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回 武鄉侯四番用計  南蠻王五次遭擒   卻說孔明自駕小車,引數百騎前來探路。前有一河,名曰西洱河,水勢雖慢, 並無一只船筏。孔明令伐木為筏而渡,其木到水皆沉。孔明遂問呂凱,凱曰:“聞西洱 河上流有一山,其山多竹,大者數圍。可令人伐之,於河上搭起竹橋,以渡軍馬。”孔 明即調三萬人入山,伐竹數十萬根,順水放下,於河面狹處,搭起竹橋,闊十余丈。乃 調大軍於河北岸一字兒下寨,便以河為壕塹,以浮橋為門,壘土為城;過橋南岸,一字 下三個大營,以待蠻兵。   卻說孟獲引數十萬蠻兵,恨怒而來。將近西洱河,孟獲引前部一萬刀牌獠丁,直扣 前寨搦戰。孔明頭戴綸巾,身披鶴氅,手執羽扇,乘駟馬車,左右眾將簇擁而出。孔明 見孟獲身穿犀皮甲,頭頂朱紅盔,左手挽牌,右手執刀,騎赤毛牛,口中辱罵;手下萬 余洞丁,各舞刀牌,往來沖突。孔明急令退回本寨,四面緊閉,不許出戰。蠻兵皆裸衣 赤身,直到寨門前叫罵。諸將大怒,皆來稟孔明曰:“某等情願出寨決一死戰!”孔明 不許。諸將再三欲戰,孔明止曰:“蠻方之人,不遵王化,今此一來,狂惡正盛,不可 迎也;且宜堅守數日,待其猖獗少懈,吾自有妙計破之。”   於是蜀兵堅守數日。孔明在高阜處探之,窺見蠻兵已多懈怠,乃聚諸將曰:“汝等 敢出戰否?”眾將欣然要出。孔明先喚趙雲、魏延入帳,向耳畔低言,分付如此如此。 二人受了計策先進。卻喚王平、馬忠入帳,受計去了。又喚馬岱分付曰:“吾今棄此三 寨,退過河北;吾軍一退,汝可便拆浮橋,移於下流,卻渡趙雲、魏延軍馬過河來接應。” 岱受計而去。又喚張翼曰:“吾軍退去,寨中多設燈火。孟獲知之,必來追趕,汝卻斷 其後。”張翼受計而退。孔明只教關索護車。眾軍退去,寨中多設燈火。蠻兵望見,不 敢沖突。   次日平明,孟獲引大隊蠻兵徑到蜀寨之時,只見三個大寨,皆無人馬,於內棄下糧 草車仗數百余輛。孟優曰:“諸葛棄寨而走,莫非有計否?”孟獲曰:“吾料諸葛亮棄 輜重而去,必因國中有緊急之事:若非吳侵,定是魏伐。故虛張燈火以為疑兵,棄車仗 而去也。可速追之,不可錯過。”於是孟獲自驅前部,直到西洱河邊。望見河北岸上, 寨中旗幟整齊如故,燦若雲錦;沿河一帶,又設錦城。蠻兵哨見,皆不敢進。獲謂優曰: “此是諸葛亮懼吾追趕,故就河北岸少住,不二日必走矣。”遂將蠻兵屯於河岸;又使 人去山上砍竹為筏,以備渡河;卻將敢戰之兵,皆移於寨前面。卻不知蜀兵早已入自己 之境。是日,狂風大起。四壁廂火明鼓響,蜀兵殺到。蠻兵獠丁,自相沖突,孟獲大驚, 急引宗族洞丁殺開條路,徑奔舊寨。忽一彪軍從寨中殺出,乃是趙雲。獲慌忙回西洱河, 望山僻處而走。又一彪軍殺出,乃是馬岱。孟獲只剩得數十個敗殘兵,望山谷中而逃。 見南、北、西三處塵頭火光,因此不敢前進,只得望東奔走,方才轉過山口,見一大林 之前,數十從人,引一輛小車;車上端坐孔明,呵呵大笑曰:“蠻王孟獲!天敗至此, 吾已等候多時也!”獲大怒,回顧左右曰:“吾遭此人詭計!受辱三次;今幸得這裡相 遇。汝等奮力前去,連人帶車砍為粉碎!”數騎蠻兵,猛力向前。孟獲當先吶喊,搶到 大林之前,踏一聲,踏了陷坑,一齊塌倒。大林之內,轉出魏延,引數百軍來,一個 個拖出,用索縛定。孔明先到寨中,招安蠻兵,並諸甸酋長洞丁──此時大半皆歸本鄉 去了──除死傷外,其余盡皆歸降。