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 第七十一回 占對山黃忠逸待勞 據漢水趙雲寡勝眾    卻說孔明分付黃忠:「你既要去,吾教法正助你。凡事計 議而行。吾隨後撥人馬來接應。」黃忠應允,和法正領本部兵去 了。孔明告玄德曰:「此老將不著言語激他,雖去不能成功。他 今既去,須撥人馬前去接應。」乃喚趙雲:「將一枝人馬,從小 路出奇兵接應黃忠:若忠勝,不必出戰;倘忠有失,即去救應。 」又遺劉封、孟達:「領三千兵放山中險要去處,多立旌旗,以 壯我兵之聲勢,令敵人驚疑。」三人各領兵去了。又差人往下辦 ,授計與馬超,令他如此而行。又差嚴顏往巴西閬中守隘,替張 飛、魏延來同取漢中。 卻說張郃與夏侯尚來見夏侯淵,說:「天蕩山已失,折了夏侯德 、韓浩。今聞劉備親自領兵來取漢中,可速奏魏王,早發精兵猛 將,前來策應。」夏侯淵便差人報知曹洪。洪星夜前到許昌,稟 知曹操。操大驚,急聚文武,商議發兵救漢中。長史劉曄進曰: 「漢中若失,中原震動。大王休辭勞,必須親自征討。」操自悔 曰:「恨當時不用卿言,以致如此!」忙傳令旨,起兵四十萬親 征。時建安二十三年秋七月也。曹操兵分三路而進:前部先鋒夏 侯惇,操自領中軍,使曹休押後,三軍陸續起行。操騎白馬金銨 ,玉帶錦衣。武士手執大紅羅銷金傘蓋。左右金瓜銀鉞,鐙棒戈 矛,打日月龍鳳旌旗。護駕龍虎官軍二萬五千,分為五隊:每隊 五千,按青、黃、赤、白、黑五色,旗旛甲馬,並依本色:光輝 燦爛,極其雄壯。 兵出潼關,操在馬上望見一簇林木,極其茂盛,問近侍曰:「此 何處也﹖」答曰:「此名藍田。林木之間,乃蔡邕莊也。今邕女 蔡琰,與其夫董紀居此。」原來操素與蔡邕相善。先時其女蔡琰 ,乃衛道玠之妻;後被北方擄去,於北地生二子,作胡笳十八拍 ,流入中原。操深憐之,使人持千金入北方贖之。左賢王懼操之 勢,送蔡琰還漢。操乃以琰配董紀為妻。當日到莊前,因想起蔡 邕之事,令軍馬先行,操引近侍百餘騎,至莊門下馬。時董紀出 仕於外,止有蔡琰在家,琰聞操至,忙出迎接。操至堂,琰起居 畢,侍立於側。操偶見壁間懸一碑文圖軸,起身觀之。問於蔡琰 ,琰答曰:「此乃曹娥之碑也:昔和帝時,上虞有一巫者,名曹 旴,能娑婆樂神;五月五日,醉舞舟中,墮江而死。其女年十四 歲,遶江啼哭七晝夜,跳入波中;後五日,負父之屍浮於江面; 里人葬之江邊。上虞令度尚奏聞朝廷,表為孝女。度尚令邯鄲淳 作文鐫碑以計其事。時邯鄲淳年方十三歲,文不加點,一揮而就 ,立石墓側,時人奇之。妾父蔡邕聞而往觀,時日已暮,乃於暗 中以手摸碑文而讀之,索筆大書八字於其背。後人鐫石,并鐫此 八字。」操讀八字云:「黃絹幼婦,外孫虀臼。」操問琰曰:「 汝解此意否﹖」琰曰:「雖先人遺筆,妾實不解其意。」操回顧 眾謀士曰:「汝等解否﹖」眾皆不能答。於內一人出曰:「某已 解其意。」操視之,乃主簿楊修也。操曰:「卿且勿言,容吾思 之。」遂辭了蔡琰,引眾出莊。上馬行三里,忽省悟,笑謂修曰 :「卿試言之。」修曰:「此隱語耳。『黃縜』乃顏色之絲也: 色傍加絲,是『絕』字。『幼婦』者,少女也:女傍少字,是『 妙』字。『外孫』乃女之子也:女傍子字,是『好』字。『虀臼 』乃五辛之器也:受傍辛字,『辛』字。總而言之,是『絕妙好 辛』四字。」操大驚曰:「正合孤意!」眾皆歎羡楊修才識之敏 。 不一日,軍至南鄭。曹洪接著,備言張郃之事。操曰:「非郃之 罪:勝負乃兵家常事耳。」