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回 陸遜營燒七百裡  孔明巧布八陣圖   卻說韓當、周泰探知先主移營就涼,急來報知陸遜。遜大喜,遂引兵自來觀看 動靜;只見平地一屯,不滿萬余人,大半皆是老弱之眾,大書“先鋒吳班”旗號。周泰 曰:“吾視此等兵如兒戲耳。願同韓將軍分兩路擊之。如其不勝,甘當軍令。”陸遜看 了良久,以鞭指曰:“前面山谷中。隱隱有殺氣起;其下必有伏兵,故於平地設此弱兵, 以誘我耳。諸公切不可出。”眾將聽了,皆以為懦。   次日,吳班引兵到關前搦戰,耀武揚威,辱罵不絕;多有解衣卸甲,赤身裸體,或 睡或坐。徐盛、丁奉入帳稟陸遜曰:“蜀兵欺我太甚!某等願出擊之!”遜笑曰:“公 等但恃血氣之勇,未知孫、吳妙法,此彼誘敵之計也:三日後必見其詐矣。”徐盛曰: “三日後,彼移營已定,安能擊之乎?”遜曰:“吾正欲令彼移營也。”諸將哂笑而退。 過三日後,會諸將於關上觀望,見吳班兵已退去。遜指曰:“殺氣起矣。劉備必從山谷 中出也。”言未畢,只見蜀兵皆全裝慣束,擁先主而過。吳兵見了,盡皆膽裂。遜曰: “吾之不聽諸公擊班者,正為此也。今伏兵已出,旬日之內,必破蜀矣。”諸將皆曰: “破蜀當在初時,今連營五六百裡,相守經七八月,其諸要害,皆已固守,安能破乎?” 遜曰:“諸公不知兵法。備乃世之梟雄,更多智謀,其兵始集,法度精專;今守之久矣, 不得我便,兵疲意阻,取之正在今日。”諸將方才嘆服。後人有詩讚曰:“虎帳談兵按 六韜,安排香餌釣鯨鰲。三分自是多英俊,又顯江南陸遜高。”卻說陸遜已定了破蜀之 策,遂修箋遣使奏聞孫權,言指日可以破蜀之意。權覽畢,大喜曰:“江東復有此異人, 孤何憂哉!諸將皆上書言其懦,孤獨不信,今觀其言,果非懦也。”於是大起吳兵來接 應。卻說先主於亭盡驅水軍,順流而下,沿江屯紮水寨,深入吳境。黃權諫曰:“水 軍沿江而下,進則易,退則難。臣願為前驅。陛下宜在後陣,庶萬無一失。”先主曰: “吳賊膽落,朕長驅大進,有何礙乎?”眾官苦諫,先主不從。遂分兵兩路:命黃權督 江北之兵,以防魏寇;先主自督江南諸軍,夾江分立營寨,以圖進取。細作探知,連夜 報知魏主,言蜀兵伐吳,樹柵連營,縱橫七百余裡,分四十余屯,皆傍山林下寨;今黃 權督兵在江北岸,每日出哨百余裡,不知何意。魏主聞之,仰面笑曰:“劉備將敗矣!” 群臣請問其故。魏主曰:“劉玄德不曉兵法;豈有連營七百裡,而可以拒敵者乎?包原 隰險阻屯兵者,此兵法之大忌也。玄德必敗於東吳陸遜之手,旬日之內,消息必至矣。” 群臣猶未信,皆請撥兵備之。魏主曰:“陸遜若勝,必盡舉吳兵去取西川;吳兵遠去, 國中空虛,朕虛托以兵助戰,令三路一齊進兵,東吳唾手可取也。”眾皆拜服。魏主下 令,使曹仁督一軍出濡須,曹休督一軍出洞口,曹真督一軍出南郡:“三路軍馬會合日 期,暗襲東吳。朕隨後自來接應。”調遣已定。不說魏兵襲吳。且說馬良至川,入見孔 明,呈上圖本而言曰:“今移營夾江,橫佔七百裡,下四十余屯,皆依溪傍澗,林木茂 盛之處。皇上令良將圖本來與丞相觀之。”