孔明以酒肉相待,以好言撫慰,盡令放回。蠻兵皆 感嘆而去。少頃,張翼解孟優至。孔明誨之曰:“汝兄愚迷,汝當諫之。今被吾擒了四 番,有何面目再見人耶!”孟優羞慚滿面。伏地告求免死。孔明曰:“吾殺汝不在今日。 吾且饒汝性命,勸諭汝兄。”令武士解其繩索,放起孟優。優泣拜而去。不一時,魏延 解孟獲至。孔明大怒曰:“你今番又被吾擒了,有何理說!”獲曰:“吾今誤中詭計, 死不瞑目!”孔明叱武士推出斬之。獲全無懼色,回顧孔明曰:“若敢再放吾回去,必 然報四番之恨!”孔明大笑,令左右去其縛,賜酒壓驚,就坐於帳中。孔明問曰:“吾 今四次以禮相待,汝尚然不服,何也?”獲曰:“吾雖是化外之人,不似丞相專施詭計, 吾如何肯服?”孔明曰:“吾再放汝回去,復能戰乎?”獲曰:“丞相若再拿住吾,吾 那時傾心降服,盡獻本洞之物犒軍,誓不反亂。”孔明即笑而遣之。獲忻然拜謝而去。 於是聚得諸洞壯丁數千人,望南迤邐而行。早望見塵頭起處,一隊兵到;乃是兄弟孟優, 重整殘兵,來與兄報仇。兄弟二人,抱頭相哭,訴說前事。優曰:“我兵屢敗,蜀兵屢 勝,難以抵當。只可就山陰洞中,退避不出。蜀兵受不過暑氣,自然退矣。”獲問曰: “何處可避?”優曰:“此去西南有一洞,名曰禿龍洞。洞主朵思大王,與弟甚厚,可 投之。”於是孟獲先教孟優到禿龍洞,見了朵思大王。朵思慌引洞兵出迎,孟獲入洞, 禮畢,訴說前事。朵思曰:“大王寬心。若蜀兵到來,令他一人一騎不得還鄉,與諸葛 亮皆死於此處!”獲大喜,問計於朵思。朵思曰:“此洞中止有兩條路:東北上一路, 就是大王所來之路,地勢平坦,土厚水甜,人馬可行;若以木石壘斷洞口,雖有百萬之 眾,不能進也。西北上有一條路,山險嶺惡,道路窄狹;其中雖有小路,多藏毒蛇惡蠍 ;黃昏時分,煙瘴大起,直至已,午時方收,惟未、申、酉三時,可以往來;水不可飲, 人馬難行。此處更有四個毒泉:一名啞泉,其水頗甜,人若飲之,則不能言,不過旬日 必死;二曰滅泉,此水與湯無異,人若沐浴,則皮肉皆爛,見骨必死;三曰黑泉,其水 微清,人若濺之在身,則手足皆黑而死;四曰柔泉,其水如冰,人若飲之,嚥喉無暖氣, 身軀軟弱如綿而死。此處虫鳥皆無,惟有漢伏波將軍曾到;自此以後,更無一人到此。 今壘斷東北大路,令大王穩居敝洞,若蜀兵見東路截斷,必從西路而入;於路無水,若 見此四泉,定然飲水,雖百萬之眾,皆無歸矣。何用刀兵耶!”孟獲大喜,以手加額曰: “今日方有容身之地!”又望北指曰:“任諸葛神機妙算,難以施設!四泉之水,足以 報敗兵之恨也!”自此,孟獲、孟優終日與朵思大王筵宴。   卻說孔明連日不見孟獲兵出,遂傳號令教大軍離西洱河,望南進發。此時正當六月 炎天,其熱如火。有後人詠南方苦熱詩曰:“山澤欲焦枯,火光覆太虛。不知天地外, 暑氣更何如!”又有詩曰:“赤帝施權柄,陰雲不敢生。雲蒸孤鶴喘,海熱巨鰲驚。忍 舍溪邊坐?慵拋竹裡行。如何沙塞客,擐甲復長征!”孔明統領大軍,正行之際,忽哨 馬飛報:“孟獲退往禿龍洞中不出,將洞口要路壘斷,內有兵把守;山惡嶺峻,不能前 進。”孔明請呂凱問之,凱曰:“某曾聞此洞有條路,實不知詳細。”蔣琬曰:“孟獲 四次遭擒,既已喪膽,安敢再出?況今天氣炎熱,軍馬疲乏,征之無益;不如班師回國。” 孔明曰:“若如此,正中孟獲之計也。吾軍一退,彼必乘勢追之。今已到此,安有復回 之理!”遂令王平領數百軍為前部;卻教新降蠻兵引路,尋西北小徑而入。前到一泉, 人馬皆渴,爭飲此水。