洪曰:「目今劉備使黃忠攻打定軍山 ,夏侯淵知大王兵,至固守未曾出戰。」操曰:「若不出戰,是 示懦也。」便差人持節到定軍山,夏侯淵進兵。劉瞱諫曰:「淵 性太剛,恐中奸計。」操乃手書與之。使命持節到淵營,淵接入 。使者出書,淵拆視之。略曰:「凡為將者,當以剛柔相濟,不 可徒恃其勇。若但任勇,則是一夫之敵耳。吾今屯大軍於南鄭, 欲觀卿之『妙才』,勿辱二字可也。」 夏侯淵覽畢大喜,打發使命回訖,乃與張郃商議曰:「今魏王率 大兵屯於南鄭,以討劉備。吾與汝久守此地,豈能建立功業﹖來 日吾出戰,務要生擒黃忠。」張郃曰:「黃忠謀勇兼備,況有法 正相助,不可輕敵。此間山路險峻,只宜堅守。」淵曰:「若他 人建了功勞,吾與汝有何面目見魏王耶﹖汝只守山,吾去出戰。 」遂下令曰:「誰敢出哨誘敵﹖」夏侯尚曰:「吾願往。」淵曰 :「汝去出哨,與黃忠交戰,只宜輸,不宜贏。吾有妙計,如此 如此。」尚受令,引三千軍離定軍山大寨前行。 卻說黃忠與法正引兵屯於定軍山口,累次挑戰,夏侯淵堅守不出 ;欲要進攻,又恐山路危險,難以料敵,只得據守。是日,忽報 山上曹兵下來搦戰。黃忠恰待引軍出迎,牙將陳式曰:「將軍休 動,某願當之。」忠大喜,遂令陳式引軍一千,出山口列陳。夏 侯尚兵至,遂與交鋒。不數合,尚詐敗而走。式趕去,行到半路 ,被兩山上擂石駁石,打將下來,不能前進。正欲回時,背後夏 侯淵引兵突出,陣式不能抵當,被夏侯淵生擒回寨。部卒多降。 有敗軍逃得性命,回報黃忠,說陳式被擒。忠慌法正商議,正曰 :「淵為人輕躁,恃勇少謀。可激士卒,拔寨前進,步步為營, 誘淵來戰而擒之:此乃『反客為主』之法。」忠用其謀,將應有 之物,盡賞三軍,歡聲滿谷,願效死戰。黃忠即日拔寨而進.步 步為營;每營住數日,又進。淵聞知。欲出戰。張郃曰:「此乃 『反客為主』之計,不可出戰,戰則有失。」淵不從,令夏侯尚 引數千兵出戰,直到黃忠寨前。忠上馬提刀出迎,與夏侯尚交馬 ,只一合,生擒夏侯尚歸寨。餘皆敗走,回報夏侯淵。淵急使人 到黃忠寨,言願將陳式來換夏侯尚,忠約定來日陣前相換。次日 ,兩軍皆到山谷闊處,布成陣勢。黃忠、夏侯淵各立馬於本陣門 旗之下。黃忠帶著夏侯尚,夏侯淵帶著陳式,各不與袍鎧,只穿 蔽體薄衣。一聲鼓響,陳式、夏侯尚各望本陣奔回。夏侯尚比及 到陣門時,被黃忠一箭,射中後心。尚帶箭而回。淵大怒,驟馬 逕取黃忠。忠正要淚淵廝殺。兩將交馬,戰到二十餘合,曹營內 忽然鳴金收兵。淵慌撥馬而回,被忠乘勢殺了一陣。淵回陣問押 官:「為何鳴金﹖」答曰:「某見山凹中有蜀兵旗旛數處,恐是 伏兵,故急招將軍回。」淵信其說,遂堅守不出。 黃忠逼到定軍山下,與法正商議。正以手指曰:「定軍山西,巍 然有一座高山,四下皆是險道。此山足下視定軍山下之虛實。將 軍若得此山,定軍山只在掌中也。」忠仰見山頭稍平,山上有些 少人馬。是夜二更,忠引軍士鳴金擊鼓,直殺上山頂,此山有夏 侯淵部將杜襲守把,止有數百餘人。當見黃忠大隊擁上,只得棄 山而走。忠得了山頂,正與定軍山相對。法正曰:「將軍可守在 半山,某居山頂。待夏侯淵兵至,吾舉白旗為號,將軍卻按兵勿 動;待他倦怠無備,吾卻舉紅旗,將軍便下山擊之;以逸待勞, 必當取勝。」忠大喜,從其計。 卻說杜襲引軍逃回,見夏侯淵,說黃忠奪了對山。淵大怒曰;「 黃忠占了對山,不容我不出戰。」張郃諫曰:「此乃法正之計謀 也。將軍不可出戰,只宜堅守。」淵曰:「占了吾對山,觀吾需 實,如何不出戰﹖」郃苦諫不聽。淵分軍圍住對山,大罵挑戰。 