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第十六回 呂奉先射戟轅門 曹孟德敗師【育】水 卻說楊大將獻計欲攻劉備。袁術曰:“計將安出?”大將曰:“劉備屯軍小沛,雖 然易取,奈呂布虎踞徐州,前次許他金帛糧馬,至今未與,恐其助備;今當令人送與糧 食,以結其心,使其按兵不動,則劉備可擒。先擒劉備,後圖呂布,徐州可得也。”術 喜,便具粟二十萬斛,令韓胤密書往見呂布。呂布甚喜,重待韓胤。胤回告袁術,術 遂遣紀靈為大將,雷薄、陳蘭為副將,統兵數萬,進攻小沛。玄德聞知此信,聚眾商議。 張飛要出戰。孫乾曰:“今小沛糧寡兵微,如何抵敵?可修書告急於呂布。”張飛曰: “那廝如何肯來!”玄德曰:“乾之言善。”遂修書與呂布。書略曰: 伏自將軍垂念,令備於小沛容身,實拜雲天之德。今袁術欲報私仇,遣紀靈領 兵到縣,亡在旦夕,非將軍莫能救。望驅一旅之師,以救倒懸之急,不勝幸甚! 呂布看了書,與陳宮計議曰:“前者袁術送糧致書,蓋欲使我不救玄德也。今玄德又來 求救。吾想玄德屯軍小沛,未必遂能為我害;若袁術並了玄德,則北連泰山諸將以圖我, 我不能安枕矣:不若救玄德。”遂點兵起程。 卻說紀靈起兵長驅大進,已到沛縣東南,紮下營寨。晝列旌旗,遮映山川;夜設火 鼓,震明天地。玄德縣中,止有五千余人,也只得勉強出縣,布陣安營。忽報呂布引兵 離縣一裡、西南上紮下營寨。紀靈知呂布領兵來救劉備,急令人致書於呂布,責其無信。 布笑曰:“我有一計,使袁、劉兩家都不怨我。”乃發使往紀靈、劉備寨中,請二人飲 宴。玄德聞布相請,即便欲往。關、張曰:“兄長不可去。呂布必有異心。”玄德曰: “我待彼不薄,彼必不害我。”遂上馬而行。關、張隨往。到呂布寨中,入見。布曰: “吾今特解公之危。異日得志,不可相忘!”玄德稱謝。布請玄德坐。關、張按劍立於 背後。人報紀靈到,玄德大驚,欲避之。布曰:“吾特請你二人來會議,勿得生疑。” 玄德未知其意,心下不安。紀靈下馬入寨,卻見玄德在帳上坐,大驚,抽身便回。左右 留之不住。呂布向前一把扯回,如提童稚。靈曰:“將軍欲殺紀靈耶?”布曰:“非也。 ”靈曰:“莫非殺‘大耳兒’乎?”布曰:“亦非也。”靈曰:“然則為何?”布曰: “玄德與布乃兄弟也,今為將軍所困,故來救之。”靈曰:“若此則殺靈也?”布曰: “無有此理。布平生不好鬥,惟好解鬥。吾今為兩家解之。”靈曰:“請問解之之法?” 布曰:“我有一法,從天所決。”乃拉靈入帳與玄德相見。二人各懷疑忌。布乃居中坐, 使靈居左,備居右,且教設宴行酒。 酒行數巡,布曰:“你兩家看我面上,俱各罷兵。”玄德無語。靈曰:“吾奉主公 之命,提十萬之兵,專捉劉備,如何罷得?”張飛大怒,拔劍在手。叱曰:“吾雖兵少, 覷汝輩如兒戲耳!你比百萬黃巾何如?你敢傷我哥哥!”關公急止之曰:“且看呂將軍 如何主意,那時各回營寨廝殺未遲。”呂布曰:“我請你兩家解鬥,須不教你廝殺!” 這邊紀靈不忿,那邊張飛只要廝殺。布大怒,教左右:“取我戟來!”布提畫戟在手, 紀靈、玄德盡皆失色。布曰:“我勸你兩家不要廝殺,盡在天命。”令左右接過畫戟, 去轅門外遠遠插定。乃回顧紀靈、玄德曰:“轅門離中軍一百五十步,吾若一箭射中戟 小枝,你兩家罷兵;如射不中,你各自回營,安排廝殺。有不從吾言者,並力拒之。” 紀靈私忖:“戟在一百五十步之外,安能便中?且落得應允。