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袁公路大起七軍  曹孟德會合三將   卻說袁術在淮南,地廣糧多,又有孫策所質玉璽,遂思僭稱帝號;大會群下議 曰:“昔漢高祖不過泗上一亭長,而有天下;今歷年四百,氣數已盡,海內鼎沸。吾家 四世三公,百姓所歸;吾效應天順人,正位九五。爾眾人以為何如?”主簿閣象曰: “不可。昔周後稷積德累功,至於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猶以服事殷。明公家世雖貴, 未若有周之盛;漢室雖微,未若殷紂之暴也。此事決不可行。”術怒曰:“吾袁姓出於 陳。陳乃大舜之後。以土承火,正應其運。又讖雲:代漢者,當塗高也。吾字公路,正 應其讖。又有傳國玉璽。若不為君,背天道也。吾意已決,多言者斬!”遂建號仲氏, 立台省等官,乘龍鳳輦,祀南北郊,立馮方女為後,立子為東宮。因命使催取呂布之女 為東宮妃,卻聞布已將韓胤解赴許都,為曹操所斬,乃大怒;遂拜張勛為大將軍,統領 大軍二十余萬,分七路征徐州:第一路大將張勛居中,第二路上將橋蕤居左,第三路上 將陳紀居右,第四路副將雷薄居左,第五路副將陳蘭居右,第六路降將韓暹居左,第七 路降將楊奉居右。各領部下健將,克日起行。命兗州刺史金尚為太尉,監運七路錢糧。 尚不從,術殺之。以紀靈為七路都救應使。術自引軍三萬,使李豐、樑剛、樂就為催進 使,接應七路之兵。   呂布使人探聽得張勛一軍從大路徑取徐州,橋蕤一軍取小沛,陳紀一軍取沂都,雷 薄一軍取琅琊,陳蘭一軍取碣石,韓暹一軍取下邳,楊奉一軍取濬山:七路軍馬,日行 五十裡,於路劫掠將來。乃急召眾謀士商議,陳宮與陳父子俱至。陳宮曰:“徐州之 禍,乃陳父子所招,媚朝廷以求爵祿,今日移禍於將軍。可斬二人之頭獻袁術,其軍 自退。”布聽其言,即命擒下陳、陳登。陳登大笑曰:“何如是之懦也?吾觀七路之 兵,如七堆腐草,何足介意!”布曰:“汝若有計破敵、免汝死罪。”陳登曰:“將軍 若用老夫之言,徐州可保無虞。”布曰:“試言之。”登曰:“術兵雖眾,皆烏合之師, 素不親信;我以正兵守之,出奇兵勝之,無不成功。更有一計,不止保安徐州,並可生 擒袁術。”布曰:“計將安出?”登曰:“韓暹、楊奉乃漢舊臣,因懼曹操而走,無家 可依,暫歸袁術;術必輕之,彼亦不樂為術用。若憑尺書結為內應,更連劉備為外合, 必擒袁術矣。”布曰:“汝須親到韓暹、楊奉處下書。”陳登允諾。布乃發表上許都, 並致書與豫州,然後令陳登引數騎,先於下邳道上候韓暹。退引兵至,下寨畢,登入見。 暹問曰:“汝乃呂布之人,來此何幹?”登笑曰:“某為大漢公卿,何謂呂布之人?若 將軍者,向為漢臣,今乃為叛賊之臣,使昔日關中保駕之功,化為烏有,竊為將軍不取 也。且袁術性最多疑,將軍後必為其所害。今不早圖,悔之無及!”暹嘆曰:“吾欲歸 漢,恨無門耳。”登乃出布書。暹覽書畢曰:“吾已知之。公先回。吾與楊將軍反戈擊 之。但看火起為號,溫侯以兵相應可也。”登辭暹,急回報呂布。   布乃分兵五路,高順引一軍進小沛,敵橋蕤;陳宮引一軍進沂都,敵陳紀;張遼、 臧霸引一軍出琅琊,敵雷薄;宋憲、魏續引一軍出碣石,敵陳蘭;呂布自引一軍出大道, 敵張勛。各領軍一萬,余者守城。呂布出城三十裡下寨。張勛軍到,料敵呂布不過,且 退二十裡屯住,待四下兵接應。   是夜二更時分,韓暹、楊奉分兵到處放火,接應呂家軍入寨。勛軍大亂。呂布乘勢 掩殺,張勛敗走。呂布趕到天明,正撞紀靈接應。兩軍相迎,恰待交鋒,韓暹、楊奉兩 路殺來。紀靈大敗而走,呂布引兵追殺。