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 第四十二回 張翼德大鬧長板橋 劉豫州敗走漢津口    卻說鍾縉、鍾紳二人攔住趙雲廝殺。趙雲挺鎗便刺,鍾縉 當先揮大斧來迎。兩馬相交,戰不三合,被雲一鎗刺落馬下,奪 路便走。背後鍾紳持戟趕來,馬尾相啣,那枝戟只在趙雲後心內 弄影。雲急撥轉馬頭,恰好兩胸相拍。雲左手持鎗隔過畫戟,右 手拔出青釭寶劍砍去,帶盔連腦,砍去一半,紳落馬而死,餘眾 奔散。趙雲得脫,望長板橋而走。只聞後面喊聲大震:原來文聘 引軍趕來。趙雲到得橋邊,人困馬乏。見張飛挺矛立馬於橋上, 雲大呼曰:「翼德援我!」飛曰:「子龍速行,追兵我自當之。 」    雲縱馬過橋,行二十餘里,見玄德與眾人憩於樹下。雲下 馬伏地而泣。玄德亦泣。雲喘息而言曰:「趙雲之罪,萬死猶輕 !糜夫人身帶重傷,不肯上馬,投井而死。雲只得推土牆掩之; 懷抱公子,身突重圍;賴主公洪福,幸而得脫。適來公子尚在懷 中啼哭,此一會不見動靜,多是不能保也。」遂解視之。原來阿 斗正睡著未醒。雲喜曰:「幸得公子無恙!」雙手遞與玄德。玄 德接過,擲之於地曰:「為汝這孺子,幾損我一員大將!」趙雲 忙向地下抱起阿斗,泣拜曰:「雲雖肝腦塗地,不能報也!」後 人有詩曰:曹操軍中飛虎出,趙雲懷內小龍眠。無由撫慰忠臣意 ,故把親兒擲馬前。卻說文聘引軍追趙雲至長板橋,只見張飛倒 豎虎鬚,圓睜環眼,手綽蛇矛,立馬橋上;又見橋東樹林之後, 塵頭大起,疑有伏兵,便勒住馬,不敢近前。俄而曹仁、李典、 夏侯惇、夏侯淵、樂進、張遼、張邰、許褚等都至。見飛怒目橫 矛,立馬於橋上,又恐是諸葛孔明之計,都不敢近前。紮住陣腳 ,一字兒擺在橋西,使人飛報曹操。操聞知,急上馬,從陣後來 。張飛圓睜環眼,隱隱見後軍青羅傘蓋、旄鉞旌旗來到,料得是 曹操心疑,親自來看。飛乃厲聲大喝曰:「我乃燕人張翼德也! 誰敢與我決一死戰?」聲如巨雷。曹軍聞之,盡皆股栗。曹操急 令去其傘蓋,回顧左右曰:「我向曾聞雲長言:翼德於百萬軍中 ,物。今日相逢,不可輕敵。」言未已,張飛睜目又喝曰:「燕 人張翼德在此!誰敢來決死戰?」曹操見張飛如此氣概,頗有退 心。飛望見曹操後軍陣腳移動,乃挺矛又喝曰:「戰又不戰,退 又不退,卻是何故!」喊聲未絕,曹操身邊夏侯傑驚得肝膽碎裂 ,倒撞於馬下。操便回馬而走。於是諸軍眾將一齊望西逃奔。正 是:黃口孺子,怎聞霹靂之聲;病體樵夫,難聽虎豹之吼。一時 棄鎗落盔者,不計其數。人如潮湧,馬似山崩,自相踐踏。後人 有詩讚曰:長板橋頭殺氣生,橫鎗立馬眼圓睜。一聲好似轟雷震 ,獨退曹家百萬兵。    卻說曹操懼張飛之威,驟馬望西而走,冠簪盡落,披髮奔 逃。張遼、許褚趕上,扯住轡環。曹操倉皇失措。張遼曰:「丞 相休驚。料張飛一人,何足深懼!今急回軍殺去,劉備可擒也。 」曹操方纔神色稍定,乃令張遼、許褚再至長板橋探聽消息。    且說張飛見曹軍一擁而退,不敢追趕;速喚回原隨二十餘 騎,解去馬尾樹枝,令將橋梁拆斷,然後回馬來見玄德,具言斷 橋一事。玄德曰:「吾弟勇則勇矣,惜失於計較。」飛問其故。 玄德曰:「曹操多謀:汝不合拆斷橋梁,彼必追至矣。」