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回 征南寇丞相大興師  抗天兵蠻王初受執   卻說諸葛丞相在於成都,事無大小,皆親自從公決斷。兩川之民,忻樂太平, 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又幸連年大熟,老幼鼓腹謳歌,凡遇差徭,爭先早辦。因此軍需 器械應用之物,無不完備;米滿倉廒,財盈府庫。   建興三年,益州飛報:蠻王孟獲,大起蠻兵十萬,犯境侵掠。建寧太守雍,乃漢 朝什方侯雍齒之後,今結連孟獲造反。□舸郡太守朱褒、越□郡太守高定,二人獻了城。 止有永昌太守王伉不肯反。現今雍、朱褒、高定三人部下人馬,皆與孟獲為向導官, 攻打永昌郡。今王伉與功曹呂凱,會集百姓,死守此城,其勢甚急。孔明乃入朝奏後主 曰:“臣觀南蠻不服,實國家之大患也。臣當自領大軍,前去征討。”後主曰“東有孫 權,北有曹丕,今相父棄朕而去,倘吳、魏來攻,如之奈何?”孔明曰:“東吳方與我 國講和,料無異心;若有異心,李嚴在白帝城,此人可當陸遜也。曹丕新敗,銳氣已喪, 未能遠圖;且有馬超守把漢中諸處關口,不必憂也。臣又留關興、張苞等分兩軍為救應, 保陛下萬無一失。今臣先去掃盪蠻方,然後北伐,以圖中原,報先帝三顧之恩,托孤之 重。”後主曰:“朕年幼無知,惟相父斟酌行之。”言未畢,班部內一人出曰:“不可! 不可!”眾視之,乃南陽人也,姓王,名連,字文儀,現為諫議大夫。連諫曰:“南方 不毛之地,瘴疫之鄉;丞相秉鈞衡之重任,而自遠征,非所宜也。且雍等乃疥癬之疾, 丞相只須遣一大將討之,必然成功。”孔明曰:“南蠻之地,離國甚遠,人多不習王化, 收伏甚難,吾當親去征之。可剛可柔,別有斟酌,非可容易托人。”   王連再三苦勸,孔明不從。是日,孔明辭了後主,令蔣琬為參軍,費為長史,董 厥、樊建二人為掾史;趙雲、魏延為大將,總督軍馬;王平、張翼為副將;並川將數十 員:共起川兵五十萬,前望益州進發。忽有關公第三子關索,入軍來見孔明曰:“自荊 州失陷,逃難在鮑家莊養病。每要赴川見先帝報仇,瘡痕未合,不能起行。近已安痊, 打探得系吳仇人已皆誅戮,徑來西川見帝,恰在途中遇見征南之兵,特來投見。”孔明 聞之,嗟訝不已;一面遣人申報朝廷,就令關索為前部先鋒,一同征南。大隊人馬,各 依隊伍而行。飢餐渴飲,夜住曉行;所經之處,秋毫無犯。   卻說雍聽知孔明自統大軍而來,即與高定、朱褒商議,分兵三路:高定取中路, 雍在左,朱褒在右;三路各引兵五六萬迎敵。於是高定令鄂煥為前部先鋒。煥身長九 尺,面貌醜惡,使一枝方天戟,有萬夫不當之勇:領本部兵,離了大寨,來迎蜀兵。卻 說孔明統大軍已到益州界分。前部先鋒魏延,副將張翼、王平,才入界口,正遇鄂煥軍 馬。兩陣對圓,魏延出馬大罵曰:“反賊早早受降!”鄂煥拍馬與魏延交鋒。戰不數合, 延詐敗走,煥隨後趕來。走不數裡,喊聲大震。張翼、王平兩路軍殺來,絕其後路。延 復回,三員將並力拒戰,生擒鄂煥。解到大寨,入見孔明。孔明令去其縛,以酒食待之。 問曰:“汝是何人部將?”煥曰:“某是高定部將。”孔明曰:“吾知高定乃忠義之士, 今為雍所惑,以致如此。吾今放汝回去,令高太守早早歸降,免遭大禍。”鄂煥拜謝 而去,回見高定,說孔明之德。定亦感激不已。次日,雍至寨。禮畢,曰:“如何 得鄂煥回也?”定曰:“諸葛亮以義放之。”曰:“此乃諸葛亮反間之計:欲令我兩 人不和,故施此謀也。”定半信不信,心中猶豫。忽報蜀將搦戰,自引三萬兵出迎。 戰不數合,撥馬便走。