王平探有此路,回報孔明。比及到大寨之時,皆不能言,但指口 而已。孔明大驚,知是中毒,遂自駕小車,引數十人前來看時,見一潭清水,深不見底, 水氣凜凜,軍不敢試。孔明下車,登高望之,四壁峰嶺,鳥雀不聞,心中大疑。忽望見 遠遠山岡之上,有一古廟。孔明攀籐附葛而到,見一石屋之中,塑一將軍端坐,旁有石 碑,乃漢伏波將軍馬援之廟:因平蠻到此,土人立廟祀之。孔明再拜曰:“亮受先帝托 孤之重,今承聖旨,到此平蠻;欲待蠻方既平,然後伐魏吞吳,重安漢室。今軍士不識 地理,誤飲毒水,不能出聲。萬望尊神,念本朝恩義,通靈顯聖,護佑三軍!”祈禱已 畢,出廟尋土人問之。隱隱望見對山一老叟扶杖而來,形容甚異。孔明請老叟入廟,禮 畢,對坐於石上。孔明問曰:“丈者高姓?”老叟曰:“老夫久聞大國丞相隆名,幸得 拜見。蠻方之人,多蒙丞相活命,皆感恩不淺。”孔明問泉水之故,老叟答曰:“軍所 飲水,乃啞泉之水也,飲之難言,數日而死。此泉之外,又有三泉:東南有一泉,其水 至冷,人若飲水,嚥喉無暖氣,身軀軟弱而死,名曰柔泉;正南有一泉,人若濺之在身, 手足皆黑而死,名曰黑泉;西南有一泉,沸如熱湯,人若浴之,皮肉盡脫而死,名曰滅 泉。敝處有此四泉,毒氣所聚,無藥可治,又煙瘴甚起,惟未、申、酉三個時辰可往來 ;余者時辰,皆瘴氣密布,觸之即死。”   孔明曰:“如此則蠻方不可平矣。蠻方不平,安能並吞吳、魏,再興漢室?有負先 帝托孤之重,生不如死也!”老叟曰:“丞相勿憂。老夫指引一處,可以解之。”孔明 曰:“老丈有何高見,望乞指教。”老叟曰:“此去正西數裡,有一山谷,入內行二十 裡,有一溪名曰萬安溪。上有一高士,號為萬安隱者;此人不出溪有數十余年矣。其草 庵後有一泉,名安樂泉。人若中毒,汲其水飲之即癒。有人或生疥癩,或感瘴氣,於萬 安溪內浴之,自然無事,更兼庵前有一等草,名曰薤葉芸香。人若口含一葉,則瘴氣不 染。丞相可速往求之。”孔明拜謝,問曰:“承丈者如此活命之德,感刻不勝。願聞高 姓。”老叟入廟曰:“吾乃本處山神,奉伏波將軍之命,特來指引。”言訖、喝開廟後 石壁而入。孔明驚訝不已,再拜廟神,尋舊路上車,回到大寨。次日,孔明備信香、禮 物,引王平及眾啞軍,連夜望山神所言去處,迤邐而進。入山谷小徑,約行二十余裡, 但見長鬆大柏,茂竹奇花,環繞一莊;籬落之中,有數間茅屋,聞得馨香噴鼻。孔明大 喜,到莊前扣戶,有一小童出。孔明方欲通姓名,早有一人,竹冠草履,白袍皂絛,碧 眼黃發,忻然出曰:“來者莫非漢丞相否?”孔明笑曰:“高士何以知之?”隱者曰: “久聞丞相大纛南征,安得不知!”遂邀孔明入草堂。禮畢,分賓主坐定。孔明告曰: “亮受昭烈皇帝托孤之重,今承嗣君聖旨,領大軍至此,欲服蠻邦,使歸王化。不期孟 獲潛入洞中,軍士誤飲啞泉之水。夜來蒙伏波將軍顯聖,言高士有藥泉,可以治之。望 乞矜念,賜神水以救眾兵殘生。”隱者曰:“量老夫山野廢人,何勞丞相枉駕。此泉就 在庵後。”教取來飲。於是童子引王平等一起啞軍,來到溪邊,汲水飲之;隨即吐出惡 涎,便能言語。童子又引眾軍到萬安溪中沐浴。   隱者於庵中進柏子茶、鬆花菜,以待孔明。隱者告曰:“此間蠻洞多毒蛇惡蠍,柳 花飄入溪泉之間,水不可飲;但掘地為泉,汲水飲之方可。”孔明求薤葉芸香,隱者令 眾軍盡意採取:“各人口含一葉,自然瘴氣不侵。”孔明拜求隱者姓名,隱者笑曰: “某乃孟獲之兄孟節是也。”孔明愕然。