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一百二回         司馬懿占北原渭橋 諸葛亮造木牛流馬   卻說譙周官居太史,頗明天文﹔見孔明又欲出師,乃奏后主曰:“臣今職掌司天 台,但有禍福,不可不奏:近有群鳥數萬,自南飛來,投于漢水而死,此不祥之兆﹔ 臣又觀天象,見奎星躔于太白之分,盛氣在北,不利伐魏﹔又成都人民,皆聞柏樹夜 哭:有此數般災異,丞相只宜謹守,不可妄動。”孔明曰:“吾受先帝托孤之重,當 竭力討賊,豈可以虛妄之災氛,而廢國家大事耶!”遂命有司設太牢祭于昭烈之廟, 涕泣拜告曰:“臣亮五出祁山,未得寸土,負罪非輕!今臣復統全師,再出祁山,誓 竭力盡心,剿滅漢賊,恢復中原,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祭畢,拜辭后主,星夜至 漢中,聚集諸將,商議出師。忽報關興病亡。孔明放聲大哭,昏倒于地,半晌方蘇。 眾將再三勸解,孔明嘆曰:“可憐忠義之人,天不與以壽!我今番出師,又少一員大 將也!”后人有詩嘆曰:     生死人常理,蜉蝣一樣空。但存忠孝節,何必壽喬松。   孔明引蜀兵三十四萬,分五路而進,令姜維、魏延為先鋒,皆出祁山取齊﹔令李 恢先運糧草于斜谷道口伺候。   卻說魏國因舊歲有青龍自摩坡井內而出,改為青龍元年﹔此時乃青龍二年春二月 也。近臣奏曰:“邊官飛報蜀兵三十余萬,分五路復出祁山。”魏主曹睿大驚,急召 司馬懿至,謂曰:“蜀人三年不曾入寇﹔今諸葛亮又出祁山,如之奈何?”懿奏曰: “臣夜觀天象,見中原旺氣正盛,奎星犯太白,不利于西川。今孔明自負才智,逆天 而行,乃自取敗亡也。臣托陛下洪福,當往破之。──但愿保四人同去。”睿曰:“ 卿保何人?”懿曰:“夏侯淵有四子:長名霸,字仲權﹔次名威,字季權﹔三名惠, 字稚權﹔四名和,字義權。霸、威二人,弓馬熟嫻﹔惠、和二人,諳知韜略:此四人 常欲為父報仇。臣今保夏侯霸、夏侯威為左右先鋒,夏侯惠、夏侯和為行軍司馬,共 贊軍機,以退蜀兵。”睿曰:“向者夏侯懋駙馬違誤軍機,失陷了許多人馬,至今羞 慚不回。今此四人,亦與懋同否?”懿曰:“此四人非夏侯懋所可比也。”睿乃從其 請,即命司馬懿為大都督,凡將士悉聽量才委用,各處兵馬皆聽調遣。懿受命,辭朝 出城。睿又以手詔賜懿曰:     卿到渭濱,宜堅壁固守,勿與交鋒。蜀兵不得志,必詐退誘敵,   卿慎勿追。待彼糧盡,必將自走,然后乘虛攻之,則取勝不難,亦免   軍馬疲勞之苦:計莫善于此也。 司馬懿頓首受詔,即日到長安,聚集各處軍馬共四十萬,皆來渭濱下寨﹔又撥五萬軍 ,于渭水上搭起九座浮橋,令先鋒夏侯霸、夏侯威過渭水安營﹔又于大營之后東原, 筑起一城,以防不虞。懿正與眾將商議間,忽報郭淮、孫禮來見。懿引入,禮畢,淮 曰:“今蜀兵現在祁山,倘跨渭登原,接連北山,阻絕隴道,大可虞也。”懿曰:“ 所言甚善。公可就總督隴西軍馬,據北原下寨,深溝高壘,按兵休動﹔只待彼兵糧盡 ,方可攻之。”郭淮、孫禮領命,引兵下寨去了。   卻說孔明復出祁山,下五個大寨,按左、右、中、前、后﹔自斜谷直至劍閣,一 連又下十四個大寨,分屯軍馬,以為久計。每日令人巡哨。忽報郭淮、孫禮領隴西之 兵,于北原下寨。孔明謂諸將曰:“魏兵于北原安營者,懼吾取此路,阻絕隴道也。 