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賈文和料敵決勝  夏侯□撥矢啖睛   卻說賈詡料知曹操之意,便欲將計就計而行,乃謂張繡曰:“某在城上見曹操 繞城而觀者三日。他見城東南角磚土之色,新舊不等,鹿角多半毀壞,意將從此處攻進, 卻虛去西北上積草,詐為聲勢,欲哄我撤兵守西北,彼乘夜黑必爬東南角而進也。繡曰: “然則奈何?”詡曰:“此易事耳。來日可今精壯之兵,飽食輕裝,盡蒙於東南房屋內, 卻教百姓假扮軍士,虛守西北。夜間任他在東南角上爬城。俟其爬進城時,一聲炮響, 伏兵齊起,操可擒矣。”繡喜,從其計。   早有探馬報曹操,說張繡盡撤兵在西北角上,吶喊守城,東南卻甚空虛。操曰: “中吾計矣!”遂命軍中密備鍬□爬城器具。日間只引軍攻西北角。至二更時分,卻領 精兵於東南角上爬過壕去,砍開鹿角。城中全無動靜,眾軍一齊擁入。只聽得一聲炮響, 伏兵四起。曹軍急退,背後張繡親驅勇壯殺來。曹軍大敗,退出城外,奔走數十裡。張 繡直殺至天明方收軍入城。曹操計點敗軍,折兵五萬余人,失去輜重無數。呂虔、於禁 俱各被傷。卻說賈詡見操敗走,急勸張繡遺書劉表,使起兵截其後路。表得書,即欲起 兵。忽探馬報孫策屯兵湖口。蒯良曰:“策屯兵湖口,乃曹操之計也。今操新敗,若不 乘勢擊之,後必有患。”表乃令黃祖堅守隘口,自己統兵至安眾縣截操後路;一面約會 張繡。繡知表兵已起,即同賈詡引兵襲操。   且說操軍緩緩而行,至襄城,到清水,操忽於馬上放聲大哭。眾驚問其故,操曰: “吾思去年於此地折了吾大將典韋,不由不哭耳!”因即下令屯住軍馬,大設祭筵,吊 奠典韋亡魂。操親自拈香哭拜,三軍無不感嘆。祭典韋畢,方祭侄曹安民及長子曹昂, 並祭陣亡軍士;連那匹射死的大宛馬,也都致祭。次日,忽荀□差人報說:“劉表助張 繡屯兵安眾,截吾歸路。”操答□書曰:“吾日行數裡,非不知賊來追我;然吾計劃已 定,若到安眾,破繡必矣。君等勿疑。”便催軍行至安眾縣界。劉表軍已守險要,張繡 隨後引軍趕來。操乃令眾軍黑夜鑿險開道,暗伏奇兵。及天色微明,劉表、張繡軍會合, 見操兵少,疑操遁去,俱引兵入險擊之。操縱奇兵出,大破兩家之兵。曹兵出了安眾隘 口,於隘外下塞。劉表、張繡各整敗兵相見。表曰:“何期反中曹操奸計!”繡曰: “容再圖之。”於是兩軍集於安眾。且說荀□探知袁紹欲興兵犯許都,星夜馳書報曹操。 操得書心慌,即日回兵。細作報知張繡,繡欲追之。賈詡曰:“不可追也,追之必敗。” 劉表曰:“今日不追,坐失機會矣。”力勸繡引軍萬余同往追之。約行十余裡,趕上曹 軍後隊。曹軍奮力接戰,繡、表兩軍大敗而還。繡謂詡曰:“不用公言,果有此敗。” 詡曰:“今可整兵再往追之。”繡與表俱曰:“今已敗,奈何復追?”詡曰:“今番追 去,必獲大勝;如其不然,請斬吾首。”繡信之。劉表疑慮,不肯同往。繡乃自引一軍 往追。操兵果然大敗,軍馬輜重,連路散棄而走。繡正往前追趕。忽山後一彪軍擁出。 繡不敢前追,收軍回安眾。劉表問賈詡曰:“前以精兵追退兵,而公曰必敗;後以敗卒 擊勝兵,而公曰必克:究竟悉如公言。何其事不同而皆驗也?願公明教我。”詡曰: “此易知耳。