孔明看訖,拍案叫苦曰:“是何人教主上如 此下寨?可斬此人!”馬良曰:“皆主上自為,非他人之謀。”孔明嘆曰:“漢朝氣數 休矣!”良問其故。孔明曰:“包原隰險阻而結營,此兵家之大忌。倘彼用火攻,何以 解救?又,豈有連營七百裡而可拒敵乎?禍不遠矣!陸遜拒守不出,正為此也。汝當速 去見天子,改屯諸營,不可如此。”良曰:“倘今吳兵已勝,如之奈何?”孔明曰: “陸遜不敢來追,成都可保無虞。”良曰:“遜何故不追?”孔明曰:“恐魏兵襲其後 也。主上若有失,當投白帝城避之。吾入川時,已伏下十萬兵在魚腹浦矣。”良大驚曰: “某於魚腹浦往來數次,未嘗見一卒,丞相何作此詐語?”孔明曰:“後來必見,不勞 多問。”馬良求了表章,火速投御營來。孔明自回成都,調撥軍馬救應。卻說陸遜見蜀 兵懈怠,不復提防,升帳聚大小將士聽令曰:“吾自受命以來,未嘗出戰。今觀蜀兵, 足知動靜,故欲先取江南岸一營。誰敢去取?”言未畢,韓當、周泰、凌統等應聲而出 曰:“某等願往。”遜教皆退不用,獨喚階下末將淳於丹曰:“吾與汝五千軍,去取江 南第四營:蜀將傅彤所守。今晚就要成功。吾自提兵接應。”淳於丹引兵去了,又喚徐 盛、丁奉曰:“汝等各領兵三千,屯於寨外五裡,如淳於丹敗回,有兵趕來,當出救之, 卻不可追去。”二將自引軍去了。   卻說淳於丹於黃昏時分,領兵前進,到蜀寨時,已三更之後。丹令眾軍鼓噪而入。 蜀營內傅彤引軍殺出,挺槍直取淳於丹;丹敵不住,撥馬便回。忽然喊聲大震,一彪軍 攔住去路:為首大將趙融。丹奪路而走,折兵大半,正走之間,山後一彪蠻兵攔住:為 首番將沙摩柯。丹死戰得脫,背後三路軍趕來。比及離營五裡,吳軍徐盛、丁奉二人兩 下殺來,蜀兵退去,救了淳於丹回營。丹帶箭入見陸遜請罪。遜曰:“非汝之過也。吾 欲試敵人之虛實耳。破蜀之計,吾已定矣。”徐盛、丁奉曰:“蜀兵勢大,難以破之, 空自損兵折將耳。”遜笑曰:“吾這條計,但瞞不過諸葛亮耳。天幸此人不在,使我成 大功也。”遂集大小將士聽令:使朱然於水路進兵,來日午後東南風大作,用船裝載茅 草,依計而行;韓當引一軍攻江北岸,周泰引一軍攻江南岸,每人手執茅草一把,內藏 硫黃燄硝,各帶火種,各執槍刀,一齊而上,但到蜀營,順風舉火;蜀兵四十屯,只燒 二十屯,每間一屯燒一屯。各軍預帶幹糧,不許暫退,晝夜追襲,只擒了劉備方止。眾 將聽了軍令,各受計而去。卻說先主正在御營尋思破吳之計,忽見帳前中軍旗幡,無風 自倒。乃問程畿曰:“此為何兆?”畿曰:“夜今莫非吳兵來劫營?”先主曰:“昨夜 殺盡,安敢再來?”畿曰:“倘是陸遜試敵,奈何?”正言間,人報山上遠遠望見吳兵 盡沿山望東去了。先主曰:“此是疑兵。”令眾休動,命關興、張苞各引五百騎出巡。 黃昏時分,關興回奏曰:“江北營中火起。”先主急令關興往江北,張苞往江南,探看 虛實:“倘吳兵到時,可急回報。”二將領命去了。   初更時分,東南風驟起。只見御營左屯火發。方欲救時,御營右屯又火起。風緊火 急,樹木皆著,喊聲大震。兩屯軍馬齊出,奔離御營中,御營軍自相踐踏,死者不知其 數。後面吳兵殺到,又不知多少軍馬。先主急上馬,奔馮習營時,習營中火光連天而起。 