待其不中,那時憑我廝殺。 ”便一口許諾。玄德自無不允。布都教坐,再各飲一杯酒。酒畢,布教取弓箭來。玄德 暗祝曰:“只願他射得中便好!”只見呂布挽起袍袖,搭上箭,扯滿弓,叫一聲:“著! ”正是:弓開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落地。--一箭正中畫戟小枝。帳上帳下將校, 齊聲喝採。後人有詩讚之曰: 溫侯神射世間稀,曾向轅門獨解危。落日果然欺後羿,號猿直欲勝由基。 虎筋弦響弓開處,雕羽翅飛箭到時。豹子尾搖穿畫戟,雄兵十萬脫征衣。 當下呂布射中畫戟小枝,呵呵大笑,擲弓於地,執紀靈、玄德之手曰:“此天令你 兩家罷兵也!”喝教軍士:“斟酒來!各飲一大觥。”玄德暗稱慚愧。紀靈默然半響, 告布曰:“將軍之言,不敢不聽;奈紀靈回去,主人如何肯信?”布曰:“吾自作書復 之便了。”酒又數巡,紀靈求書先回。布謂玄德曰:“非我則公危矣。”玄德拜謝,與 關、張回。次日,三處軍馬都散。 不說玄德入小沛,呂布歸徐州。卻-說紀靈回淮南見袁術,說呂布轅門射就解和之 事,呈上書信。袁術大怒曰:“呂布受吾許多糧米,反以此兒戲之事,偏護劉備。吾當 自提重兵,親征劉備,兼討呂布!”紀靈,:“主公不可造次。呂布勇力過人,兼有徐 州之地;若布與備首尾相連,不易圖也。吳聞布妻嚴氏有一女,年已及笄。主公有一子, 可令人求親於布。布若嫁女於主公,必殺劉備:此乃‘疏不間親’之計也。”袁術從之, 即日遣韓胤為媒,禮物往徐州求親。胤到徐州見布,稱說:“主公仰慕將軍,欲求令 愛為兒婦,永結‘秦晉之好’。”布入謀於妻嚴氏。原來呂布有二妻一妾:先娶嚴氏為 正妻,後娶貂蟬為妾;及居小沛時,又娶曹豹之女為次妻。曹氏先亡無出,貂蟬亦無所 出,惟嚴氏生一女,布最鐘愛。當下嚴氏對布曰:“吾聞袁公路久鎮淮南,兵多糧廣, 早晚將為天子。若成大事,則吾女有後妃之望。--只不知他有幾子?”布曰:“止有 一子。”妻曰:“既如此,即當許之。縱不為皇後,吾徐州亦無憂矣。”布意遂決,厚 款韓胤,許了親事。韓胤回報袁術。術即備聘禮,仍令韓胤送至徐州。呂布受了,設席 相待,留於館驛安歇。 次日,陳宮竟往館驛內拜望韓胤。講禮畢,坐定。宮乃叱退左右,對胤曰:“誰獻 此計,教袁公與奉先聯姻?意在取劉玄德之頭乎?”胤失驚,起謝曰:“乞公台勿泄!” 宮曰:“吾自不泄,只恐其事若遲,必被他人識破,事將中變。”胤曰:“然則奈何? 願公教之。”宮曰:“吾見奉先,使其即日送女就親,何如?”胤大喜,稱謝曰:“若 如此,袁公感佩明德不淺矣!”宮遂辭別韓胤。入見呂布曰:“聞公女許嫁袁公路,甚 善。但不知於何日結親?”布曰:“尚容徐議。”宮曰:“古者自受聘成婚之期,各有 定例:天子一年,諸侯半年,大夫一季,庶民一月。”布曰:“袁公路天賜國室,早晚 當為帝,今從天子例,可乎?”宮曰:“不可。”布曰:“然則仍從諸侯例?”宮曰: “亦不可。”布曰:“然則將從卿大夫例矣?”宮曰:“亦不可。”布笑曰:“公豈欲 吾依庶民例耶?”宮曰:“非也”。布曰:“然則公意欲如何?”宮曰:“方今天下諸 侯,互相爭雄;今公與袁公路結親,諸侯保無有嫉妒者乎?若復遠擇吉期,或竟乘我良 辰,伏兵半路以奪之,如之奈何?為今之計:不許便休;既已許之,當趁諸侯未知之時, 即便送女到壽春,另居別館,然後擇吉成親,萬無一失也。”布喜曰:“公台之言甚當。 ”遂入告嚴氏。連夜具辦妝奩,收拾寶馬香車,令宋憲、魏續一同韓胤送女前去。鼓樂 喧天,送出城外。 時陳元龍之父陳【王圭】,養老在家,聞鼓樂之聲,遂問左右。左右告以故。【王 圭】曰:“此乃‘疏不間親’之計也。玄德危矣。”遂扶病來見呂布。布曰:“大夫何 來?”【王圭】曰:“聞將軍死至,特來吊喪。”布驚曰:“何出此言?”【王圭】曰: “前者袁公路以金帛送公,欲殺劉玄德,而公以射戟解之;今忽來求親,其意蓋欲以公 女為質,隨後就來攻玄德而取小沛。小沛亡,徐州危矣。且彼或來借糧,或來借兵:公 若應之,是疲於奔命,而又結怨於人;若其不允,是棄親而啟兵端也。況聞袁術有稱帝 之意,是造反也。彼若造反,則公乃反賊親屬矣,得無為天下所不容乎?”布大驚曰: “陳宮誤我!”急命張遼引兵,追趕至三十裡之外,將女搶歸;連韓胤都拿回監禁,不 放歸去。卻令人回復袁術,只說女兒妝奩未備,俟備畢便自送來。陳【王圭】又說呂布, 使解韓胤赴許都。布猶豫未決。 忽人報:“玄德在小沛招軍買馬,不知何意。”布曰:“此為將者本分事,何足為 怪。”正話間,宋憲、魏續至,告布曰:“我二人奉明公之命,往山東買馬,買得好馬 三百余匹;回至沛縣界首,被強寇劫去一半。打聽得是劉備之弟張飛,詐妝出賊,搶劫 馬匹去了。”呂布聽了大怒,隨即點兵往小沛來鬥張飛。玄德聞知大驚,慌忙領兵出迎。 兩陣圓處,玄德出馬曰:“兄長何故領兵到此?”布指罵曰:“我轅門射戟,救你大難, 你何故奪我馬匹?”玄德曰:“備因缺馬,令人四下收買,安敢奪兄馬匹。”布曰:你 便使張飛奪了我好馬一百五十匹,尚自抵賴!”張飛挺槍出馬曰:“是我奪了你好馬! 你今待怎麼?”布罵曰:“環眼賊!你累次渺視我!”飛曰:“我奪你馬你便惱,你奪 我哥哥的徐州便不說了!”布挺戟出馬來戰張飛,飛亦挺槍來迎。兩個酣戰一百余合, 未見勝負。玄德恐有疏失,急鳴金收軍入城。呂布分軍四面圍定。玄德喚張飛責之曰: “都是你奪他馬匹,惹起事端!如今馬匹在何處?”飛曰:“都寄在各寺院內。”玄德 隨令人出城,至呂布營中,說情願送還馬匹,兩相罷兵。布欲從之。陳宮曰:“今不殺 劉備,久後必為所害。”布聽之,不從所請,攻城癒急。玄德與糜竺、孫乾商議。孫乾 曰:“曹操所恨者,呂布也。不若棄城走許都,投奔曹操,借軍破布,此為上策。”玄 德曰:“誰可當先破圍而出?”飛曰:“小弟情願死戰!”玄德令飛在前,雲長在後; 自居於中,保護老小。當夜三更,乘著月明,出北門而走。正遇宋憲、魏續,被翼德一 陣殺退,得出重圍。後而張遼趕來,關公敵住。呂布見玄德去了,也不來趕,隨即入城 安民,令高順守小沛,自己仍回徐州去了。 卻說玄德前奔許都,到城外下寨,先使孫乾來見曹操,言被呂布追逼,特來相投。 操曰:“玄德與吾,兄弟也。”便請入城相見。次日,玄德留關、張在城外,自帶孫乾、 糜竺入見操。操待以上賓之禮。玄德備訴呂布之事,操曰:“布乃無義之輩,吾與賢弟 並力誅之。”玄德稱謝。操設宴相待,至晚送出。荀□入見曰:“劉備,英雄也。今不 早圖,後必為患。”操不答。□出,郭嘉入。操曰:“荀□勸我殺玄德,當如何?”嘉 曰:“不可。主公興義兵,為百姓除暴,惟仗信義以招俊傑,猶懼其不來也;今玄德素 有英雄之名,以困窮而來投,若殺之,是害賢也。天下智謀之士,聞而自疑,將裹足不 前,主公誰與定天下乎?夫除一人之患,以阻四海之望:安危之機,不可不察。”操大 喜曰:“君言正合吾心。”