法正在山上舉起白旗;任從夏侯淵百般辱罵,黃忠只不出戰。午 時以後,法正見曹兵倦怠,銳氣已墮,多下馬坐息,乃將紅旗招 展。鼓角齊鳴,喊聲大震。黃忠一馬當先,馳下山來,猶如天崩 地塌之勢。夏侯淵措手不及,被黃忠趕到麾蓋之下,大喝一聲, 猶如雷吼。淵未及相迎,黃忠寶刀已落,連頭帶肩,砍為兩段。 後人有詩讚黃忠曰:蒼頭臨大敵,皓首逞神威。力趁雕弓發,風 迎雪刃揮。雄聲如虎吼,駿馬似龍飛。獻馘功勳重,開疆展帝畿 。 黃忠斬了夏侯淵,曹兵大潰,各自逃生。黃忠乘勢去奪定軍山, 張郃領兵來迎。忠與陳式兩人夾攻,混殺一陣,張郃敗走。忽然 山傍閃出一彪人馬,當住去路;為首一員大將,大叫:「常山趙 子龍在此!」張郃大驚,引敗軍奪路望定軍山而走。只見前面一 枝兵來迎,乃杜襲也。襲曰:「今定軍山已被劉封、孟達奪了。 」郃大驚,遂與杜襲引敗兵到漢水紮營;一面飛報曹操。操聞淵 死。放聲大哭,方悟管輅所言:「三八縱橫」,乃建安二十四年 也;「黃豬遇虎」,乃歲在己亥正月也;「定軍之南」,乃定軍 山之南也;「傷折一股」,乃淵與操有兄弟之情也。操令人尋管 輅時,不知何處去了。操深恨黃忠,遂親統大軍,來定軍山與夏 侯淵報讎,令徐晃作先鋒。行到漢水,張郃、杜襲接著曹操。二 將曰:「今定軍山已失,可將米倉山糧草移於北山寨中屯積,然 後進兵。」曹操依允。 卻說黃忠斬了夏侯淵首級,來葭萌關上見玄德獻功。玄德大喜, 加忠為征西大將軍,設宴慶賀。忽牙將著來報說:「曹操自領大 軍二十萬,來夏侯淵報讎。目今張郃在米倉山搬運糧草,移漢水 北山腳下。」孔明曰:「今操引大兵至此,恐糧草不敷,故勒兵 不進;若一人深入其境,燒其糧草,奪其輜重,則操之銳氣挫矣 。」黃忠曰:「老夫願當此任。」孔明曰:「操非夏侯淵之比, 不可輕敵。」玄德曰:「夏侯淵雖是總帥,乃一勇夫耳,安及張 郃﹖若斬得張郃,勝斬夏侯淵十倍也。」忠奮然曰:「吾願往斬 之。」孔明曰:「你可與趙子龍同領一枝兵去;凡事計議而行, 看誰立功。」忠應允便行。孔明就令張著為副將同去。雲謂忠曰 :「今操引二十萬眾,分屯十營,將軍在主公前要去奪糧,非小 可之事。將軍當用何策﹖」忠曰:「看我先去,如何﹖」雲曰: 「等我先去。」忠曰:「我主將,你是副將,如何爭先﹖」雲曰 :「我與你都一般為主公出力,何必計較﹖我二人拈鬮,拈著的 先去。」忠依允。當時黃忠拈著先去。雲曰:「既將軍先去,某 當相助。可約定時刻。如將軍依時而還,某按兵不動;若將軍過 時而不還,某既引軍來接應。」忠曰:「公言是也。」於是二人 約定午時為期。雲回本寨,謂部將張翼曰:「黃漢升約定明日去 奪糧草,若午時不回,我當往助。吾營前臨漢水,地勢危險;我 若去時,汝可謹守寨柵,不可輕動。」張翼應諾。 卻說黃忠回到寨中,謂副將張著曰:「我斬了夏侯淵,張郃喪膽 ;吾明日領命去劫糧草,只留五百軍守營。你可助吾。今夜三更 ,盡皆飽食;四更離寨,殺到北山腳山下,先捉張郃,後劫糧草 。」張著依令。當夜黃忠領人馬在前,張著在後,偷過漢水,直 到北山之下。東方日出,見糧積如山。有些少軍士看守,見蜀兵 到,盡棄而走。黃忠教馬軍一齊下馬,取柴堆於米糧之上。正欲 放火,張郃兵到,與忠混戰一處。曹操聞知,急令徐晃接應。晃 領兵前進,將黃忠困於垓心。張著引三百軍走脫,正要回寨,忽 有一枝兵撞出,攔住去路;為首大將,乃是文聘;後面曹兵又至 ,把張著圍住。 卻說趙雲在營中,看看等到午時,不見忠回,急忙披桂上馬,引 三千軍向前接應;臨行,謂張翼曰:「汝可堅守營寨。兩壁廂多 設弓弩,以為準備。」