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 第六十一回 趙雲截江奪阿斗 孫權遺書退老瞞    卻說龐統、法正二人,勸玄德就席間殺劉璋,西川唾手可 得。玄德曰:「吾初入蜀中,恩信未立,此事決不可行。」二人 再三說之,玄德只是不從。次日,復與劉璋宴於城中,彼此細敘 衷曲,情好甚密。酒至半酣,龐統與法正商議曰:「事已至此, 由不得主公了。」便教魏延登堂舞劍,乘勢殺劉璋。延遂拔劍進 曰:「筵間無以為樂,願舞劍為戲。」龐統便喚眾武士入,列於 堂下,只待魏延下手。劉璋手下諸將,見魏延舞劍筵前,又見階 下武士手按刀靶,直視堂上,從事張任亦掣劍舞曰:「舞劍必須 有對,某願與魏將軍同舞。」二人對舞於筵前。魏延目視劉封, 封亦拔劍助舞。於是劉、冷苞、鄧賢各掣劍出曰:「我等當群舞 ,以助一笑。」玄德大驚,急掣左右所佩之劍,立於席上曰:「 吾兄弟相逢痛飲,並無二心。汝等勿疑。」諸將皆拜謝。劉璋執 玄德之手而泣曰:「吾兄之恩,誓不敢忘 !」二人歡飲至冕而散 。玄德歸寨,責龐統曰:「公等奈何欲陷備於不義耶 ?今後斷勿 為此。」統嗟歎而退。 卻說劉璋歸寨,劉等曰:「主公見今日席上光景乎 ?不如早 回,免生後患。」劉璋曰:「吾兄劉玄德,非比他人。」眾將曰 :「雖玄德無此心,他手下人皆欲吞併西川,以圖富貴。」璋曰 :「汝等無間吾兄弟之情。」遂不聽,日與玄德歡敘。忽報張魯 整頓兵馬,將犯萌關。劉璋便請玄德往拒之。玄德慨然領諾,即 日領本部兵望萌關去了。眾將勸劉璋令大將緊守各處關隘,以防 玄德兵變。璋初時不從,後因眾人苦勸,乃令白水都督楊懷、高 沛二人,守把涪水關。劉璋自回成都。玄德到萌關,嚴禁軍士, 廣施恩惠,以收民心。 早有細作報入東吳。吳侯孫權會文武商議。顧雍進曰:「劉 備分兵遠涉山險而去,未易往還。何不差一軍先截川口,斷其歸 路,後盡起東吳之兵,一鼓而下荊 ?此不可失之機會也。」權曰 :「此計大妙 !」正商議間,忽屏後一人大喝而出曰:「進此計 者可斬之!欲害吾女之命耶?」眾驚視之,乃吳國太也。國太怒曰 :「吾一生惟有一女,嫁與劉備。今若動兵,吾女生命如何 ?」 因叱孫權曰:「汝掌父兄之業,坐領八十一州,尚自不足,乃顧 小利而不念骨肉 !」孫權喏喏連聲,答曰:「老母之訓,豈敢有 違 !」遂叱退眾官。國太恨恨而入。孫權立於軒下,自思:「此 機會一失,荊何日可得 ?」正沉吟間,只見張昭入問曰:「主公 有何憂疑 ?」孫權曰:「正思適間之事。」張昭曰:「此極易也 。今差心腹將一人,只帶五百軍,潛入荊州,下一封密書與郡主 ,只說國太病危,欲見親女,取郡主星夜回東吳。玄德平生只有 一子,就教帶來。那時玄德定把荊州來換阿斗。如其不然,一任 動兵,更有何礙?」權曰::「此計大妙!吾有一人,姓周,名善 ,最有膽量。自幼穿房入戶,多隨吾兄。今可差他去。」昭曰: 「切勿漏洩。只此便令起行。」 