延率兵大進,追殺二十余裡。次日,雍又起兵來迎。孔明一 連三日不出。至第四日,雍、高定分兵兩路,來取蜀寨。卻說孔明令魏延兩路伺候; 果然雍、高定兩路兵來,被伏兵殺傷大半,生擒者無數,都解到大寨來。雍的人, 囚在一邊;高定的人,囚在一邊。卻令軍士謠說:“但是高定的人免死,雍的人盡殺。” 眾軍皆聞此言。少時,孔明令取雍的人到帳前,問曰:“汝等皆是何人部從?”眾偽 曰:“高定部下人也。”孔明教皆免其死,與酒食賞勞,令人送出界首,縱放回寨。孔 明又喚高定的人問之。眾皆告曰:“吾等實是高定部下軍士。”孔明亦皆免其死,賜以 酒食;卻揚言曰:“雍今日使人投降,要獻汝主並朱褒首級以為功勞,吾甚不忍。汝 等既是高定部下軍,吾放汝等回去,再不可背反。若再擒來,決不輕恕。”   眾皆拜謝而去;回到本寨,入見高定,說知此事。定乃密遣人去雍寨中探聽,卻 有一般放回的人,言說孔明之德;因此雍部軍,多有歸順高定之心。雖然如此,高定 心中不穩,又令一人來孔明寨中探聽虛實。被伏路軍捉來見孔明。孔明故意認做雍的 人,喚入帳中問曰:“汝元帥既約下獻高定、朱褒二人首級,因何誤了日期?汝這廝不 精細,如何做得細作!”軍士含糊答應。孔明以酒食賜之,修密書一封,付軍士曰: “汝持此書付雍,教他早早下手,休得誤事。”細作拜謝而去,回見高定,呈上孔明 之書,說雍如此如此。定看書畢,大怒曰:“吾以真心待之,彼反欲害吾,情理難容!” 使喚鄂煥商議。煥曰:“孔明乃仁人,背之不祥。我等謀反作惡,皆雍之故;不如殺 以投孔明。”定曰:“如何下手?”煥曰:“可設一席,令人去請雍。彼若無異心, 必坦然而來;若其不來,必有異心。我主可攻其前,某伏於寨後小路候之;可擒矣。” 高定從其言,設席請雍。果疑前日放回軍士之言,懼而不來。是夜高定引兵殺投雍 寨中。原來有孔明放回免死的人,皆想高定之德,乘時助戰。雍軍不戰自亂。上 馬望山路而走。行不二裡,鼓聲響處,一彪軍出,乃鄂煥也:挺方天戟,驟馬當先。雍 措手不及,被煥一戟刺於馬下,就梟其首級。部下軍士皆降高定。定引兩部軍來降 孔明,獻雍首級於帳下。孔明高坐於帳上,喝令左右推轉高定,斬首報來。定曰: “某感丞相大恩,今將雍首級來降,何故斬也?”孔明大笑曰:“汝來詐降。敢瞞吾 耶!”定曰:“丞相何以知吾詐降?”孔明於匣中取出一緘,與高定曰:“朱褒已使人 密獻降書,說你與雍結生死之交,豈肯一旦便殺此人?吾故知汝詐也。”定叫屈曰: “朱褒乃反間之計也。丞相切不可信!”孔明曰:“吾亦難憑一面之詞。汝若捉得朱褒, 方表真心。”定曰:“丞相休疑。某去擒朱褒來見丞相,若何?”孔明曰:“若如此, 吾疑心方息也。”   高定即引部將鄂煥並本部兵,殺奔朱褒營來。比及離寨約有十裡,山後一彪軍到, 乃朱褒也。褒見高定軍來,慌忙與高定答話。定大罵曰:“汝如何寫書與諸葛丞相處, 使反間之計害吾耶?”褒目瞪口呆,不能回答。忽然鄂煥於馬後轉過,一戟刺朱褒於馬 下。定厲聲而言曰:“如不順者皆戮之!”於是眾軍一齊拜降。定引兩部軍來見孔明, 獻朱褒首級於帳下。孔明大笑曰:“吾故使汝殺此二賊,以表忠心。”遂命高定為益州 太守,總攝三郡;令鄂煥為牙將。三路軍馬已平。   於是永昌太守王伉出城迎接孔明。孔明入城已畢,問曰:“誰與公守此城,以保無 虞?”伉曰:“某今日得此郡無危者,皆賴永昌不韋人,姓呂,名凱,字季平。皆此人 之力。”孔明遂請目凱至。凱入見,禮畢。孔明曰:“久聞公乃永昌高士,多虧公保守 此城。今欲平蠻方,公有何高見?”呂凱遂取一圖,呈與孔明曰:“某自歷仕以來,知 南人欲反久矣,故密遣人入其境,察看可屯兵交戰之處,畫成一圖,名曰《平蠻指掌圖 》。