將軍雖善用兵,非曹操敵手。操軍雖敗,必有勁將為後殿,以防追兵;我 兵雖銳,不能敵之也:故知必敗。夫操之急於退兵者,必因許都有事;既破我追軍之後, 必輕車速回,不復為備;我乘其不備而更追之:故能勝也。”劉表、張繡俱服其高見。 詡勸表回荊州,繡守襄城,以為唇齒。兩軍各散。且說曹操正行間,聞報後軍為繡所追, 急引眾將回身救應,只見繡軍已退。敗兵回告操曰:“若非山後這一路人馬阻住中路, 我等皆被擒矣。”操急問何人。那人綽槍下馬,拜見曹操,乃鎮威中郎將,江夏平春人, 姓李,名通,字文達。操問何來。通曰:“近守汝南,聞丞相與張繡、劉表戰,特來接 應。”操喜,封之為建功侯,守汝南西界,以防表、繡。李通拜謝而去。操還許都,表 奏孫策有功,封為討逆將軍,賜爵吳侯,遣使詔江東,諭令防剿劉表。   操回府,眾官參見畢,荀□問曰:“丞相緩行至安眾,何以知必勝賊兵?”操曰: “彼退無歸路,必將死戰,吾緩誘之而暗圖之,是以知其必勝也。”荀□拜服。郭嘉入, 操曰:“公來何暮也?”嘉袖出一書,白操曰:“袁紹使人致書丞相,言欲出兵攻公孫 瓚,特來借糧借兵。”操曰:“吾聞紹欲圖許都,今見吾歸,又別生他議。”遂拆書觀 之。見其詞意驕慢,乃問嘉曰:“袁紹如此無狀,吾欲討之,恨力不及,如何?”嘉曰: “劉、項之不敵,公所知也。高祖惟智勝,項羽雖強,終為所擒。今紹有十敗,公有十 勝,紹兵雖盛,不足懼也:紹繁禮多儀,公體任自然,此道勝也;紹以逆動,公以順率, 此義勝也;桓、靈以來,政失於寬,紹以寬濟,公以猛糾,此治勝也;紹外寬內忌,所 任多親戚,公外簡內明,用人惟才,此度勝也;紹多謀少決,公得策輒行,此謀勝也; 紹專收名譽,公以至誠待人,此德勝也;紹恤近忽遠,公慮無不周,此仁勝也;紹聽讒 惑亂,公浸潤不行,此明勝也;紹是非混淆,公法度嚴明,此文勝也;紹好為虛勢,不 知兵要,公以少克眾,用兵如神,此武勝也。公有此十勝,於以敗紹無難矣。”操笑曰: “如公所言,孤何足以當之!”荀□曰:“郭奉孝十勝十敗之說,正與愚見相合。紹兵 雖眾,何足懼耶!”嘉曰:“徐州呂布,實心腹大患。今紹北征公孫瓚,我當乘其遠出, 先取呂布,掃除東南,然後圖紹,乃為上計;否則我方攻紹,布必乘虛來犯許都,為害 不淺也。”操然其言,遂議東征呂布。荀□曰:“可先使人往約劉備,待其回報,方可 動兵。”操從之,一面發書與玄德,一面厚遣紹使,奏封紹為大將軍、太尉,兼都督冀、 青、幽、並四州,密書答之雲:“公可討公孫瓚。吾當相助。”紹得書大喜,便進兵攻 公孫瓚。   且說呂布在徐州,每當賓客宴會之際,陳父子必盛稱布德。陳宮不悅,乘間告布 曰:“陳父子面諛將軍,其心不可測,宜善防之。”布怒叱曰:“汝無端獻讒,欲害 好人耶?”宮出嘆曰:“忠言不入,吾輩必受殃矣!”意欲棄布他往,卻又不忍;又恐 被人嗤笑。乃終日悶悶不樂。一日,帶領數騎去小沛地面圍獵解悶,忽見官道上一騎驛 馬,飛奔前去。宮疑之,棄了圍場,引從騎從小路趕上,問曰:“汝是何處使命?”那 使者知是呂布部下人,慌不能答。陳宮令搜其身,得玄德回答曹操密書一封。宮即連人 與書,拿見呂布。布問其故。來使曰:“曹丞相差我往劉豫州處下書,今得回書,不知 書中所言何事。”