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 第六十七回 曹操平定漢中地 張遼威震逍遙津    卻說曹操興師西征,分兵三隊:前部先鋒夏侯淵、張郃; 操自領諸將居中;後部曹仁、夏侯惇,押運糧草。早有細作報入 漢中來。張魯與弟張衛,商議退敵之策。衛曰:「漢中最險無如 陽平關。可於關之左右,依山傍林,下十餘個寨柵,迎敵曹兵。 兄在漢寧,多撥糧草應付。」張魯依言,遺大將楊昂、楊任,與 其弟即日起程。軍馬到陽平關,下寨已定。夏侯淵、張郃前軍隨 到;聞陽平關已有準備,離一十五里下寨。是夜軍士疲困,各自 歇息。忽寨後一把火起,楊昂、楊任兩路兵殺來劫寨。夏侯淵、 張郃急得上馬,四下裡大兵擁入,曹兵大敗,退見曹操。曹操怒 曰:「汝二人行軍許多年,豈不知『兵若遠行疲,困可防劫寨』 ﹖如何不作準備﹖」欲斬二人,以明軍法。眾宮告免。 操次日自引兵為前隊;見山勢險惡,林木叢雜,不知路徑,恐有 伏兵,即引軍回寨,謂許褚、徐晃二將曰:「吾若知此處如此險 惡,必不起兵來。」許褚曰:「兵已至此,主公不可憚勞。」次 日操上馬,只帶許褚、徐晃二人,來看張衛寨柵。三匹馬轉過山 坡,早望見張衛寨柵。操揚鞭遙指,謂二將曰:「如此堅固,急 切難下!」言未已,背後一聲喊起,箭如雨發,楊昂、楊任分兩 路殺來。操大驚。許褚大呼曰:「吾當敵賊!徐公明善保善保主 公!」說罷,提刀縱馬向前,力敵二將。楊昂、楊任不能當許褚 之勇,回馬退去,其餘不敢向前。徐晃保著曹操奔過山坡,前又 一軍到;看時,卻是夏侯淵、張郃二將,聽得喊聲,故引軍殺來 接應。於是殺退楊昂、楊任,救得曹操回寨。操重賞四將。自此 兩邊拒五十餘日,只不交戰。曹操傳令退軍。賈詡曰:「賊勢未 見強弱,主公何故自退耶﹖」操曰:「吾料賊兵每日隄備,急難 取勝。吾以退軍為名,使賊懈而無備,然後分輕騎抄襲其後,必 勝賊矣。」賈詡曰:「丞相神機,不可測也。」於是令夏侯淵、 張郃分兵兩路,各引輕騎三千,取小路抄陽平關後。曹操一面引 大軍拔寨盡起。楊昂聽得曹兵退,請楊任商議,欲乘勢擊之。楊 任曰:「操詭計極多,未知真實,不可追趕。」楊昂曰:「公不 往,吾當自去。」楊任苦諫不從。楊昂盡提五寨軍馬前進,只留 少軍士守寨。是日大霧迷漫,對面不相見。楊昂軍至半路,不能 行,且權紮住。 卻說夏侯淵一軍抄過山後,見重霧垂空,又聞人語馬嘶,恐有伏 兵,急催人馬行動,大霧中誤走到楊昂寨前。守寨軍士,聽得馬 諦響,只道是楊昂兵回,開門納之。曹軍一擁而入,見是空寨, 便就寨中放起火來。五寨軍士,皆棄寨而走。比及霧收,楊任領 兵來救,與夏侯淵戰不數合,背後張郃兵到。楊任殺條大路,奔 回南鄭。楊昂待要回時,已被夏侯淵、張郃兩個占了寨柵。背後 曹操大隊軍馬趕來。兩下夾攻,四邊無路。楊昂欲突陣而出,正 撞著張郃。兩個交手,被張郃殺死。敗兵回投陽平關,來見張衛 。原來衛知二將敗走,諸營已失,半夜棄關,奔回去了。曹操遂 得陽平關并諸寨。張衛、楊任回見張魯。衛言二將失了隘口,因 此守關不住。張魯大怒,欲斬楊任。任曰:「某曾諫楊昂,休追 操兵。他不肯聽信,故有此敗。任再乞一軍前去挑戰,必斬曹操 。如不勝,甘當軍令。」張魯取了軍令狀。楊任上馬引二萬軍離 南鄭下寨。 卻說曹操提軍將進,先令夏侯淵領五千軍,往南鄭路上哨探,正 迎著楊任軍馬,兩軍擺開。