江南、江北,照耀如同白日。馮習慌上馬引數十騎而走,正逢吳將徐盛軍到,敵住廝殺。 先主見了,撥馬投西便走。徐盛舍了馮習,引兵追來。先主正慌,前面又一軍攔住,乃 是吳將丁奉,兩下夾攻。先主大驚,四面無路。忽然喊聲大震,一彪軍殺入重圍,乃是 張苞,救了先主,引御林軍奔走。正行之間,前面一軍又到,乃蜀將傅彤也,合兵一處 而行。背後吳兵追至。先主前到一山,名馬鞍山。張苞、傅彤請先主上的山時,山下喊 聲又起:陸遜大隊人馬,將馬鞍山圍住。張苞、傅彤死據山口。先主遙望遍野火光不絕, 死屍重疊,塞江而下。次日,吳兵又四下放火燒山,軍士亂竄,先主驚慌。忽然火光中 一將引數騎殺上山來,視之,乃關興也。興伏地請曰:“四下火光逼近,不可久停。陛 下速奔白帝城,再收軍馬可也。”先主曰:“誰敢斷後?”傅彤奏曰:“臣願以死當之!” 當日黃昏,關興在前,張苞在中,留傅彤斷後,保著先主,殺下山來。吳兵見先主奔走, 皆要爭功,各引大軍,遮天蓋地,往西追趕,先主令軍士盡脫袍鎧,塞道而焚,以斷後 軍。正奔走間,喊聲大震,吳將朱然引一軍從江岸邊殺來,截住去路。先主叫曰:“朕 死於此矣!”關興、張苞縱馬沖突,被亂箭射回,各帶重傷,不能殺出。背後喊聲又起, 陸遜引大軍從山谷中殺來。   先主正慌急之間,此時天色已微明,只見前面喊聲震天,朱然軍紛紛落澗,滾滾投 巖:一彪軍殺人,前來救駕。先主大喜,視之,乃常山趙子龍也。時趙雲在川中江州, 聞吳、蜀交兵,遂引軍出;忽見東南一帶火光沖天,雲心驚,遠遠探視,不想先主被困, 雲奮勇沖殺而來。陸遜聞是趙雲,急令軍退。雲正殺之間,忽遇朱然,便與交鋒;不一 合,一槍刺朱然於馬下,殺散吳兵,救出先主,望白帝城而走。先主曰:“朕雖得脫, 諸將士將奈何?”雲曰:“敵軍在後,不可久遲。陛下且入白帝城歇息,臣再引兵去救 應諸將。”此時先主僅存百余人入白帝城。後人有詩讚陸遜曰:“持矛舉火破連營,玄 德窮奔白帝城。一旦威名驚蜀魏,吳王寧不敬書生。”   卻說傅彤斷後,被吳軍八面圍住。丁奉大叫曰:“川兵死者無數,降者極多,汝主 劉備已被擒獲,今汝力窮勢孤,何不早降!”傅彤叱曰:“吾乃漢將,安肯降吳狗乎!” 挺槍縱馬,率蜀軍奮力死戰,不下百余合,往來沖突,不能得脫。彤長嘆曰:“吾今休 矣!”言訖,口中吐血,死於吳軍之中。後人讚傅彤詩曰:“彝陵吳蜀大交兵,陸遜施 謀用火焚。至死猶然罵吳狗,傅彤不愧漢將軍。”   蜀祭酒程畿,匹馬奔至江邊,招呼水軍赴敵,吳兵隨後追來,水軍四散奔逃。畿部 將叫曰:“吳兵至矣!程祭酒快走罷!”畿怒曰:“吾自從主上出軍,未嘗赴敵而逃!” 言未畢,吳兵驟至,四下無路,畿拔劍自刎。後人有詩讚曰:“慷慨蜀中程祭酒,身留 一劍答君王。臨危不改平生志,博得聲名萬古香。”時吳班、張南久圍彝陵城,忽馮習 到,言蜀兵敗,遂引軍來救先主,孫桓方才得脫。張、馮二將正行之間,前面吳兵殺來, 背後孫桓從彝陵城殺出,兩下夾攻。張南、馮習奮力沖突,不能得脫,死於亂軍之中。 後人有詩讚曰:“馮習忠無二,張南義少雙。沙場甘戰死,史冊共流芳。”   吳班殺出重圍,又遇吳兵追趕;幸得趙雲接著,救回白帝城去了。