翼連聲應諾。雲挺鎗驟馬直殺往前去。迎 頭一將攔路:乃文聘部將慕容烈也,拍馬舞刀來迎趙雲;被雲手 起一鎗刺死。曹兵敗走。雲直殺入重圍,又一枝兵截住;為首乃 魏將焦柄。雲喝問曰:「蜀兵何在﹖」炳曰:「已殺盡矣!」雲 大怒,驟馬一鎗又刺死焦柄。殺散餘兵,直至北山之下,見張郃 、徐晃兩人圍住黃忠,軍士被困多時。雲大喊一聲,挺鎗驟馬, 殺入重圍;左衝右突,如入無人境。那鎗渾身上下,若舞梨花; 遍體紛紛,如飄瑞雪。張郃、徐晃心驚膽戰,不敢迎戰,雲救出 黃忠,且戰且走;所到之處,無人敢阻。操於高處望見,驚問眾 將曰:「此將何人也﹖」有識者告曰:「此乃常山趙子龍也。」 操曰:「昔日當陽長阪雄尚在!」急傳命曰:「所到之處,不許 輕敵。」趙雲救了黃忠,殺透重圍,有軍士指曰:「東南上圍的 ,必是副將張著。」雲不回本寨,遂望東南殺來。所到之處,但 見「常山趙雲」四字旗號,曾在當長阪知其勇者,互相傳說,盡 皆逃竄。雲又救了張著。 曹操見雲東衝西突,所向無前,莫敢迎敵,救了黃忠,又救了張 著;奮然大怒,自領左右將士來趕趙雲。雲已殺回本寨。部將張 翼接著,望見後面塵起,知是曹兵追來,即謂雲曰:「追兵漸近 ,可令軍閉上寨門,上敵樓防護。」雲喝曰:「休閉寨門!汝豈 不知吾昔在當陽長阪時,單鎗匹馬,覷曹兵八十三萬如草芥!今 有軍有將,又何懼哉!」遂撥弓拏手於寨外壕中埋伏;將營內旗 鎗,盡皆倒偃;金鼓不鳴。雲匹馬單鎗,立於營門之外。 卻說張郃、徐晃領兵追至蜀寨,天色已暮;見寨中偃旗息鼓,又 見趙雲匹馬單鎗,立於營外,寨門大開,二將不敢前進。正疑之 間,曹操親到,急催督眾軍向前。眾軍聽令,大喊一聲,殺奔營 前;見趙雲全然不動,曹兵翻身就回。趙雲把鎗一招,壕中弓拏 齊發。時天色昏黑,正不知蜀兵多少。操先撥回馬走。只聽得後 面喊聲大震,鼓角齊鳴,蜀兵趕來。曹兵自相踐踏;擁到漢水河 邊,落水死者,不知其數。趙雲、黃忠、張著各引兵一枝,追殺 甚急。操正奔走間,忽劉封、孟達率二枝兵,從米倉山路殺來, 放火燒糧草。操棄了北山糧草,忙回南鄭。徐晃、張郃紮腳不住 ,亦棄本寨而走。趙雲占了曹寨,黃忠了糧草、漢水,所得軍器 無數,大獲勝攓,差人去報玄德。玄德遂同孔明前至漢水,問趙 雲部卒曰:「子龍如何廝殺﹖」軍士將子龍救黃忠、拒漢水之事 ,細述一遍。玄德大喜,看了山前山後險峻之路,欣然謂孔明曰 :「子龍一身都是膽也!」後人有詩讚曰:昔日戰長阪,威風猶 未滅。突陣顯英雄,被圍施勇敢。鬼哭與神號,天驚并地慘:常 山趙子龍,一身都膽!於是玄德號子龍為虎威將軍,大勞將士, 歡宴至晚。 忽報曹操復遣大軍從斜谷小路而進,來取漢水。玄笑曰:「操此 來無能為也。我料必得漢水矣。」乃率兵於漢水之西以迎之。曹 操命徐晃為先鋒,前來決戰。帳前一人出曰:「某深知地埋,願 助徐將軍同去破蜀。」操視之,乃巴西宕渠人也:姓王,名平, 字子均;見充牙門將軍。操大喜,遂命王平為副先鋒,相助徐晃 。操屯兵於定軍山之北。徐晃、王平引軍至漢水,晃令前軍渡水 列陣。平曰;「軍若渡水,倘要急退,如之奈何﹖」晃曰:「昔 韓信背水為陣,所謂『致死地而後生』也。」平曰:「不然:昔 者韓信料敵人無謀而用此計。今將軍能料趙雲、黃忠之意否﹖」 晃曰:「汝可引步軍拒敵,看我引馬軍破之。」遂令搭起浮橋, 隨即過河來戰蜀兵。正是:魏人妄意宗韓信,蜀相那知是子房。 未知勝負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