任遺部將昌奇出馬,與淵交鋒;戰不 三合,被淵一刀斬於馬下。楊任自挺鎗出馬,與淵戰三十餘合, 不分勝負。淵佯敗而走,任從後追來;被淵用拖刀計,斬於馬下 。軍士大敗而回。曹操知夏侯淵斬了楊任,即時進兵,直抵南鄭 下寨。張魯慌聚文武商議。閻圃曰:「某保一人,可敵曹操手下 諸將。」魯問是誰。圃曰:「南安龐德,前隨馬超投主公;後馬 超往西川,龐德臥病不曾行。見今蒙主公恩養,何不令此人去﹖ 」 張魯大喜,即召龐德至,厚加賞勞;點一萬軍馬,令龐德出。離 城十餘里,與曹兵相對,龐德出馬搦戰。曹操在渭橋時,深知龐 德之勇,乃囑諸將曰:「龐德乃西涼勇將,原屬馬超;今雖依張 魯,未稱其心。吾欲得此人。汝等須皆與緩門,使其力乏,然後 擒之。」張郃先出,戰了數合便退。夏侯淵也戰數合退了。徐晃 又戰三五合也退了。臨後許褚五十餘合亦退。龐德力戰四將,並 無懼怯。各將皆於操前誇龐德武藝。曹操心中大喜,與眾將商議 :「如何得此人降﹖」賈詡曰:「某知張魯手下楊松。其人極貪 賄鉻。今可暗以金帛送之,使譖龐德於張魯,便可圖矣。」操曰 :「何由人入南鄭﹖」詡曰:「來日交鋒,詐敗佯輸,棄寨而走 ,使龐德據我寨,我卻於夤夜引兵劫寨;龐德必退入城,卻選一 能言軍士,扮作彼軍,雜在陣中:便得入城。」操聽其計,選一 精細軍校,重加賞賜,付與金掩心甲一付,令披在貼肉,外穿漢 中軍士號衣,先於半路上等侯。次日,先撥夏侯淵、張郃兩枝軍 ,遠去埋伏;卻教徐晃挑戰,不數合敗走。龐德招軍掩殺,曹兵 盡退。龐德德卻奪了曹操寨柵。見寨中糧草極多,大喜,即時申 報張魯;一面在寨中設宴慶賀。當夜二更之後,忽然三路火起: 正是徐晃、許褚,左張郃,右夏侯淵,三路軍馬,齊來劫寨。龐 德不及隄備,只得上馬衝殺出來,望城而走。背後三路追來。龐 德即喚開城門,領兵一擁而入。 此時細作已雜到城中,逕投楊松府下謁見,具說:「魏公曹丞相 久聞盛德,特使某送金甲為信。更有密書呈上。松大喜,看了密 書中言語,謂細作曰:「上覆魏公,但請放心。某自有良策奉報 。」打發來人先回,便連夜見張魯,說龐德受了曹操賄賂,賣此 一陣。張魯大怒,喚龐德責罵,欲斬。閻圃苦諫。張魯曰:「來 日出戰,不勝必斬!」龐德抱恨而退。次日,曹兵攻城,龐德引 兵衝出。操令許褚交戰。褚詐敗,龐德趕來。操自乘馬於山坡上 喚曰:「龐令明何不早降﹖」龐德尋思:「拏住曹操,抵一千員 上將!」遂飛馬上坡。一聲喊起,天崩地塌,連人和馬,跌入陷 坑去;四壁鉤索一齊上前,活捉了龐德,押上坡來。曹操下馬叱 退軍士,親釋其縳,問龐德肯降否。龐德尋思張魯不仁,情願拜 降。曹操親扶上馬,共回大寨,故意教城上望見。人報張魯,德 與操並馬而行。魯益信楊松之言為實。 次日,曹操三面豎立雲梯,飛駁攻打。張魯見其勢已極,與弟張 衛商議。衛曰:「放火盡燒倉廩府庫,出奔南山,去守巴中可也 。」楊松曰:「不如開門投降。」張魯猶豫不定。衛曰:「只是 燒了便行。」張魯曰:「我向本欲歸命國家,而意未得達;今不 得已而出奔,倉廩府庫,國家之有,不可廢也。」遂盡封鎖。是 夜二更,張魯引全家老小,開南門殺出。曹操教休追趕,提兵入 南鄭;見魯封閉庫藏,心甚憐之,遂差人往巴中,勸使投降。張 魯欲降,張衛不肯。楊松以密書報操,便教進兵,松為內應。操 得書,親自引兵往巴中。張魯使弟衛領兵出敵,與許褚交鋒;被 褚斬於馬下。敗軍回報張魯,魯欲堅守。楊松曰:「今若不出, 坐而待斃矣。