於是密遣周善,將五百人,扮為商人,分作五船;更詐修國 書,以備盤詰。船內暗藏兵器。周善領命,取荊州水路而來。船 泊江邊,善自入荊州,令門吏報孫夫人。夫人命周善入。善呈上 密書。夫人見說國太病危,灑淚動問。周善拜訴曰:「國太好生 病重,旦夕只是思念夫人。倘去得遲,恐不能相見。就教夫人帶 阿斗去見一面。」夫人曰:「皇叔引兵遠出,我今欲回,須使人 知會軍師,方可以行。」周善曰:「若軍師回言道:『須報知皇 叔,候了回命,方可下船』,如之奈何 ?」夫人曰:「若不辭而 去,恐有阻當。」周善曰:「大江之中,已準備下船隻。只今便 請夫人上車出城。」孫夫人聽知母病危急,如何不慌 ?便將七歲 孩子阿斗,藏在車中;隨行帶三十餘人,各跨刀劍,上馬離荊州 城,便來江邊上船。府中人欲報時,孫夫人已到沙頭鎮,下在船 中了。 周善方欲開船,只聽得岸上有人大叫:「且休開船,容與夫 人餞行 !」視之,乃趙雲也。原來趙雲巡哨方回,聽得這個消息 ,吃了一驚,只帶四五騎旋風般沿江趕來。周善手執長戈,大喝 曰:「汝何人,敢當主母 !」叱令軍士一齊開船,各將軍器出來 ,擺列在船上。風順水急,船皆隨流而去。趙雲沿江趕叫:「任 從夫人去。只有一句話拜稟。」周善不睬,只催船速進。趙雲沿 江趕到十餘里,忽見江灘斜纜一隻漁船在那裡。趙雲棄馬執鎗, 跳上漁船,只兩人駕船前來,薶著夫人所坐大船追趕。周善教軍 士放箭。趙雲以鎗撥之,箭皆紛紛落水。離大船懸隔丈餘,吳兵 用鎗亂刺。趙雲棄鎗在小船上,掣所佩青釭劍在手,分開鎗搠, 望吳船湧身一跳,早登大船。吳兵盡皆驚倒。趙雲入艙中,見夫 人抱阿斗於懷中,喝趙雲曰:「何故無禮 !」雲插劍聲喏曰:「 主母欲何往?何故不令軍師知會?」夫人曰:「我母親病在危篤, 無暇報知。」雲曰:「主母探病,何故帶小主人去?」夫人曰: 「阿斗是吾子,留在荊州,無人看。」雲曰:「主母差矣:主人 一生,只有這點骨血。小將在當陽長坡百萬軍中救出。今日夫人 卻抱將去,是何道理 ?」夫人怒曰:「量汝只是帳下一武夫,安 敢管我家事 !」雲曰:「夫人要去便去,只留下小主人。」夫人 喝曰:「汝半路輒入船中,必有反意 !」雲曰:「若不留下小主 人,縱然萬死,亦下敢放夫人去。」夫人喝侍婢向前揪捽,被趙 雲推倒,就懷中奪了阿斗,抱出船頭上。欲要傍岸,又無幫手; 欲要行兇,又恐礙於道理:進退不得。夫人喝侍婢奪阿斗,趙雲 一手抱定阿斗,一手仗劍,人不敢近。周善在後梢挾住舵,只顧 放船下水。風順水急,望中流而去。趙雲孤掌難鳴,只護得阿斗 ,安能移舟傍岸? 正在危急,忽見下流頭港內一字兒使出十餘隻船來,船上磨 旗擂鼓。趙雲自思:「今番中了東吳之計 !」只見當頭船上一員 大將,手執長矛,高聲大叫:「嫂嫂留下姪兒去 !」原來張飛巡 哨,聽得這個消息,急來油江夾口,正撞著吳船,急忙截住。當 下張飛提劍跳上吳船。周善見張飛上船,提刀來迎,被張飛手起 一劍砍倒,提頭擲於孫夫人前。夫人大驚曰:「叔叔何故無禮?」 