吾今虛攻北原,卻暗取渭濱。令人扎木筏百余只,上載草把,選慣熟水手五千人駕之 。我夤夜只攻北原,司馬懿必引兵來救。彼若少敗,我把后軍先渡過岸去,然后把前 軍下于筏中,休要上岸,順水取浮橋放火燒斷,以攻其后。吾自引一軍去取前營之門 。若得渭水之南,則進兵不難矣。”諸將遵令而行。早有巡哨軍飛報司馬懿。懿喚諸 將議曰:“孔明如此設施,其中有計:彼以取北原為名,順水來燒浮橋,亂吾后,卻 攻吾前也。”即傳令與夏侯霸、夏侯威曰:“若聽得北原發喊,便提兵于渭水南山之 中,待蜀兵至擊之。”又令張虎、樂琳,引二千弓弩手伏于渭水浮橋北岸:“若蜀兵 乘木筏順水而來,可一齊射之,休令近橋。”又傳令郭淮、孫禮曰:“孔明來北原暗 渡渭水,汝新立之營,人馬不多,可盡伏于半路。若蜀兵于午后渡水,黃昏時分,必 來攻汝。汝詐敗而走,蜀兵必追。汝等皆以弓弩射之。吾水陸并進。若蜀兵大至,只 看吾指揮而擊之。”各處下令已畢,又令二子司馬師、司馬昭,引兵救應前營。懿自 引一軍救北原。   卻說孔明令魏延、馬岱引兵渡渭水攻北原﹔令吳班、吳懿引木筏兵去燒浮橋﹔令 王平、張嶷為前隊,姜維、馬忠為中隊,廖化、張翼為后隊:分兵三路,去攻渭水旱 營。是日午時,人馬離大寨,盡渡渭水,列成陣勢,緩緩而行。卻說魏延、馬岱將近 北原,天色已昏。孫禮哨見,便棄營而走。魏延知有准備,急退軍時,四下喊聲大震 :左有司馬懿,右有郭淮,兩路兵殺來。魏延、馬岱奮力殺出,蜀兵多半落于水中, 余眾奔逃無路。幸得吳懿兵殺來,救了敗兵過岸拒住。吳班分一半兵撐筏順水來燒浮 橋,卻被張虎、樂琳在岸上亂箭射住。吳班中箭,落水而死。余軍跳水逃命,木筏盡 被魏兵奪去。此時王平、張嶷,不知北原兵敗,直奔到魏營,已有二更天氣,只聽得 喊聲四起。王平謂張嶷曰:“軍馬攻打北原,未知勝負。渭南之寨,現在面前,如何 不見一個魏兵?莫非司馬懿知道了,先作准備也?我等且看浮橋火起,方可進兵。” 二人勒住軍馬,忽背后一騎馬來報,說:“丞相教軍馬急回。北原兵、浮橋兵,俱失 了。”王平、張嶷大驚,急退軍時,卻被魏兵抄在背后,一聲炮響,一齊殺來,火光 沖天。王平、張嶷引兵相迎,兩軍混戰一場。平、嶷二人奮力殺出,蜀兵折傷大半。 孔明回到祁山大寨,收聚敗兵,約折了萬余人,心中憂悶。   忽報費依自成都來見丞相。孔明請入。費依禮畢,孔明曰:“吾有一書,正欲煩 公去東吳投遞,不知肯去否?”依曰:“丞相之命,豈敢推辭?”孔明即修書付費依 去了。依持書逕到建業,入見吳主孫權,呈上孔明之書。權拆視之,書略曰:     漢室不幸,王綱失紀,曹賊篡逆,蔓延及今。亮受昭烈皇帝寄托   之重,敢不竭力盡忠﹔今大兵已會于祁山,狂寇將亡于渭水。伏望陛   下念同盟之義,命將北征,共取中原,同分天下。書不盡言,萬希聖   聽! 權覽畢,大喜,乃謂費依曰:“朕久欲興兵,未得會合孔明。今既有書到,即日朕自 親征,入居巢門,取魏新城﹔再令陸遜、諸葛瑾等屯兵于江夏、沔口取襄陽﹔孫韶、 張承等出兵廣陵取淮陽等處:三處一齊進軍,共三十萬,克日興師。”費依拜謝曰: “誠如此,則中原不日自破矣!”權設宴款待費依。飲宴間,權問曰:“丞相軍前, 用誰當先破敵?”依曰:“魏延為首。”權笑曰:“此人勇有余,而心不正。若一朝 無孔明,彼必為禍。──孔明豈未知耶?”依曰:“陛下之言極當!臣今歸去,即當 以此言告孔明。”