今敢獻與明公。明公試觀之,可為征蠻之一助也。”孔明大喜,就用呂凱為行軍教 授,兼向導官。於是孔明提兵大進,深入南蠻之境。正行軍之次,忽報天子差使命至。 孔明請入中軍,但見一人素袍白衣而進,乃馬謖也──為兄馬良新亡,因此掛孝。── 謖曰:“奉主上敕命,賜眾軍酒帛。”孔明接詔已畢,依命一一給散,遂留馬謖在帳敘 話。孔明問曰:“吾奉天子詔,削平蠻方;久聞幼常高見,望乞賜教。”謖曰:“愚有 片言,望丞相察之;南蠻恃其地遠山險,不服久矣;雖今日破之,明日復叛。丞相大軍 到彼,必然平服;但班師之日,必用北伐曹丕;蠻兵若知內虛,其反必速。夫用兵之道: 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願丞相但服其心足矣。”孔明嘆曰:“幼 常足知吾肺腑也!”於是孔明遂令馬謖為參軍,即統大兵前進。卻說蠻王孟獲,聽知孔 明智破雍等,遂聚三洞元帥商議。第一洞乃金環三結元帥,第二洞乃董荼那元帥,第 三洞乃阿會喃元帥。三洞元帥入見孟獲。獲曰:“今諸葛丞相領大軍來侵我境界,不得 不並力敵之。汝三人可分兵三路而進。如得勝者,便為洞主。”於是分金環三結取中路, 董荼那取左路,阿會喃取右路:各引五萬蠻兵,依令而行。   卻說孔明正在寨中議事,忽哨馬飛報,說三洞元帥分兵三路到來。孔明聽畢,即喚 趙雲、魏延至,卻都不分付;更喚王平、馬忠至,囑之曰:“今蠻兵三路而來,吾欲令 子龍、文長去;此二人不識地理,未敢用之。王平可往左路迎敵,馬忠可往右路迎敵。 吾卻使子龍、文長隨後接應。今日整頓軍馬,來日平明進發。”二人聽令而去。又喚張 嶷、張翼分付曰:“汝二人同領一軍,往中路迎敵。今日整點軍馬,來日與王平、馬忠 約會而進。吾欲令子龍、文長去取,奈二人不識地理,故未敢用之。”張嶷、張翼聽令 去了。   趙雲、魏延見孔明不用,各有慍色。孔明曰:“吾非不用汝二人,但恐以中年涉險, 為蠻人所算,失其銳氣耳。”趙雲曰:“倘我等識地理,若何?”孔明曰:“汝二人只 宜小心,休得妄動。”二人怏怏而退。趙雲請魏延到自己寨內商議曰:“吾二人為先鋒, 卻說不識地理而不肯用。今用此後輩,吾等豈不羞乎?”延曰:“吾二人只今就上馬, 親去探之;捉住土人,便教引進,以敵蠻兵,大事可成。”雲從之,遂上馬徑取中路而 來。方行不數裡,遠遠望見塵頭大起。二人上山坡看時,果見數十騎蠻兵,縱馬而來。 二人兩路沖出。蠻兵見了,大驚而走。趙雲、魏延各生擒幾人,回到本寨,以酒食待之, 卻細問其故。蠻兵告曰:“前面是金環三結元帥大寨,正在山口。寨邊東西兩路,卻通 五溪洞並董荼那、阿會喃各寨之後。”   趙雲、魏延聽知此話,遂點精兵五千,教擒來蠻兵引路。比及起軍時,已是二更天 氣;月明星朗,趁著月色而行。剛到金環三結大寨之時,約有四更,蠻兵方起造飯,準 備天明廝殺。忽然趙雲、魏延兩路殺入,蠻兵大亂。趙雲直殺入中軍,正逢金環三結元 帥;交馬只一合,被雲一槍刺落馬下,就梟其首級。余軍潰散。魏延便分兵一半,望東 路抄董荼那寨來。趙雲分兵一半,望西路抄阿會喃寨來。比及殺到蠻兵大寨之時,天已 平明。先說魏延殺奔董荼那寨來。董荼那聽知寨後有軍殺至,便引兵出寨拒敵。忽然寨 前門一聲喊起,蠻兵大亂。原來王平軍馬早已到了。兩下夾攻,蠻兵大敗。董荼那奪路 走脫,魏延追趕不上。卻說趙雲引兵殺到阿會喃寨後之時,馬忠已殺至寨前。兩下夾攻, 蠻兵大敗,阿會喃乘亂走脫。各自收軍,回見孔明。孔明問曰:“三洞蠻兵,走了兩洞 之主;金環三結元帥首級安在?”趙雲將首級獻功。