張飛曰:「嫂嫂不以俺哥哥為重,私自歸家,這便無禮 !」夫人 曰:「吾母病重,甚是危急。若等你哥哥回報,須誤了我事。若 你不放我回去,我情願投江而死!」 張飛與趙雲商議:「若逼死夫人,非為臣下之道。只護著阿 斗過船去罷。」乃謂夫人曰:「俺哥哥大漢皇叔,也不辱沒嫂嫂 。今日相別,若思哥哥恩義,早早回來。」說罷,抱了阿斗,自 與趙雲回船,於孫夫人五隻船去了。後人有詩讚子龍曰:昔年救 主在當陽,今日飛身向大江。船上吳兵皆膽裂,子龍英勇世無雙 ! 又有詩讚翼德曰:長橋邊怒氣騰,一聲虎嘯退曹兵。今朝江上 扶危主,青史應傳萬載名。二人歡喜回船。行不數里,孔明引大 隊船隻接來。見阿斗已奪回,大喜。三人並馬而歸。孔明自申文 書往萌關,報知玄德。 卻說孫夫人回吳,具說張飛、趙雲殺了周善,截江奪了阿斗 。孫權大怒曰:「今吾妹已歸,與彼不親,殺周善之讎,如何不 報 !」喚集文武,商議起軍攻取荊州。正商議調兵,忽報曹操起 軍四十萬來報赤壁之讎。孫權大驚,且按下荊州,商議拒敵曹操 。人報長史張紘辭疾回家,今已病故,有哀書上呈。權拆視之, 書中勸孫權遷居陵,吾如何不從 ?」即命遷治建業,築石頭城。 呂蒙進曰:「曹操兵來,何於濡須水口築塢以拒之。」諸將皆曰 :「上岸擊賊,跌足入船,何用築城 ?」蒙曰:「兵有利鈍,戰 無必勝。如猝然遇敵,步騎相促,人尚不乃水,何能入船乎 ?」 權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子明之見甚遠。」便差軍數 萬築濡須塢。曉夜併工,刻期告竣。 卻說曹操在許都,威福日甚。長史董昭進曰:「自古以來, 人臣未有如丞相之功者,雖周公、呂望,莫可乃也:櫛風沐雨, 三十餘年,掃蕩群凶,與百姓除害,使漢室復存。豈可與諸臣宰 同列乎?合受魏公之位,加『九錫』 以彰功德。」你道那九錫 ? 一,車馬;二,衣服;三,樂則;四,朱戶;五,納陛;六,虎 ;七,鈇;八,弓矢;九,秬圭瓚;侍中荀或曰:「不可:丞相 本興義兵,匡扶漢室,當秉忠貞之志,守謙退之節。君子愛人以 德,不宜如此。」曹操聞言,勃然變色。董昭曰:「豈可以一人 而阻眾望?」 遂上表請尊操為魏公,加九錫。荀或歎曰:「吾不 想今日見此事 !」操聞深恨之,以為不助已也。建安十七年冬十 月,曹操興兵下江南,就命荀或同行。或已知操有殺己之心,託 病止於壽春。忽曹操使人送飲食一盒至。盒上有操親筆封記。開 盒視之,並無一物。或會其意,遂服毒而亡。年五十歲。後人有 詩歎曰:文若才華天下聞,可憐失足在權門。後人浸把留侯比, 臨沒無頻見漢君。其子荀惲,發哀書報曹操。操甚懊悔,命厚葬 之,諡日敬侯。 且說曹操大軍至濡須,先差曹洪領三萬鐵甲馬軍,哨至江邊 。回報云:「遙望沿江一帶,旗旛無數,不知兵聚何處。」操放 心不下,自領兵前進,就濡須口排開軍陣。操領百餘人上山坡, 遙望戰船,各分隊伍,依次擺列。旗分五色,兵器鮮明。