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 第八十回 曹丕廢帝篡炎劉  漢王正位續大統    卻說華歆等一班文武,入見獻帝。歆奏曰:「伏 魏王, 自登位以來,德布四方,仁及萬物;越古超今,雖唐、虞無以過 此。群臣會議,言漢祚已終,望陛下效堯、舜之道,以山川社稷 ,禪與魏王:上合天心,下合民意。則陛下安享清閒之福;祖宗 幸甚!生靈幸甚!臣等議定,特來奏請。」帝聞奏大驚,半晌無 言,覷百官而哭曰:「朕想高祖提三尺劍,斬蛇起義,平秦滅楚 ,創造基業,世統相傳,四百年矣。朕雖不才,初無過惡,安忍 將祖宗大業,等閒棄了?汝百官再從公計議。」 華歆引李伏、許芝近前奏曰:「陛下若不信,可問此二人。」李 伏奏曰:「自魏王即位以來,麒麟降生,鳳凰來儀,黃龍出現, 嘉禾蔚生,甘露下降:此是上天示瑞,魏當代漢之象也。」許芝 又奏曰:「臣等職掌司天,夜觀乾象,見炎漢氣數已終,陛下帝 星隱匿不明;魏國乾象,極天察地,言之難盡。更兼上應圖讖。 其讖曰:『鬼在邊,委相連;當代漢,無可言。言在東,午在西 ;兩日並光上下移。』以此論之,陛下可早禪位。『鬼在邊』, 『委相連』,是『魏』字也;『言在東,午在西』,乃『許』字 也;『兩日並光上下移』,乃『昌』字也:此是魏在許昌應受漢 禪也。願陛下察之。」帝曰:「祥瑞圖讖,皆虛妄之事;奈何以 虛妄之事,而遽欲朕舍祖宗之基業乎?」王朗奏曰:「自古以來 ,有興必有廢,有盛必有衰。豈有不亡之國、不敗之家乎?漢室 相傳四百餘年,延至陛下,氣數已盡,宜早退避,不可遲疑;遲 則生變矣。」帝大哭,入後殿去了。百官哂笑而退。 次日,官僚又集於大殿,令宦官入請獻帝。帝憂懼不敢出。曹后 曰:「百官請陛下設朝,陛下何故推阻?」帝泣曰:「汝兄欲篡 位,令百官相逼,朕故不出。」曹后大怒曰:「吾兄奈何為此亂 逆之事耶!」言未畢,只見曹洪、曹休帶劍而入,請帝出殿。曹 后大罵曰:「俱是汝等亂賊,希圖富貴,共造逆謀!吾父功蓋寰 區,威震天下,然且不敢篡竊神器。今吾兄嗣位未幾,輒思篡漢 ,皇天必不祚爾!」言罷,痛哭入宮。左右侍者皆歔欷流涕。 曹洪、曹休力請獻帝出殿。帝被逼不過,只得更衣出前殿。華歆 奏曰:「陛下可依臣等昨日之議,免遭大禍。」帝痛哭曰:「卿 等皆食漢祿久矣;中間多有漢朝功臣子孫,何忍作此不臣之事? 」歆曰:「陛下若不從眾議,恐旦夕蕭牆禍起,非臣等不忠於陛 下也。」帝曰:「誰敢弒朕耶?」歆厲聲曰:「天下之人,皆知 陛下無人君之福,以致四方大亂!若非魏王在朝,弒陛下者,何 止一人?陛下尚不知恩報德,直欲令天下人共伐陛下耶?」帝大 驚,拂袖而起。王朗以目視華歆。歆縱步向前,扯住龍袍,變色 而言曰:「許與不許,早發一言!」帝戰慄不能答。曹洪、曹休 拔劍大呼曰:「符寶郎何在?」祖弼應聲出曰:「符寶郎在此! 」曹洪索要玉璽。祖弼叱曰:「玉璽乃天子之寶,安得擅索!」 洪喝令武士推出斬之。祖弼大罵不絕口而死。後人有詩讚曰:   姦宄專權漢室亡,詐稱禪位效虞唐。滿朝百辟皆尊魏,僅見 忠臣符寶郎。 帝顫慄不已。只見階下披甲持戈數百餘人,皆是魏兵。帝泣謂群 臣曰:「朕願將天下禪於魏王,幸留殘喘,以終天年。」賈詡曰 :「魏王必不負陛下。陛下可急降詔,以安眾心。」帝只得令陳 群草禪國之詔,令華歆齎捧詔璽,引百官直至魏王宮獻納。曹丕 大喜。開讀詔曰:   「朕在位三十二年,遭天下蕩覆,幸賴祖宗之靈,危而復存 。然今仰瞻天象,俯察民心,炎精之數既終,行運在乎曹氏 。是以前王既樹神武之蹟,今王又光耀明德,以應其期。曆 數昭明,信可知矣。夫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唐堯不私於厥 子,而名播於無窮:朕竊慕焉。