某守城,主公當親與決一死戰。」魯從之。閻圃諫 魯休出。魯不聽,遂引軍出迎。未及交鋒,後軍已走。張魯急退 ,背後曹兵趕來。魯到城下,楊松閉門不開。張魯無路可走,操 從後追至,大叫:「何不早降!」魯乃下馬投拜。操大喜;念其 封倉庫之心,優禮相待,封魯為鎮將軍。閻圃等皆封列侯。於是 漢中皆平。曹操傳令各郡分設太守,置都尉,大賞士卒。惟有楊 松賣主求榮,即命斬之於市曹示眾。後人有詩歎曰:妨賢賣主逞 奇功,積得金銀總是空。家未榮華身受戮,令人千載笑楊松! 曹操已得東川,主簿司馬懿進曰:「劉備以詐力取劉璋,蜀人尚 未歸心。今主公已得漢中,益州震動。可速進兵攻之,勢必瓦解 。知者貴於乘時,時不可失也。」曹操歎曰:「『人苦不知足』 既得隴,復望蜀耶﹖」劉曄曰:「司馬仲達之言是也:若少遲緩 ,諸葛亮明於治國而為相,關、張等勇冠三軍而為將,蜀民既定 ,據守關隘,不可犯矣。」操曰:「士卒遠涉勞苦,且宜存恤。 」遂按兵不動。 卻說西川百姓,聽知曹操已取東川,料必來取西川;一日之間, 數遍驚恐。玄德請軍師商議。孔明曰:「亮有一計,曹操自退。 」玄德問何計。孔明曰:「曹操分軍屯合淝,懼孫權也。今我若 分江夏、長沙、桂陽三邵還吳,遣舌辯之士,陳說利害,令吳起 兵襲合淝,牽動其勢,操必勒兵南向矣。」玄德問:「誰可為使 ﹖」伊籍曰:「某願往。」玄德大喜,遂作書具禮,令伊籍先到 荊州,知會雲長,然後入吳。到秣稜,來見孫權,先通了姓名。 權召籍入。籍見權禮畢,權問曰:「汝到此何為﹖」籍曰:「昨 承諸葛子瑜取長沙等三郡,為軍師不在,有失交割,今傳書送還 。所有荊州南郡、零陵,本欲送還;被曹操襲取東川,使關將軍 無容身之地。今合淝空虛,望君侯起兵攻之,使曹操撤兵回南。 吾主若取了東川,即還荊州全土。」權曰:「汝且歸館舍,容吾 商議。」伊籍退出,權問計於眾謀士。張昭曰:「此是劉備恐曹 操取西川,故為此謀。雖然如此,可因操在漢中,乘勢取合淝, 亦是上計。」權從之,發付伊籍回蜀去訖,便議起兵攻操:今魯 肅收取長沙、江夏、桂楊三郡,屯兵於陸口;取呂蒙、甘寧回; 又去餘杭取凌統回。 不一日,呂蒙、甘寧先到。蒙獻策曰:「見今曹操令廬江太守朱 光,屯兵於皖城,大開稻田,納穀於合淝,以充軍實。今可先取 合淝。」權曰:「此計甚合吾意。」遂教呂蒙、甘寧為先鋒,蔣 欽、潘璋為合後,權自引周泰、陳武、董襲、徐盛為中軍。時程 普、黃蓋、韓當在各處鎮守,都未隨征。 卻說軍馬渡江,取和州,逕到皖城。皖城太守朱光,使人往合淝 求救;一面固守城池,堅壁不出。權自到城下看時,城上箭如雨 發,射中孫權麾蓋。權回寨,問眾將曰:「如何取得皖城﹖董襲 曰:「可差軍士築起士山攻之。」徐盛曰:「可堅雲梯,造虹橋 ,下觀城中而攻之。」呂蒙曰:「此法皆費日月而成,合淝救軍 一至,不可圖矣。今我軍初到,士氣方銳,正可乘此銳氣,奮力 攻擊。來日平明進兵,午末時便當破城。」權從之。次日五更飯 畢,三軍大進。城上矢石齊下。甘寧手執鐵練,冒矢石而上。朱 光令弓拏手齊射,甘寧撥開箭林,一練打倒朱光。呂蒙親自擂鼓 。士卒皆一擁而上,亂刀砍死朱光。餘眾多降,得了皖城,方纔 辰時。張遼引軍至半路,哨馬回報皖城已失。遼即回兵歸合淝。 孫權入皖城,淩統亦引軍到。權慰勞畢,大犒三軍,重賞呂蒙、 甘寧諸將,設宴慶功。呂蒙遜甘寧上坐,盛稱其功勞。