遂拜辭孫權,回到祁山,見了孔明,具言吳主起大兵三十萬,御駕 親征,兵分三路而進。孔明又問曰:“吳主別有所言否?”費依將論魏延之語告之。 孔明嘆曰:“真聰明之主也!吾非不知此人。──為惜其勇,故用之耳。”依曰:“ 丞相早宜區處。”孔明曰:“吾自有法。”依辭別孔明,自回成都。   孔明正與諸將商議征進,忽報有魏將來投降。孔明喚入問之,答曰:“某乃魏國 偏將軍鄭文也。近與秦朗同領人馬,聽司馬懿調用。不料懿徇私偏向,加秦朗為前將 軍,而視文如草芥,因此不平,特來投降丞相。愿賜收錄。”言未已,人報秦朗引兵 在寨外,單搦鄭文交戰。孔明曰:“此人武藝比汝若何?”鄭文曰:“某當立斬之。 ”孔明曰:“汝若先殺秦朗,吾方不疑。”鄭文欣然上馬出營,與秦朗交鋒。孔明親 自出營視之。只見秦朗挺槍大罵曰:“反賊盜我戰馬來此,可早早還我!”言訖,直 取鄭文。文拍馬舞刀相迎,只一合,斬秦朗于馬下。魏軍各自逃走。鄭文提首級入營 。孔明回到帳中坐定,喚鄭文至,勃然大怒,叱左右:“推出斬之!”鄭文曰:“小 將無罪!”孔明曰:“吾向識秦朗﹔汝今斬者,并非秦朗。──安敢欺我!”文拜告 曰:“此實秦朗之弟秦明也。”孔明笑曰:“司馬懿令汝來詐降,于中取事,卻如何 瞞得我過!若不實說,必然斬汝!”鄭文只得訴告其實是詐降,泣求免死。孔明曰: “汝既求生,可修書一封,教司馬懿自來劫營,吾便饒汝性命。若捉住司馬懿,便是 汝之功,還當重用。”鄭文只得寫了一書,呈與孔明。孔明令將鄭文監下。樊建問曰 :“丞相何以知此人詐降?”孔明曰:“司馬懿不輕用人。若加秦朗為前將軍,必武 藝高強﹔今與鄭文交馬只一合,便為文所殺,必不是秦朗也。以故知其詐。”眾皆拜 服。   孔明選一舌辨軍士,附耳分付如此如此。軍士領命,持書逕來魏寨,求見司馬懿 。懿喚入,拆書看畢,問曰:“汝何人也?”答曰:“某乃中原人,流落蜀中:鄭文 與某同鄉。今孔明因鄭文有功,用為先鋒。鄭文特托某來獻書,約于明日晚間,舉火 為號,望乞都督盡提大軍前來劫寨,鄭文在內為應。”司馬懿反覆詰問,又將來書仔 細檢看,果然是實﹔即賜軍士酒食,分付曰:“本日二更為期,我自來劫寨。大事若 成,必重用汝。”軍士拜別,回到本寨告知孔明。孔明仗劍步罡,禱祝已畢,喚王平 、張嶷分付如此如此﹔又喚馬忠、馬岱分付如此如此﹔又喚魏延分付如此如此。孔明 自引數十人,坐于高山之上,指揮眾軍。   卻說司馬懿見了鄭文之書,便欲引二子提大兵來劫蜀寨。長子司馬師諫曰:“父 親何故據片紙而親入重地?倘有疏虞,如之奈何?不如令別將先去,父親為后應可也 。”懿從之,遂令秦朗引一萬兵,去劫蜀寨,懿自引兵接應。是夜初更,風清月朗﹔ 將及二更時分,忽然陰云四合,黑氣漫空,對面不見。懿大喜曰:“天使我成功也! ”于是人盡銜枚,馬皆勒口,長驅大進。秦朗當先,引一萬兵直殺入蜀寨中,并不見 一人。朗知中計,忙叫退兵。四下火把齊明,喊聲震地:左有王平、張嶷,右有馬岱 、馬忠,兩路兵殺來。秦朗死戰,不能得出。背后司馬懿見蜀寨火光沖天,喊聲不絕 ,又不知魏兵勝負,只顧催兵接應,望火光中殺來。忽然一聲喊起,鼓角喧天,火炮 震地:左有魏延,右有姜維,兩路殺出。魏兵大敗,十傷八九,四散逃奔。此時秦朗 所引一萬兵,都被蜀兵圍住,箭如飛蝗。秦朗死于亂軍之中。司馬懿引敗兵奔入本寨 。   三更以后,天復清朗。孔明在山頭上鳴金收軍。