當中大 船上青羅傘下,坐著孫權。左右文武,侍立兩邊。操以鞭指曰: 「生又當如孫仲謀!若劉景升兒子,豚犬耳!」忽有千百騎趕到山 邊,為首馬上一人,碧眼紫髯。眾人認得正是孫權。權自引一隊 馬軍來擊曹操。操大驚,急回馬時,東吳大將韓當、周泰,兩騎 馬直衝將上來。操背後許褚縱馬舞刀,敵住二將,曹操得脫歸寨 。許褚與二將戰三十合方回。操回寨,重賞許褚,責罵眾將:「 臨敵先退,挫吾銳氣!後若如此,盡皆斬首!」是夜二更時分,忽 寨外喊聲大震。操急上馬,見四下裡火起,卻被吳兵劫入大寨。 殺至天明,曹兵退五十餘里下寨。操心中鬱悶,閒看兵書。程昱 曰:「丞相既知兵法,豈不知『兵貴神速』乎 ?丞相起兵,遷延 日久,故孫權得以準備。夾濡須水口為塢,難於攻擊。不若且退 兵還許都,別作良圖。」操不應。 程昱出。操伏几而臥,忽聞潮聲洶湧,如萬馬爭奔之狀。操 急視之,見大江中推出一輪紅日,光華射目;仰望天上,又有兩 輪太陽對照。忽見江心那輪紅日,直飛起來,墜於寨前山中,其 聲如雷。猛然驚覺:原來在帳中做了一夢。帳前軍報道午時。曹 操教備馬,引五十餘騎,逕奔出寨,至夢中所見落日山邊。正看 之間,忽見一簇人馬,當先一人,金盔金甲。操視之,乃孫權也 。權見操至,也不慌忙,在山上勒住馬,以鞭指操曰:「丞相坐 鎮中原,富貴已極,何故貪心不足,又來侵我江南?」操答曰: 「汝為臣下,不尊王室。吾奉天子詔,特來討汝!」孫權笑曰: 「此言豈不羞乎?天下豈不知你挾天子、令諸侯?吾非不尊漢朝, 正欲討汝以正國家耳。」操大怒,叱諸將上山捉孫權。忽一聲鼓 響,山背後兩彪軍出:右邊韓富、周泰,左邊陳武、潘璋。四員 將帶三千弓弩手亂射,矢如雨發。操急引眾將回走。背後四將趕 來甚急。趕到半路,許褚引眾虎衛軍敵住,救回曹操。吳兵齊奏 凱歌,回濡須去了。操還營自思:「孫權非等閒人物。紅日之應 ,久後必為帝王。」於是心中有退兵之意。又死東吳恥笑,進退 未決。兩邊又相拒了月餘,戰了數場,互相勝負。直至來年正月 ,春雨連綿,水港皆滿,軍士多在泥水之中,因苦異常。操心甚 憂。當日正在寨中,與眾謀士商議。或勸操收兵;或云目今春煖 ,正好相持,不可退歸。操猶豫未定。忽報東吳有使齋書到。操 啟視之。書略曰:「孤與丞相,彼此皆漢朝臣宰。丞相不思報國 安民,乃妄動干戈,殘虐生靈,豈仁人之所為哉 ?即日春水方生 ,公當速去。如其不然,復有赤壁之禍矣:公宜自思焉。」書背 後又批兩行云:「足下不死,孤不得安。」 曹操看畢,大笑曰:「孫仲謀不欺我也。」重賞來使,遂下 令班師,命廬江太守朱光,鎮守皖城,自引大軍回許昌。孫權亦 收軍歸陵。權與眾將商議:「曹操雖然北去,制備尚布萌關未還 。何不弔拒曹操之兵,以取荊州 ?」張昭獻計曰:「且未可動兵 。某有一計,使劉備不能再還荊州。」正是:孟德雄兵方退北, 仲謀壯志又圖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