眾皆言曰:“董荼那、阿會喃皆棄 馬越嶺而去,因此趕他不上。”孔明大笑曰:“二人吾已擒下了。”趙、魏二人並諸將 皆不信。少頃,張嶷解董荼那到,張翼解阿會喃到。眾皆驚訝。孔明曰:“吾觀呂凱圖 本,已知他各人下的寨子,故以言激子龍、文長之銳氣,故教深入重地,先破金環三結, 隨即分兵左右寨後抄出,以王平、馬忠應之。非子龍、文長不可當此任也。吾料董荼那、 阿會喃必從便徑往山路而走,故遣張嶷、張翼以伏兵待之,令關索以兵接應,擒此二人。” 諸將皆拜伏曰:“丞相機算,神鬼莫測!”   孔明令押過董荼那、阿會喃至帳下,盡去其縛,以酒食衣服賜之,令各自歸洞,勿 得助惡。二人泣拜,各投小路而去。孔明謂諸將曰:“來日孟獲必然親自引兵廝殺,便 可就此擒之。”乃喚趙雲、魏延至,付與計策,各引五千兵去了。又喚王平、關索同引 一軍,授計而去。孔明分撥已畢,坐於帳上待之。卻說蠻王孟獲在帳中正坐,忽哨馬報 來,說三洞元帥,俱被孔明捉將去了;部下之兵,各自潰散。獲大怒,遂起蠻兵迤邐進 發,正遇王平軍馬。兩陣對圓,王平出馬橫刀望之:只見門旗開處,數百南蠻騎將兩勢 擺開。中間孟獲出馬:頭頂嵌寶紫金冠,身披纓絡紅錦袍,腰系碾玉獅子帶,腳穿鷹嘴 抹綠靴,騎一匹卷毛赤兔馬,懸兩口鬆紋鑲寶劍,昂然觀望,回顧左右蠻將曰:“人每 說諸葛亮善能用兵;今觀此陣,旌旗雜亂,隊伍交錯;刀槍器械,無一可能勝吾者:始 知前日之言謬也。早知如此,吾反多時矣。誰敢去擒蜀將:以振軍威?”言未盡,一將 應聲而出,名喚忙牙長;使一口截頭大刀,騎一匹黃驃馬,來取王平。二將交鋒,戰不 數合,王平便走。孟獲驅兵大進,迤邐追趕。關索略戰又走,約退二十余裡。孟獲正追 殺之間,忽然喊聲大起,左有張嶷,右有張翼,兩路兵殺出,截斷歸路。王平、關索復 兵殺回。前後夾攻,蠻兵大敗。孟獲引部將死戰得脫,望錦帶山而逃。背後三路兵追殺 將來。獲正奔走之間,前面喊聲大起,一彪軍攔住:為首大將乃常山趙子龍也。獲見了 大驚,慌忙奔錦帶山小路而走。子龍沖殺一陣,蠻兵大敗,生擒者無數。孟獲止與數十 騎奔入山谷之中,背後追兵至近,前面路狹,馬不能行,乃棄了馬匹,爬山越嶺而逃。 忽然山谷中一聲鼓響,乃是魏延受了孔明計策,引五百步軍,伏於此處,孟獲抵敵不住, 被魏延生擒活捉了。從騎皆降。魏延解孟獲到大寨來見孔明。孔明早已殺牛宰羊,設宴 在寨;卻教帳中排開七重圍子手,刀槍劍戟,燦若霜雪;又執御賜黃金鉞斧,曲柄傘蓋, 前後羽葆鼓吹,左右排開御林軍,布列得十分嚴整。孔明端坐於帳上,只見蠻兵紛紛穰 穰,解到無數。孔明喚到帳中,盡去其縛,撫諭曰:“汝等皆是好百姓,不幸被孟獲所 拘,今受驚。吾想汝等父母、兄弟、妻子必倚門而望;若聽知陣敗,定然割肚牽腸, 眼中流血。吾今盡放汝等回去,以安各人父母、兄弟、妻子之心。”言訖,各賜酒食米 糧而遣之。蠻兵深感其恩,泣拜而去。孔明教喚武士押過孟獲來。不移時,前推後擁, 縛至帳前。獲跪與帳下。孔明曰:“先帝待汝不薄,汝何敢背反?”獲曰:“兩川之地, 皆是他人所佔土地,汝主倚強奪之,自稱為帝。吾世居此處,汝等無禮,侵我土地:何 為反耶?”孔明曰:“吾今擒汝,汝心服否?”獲曰:“山僻路狹,誤遭汝手,如何肯 服!”孔明曰:“汝既不服,吾放汝去,若何?”獲曰:“汝放我回去,再整軍馬,共 決雌雄;若能再擒吾,吾方服也。”孔明即令去其縛。與衣服穿了,賜以酒食,給與鞍 馬,差人送出路,徑望本寨而去。正是:寇入掌中還放去,人居化外未能降。未知再來 交戰若何,且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