原來二更時陰云暗黑,乃孔明用 遁甲之法﹔后收兵已了,天復清朗,乃孔明驅六丁六甲掃蕩浮云也。   當下孔明得勝回寨,命將鄭文斬了,再議取渭南之策。每日令兵搦戰,魏軍只不 出迎。孔明自乘小車,來祁山前、渭水東西,踏看地理。忽到一谷口,見其形如葫蘆 之狀,內中可容千余人﹔兩山又合一谷,可容四五百人﹔背后兩山環抱,只可通一人 一騎。孔明看了,心中大喜,問向導官曰:“此處是何地名?”答曰:“此名上方谷 ,又號葫蘆谷。”孔明回到帳中,喚裨將杜睿、胡忠二人,附耳授以密計。令喚集隨 軍匠作一千余人,入葫蘆谷中,制造“木牛”“流馬”應用﹔又令馬岱領五百兵守住 谷口。孔明囑馬岱曰:“匠作人等,不許放出﹔外人不許放入。吾還不時自來點視。 捉司馬懿之計,只在此舉。切不可走漏消息。”馬岱受命而去。杜睿等二人在谷中監 督匠作,依法制造。孔明每日往來指示。   忽一日,長史楊儀入告曰:“即今糧米皆在劍閣,人夫牛馬,搬運不便,如之奈 何?”孔明笑曰:“吾已運謀多時也。前者所積木料,并西川收買下的大木,教人制 造‘木牛’‘流馬’,搬運糧米,甚是便利。牛馬皆不食水,可以晝夜轉運不絕也。 ”眾皆驚曰:“自古及今,未聞有‘木牛’‘流馬’之事。不知丞相有何妙法,造此 奇物?”孔明曰:“吾已令人依法制造,尚未完備。吾今先將造木牛流馬之法,尺寸 方圓,長短闊狹,開寫明白,汝等視之。”眾大喜。孔明即手書一紙,付眾觀看。眾 將環繞而視。造木牛之法云:     方腹曲頭,一腳四足﹔頭入領中,舌著于腹。載多而行少:獨行   者數十里,群行者二十里。曲者為牛頭,雙者為牛腳,橫者為牛領,   轉者為牛足,覆者為牛背,方者為牛腹,垂者為牛舌,曲者為牛肋,   刻者為牛齒,立者為牛角,細者為牛鞅,攝者為牛秋軸。牛仰雙轅,   人行六尺,牛行四步。每牛載十人所食一月之糧,人不大勞,牛不飲   食。 造流馬之法云:     肋長三尺五寸,廣三寸,厚二寸二分:左右同。前軸孔分墨去頭   四寸,徑中二寸。前腳孔分墨二寸,去前軸孔四寸五分,廣一寸。前   杠孔去前腳孔分墨二寸七分,孔長二寸,廣一寸。后軸孔去前杠分墨   一尺五分,大小與前同。后腳孔分墨去后軸孔三寸五分,大小與前同。   后杠孔去后腳孔分墨二寸七分,后載克去后杠孔分墨四寸五分。前杠   長一尺八寸,廣二寸,厚一寸五分。后杠與等。板方囊二枚,厚八分,   長二尺七寸,高一尺六寸五分,廣一尺六寸:每枚受米二斛三斗。從   上杠孔去肋下七寸:前后同。上杠孔去下杠孔分墨一尺三寸,孔長一   寸五分,廣七分:八孔同。前后四腳廣二寸,厚一寸五分。形制如象,   軒長四寸,徑面四寸三分。孔徑中三腳杠,長二尺一寸,廣一寸五分,   厚一寸四分,同杠耳。 眾將看了一遍,皆拜伏曰:“丞相真神人也!”過了數日,木牛流馬皆造完備,宛然 如活者一般﹔上山下嶺,各盡其便。眾軍見之,無不欣喜。孔明令右將軍高翔,引一 千兵駕著木牛流馬,自劍閣直抵祁山大寨,往來搬運糧草,供給蜀兵之用。后人有詩 贊曰:     劍關險峻驅流馬,斜谷崎嶇駕木牛。     后世若能行此法,輸將安得使人愁?   卻說司馬懿正憂悶間,忽哨馬報說:“蜀兵用木牛流馬轉運糧草。人不大勞,牛 馬不食。”懿大驚曰:“吾所以堅守不出者,為彼糧草不能接濟,欲待其自斃耳。今 用此法,必為久遠之計,不思退矣。──如之奈何?”