾,艾曰:“洮水得勝,若招羌人之眾,東爭關隴, 傳檄四郡:此吾兵之大患也。今彼不思如此,卻圖狄道城;其城垣堅固,急切難攻,空 勞兵費力耳。吾今陳兵於項嶺,然後進兵擊之,蜀兵必敗矣。”陳泰曰:“真妙論也!” 遂先撥二十隊兵,每隊五十人,盡帶旌旗、鼓角、烽火之類,日伏夜行,去狄道城東南 高山深谷之中埋伏;只待兵來,一齊鳴鼓吹角為應,夜則舉火放炮以驚之。調度已畢, 專候蜀兵到來。於是陳泰、鄧艾,各引二萬兵相繼而進。卻說姜維圍住狄道城,令兵八 面攻之,連攻數日不下,心中鬱悶,無計可施。是日黃昏時分,忽三五次流星馬報說: “有兩路兵來,旗上明書大字:一路是征西將軍陳泰,一路是兗州刺史鄧艾。”維大驚, 遂請夏侯霸商議。霸曰:“吾向嘗為將軍言:鄧艾自幼深明兵法,善曉地理。今領兵到, 頗為勁敵。”維曰:“彼軍遠來,我休容他住腳,便可擊之。”乃留張翼攻城,命夏侯 霸引兵迎陳泰。維自引兵來迎鄧艾。行不到五裡,忽然東南一聲炮響,鼓角震地,火光 沖天。維縱馬看時,只見周圍皆是魏兵旗號。維大驚曰:“中鄧艾之計矣!”遂傳令教 夏侯霸、張翼各棄狄道而退。於是蜀兵皆退於漢中。維自斷後,只聽得背後鼓聲不絕, 維退入劍閣之時,方知火鼓二十余處,皆虛設也。維收兵退屯於鐘提。   且說後主因姜維有洮西之功,降詔封維為大將軍。維受了職,上表謝恩畢,再議出 師伐魏之策。正是:成功不必添蛇足,討賊猶思奮虎威。不知此番北伐如何,且看下文 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