飛曰: 「他被我一喝,倒退數里,何敢再追?」玄德曰:「若不斷橋, 彼恐有埋伏,不敢進兵;今拆斷了橋,彼料我無軍而怯,必來追 趕。彼有百萬之眾,雖涉江、漢,可填而過,豈懼一橋之斷耶? 」於是即刻起身,從小路斜投漢津,望沔陽路而走。    卻說曹操使張遼、許褚探長板橋消息,回報曰:「張飛已 拆斷橋梁而去矣。」操曰:「彼斷橋而去,乃心怯也。」遂傳令 差一萬軍,速搭三座浮橋,只今夜就要過。李典曰:「此恐是諸 葛亮之詐謀,不可輕進。」操曰:「張飛一勇之夫,豈有詐謀? 」遂傳下號令,火速進兵。    卻說玄德行近漢津,忽見後面塵頭大起,鼓聲連天,喊聲 震地。玄德曰:「前有大江,後有追兵,如之奈何?」急命趙雲 準備抵敵。曹操下令軍中曰:「今劉備釜中之魚,井中之虎;若 不就此時擒捉,如放魚入海,縱虎歸山矣。眾將可努力向前。」 眾將領令,一個個奮威追趕。忽山坡後鼓聲響處,一隊軍馬飛出 ,大叫曰:「我在此等候多時了!」當頭那員大將,手執青龍刀 ,坐下赤兔馬-原來是關雲長,去江夏惜得軍馬一萬,探知當陽 長板大戰,特地從此路截出。曹操一見雲長,即勒住馬回顧眾將 曰:「又中諸葛亮之計也!」傳令大軍速退。    雲長追趕十數里,即回軍保護玄德等到漢津,已有船隻伺 候;雲長請玄德并甘夫人、阿斗至船中坐定。雲長問曰:「二嫂 嫂如何不見?」玄德訴說當陽之事。雲長歎曰:「曩日獵於許田 時,若從吾意,可無今日之患。」玄德曰:「我於此時亦「投鼠 忌器」耳。」正說之間,忽見江南岸戰鼓大鳴,舟船如蟻,順風 揚帆而來。玄德大驚。船來至近,只見一人白袍銀鎧,立於船頭 上大呼曰:「叔父別來無恙!小姪得罪!」玄德視之,乃劉琦也 。琦過船哭拜曰:「聞叔父困於曹操,小姪特來接應。」玄德大 喜,遂合兵一處,放舟而行。在船中正訴情由,江西南上戰船一 字兒擺開,乘風忽哨而至。    劉琦驚曰:「江夏之兵,小姪已盡起至此矣。今有戰船攔 路,非曹操之軍,即江東之軍也,如之奈何?」玄德出船頭視之 ,見一人綸巾道服,坐在船頭上,乃孔明也。背後立著孫乾。玄 德慌請過船,問其何故卻在此。孔明曰:「亮自至江夏,先今雲 長於漢津登陸地而接。我料曹操必來追趕,主公必不從江陵來, 必斜取漢津矣;故特請公子先來接應,我竟往夏口,盡起軍前來 相助。」玄德大悅,合為一處,商議破曹之策。孔明曰:「夏口 城險,頗有錢糧,可以久守。請主公到夏口屯住。公子自回江夏 ,整頓戰船,收拾軍器,為掎角之勢,可以抵當曹操。若共歸江 夏,則勢反孤矣。」劉琦曰:「軍師之言甚善。但愚意欲請叔父 暫至江夏,整頓軍馬停當,再回夏口不遲。」玄德曰:「賢姪之 言亦是。」遂留下雲長,引五千軍守夏口。玄德、孔明、劉琦共 投江夏。    卻說曹操見雲長在旱路引軍截出,疑有伏兵,不敢來追; 又恐水路先被玄德奪了江陵,便星夜提兵赴江陵來。荊州治中鄧 義、別駕劉先,已備知襄陽之事,料不能抵敵曹操,遂引荊州軍 民出郭投降。曹操入城,安民已定,釋韓嵩之囚,加為大鴻臚。 其餘眾官,各有封賞。曹操與眾將議曰:「今劉備已投江夏,恐 結連東吳,是滋蔓也。當用何計破之?」荀攸曰:「我今大振兵 威,遣使馳檄江東,請孫權會獵於江夏,共擒劉備,分荊州之地 ,永結盟好。