酒至半酣 ,淩統想起甘寧殺父之讎,又見呂蒙誇美之,心中大怒,瞪目直 視良久,忽拔左右所佩之劍,立於筵上曰:「筵前無樂,看吾舞 劍。」甘寧知其意,推開果桌起身,兩手取兩枝戟挾定,縱步出 曰:「看我筵前使戟。」呂蒙見二人各無好意;便一挽牌,一手 提刀,立於其中曰:「二公雖能,皆不如我巧也。」說罷,舞起 刀牌,將二人分於兩下。早有人報知孫權。權慌跨馬,直至筵前 。眾將見權至,方各放下軍器。權曰:「吾常言二人休念舊讎, 今日又何如此﹖」凌統哭拜於地。孫權再三勸止。至次日,起兵 進取合淝,三軍盡發。 張遼為失了皖城,回到合淝,心中愁悶。忽曹操差薛悌送木匣一 個,上有操封,傍書云:「賊來乃發」。是日報說孫權自引大軍 ,來攻合淝。張遼便開匣觀之。內書云:「若孫權至,張、李二 將軍出戰,樂將軍守城。」張遼將教帖與李典、樂進觀之。樂進 曰:「將軍之意若何﹖」張遼曰:「主公遠征在外,吳兵以為破 我必矣。今可發兵出迎,奮力與戰,折其鋒銳,以安眾心,然後 可守也。」李典素與張遼不睦,聞遼此言,默然不答。樂進見李 典不語,便道:「賊眾我寡,難以迎敵,不如堅守。」張遼曰: 「公等皆是私意,不顧公事。吾今自出迎敵,決一死戰。」便教 左右備馬。李典慨然而起曰:「將軍如此,典豈敢以私憾而忘公 事乎﹖願聽指揮。」張遼大喜曰:「既曼成肯相助,來日引一軍 於逍遙津埋伏;待吳兵殺過來,可先斷小師橋,吾與樂文謙擊之 。」李典領命,自去點軍埋伏。 卻說孫權令呂蒙、甘寧為前隊,自與凌統居中。其餘諸將陸續進 發,望合淝殺來。呂蒙、甘寧前隊兵進,正與樂進相迎。甘寧出 馬與樂進交鋒,戰不數合,樂進詐敗而走。甘寧招呼呂蒙一齊引 軍趕去。孫權在第二隊,聽得前軍得勝,催兵行兵至逍遙津北, 忽聞連珠駁響,左邊張遼一軍殺來,右邊李典一軍殺來。孫權大 驚,急令人喚呂蒙、甘寧回救時,張遼兵已到。凌統手下,止有 三百餘騎,當不得曹軍勢如山倒。凌統大呼曰:「主公何不速渡 小師橋!」言未畢,張遼引二千餘騎,當先殺至,凌統翻身死戰 。孫權縱馬上橋,橋南已折丈餘,並無一片板。孫權驚手足措。 牙將谷利大呼曰:「主公可約馬退後,再放馬前,跳過橋去。」 孫權回馬來有三丈餘遠,然後縱轡加鞭,那馬一跳飛過橋南。後 人有詩曰:「的盧當日跳檀溪;又見吳侯敗合淝。退後著鞭馳駿 騎,逍遙津上玉龍飛。 孫權跳過橋南,徐盛、董襲駕舟相迎。凌統、谷利扺住張遼。甘 寧、呂蒙引軍回救,卻被樂進從後追來,李典又截住廝殺,吳兵 折了大半。凌統所領三百餘人,盡被殺死。統身中數鎗,殺到橋 邊,橋已折斷,遶河而逃。孫權在舟中望見,急令董襲棹舟接之 ,乃得渡回。呂蒙、甘寧皆死命逃過河南。這一陣殺得江南人人 害怕;聞張遼大名,小兒也不敢夜啼。眾將保護孫權回營。權乃 重賞凌統、谷利,收軍回濡須,整頓船隻,商議水陸並進;一面 差人回江南,再起人馬來助戰。 卻說張遼聞孫權在濡須,將欲興兵進攻,恐淝兵少難以扺敵,急 令薛悌星夜往漢中,報知曹操,求請救兵。操同眾官議曰:「此 時可收西川否﹖」劉曰:「今蜀中稍定.已有隄備,不可擊也。 不如撤兵去救合淝之急,就下江南。」操乃留夏侯淵守漢中定軍 山隘口,留張郃守蒙頭巖等隘口。其餘軍兵拔寨都起,殺奔濡須 塢來。正是:鐵騎甫能平隴右,旌旄又復指江南。未知勝負如何 ,且看下文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