山背後一彪軍到,門旗開處,只見一隊軍馬, 打龍鳳日月旗幡,四鬥五方旌幟,金瓜銀斧,黃鉞白旄,黃羅銷金傘蓋之下,袁術身披 金甲,腕懸兩刀,立於陣前,大罵:“呂布,背主家奴!”布怒,挺戟向前。術將李豐 挺槍來迎;戰不三合,被布刺傷其手,豐棄槍而走。呂布麾兵沖殺,術軍大亂。呂布引 軍從後追趕,搶奪馬匹衣甲無數。袁術引著敗軍,走不上數裡,山背後一彪軍出,截住 去路。當先一將乃關雲長也,大叫:“反賊!”還不受死!”袁術慌走,余眾四散奔逃, 被雲長大殺了一陣。袁術收拾敗軍,奔回淮南去了。呂布得勝,邀請雲長並楊奉、韓暹 等一行人馬到徐州,大排筵宴管待,軍士都有犒賞。次日,雲長辭歸。布保韓暹為沂都 牧、楊奉為琅琊牧,商議欲留二人在徐州。陳曰:“不可。韓、楊二人據山東,不出 一年,則山東城敦皆屬將軍也。”布然之,遂送二將暫於沂都、琅琊二處屯紮,以候恩 命。陳登私問父曰:“何不留二人在徐州,為殺呂布之根?”曰:“倘二人協助呂布, 是反為虎添爪牙也。”登乃服父之高見。   卻說袁術敗回淮南,遣人往江東問孫策借兵報仇。策怒曰:“汝賴吾玉璽,僭稱帝 號,背反漢室,大逆不道!吾方欲加兵問罪,豈肯反助叛賊乎!”遂作書以絕之。使者 書回見袁術。術看畢,怒曰:“黃口孺子,何敢乃爾!吾先伐之!”長史楊大將力諫 方止。卻說孫策自發書後,防袁術兵來,點軍守住江口。忽曹操使至,拜策為會稽太守, 令起兵征討袁術。策乃商議。便欲起兵。長史張昭曰:“術雖新敗,兵多糧足,未可輕 敵。不如遺書曹操,勸他南征,吾為後應:兩軍相援,術軍必敗。萬一有失,亦望操救 援。”策從其言,遣使以此意達曹操。   卻說曹操至許都,思幕典韋,立祀祭之;封其子典滿為中郎,收養在府。忽報孫策 遣使致書,操覽書畢;又有人報袁術乏糧,劫掠陳留。欲乘虛攻之,遂興兵南征。令曹 仁守許都,其余皆從征:馬步兵十七萬,糧食輜重千余車。一面先發人會合孫策與劉備、 呂布。兵至豫州界上,玄德早引兵來迎,操命請入營。相見畢,玄德獻上首級二顆。操 驚曰:“此是何人首級?”玄德曰:“此韓暹、楊奉之首級也。”操曰:“何以得之?” 玄德曰:“呂布令二人權住沂都、琅琊兩縣。不意二人縱兵掠民,人人嗟怨。因此備乃 說一宴,詐請議事:“飲酒間,擲盞為號,使關、張二弟殺之,盡降其眾。今特來請罪。” 操曰:“君為國家除害,正是大功,何言罪也?”遂厚勞玄德,合兵到徐州界。呂布出 迎,操善言撫慰,封為左將軍,許於還都之時,換給印綬。布大喜。操即分呂布一軍在 左,玄德一軍在右,自統大軍居中,令夏侯□、於禁為先鋒。   袁術知操兵至,令大將橋蕤引兵五萬作先鋒。兩軍會於壽春界口。橋蕤當先出馬, 與夏侯□戰不三合,被夏侯□搠死。術軍大敗,奔走回城。忽報孫策發船攻江邊西面, 呂布引兵攻東面,劉備、關、張引兵攻南面,操自引兵十七萬攻北面。術大驚,急聚眾 文武商議。楊大將曰:“壽春水旱連年,人皆缺食;今又動兵擾民,民既生怨,兵至難 以拒敵。不如留軍在壽春,不必與戰;待彼兵糧盡,必然生變。陛下且統御林軍渡淮, 一者就熟,二者暫避其銳。”術用其言,留李豐、樂就、樑剛、陳紀四人分兵十萬,堅 守壽春;其余將卒並庫藏金玉寶貝,盡數收拾過淮去了。   卻說曹兵十七萬,日費糧食浩大,諸郡又荒旱,接濟不及。操催軍速戰,李豐等閉 門不出。操軍相拒月余,糧食將盡,致書於孫策,借得糧米十萬斛,不敷支散。管糧官 任峻部下倉官王□人稟操曰:“兵多糧少,當如之何?”操曰:“可將小解散之,權且 救一時之急。”□曰:“兵士倘怨,如何?”操曰:“吾自有策。”□依命,以小斛分 散。操暗使人各寨探聽,無不嗟怨,皆言丞相欺眾。操乃密召王□入曰:“吾欲問汝借 一物,以壓眾心,汝必勿吝。”□曰:“丞相欲用何物?”