今其追踵堯典,禪位於丞相 魏王。王其毋辭!」 曹丕聽畢,便欲受詔。司馬懿諫曰:「不可:雖然詔璽已至,殿 下宜且上表謙辭,以絕天下之謗。」平從之,令王朗作表,自稱 德薄,請別求大賢以嗣天位。帝覽表,心甚驚疑,謂群臣曰:「 魏王謙遜,如之奈何?」華歆曰:「昔魏武王受王爵之時,三辭 而詔不許,然後受之。今陛下可再降詔,魏王自當允從。」 帝不得已,又令桓階草詔,遣高廟使張音,持節奉璽至魏王宮。 曹丕開讀詔曰:   「咨爾魏王:上書謙讓。朕竊為漢道陵遲,為日已久;幸賴 武王操,德膺符運,奮揚武,芟除兇暴,清定區夏。今王丕 纘承前緒,至德光昭,聲教被四海,仁風扇八區;天之曆數 ,實在爾躬。昔虞舜有大功二十,而放勳禪以天下;大禹有 疏導之績,而重華禪以帝位。漢承堯運,有傳聖之義。加順 靈祇,紹天明命,使行御丈大夫張音,持節奉皇帝璽綬。王 其受之!」 曹丕接詔欣喜,謂賈詡曰:「雖二次有詔,然終恐天下後世,不 免篡竊之名也。」詡曰:「此事極易。可再命張音齎回璽綬,卻 教華歆令漢帝築一臺,名『受禪臺』;擇吉日良辰;集大小公卿 ,盡到臺下,令天子親奉璽綬,禪天下與王,便可以釋群疑而絕 眾議矣。」 丕大喜,即令張音齎回璽綬,仍作表謙辭。音回奏獻帝。帝問群 臣曰:「魏王又讓,其意若何?」華歆奏曰:「陛下可築一臺, 名曰『受禪臺』,聚集公卿庶民,明白禪位;則陛下子子孫孫, 必蒙魏恩矣。」帝從之,乃遣太常院官,卜地於繁陽,築起三層 高臺,擇於十月庚午日寅時禪讓。 至期,獻帝請魏王曹丕登臺受禪。臺下集大小官僚四百餘員,御 林虎賁禁軍三十餘萬。帝親捧玉璽奉曹丕。丕受之。臺下群臣跪 聽冊曰:   「咨爾魏王:昔者唐堯禪位於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於 常,惟歸有德。漢道陵遲,世失其序;降及朕躬,大亂滋昏 :群凶恣逆,宇內顛覆。賴武王神武,拯玆難於四方,惟清 區夏,以保綏我宗廟;豈予一人獲乂,俾九服實受其賜。今 王欽承前緒,光於乃德;恢文武之大業,昭爾考之弘烈。皇 靈降瑞,人神告徵;誕惟亮采,師錫朕命。僉曰:爾度克協 於虞舜,用率我唐典,敬遜爾位。於戲!天之曆數在爾躬, 君其祗順大禮,饗萬國以肅承天命!」 讀冊已畢,魏王曹丕即受八般大禮,登了帝位。賈詡引大小官僚 朝於臺下。改延康元年為黃初元年。國號大魏。丕即傳旨,大赦 天下。諡父曹操為太祖武皇帝。華歆奏曰:「『天無二日,民無 二王』。漢帝既禪天下,理宜退就藩服。乞降明旨,安置劉氏於 何地?」言訖,扶獻帝跪於臺下聽旨。丕降旨封帝為山陽公,即 日便行。華歆按劍指帝,厲聲而言曰:「立一帝,廢一帝,古之 常道!今上仁慈,不忍加害,封汝為山陽公。今日便行,非宣召 不許入朝!」獻帝含淚拜謝,上馬而去。臺下軍民人等見之,傷 感不已。丕謂群臣曰:「舜、禹之事,朕知之矣!」群臣皆呼萬 歲。後人觀此受禪臺,有詩歎曰:     兩漢經營事頗難,一朝失卻舊江山。黃初欲學唐虞事, 司馬將來作樣看。 百官請曹丕答謝天地。丕方下拜,忽然臺前捲起一陣怪風,飛砂 走石,急如驟雨,對面不見;臺上火燭,盡皆吹滅。丕驚倒於臺 上,百官急救下臺,半晌方醒。侍臣扶入宮中,數日不能設朝。 後病稍可,方出殿受群臣朝賀。封華歆為司徒,王朗為司空。大 小官僚,一一陞賞。丕疾未痊,疑許昌宮室多妖,乃自許昌幸洛 陽,大建宮室。 早有人到成都,報說曹丕自立為大魏皇帝,於洛陽蓋造宮殿;且 傳言漢帝已遇害。漢中王聞知,痛哭終日,下令百官挂季,遙望 設祭,上尊諡曰「孝愍皇帝」。玄德因此憂慮,致染成疾,不能 理事,政務皆託與孔明。孔明與太傅許靖、光祿大夫譙周商議, 言天下不可一日無君,欲尊漢中王為帝。譙周曰:「近有祥風慶 雲之瑞;成都西北角有黃氣數十丈,沖霄而起;帝星見於畢、胃 、昴之分,煌煌如月:此正應漢中王當即帝位,以繼漢統。