布乃拆書細看。書略曰:“奉明命欲圖呂布,敢不夙夜用心。但備兵 微將少,不敢輕動。丞相興大師,備當為前驅。謹嚴兵整甲,專待鈞命。”   呂布見了,大罵曰:“操賊焉敢如此!”遂將使者斬首。先使陳宮、臧霸、結連泰 山寇孫觀、吳敦、尹禮、昌稀,東取山東兗州諸郡。令高順、張遼取沛城,攻玄德。令 宋憲、魏續西取汝、穎。布自總中軍為三路救應。   且說高順等引兵出徐州,將至小沛,有人報知玄德。玄德急與眾商議。孫乾曰: “可速告急於曹操。”玄德曰:“誰可去許都告急?”階下一人出曰:“某願往。”視 之,乃玄德同鄉人,姓簡,名雍,字憲和,現為玄德幕賓。玄德即修書付簡雍,使星夜 赴許都求援;一面整頓守城器具。玄德自守南門,孫乾守北門,雲長守西門,張飛守東 門,令糜竺與其弟糜芳守護中軍。原來糜竺有一妹,嫁與玄德為次妻。玄德與他兄弟有 郎舅之親,故令其守中軍保護妻小。高順軍至,玄德在敵樓上問曰:“吾與奉先無隙, 何故引兵至此?”順曰:“你結連曹操,欲害吾主,今事已露,何不就縛!”言訖,便 麾軍攻城。玄德閉門不出。次日,張遼引兵攻打西門。雲長在城上謂之曰:“公儀表非 俗,何故失身於賊?”張遼低頭不語。雲長知此人有忠義之氣,更不以惡言相加,亦不 出戰。遼引兵退至東門,張飛便出迎戰。早有人報知關公。關公急來東門看時,只見張 飛方出城,張遼軍已退。飛欲追趕,關公急召入城。飛曰:“彼懼而退,何不追之。” 關公曰:“此人武藝不在你我之下。因我以正言感之,頗有自悔之心,故不與我等戰耳。” 飛乃悟,只令士卒堅守城門,更不出戰。   卻說簡雍至許都見曹操,具言前事。操即聚眾謀士議曰:“吾欲攻呂布,不憂袁紹 掣肘,只恐劉表、張繡議其後耳。”荀攸曰:“二人新破,未敢輕動。呂布驍勇,若更 結連袁術,縱橫淮、泗,急難圖矣。”郭嘉曰:“今可乘其初叛,眾心未附,疾往擊之。” 操從其言。即命夏侯□與夏侯淵、呂虔、李典領兵五萬先行,自統大軍陸續進發,簡雍 隨行。早有探馬報知高順。順飛報呂布。布先令侯成、郝萌、曹性引二百余騎接應高順, 使離沛城三十裡去迎曹軍,自引大軍隨後接應。玄德在小沛城中見高順退去,知是曹家 兵至,乃只留孫乾守城,糜竺、糜芳守家,自己卻與關、張二公,提兵盡出城外,分頭 下寨,接應曹軍。卻說夏侯□引軍前進,正與高順軍相遇,便挺槍出馬搦戰。離順迎敵。 兩馬相交,戰有四五十合,高順抵敵不住,敗下陣來。□縱馬追趕,順繞陣而走。□不 舍,亦繞陣追之。陣上曹性看見,暗地拈弓搭箭,覷得親切,一箭射去,正中夏侯□左 目。□大叫一聲,急用手拔箭,不想連眼珠撥出,乃大呼曰:“父精母血,不可棄也!” 遂納於口內啖之,仍復挺槍縱馬,直取曹性。性不及提防,早被一槍搠透面門,死於馬 下。兩邊軍士見者,無不駭然。夏侯□既殺曹性,縱馬便回。高順從背後趕來,麾軍齊 上,曹兵大敗。夏侯淵救護其兄而走。呂虔、李典將敗軍退去濟北下寨。高順得勝,引 軍回擊玄德。恰好呂布大軍亦至,布與張遼、高順分兵三路,來攻玄德、關、張三寨, 正是:啖睛猛將雖能戰,中箭先鋒難久持。未知玄德勝負如何,且聽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