次日,即表薦劉備領豫州牧。程昱諫曰:“劉備終不為人之 下,不如早圖之。”操曰:“方今正用英雄之時,不可殺一人而失天下之心。--此郭 奉孝與吾有同見也。”遂不聽昱言,以兵三千、糧萬斛送與玄德,使往豫州到任,進兵 屯小沛,招集原散之兵,攻呂布。玄德至豫州,令人約會曹操。 操正欲起兵,自往征呂布,忽流星馬報說張濟自關中引兵攻南陽,為流矢所中而死; 濟侄張繡統其眾,用賈詡為謀士,結連劉表,屯兵宛城,欲興兵犯闕奪駕。操大怒,欲 興兵討之,又恐呂布來侵許都,乃問計於荀□。□曰:“此易事耳。呂布無謀之輩,見 利必喜;明公可遣使往徐州,加官賜賞,令與玄德解和。布喜,則不思遠圖矣。”操曰: “善。”遂差奉軍都尉王則,官誥並和解書,往徐州去訖。一面起兵十五萬,親討張 繡。分軍三路而行,以夏侯【享】為先鋒。軍馬至【育】水下寨。賈詡勸張繡曰: “操兵勢大,不可與敵,不如舉眾投降。”張繡從之,使賈詡至操寨通款。操見詡應對 如流,甚愛之,欲用為謀士。詡曰:“某昔從李【榷換木為】,得罪天下;今從張繡, 言聽計從,不忍棄之。”乃辭去。次日引繡來見操,操待之甚厚。引兵入宛城屯紮,余 軍分屯城外,寨柵聯絡十余裡。一住數日,繡每日設宴請操。 一日操醉,退入寢所,私問左右曰:“此城中有妓女否?”操之兄子曹安民,知操 意,乃密對曰:“昨晚小侄窺見館舍之側,有一婦人,生得十分美麗,問之,即繡叔張 濟之妻也。”操聞言,便令安民領五十甲兵往取之。須臾,取到軍中。操見之,果然美 麗。 問其姓, 婦答曰:“妾乃張濟之妻鄒氏也。”操曰:“夫人識吾否?”鄒氏曰: “久聞丞相威名,今夕幸得瞻拜。”操曰:“吾為夫人故,特納張繡之降;不然滅族矣。 ”鄒氏拜曰:“實感再生之恩。”操曰:“今日得見夫人,乃天幸也。今宵願同枕席, 隨吾還都,安享富貴,何如?”鄒氏拜謝。是夜,共宿於帳中。鄒氏曰:“久住城中, 繡必生疑,亦恐外人議論。”操曰:“明日同夫人去寨中住。”次日,移於城外安歇, 喚典韋就中軍帳房外宿衛。他人非奉呼喚,不許輒入。因此,內外不通。操每日與鄒氏 取樂,不想歸期。 張繡家人密報繡。繡怒曰:“操賊辱我太甚!”便請賈詡商議。詡曰:“此事不可 泄漏。來日等操出帳議事,如此如此。”次日,操坐帳中,張繡入告曰:“新降兵多有 逃亡者,乞移屯中軍。”操許之。繡乃移屯其軍。分為四寨,刻期舉事。因畏典韋勇猛, 急切難近,乃與偏將胡車兒商議。那胡車兒力能負五百斤,日行七百裡,亦異人也。當 下獻計於繡曰:“典韋之可畏者,雙鐵戟耳。主公明日可請他來吃酒,使盡醉而歸。那 時某便混入他跟來軍士數內,偷入帳房,先盜其戟,此人不足畏矣。”繡甚喜,預先準 備弓箭、甲兵,告示各寨。至期,令賈詡致意請典韋到寨,殷勤待酒。至晚醉歸,胡車 兒雜在眾人隊裡,直入大寨。是夜曹操於帳中與鄒氏飲酒,忽聽帳外人言馬嘶。操使人 觀之。回報是張繡軍夜巡,操乃不疑。時近二更,忽聞寨內吶喊,報說草車上火起。操 曰:“軍人失火,勿得驚動。”須臾,四下裡火起。操始著忙,急喚典韋。韋方醉臥, 睡夢中聽得金鼓喊殺之聲,便跳起身來,卻尋不見了雙戟。時敵兵已到轅門,韋急掣步 卒腰刀在手。只見門首無數軍馬,各挺長槍,搶入寨來。韋奮力向前,砍死二十余人。 馬軍方退,步軍又到,兩邊槍如葦列。韋身無片甲,上下被數十槍,兀自死戰。刀砍缺 不堪用,韋即棄刀,雙手提著兩個軍人迎敵,擊死者八九人。