更復 何疑?」 於是孔明與許靖,引大小官僚上表,請漢中王即皇帝位。漢中王 覽表,大驚曰:卿等欲陷孤為不忠不義之人耶?」孔明奏曰:「 非也:曹丕篡漢自立,主上乃漢室苗裔,理合繼統以延漢祀。」 漢中王勃然變色曰:「孤豈效逆賊所為!」拂袖而起,入於後宮 。眾官皆散。三日後,孔明又引眾官入朝,請漢中王出。眾皆拜 伏於前。許靖奏曰:「今漢天子已被曹丕所弒,王上不即帝位, 興師討逆,不得為忠義也。今天下無不欲王上為君,孝愍皇帝雪 恨。若不從臣等所議,是失民望矣。」漢中王曰:「孤雖是景帝 之孫,並未有德澤以布於民,今一旦自立為帝,與篡竊何異?」 孔明苦勸數次,漢中王堅執不從。孔明乃設一計,謂眾官曰:「 如此如此。」於是孔明託病不出。 漢中王聞孔明病篤,親到府中,直入臥榻邊問曰:「軍師所感何 疾?」孔明答曰:「憂心如焚,命不久矣。」漢中王曰:「軍師 所憂何事?」連問數次,孔明只推病重,瞑目不答。漢中王再三 請問。孔明喟然歎曰:「臣自出茅廬,得遇大王,相隨至今,言 聽計從;今幸大王有兩川之地,不負臣夙昔之言。目今曹丕篡位 ,漢祀將斬,文武官僚,咸欲奉大王為帝,滅魏興劉,共圖功名 ;不想大王堅執不肯,眾官皆有怨心,不久必盡散矣。若文武皆 散,吳、魏來攻,兩川難保,臣安得不憂乎?」漢中王曰:「吾 非推阻,恐天下人議論耳。」孔明曰:「聖人云:『名不正,則 言不順。今大王名正言順,有何可議?豈不聞『天與弗取,反受 其咎』?」漢中王曰:「待軍師病可,行之未遲。」孔明聽罷, 從榻上躍然而起,將屏風一擊,外面文武眾官皆入,拜伏於地曰 :「王上既允,便請擇日以行大禮。」漢中王視之:乃是太傅許 靖、安漢將軍糜竺、青衣侯向舉、陽泉侯劉豹、別駕趙祚、治中 楊洪、議曹杜瓊、從事張爽、太常卿賴恭、光祿卿黃權、祭酒何 宗、學士尹默、司業譙周、大司馬殷純、偏將軍張裔、少府王謀 、昭文博士伊籍、從事郎秦宓等眾也。 漢中王驚曰:「陷孤於不義,皆卿等也。」孔明曰:「王上既允 所請,便可築臺擇吉,恭行大禮。」即時送漢中王還宮,一面令 博士許慈、諫議郎孟光掌禮,築臺於成都武擔之南。諸事齊備, 多官整設鑾駕,迎請漢中王登壇致祭。譙周在壇上,高聲朗讀祭 文曰:   「惟建安二十六年四月丙午朔,越十二日丁巳,皇帝備,敢 昭告於皇天后土:漢有天下,曆數無疆。曩者,王莽篡盜, 光武皇帝震怒致誅,社稷復存。今曹操阻兵殘忍,戮殺主后 ,罪惡滔天;操子丕,載肆凶逆,竊據神器。群下將士,以 為漢祀墮廢,備宜延之,嗣武二祖,躬行天罰。備懼無德忝 帝位,詢於庶民,外及遐荒君長,僉曰:天命不可以不答, 祖業不可以久替,四海不可以無主。率土式望,在備一人。 備畏天明命,又懼高、光之業,將墜於地,謹擇吉日,登壇 祭告,受皇帝璽綬,撫臨四方。惟神饗祚漢家,永綏曆服! 」 讀罷祭文,孔明率眾官恭上玉璽。漢中王受了,捧於壇上,再三 推讓曰:「備無才德,請擇有才德者受之。」孔明奏曰:「王上 平定四海,功德昭於天下,況是大漢宗派,宜即正位。已祭告天 神,復何讓焉?」文武各官,皆呼萬歲。拜舞禮畢,改元章武元 年。立妃吳氏為皇后,長子劉禪為太子。封次子劉永為魯王,劉 理為梁王。封諸葛亮為丞相,許靖為司徒。大小官僚,一一陞賞 。大赦天下。兩川軍民,無不欣躍。 次日設朝,文武官僚拜畢,列為兩班。先主降詔曰:「朕自桃園 與關、張結義,誓同生死;不幸二弟雲長,被東吳孫權所害。若 不報讎,是負盟也。朕欲起傾國之兵,攻伐東吳,生擒逆賊,以 雪此恨!」言未畢,班內一人,拜伏於階下,諫曰:「不可。」 先主視之,乃虎威將軍趙雲也。正是:   君王未及行天討,臣下曾聞進直言。 未知子龍所諫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