孫權必驚疑而來降,則吾事濟矣。」操從其計,一 面發檄遣使赴東吳;一面計點馬步水軍共八十三萬,詐稱一百萬 ,水陸並進,船騎雙行,沿江而來。西連荊、峽,東接蘄、黃, 寨柵聯絡三百餘里。    話分兩頭:卻說江東孫權,屯兵柴桑郡,聞曹操大軍至襄 陽,劉琮已降,今又星夜兼道取江陵,乃集眾謀士商議禦守之策 。魯肅曰:「荊州與國鄰接,江山險固,士民殷富。吾若據而有 之,此帝王之資也。今劉表新亡,劉備新敗,肅請奉命往江夏弔 喪,因說劉備使撫劉表眾將,同心一意,共破曹操;備若喜而從 命,則大事可成矣。」權喜從其言,即遣魯肅齎禮往江夏弔喪。    卻說玄德至江夏,與孔明、劉琦共議良策。孔明曰:「曹 操勢大,急難抵敵,不如往投東吳孫權,以為應援。使南北相持 ,吾等於中取利,有何不可?」玄德曰:「江東人物極多,必有 遠謀,安肯相容耶?」孔明笑曰:「今操引百萬之眾,虎踞江、 漢,江東安得不使人來探聽虛實?」若有人到此,亮借一帆風, 直至江東,憑三寸不爛之舌,說南北兩軍互相吞併。若南軍勝, 共誅曹操以取荊州之地;若北軍勝,則我乘勢以取江南,可也。 」玄德曰:「此論甚高。但如何得江東人到?」    正說間,人報江東孫權差魯肅來弔喪,船已傍岸。孔明笑 曰:「大事濟矣!」遂問劉琦曰:「往日孫策亡時,襄陽曾遣人 去弔喪否?」琦曰:「江東與我家有殺父之讎,安得通慶弔之禮 ?」孔明曰:「然則魯肅之來,非為弔喪,乃來探聽軍情也。」 遂謂玄德曰:「魯肅至,若問曹操動靜,主公只推不知。再三問 時,主公只說可問諸葛亮。」計會已定,使人迎接魯肅。肅入城 弔喪;收過禮物,劉琦請肅與玄德相見。禮畢,邀入後堂飲酒。 肅曰:「久聞皇叔大名,無緣拜會;今幸得見,實為欣慰。近聞 皇叔與曹操會戰,必知彼虛實:敢問操軍約有幾何?」玄德曰: 「備兵微將寡,一聞操至即走,竟不知彼虛實。」魯肅曰:「聞 皇叔用諸葛孔明之謀,兩場火燒得曹操魂亡膽落,何言不知耶? 」玄德曰:「除非問孔明,便知其詳。」肅曰:「孔明安在?願 求一見。」玄德教請孔明出來相見。    肅見孔明禮畢,問曰:「向慕先生才德,未得拜晤;今幸 相遇,願聞目今安危之事。」孔明曰:「曹操奸計,亮已盡知; 但恨力未及,故且避之。」肅曰:「皇叔今將止於此乎?」孔明 曰:「使君與蒼梧太守吳臣有舊,將往投之。」肅曰:「吳臣糧 少兵微,自不能保,焉能容人?」孔明曰:「吳臣處雖不足久居 ,今且暫依之,別有良圖。」肅曰:「孫將軍虎踞六郡,兵精糧 足,又極敬賢禮士,江表英雄,多歸附之;今為君計,莫若遣心 腹往結東吳,以共圖大事。」孔明曰:「劉使君與孫將軍自來無 舊,恐虛費詞說—且別無心腹之人可使。」肅曰:「先生之兄, 現為江東參謀,日望與先生相見。肅不才,願與公同見孫將軍, 共議大事。」玄德曰:「孔明是吾之師,頃刻不可相離,安可去 也?」肅堅請孔明同去。玄德佯不許。孔明曰:「事急矣,請奉 命一行。」玄德方纔許諾。魯肅遂別了玄德、劉琦,與孔明登舟 ,望柴桑郡來。正是:只因諸葛扁舟去,致使曹兵一旦休。不知 孔明此去畢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