群賊不敢近,只遠遠以箭 射之,箭如驟雨。韋猶死拒寨門。爭奈寨後賊軍已入,韋背上又中一槍,乃大叫數聲, 血流滿地而死。死了半晌,還無一人敢從前門而入者。 卻說曹操賴典韋當住寨門,乃得從寨後上馬逃奔,只有曹安民步隨。操右臂中了一 箭,馬亦中了三箭。虧得那馬是大宛良馬,熬得痛,走得快。剛剛走到清水河邊,賊兵 追至,安民被砍為肉泥。操急驟馬沖波過河,才上得岸,賊兵一箭射來,正中馬眼,那 馬撲地倒了。操長子曹昂,即以己所乘之馬奉操。操上馬急奔。曹昂卻被亂箭射死。操 乃走脫。路逢諸將,收集殘兵。時夏侯【享】所領青州之兵,乘勢下鄉,劫掠民家; 平虜校尉於禁,即將本部軍於路剿殺,安撫鄉民。青州兵走回,迎操泣拜於地,言於禁 造反,趕殺青州軍馬。操大驚。須臾,夏侯【享】、許褚、李典、樂進都到。操言於 禁造反,可整兵迎之。 卻說於禁見操等俱到,乃引軍射住陣角,鑿塹安營。或告之曰:“青州軍言將軍造 反,今丞相已到,何不分辯,乃先立營寨耶?”於禁曰:“今賊追兵在後,不時即至; 若不先準備,何以拒敵?分辯小事,退敵大事。”安營方畢,張繡軍兩路殺至。於禁身 先出寨迎敵。繡急退兵。左右諸將,見於禁向前,各引兵擊之,繡軍大敗,追殺百余裡。 繡勢窮力孤,引敗兵投劉表去了。曹操收軍點將,於禁入見,備言青州之兵,肆行劫掠, 大失民望,某故殺之。操曰:“不告我,先下寨,何也?”禁以前言對。操曰:“將軍 在匆忙之中,能整兵堅壘,任謗任勞,使反敗為勝,雖古之名將,何以加茲!”乃賜以 金器一副,封益壽亭侯;責夏侯【享】治兵不嚴之過。又設祭祭典韋,操親自哭而奠 之,顧謂諸將曰:“吾折長子、愛侄,俱無深痛;獨號泣典韋也!”眾皆感嘆,次日下 令班師。 不說曹操還兵許都。且說王則詔至徐州,布迎接入府,開讀詔書--封布為平東 將軍,特賜印綬--又出操私書,王則在呂布面前極道曹公相敬之意。布大喜。忽報袁 術遣人至,布喚入問之。使言:“袁公早晚即皇帝位,立東宮,催取皇妃早到淮南。” 布大怒曰:“反賊焉敢如此!”遂殺來使,將韓胤用枷釘了,遣陳登謝表,解韓胤一 同王則上許都來謝恩。且答書於操,欲求實授徐州牧。操知布絕婚袁術,大喜,遂斬韓 胤於市曹。陳登密諫操曰:“呂布,豺狼也,勇而無謀,輕於去就,宜早圖之。”操曰: “吾素知呂布狼子野心, 誠難久養。 非公父子莫能究其情,公當與吾謀之。”登曰: “丞相若有舉動,某當為內應。”操喜,表贈陳【王圭】秩中二千石,登為廣陵太守。 登辭回,操執登手曰:“東方之事,便以相付。”登點頭允諾。回徐州見呂布,布問之, 登言:“父贈祿,某為太守。”布大怒曰:“汝不為吾求徐州牧,而乃自求爵祿!汝父 教我協同曹公,絕婚公路,今吾所求,終無一獲;而汝父子俱各顯貴,吾為汝父子所賣 耳!”遂拔劍欲斬之。登大笑曰:“將軍何其不明之甚也!”布曰:“吾何不明?”登 曰:“吾見曹公,言養將軍譬如養虎,當飽其肉;不飽則將噬人。曹公笑曰:“不如卿 言。吾待溫侯,如養鷹耳:狐兔未息,不敢先飽,飢則為用,飽則去。’某問誰為狐兔, 曹公曰:‘淮南袁術;江東孫策、冀州袁紹、荊襄劉表、益州劉璋、漢中張魯,皆狐兔 也。’”布擲劍笑曰:“曹公知我也!”正說話間,忽報袁術軍取徐州。呂布聞言失驚。 正是:秦晉未諧吳越鬥,婚姻惹出甲兵來。畢竟後事如何,且聽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