操曰:“欲借汝頭以示眾耳。” □大驚曰:“某實無罪!”操曰:“吾亦知汝無罪,但不殺汝,軍必變矣。汝死後,汝 妻子吾自養之,汝勿慮也。”□再欲言時,操早呼刀斧手推出門外,一刀斬訖,懸頭高 竿,出榜曉示曰:“王□故行小斛,盜竊官糧,謹按軍法。”於是眾怨始解。   次日,操傳令各營將領:“如三日內不並力破城,皆斬!”操親自至城下,督諸軍 搬土運石,填壕塞塹。城上矢石如雨,有兩員裨將畏避而回,操掣劍親斬於城下,遂自 下馬接土填坑。於是大小將士無不向前,軍威大振。城上抵敵不住,曹兵爭先上城,斬 關落鎖,大隊擁入。李豐、陳紀、樂就、樑剛都被生擒,操令皆斬於市。焚燒偽造宮室 殿宇、一應犯禁之物;壽春城中,收掠一空。商議欲進兵渡淮,追趕袁術。荀□諫曰: “年來荒旱,糧食艱難,若更進兵,勞軍損民,未必有利。不若暫回許都,將來春麥熟, 軍糧足備,方可圖之。”操躊躇未決。忽報馬到,報說:“張繡依托劉表,復肆猖獗、 南陽、江陵諸縣復反;曹洪拒敵不住,連輸數陣,今特來告急。”操乃馳書與孫策,令 其跨江布陣,以為劉表疑兵,使不敢妄動;自己即日班師,別議征張繡之事。臨行,令 玄德仍屯兵小沛,與呂布結為兄弟,互相救助,再無相侵。呂布領兵自回徐州。操密謂 玄德曰:“吾令汝屯兵小沛。是掘坑待虎之計也。公但與陳父子商議,勿致有失。某 當為公外援。”話畢而別。卻說曹操引軍回許都,人報段煨殺了李□,伍習殺了郭汜, 將頭來獻。段煨並將李□合族老小二百余口活解入許都。操令分於各門處斬,傳首號令, 人民稱快。天子升殿,會集文武,作太平筵宴。封段煨為盪寇將軍、伍習為殄虜將軍, 各引兵鎮守長安。二人謝恩而去。操即奏張繡作亂,當興兵伐之。天子乃親排鑾駕。送 操出師。時建安三年夏四月也。   操留荀□在許都,調遣兵將,自統大軍進發。行軍之次,見一路麥已熟;民因兵至, 逃避在外,不敢刈麥。操使人遠近遍諭村人父老,及各處守境官吏曰:“吾奉天子明詔, 出兵討逆,與民除害。方今麥熟之時,不得已而起兵,大小將校,凡過麥田,但有踐踏 者,並皆斬首。軍法甚嚴,爾民勿得驚疑。”百姓聞諭,無不歡喜稱頌,望塵遮道而拜。 官軍經過麥田,皆下馬以手扶麥,遞相傳送而過,並不敢踐踏。操乘馬正行,忽田中驚 起一鳩。那馬眼生,竄入麥中,踐壞了一大塊麥田。操隨呼行軍主簿,擬議自己踐麥之 罪。主簿曰:“丞相豈可議罪?”操曰:“吾自制法,吾自犯之,何以服眾?”即掣所 佩之劍欲自刎。眾急救住。郭嘉曰:“古者《春秋》之義:法不加於尊。丞相總統大軍, 豈可自戕?”操沉吟良久,乃曰:“既《春秋》有法不加於尊之義,吾姑免死。”乃以 劍割自己之發,擲於地曰:“割發權代首。”使人以發傳示三軍曰:“丞相踐麥,本當 斬首號令,今割發以代。”於是三軍悚然,無不懍遵軍令。後人有詩論之曰:“十萬貔 貅十萬心,一人號令眾難禁。拔刀割發權為首,方見曹瞞詐術深。”   卻說張繡知操引兵來,急發書報劉表,使為後應;一面與雷敘、張先二將領兵出城 迎敵。兩陣對圓,張繡出馬,指操罵曰:“汝乃假仁義無廉恥之人,與禽獸何異!”操 大怒,令許褚出馬。繡令張先接戰。只三合,許褚斬張先於馬下,繡軍大敗。操引軍趕 至南陽城下。繡入城,閉門不出。操圍城攻打,見城壕甚闊,水勢又深,急難近城。乃 令軍士運土填壕;又用土布袋並柴薪草把相雜,於城邊作梯凳;又立雲梯窺望城中;操 自騎馬繞城觀之,如此三日。傳令教軍士於西門角上,堆積柴薪,會集諸將,就那裡上 城。城中賈詡見如此光景,便謂張繡曰:“某已知曹操之意矣。今可將計就計而行。” 正是:強中自有強中手,用詐還逢識詐人。不知其計若何,且聽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