急喚張虎、樂琳二人分付曰: “汝二人各引五百軍,從斜谷小路抄出﹔待蜀兵驅過木牛流馬,任他過盡,一齊殺出 ﹔不可多搶,只搶三五匹便回。”二人依令,各引五百兵,扮作蜀兵,夜間偷過小路 ,伏在谷中,果見高翔引兵驅木牛流馬而來。將次過盡,兩邊一齊鼓噪殺出。蜀兵措 手不及,棄下數匹,張虎、樂琳歡喜,驅回本寨。司馬懿看了,果然進退如活的一般 ,乃大喜曰:“汝會用此法,難道我不會用!”便令巧匠百余人,當面拆開,分付依 其尺寸長短厚薄之法,一樣制造木牛流馬。不消半月,造成二千余只,與孔明所造者 一般法則,亦能奔走。遂令鎮遠將軍岑威,引一千軍驅木牛流馬,去隴西搬運糧草, 往來不絕。魏營軍將,無不歡喜。   卻說高翔回見孔明,說魏兵搶奪木牛流馬各五六匹去了。孔明笑曰:“吾正要他 搶去。──我只費了几匹木牛流馬,卻不久便得軍中許多資助也。”諸將問曰:“丞 相何以知之?”孔明曰:“司馬懿見了木牛流馬,必然仿我法度,一樣制造。那時我 又有計策。”數日后,人報魏兵也會造木牛流馬,往隴西搬運糧草。孔明大喜曰:“ 不出吾之算也。”便喚王平分付曰:“汝引一千兵,扮作魏人,星夜偷過北原,只說 是巡糧軍,逕到運糧之所,將護糧人盡皆殺散﹔卻驅木牛流馬而回,逕奔過北原來: 此處必有魏兵追趕,汝便將木牛流馬口內舌頭扭轉,牛馬就不能行動,汝等竟棄之而 走。背后魏兵趕到,牽拽不動,扛抬不去。吾再有兵到,汝卻回身再將牛馬舌扭過來 ,長驅大行。──魏兵必疑為怪也!”王平受計引兵而去。   孔明又喚張嶷分付曰:“汝引五百軍,都扮作六丁六甲神兵,鬼頭獸身,用五彩 涂面,妝作種種怪異之狀﹔一手執繡旗,一手仗寶劍﹔身挂葫蘆,內藏煙火之物,伏 于山傍。待木牛流馬到時,放起煙火,一齊擁出,驅牛馬而行。魏人見之,必疑是神 鬼,不敢來追趕。”張嶷受計引兵而去。孔明又喚魏延、姜維分付曰:“汝二人同引 一萬兵,去北原寨口接應木牛流馬,以防交戰。”又喚廖化、張翼分付曰:“汝二人 引五千兵,去斷司馬懿來路。”又喚馬忠、馬岱分付曰:“汝二人引二千兵去渭南搦 戰。”六人各各遵令而去。   且說魏將岑威引軍驅木牛流馬,裝載糧米,正行之間,忽報前面有兵巡糧。岑威 令人哨探,果是魏兵,遂放心前進。兩軍合在一處。忽然喊聲大震,蜀兵就本隊里殺 起,大呼:“蜀中大將王平在此!”魏兵措手不及,被蜀兵殺死大半。岑威引敗兵抵 敵,被王平一刀斬了,余皆潰散。王平引兵盡驅木牛流馬而回。敗兵飛奔報入北原寨 內。郭淮聞軍糧被劫,疾忙引軍來救。王平令兵扭轉木牛流馬舌頭,皆棄于道上,且 戰且走。郭淮教且莫追,只驅回木牛流馬。眾軍一齊驅趕,卻那里驅得動?郭淮心中 疑惑,正無奈何,忽鼓角喧天,喊聲四起,兩路兵殺來,乃魏延、姜維也。王平復引 兵殺回。三路夾攻,郭淮大敗而走。王平令軍士將牛馬舌頭,重復扭轉,驅趕而行。 郭淮望見,方欲回兵再追,只見山后煙云突起,一隊神兵擁出,一個個手執旗劍,怪 異之狀,驅駕木牛流馬如風擁而去。郭淮大驚曰:“此必神助也!”眾軍見了,無不 驚畏不敢追趕。   卻說司馬懿聞北原兵敗,急自引軍來救。方到半路,忽一聲炮響,兩路兵自險峻 處殺出,喊聲震地。旗上大書:“漢將張翼廖化”。司馬懿見了大驚。魏軍著慌,各 自逃竄。正是:路逢神將糧遭劫,身遇奇兵命又危。未知司馬懿怎地抵敵,且看下文 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