隱者又曰:“丞相休疑,容伸片言:某一父母 所生三人:長即老夫孟節,次孟獲,又次孟優。父母皆亡。二弟強惡,不歸王化。某屢 諫不從,故更名改姓,隱居於此。今辱弟造反,又勞丞相深入不毛之地,如此生受,孟 節合該萬死,故先於丞相之前請罪。”孔明嘆曰:“方信盜跖、下惠之事,今亦有之。” 遂與孟節曰:“吾申奏天子,立公為王,可乎?”節曰:“為嫌功名而逃於此,豈復有 貪富貴之意!”孔明乃具金帛贈之。孟節堅辭不受。孔明嗟嘆不已,拜別而回。後人有 詩曰:“高士幽棲獨閉關,武侯曾此破諸蠻。至今古木無人境,猶有寒煙鎖舊山。”   孔明回到大寨之中,令軍士掘地取水。掘下二十余丈,並無滴水;凡掘十余處,皆 是如此。軍心驚慌。孔明夜半焚香告天曰:“臣亮不才,仰承大漢之福,受命平蠻。今 途中乏水,軍馬枯渴。倘上天不絕大漢,即賜甘泉!若氣運已終,臣亮等願死於此處!” 是夜祝罷,平明視之,皆得滿井甘泉。後人有詩曰:“為國平蠻統大兵,心存正道合神 明。耿恭拜井甘泉出,諸葛虔誠水夜生。”孔明軍馬既得甘泉,遂安然由小徑直入禿龍 洞前下寨。蠻兵探知,來報孟獲曰:“蜀兵不染瘴疫之氣,又無枯渴之患,諸泉皆不應。” 朵思大王聞知不信,自與孟獲來高山望之。只見蜀兵安然無事,大桶小擔,搬運水漿, 飲馬造飯。朵思見之,毛發聳然,回顧孟獲曰:“此乃神兵也!”獲曰:“吾兄弟二人 與蜀兵決一死戰,就殞於軍前,安肯束手受縛!”朵思曰:“若大王兵敗,吾妻子亦休 矣。當殺牛宰馬,大賞洞丁,不避水火,直沖蜀寨,方可得勝。”於是大賞蠻兵。   正欲起程,忽報洞後迤西銀冶洞二十一洞主楊鋒引三萬兵來助戰。孟獲大喜曰: “鄰兵助我,我必勝矣!”即與朵思大王出洞迎接。楊鋒引兵入曰:“吾有精兵三萬, 皆披鐵甲,能飛山越嶺,足以敵蜀兵百萬;我有五子,皆武藝足備。願助大王。”鋒令 五子入拜,皆彪軀虎體,威風抖擻。孟獲大喜,遂設席相待楊鋒父子。酒至半酣,鋒曰: “軍中少樂,吾隨軍有蠻姑,善舞刀牌,以助一笑。”獲忻然從之。須臾,數十蠻姑, 皆披發跣足,從帳外舞跳而入,群蠻拍手以歌和之。楊鋒令二子把盞。二子舉杯詣孟獲、 孟優前。二人接杯,方欲飲酒,鋒大喝一聲,二子早將孟獲、孟優執下座來。朵思大王 卻待要走,已被楊鋒擒了。蠻姑橫截於帳上,誰敢近前。獲曰:“免死狐悲,物傷其類。 吾與汝皆是各洞之主,往日無冤,何故害我?”鋒曰:“吾兄弟子侄皆感諸葛丞相活命 之恩,無可以報。今汝反叛,何不擒獻!”   於是各洞蠻兵,皆走回本鄉。楊鋒將孟獲、孟優、朵思等解赴孔明寨來。孔明令入, 楊鋒等拜於帳下曰:“某等子侄皆感丞相恩德,故擒孟獲、孟優等呈獻。”孔明重賞之, 令驅孟獲入。孔明笑曰:“汝今番心服乎?”獲曰:“非汝之能,乃吾洞中之人,自相 殘害,以致如此。要殺便殺,只是不服!”孔明曰:“汝賺吾入無水之地,更以啞泉、 滅泉、黑泉、柔泉如此之毒,吾軍無恙,豈非天意乎?汝何如此執迷?”獲又曰:“吾 祖居銀坑山中,有三江之險,重關之固。汝若就彼擒之,吾當子子孫孫,傾心服事。” 孔明曰:“吾再放汝回去,重整兵馬,與吾共決勝負;如那時擒住,汝再不服,當滅九 族。”叱左右去其縛,放起孟獲。獲再拜而去。孔明又將孟優並朵思大王皆釋其縛,賜 酒食壓驚。二人悚懼,不敢正視。孔明令鞍馬送回。正是:深臨險地非容易,更展奇謀 豈偶然!未知孟獲整兵再來,勝負如何,且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