時有蠻王沙摩柯, 匹馬奔走,正逢周泰,戰二十余合,被泰所殺。蜀將杜路,劉寧盡皆降吳。蜀營一應糧 草器仗,尺寸不存。蜀將川兵,降者無數。時孫夫人在吳,聞亭兵敗,訛傳先主死於 軍中,遂驅車至江邊,望西遙哭,投江而死。後人立廟江濱,號曰梟姬祠。尚論者作詩 嘆之曰:“先主兵歸白帝城,夫人聞難獨捐生。至今江畔遺碑在,猶著千秋烈女名。” 卻說陸遜大獲全功,引得勝之兵,往西追襲。前離夔關不遠,遜在馬上看見前面臨山傍 江,一陣殺氣,沖天而起;遂勒馬回顧眾將曰:“前面必有埋伏,三軍不可輕進。”即 倒退十余裡,於地勢空闊處,排成陣勢,以御敵軍;即差哨馬前去探視。回報並無軍屯 在此,遜不信,下馬登高望之,殺氣復起。遜再令人仔細探視,哨馬回報,前面並無一 人一騎。遜見日將西沉,殺氣越加,心中猶豫,令心腹人再往探看。回報江邊止有亂石 八九十堆,並無人馬。遜大疑,令尋土人問之。須臾,有數人到。遜問曰:“何人將亂 石作堆?如何亂石堆中有殺氣沖起?”土人曰:“此處地名魚腹浦。諸葛亮入川之時, 驅兵到此,取石排成陣勢於沙灘之上。自此常常有氣如雲,從內而起。”陸遜聽罷,上 馬引數十騎來看石陣,立馬於山坡之上,但見四面八方,皆有門有戶。遜笑曰:“此乃 惑人之術耳,有何益焉!”遂引數騎下山坡來,直入石陣觀看。部將曰:“日暮矣,請 都督早回。”遜方欲出陣,忽然狂風大作,一霎時,飛沙走石,遮天蓋地。但見怪石嵯 峨,槎□似劍;橫沙立土,重疊如山;江聲浪湧,有如劍鼓之聲。遜大驚曰:“吾中諸 葛之計也!”急欲回時,無路可出。正驚疑間,忽見一老人立於馬前,笑曰:“將軍欲 出此陣乎?”遜曰:“願長者引出。”老人策杖徐徐而行,徑出石陣,並無所礙,送至 山坡之上。遜問曰:“長者何人?”老人答曰:“老夫乃諸葛孔明之岳父黃承彥也。昔 小婿入川之時,於此布下石陣,名八陣圖。反復八門,按遁甲休、生、傷、杜、景、死、 驚、開。每日每時,變化無端,可比十萬精兵。臨去之時,曾分付老夫道:後有東吳大 將迷於陣中,莫要引他出來。老夫適於山巖之上,見將軍從死門而入,料想不識此陣, 必為所迷。老夫平生好善,不忍將軍陷沒於此,故特自生門引出也。”遜曰:“公曾學 此陣法否?”黃承彥曰:“變化無窮,不能學也。”遜慌忙下馬拜謝而回。後杜工部有 詩曰:“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陸遜回寨,嘆曰: “孔明真臥龍也!吾不能及!”於是下令班師。左右曰:“劉備兵敗勢窮,困守一城, 正好乘勢擊之;今見石陣而退,何也?”遜曰:“吾非懼石陣而退;吾料魏主曹丕,其 奸詐與父無異,今知吾追趕蜀兵,必乘虛來襲。吾若深入西川,急難退矣。”遂令一將 斷後,遜率大軍而回。退兵未及二日,三處人來飛報:“魏兵曹仁出濡須,曹休出洞口, 曹真出南郡:三路兵馬數十萬,星夜至境,未知何意。”遜笑曰:“不出吾之所料。吾 已令兵拒之矣。”正是:雄心方欲吞西蜀,勝算還須御北朝。未知如何退兵,且看下文 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