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 第十三回 李傕郭汜大交兵 楊奉董承雙救駕    卻說曹操大破呂布於定陶,布乃收集敗殘軍馬於海濱,眾 將皆來會集,欲再與曹操決戰。陳宮曰:「今曹兵勢大,未可與 爭;先尋取安身之地,那時再來未遲。」布曰:「吾欲再投袁紹 ,何如?」宮曰:「先使人往冀州探聽消息,然後可去。」布從 之。    且說袁紹在冀州,聞知曹操與呂布相持,謀士審配進曰: 「呂布,豺虎也:若得兗州,必圖冀州。不若助操攻之,方可無 患。」紹遂遣顏良將兵五萬,往助曹操。細作探知這個消息,飛 報呂布。布大驚,與陳宮商議。宮曰:「聞劉玄德新領徐州,可 往投之。」布從其言,竟投徐州來。有人報知玄德。玄德曰:「 布乃當今勇之士,可出迎之。」糜竺曰:「呂布乃虎狼之徒,不 可收留;收則傷人矣。」玄德曰:「前者非布襲兗州,怎解此郡 之禍?今彼窮而投我,豈有他心?」張飛曰:「哥哥心腸忒好。 雖然如此,也要準備。」    玄德領眾出城三十里,接著呂布,並馬入城。都到州衙廳 上,講禮畢,坐下。布曰:「某自與王司徒計殺董卓之後,又遭 傕、汜之變,飄零關東,諸侯多不能相容。近因曹賊不仁,侵犯 徐州蒙使君力救陶謙,布因襲兗州以分其勢;不料反墮奸計,敗 兵折將。今投使君,共圖大事,未審尊意如何?」玄德曰:「陶 使君新逝,無人管領徐州,因令備權攝州事。今幸將軍至此,合 當相讓。」遂將牌印與呂布。呂布卻待要接,只見玄德背後關、 張二公各有怒色。布乃佯笑曰:「量呂布一勇夫,何能作州牧乎 ?」玄德又讓。陳宮曰:「『強賓不壓主』,請使君勿疑。」玄 德方止。遂設宴相待,收拾宅院安下。次日,呂布回席請玄德, 玄德乃與關、張同往。飲酒至半酣,布請玄德入後堂。關、張隨 入。布令妻女出拜玄德。再三謙讓。布曰:「賢弟不必推讓。」 張飛張聽了,瞋目大叱曰:「我哥哥是金枝玉葉,你是何等人, 敢稱我哥哥為賢弟!你來!我和你鬥三百合!」玄德連忙喝住, 關公勸飛出。玄德與呂布陪話曰:「劣弟酒後狂言,兄勿見責。 」布默默無語。須臾席散。布送玄德出門,張飛躍馬橫鎗而來, 大叫:「呂布!我和你併三百合!」玄德急令公關玄德勸止。次 日呂布來辭玄德曰:「蒙使君不棄,但恐令弟輩不能相容。布當 別投他處。」玄德曰:「將軍若去,某罪大矣。劣弟冒犯,另日 當令陪話。近邑小沛,乃備昔日屯兵之處。將軍不嫌淺狹,權且 歇馬,如何?糧食軍需,謹當應付。」呂布謝了玄德,自引軍投 小沛安身去了。玄德自去埋怨張飛不題。    卻說曹操平了山東,表奏朝廷,加操為建德將軍費亭侯。 其時李傕自為大司馬,郭汜自為大將軍,橫行無忌,朝廷無人敢 言。太尉楊彪、大司農朱雋暗奏獻帝曰:「今曹操擁兵二十餘萬 ,謀臣武將數十員,若得此人扶持社稷,剿除奸黨,天下幸甚。 」獻帝泣曰:「朕被二賊欺凌久矣,若得誅之誠為大幸!」彪奏 曰:「臣有一計,先令二賊自相殘害;然後詔曹操引兵殺之,掃 清賊黨,以安朝廷。」獻帝曰:「計將安出?」彪曰:「聞郭汜 之妻最妒,可令人於汜妻處用反間計,則二賊自相害矣。」    帝乃書密詔付楊彪。彪即暗使夫人以他事入郭汜府,乘間 告告汜妻曰:「聞郭將軍與李司馬夫人有染,其情甚密。倘司馬 知之,必遭其害。夫人宜絕其往來為妙。」汜妻訝曰:「怪見他 經宿不歸!卻幹出如此無恥之事!非夫人言,妾不知也。當慎防 之。」彪妻告歸,汜妻再三稱謝而別。過了數日郭汜又將往李傕 府中飲宴。妻曰:「傕性不測,況今兩雄不並立,倘彼酒後置毒 ,妾將奈何?」汜不肯聽妻再三勸住。至晚間,傕使人送酒筵至 。汜妻乃暗置毒於中,方始獻入。汜便欲食。妻曰:「食自外來 ,豈可便食?」乃先與犬試之,犬立死。自此汜心懷疑。一日朝 罷,李傕力邀郭汜赴家飲宴。至夜席散,汜醉而歸,偶然腹痛。 妻曰:「必中其毒矣!」急令將糞汁灌之,一吐方定。    汜大怒曰:「吾與李傕共圖大事,今無端欲謀害我,我不 先發,必遭毒手。」遂密整本部甲兵,欲攻李傕。早有人報知傕 。傕亦大怒曰:「郭阿多安敢如此!」遂點本部甲兵,來殺郭汜 。城下混戰,乘勢擄掠居民。傕姪李暹引兵圍住宮院,用車二乘 ,一乘載天子,一乘載伏皇后,使賈詡、左靈監押車駕;其餘宮 人人侍,並皆步走。擁出後宰門,正遇郭汜兵到,亂箭齊發,射 死宮人不知其數。李傕隨後掩殺,郭汜兵退,車駕冒險出城,不 由分說,竟擁到李傕營中。郭汜領兵入宮,盡搶擄宮嬪采女入營 ,放火燒宮殿。次日,郭汜知李傕劫了天子,領軍來營前廝殺。 帝后都受驚恐。後人有詩歎之曰:    光武中興漢世,上下相承十二帝。桓靈無道宗社墮,閹臣    擅權為叔季。無謀何進作三公,欲除社鼠招雄。豺獺雖驅    虎狼入,西州逆豎生淫凶。王允赤心托紅粉,致令董呂成    矛盾。渠魁殄滅天下寧,誰知李郭心懷憤。神州荊棘爭奈    何,六宮饑饉愁干戈。人心既離天命去英雄割據分山河。    後王規此存兢業,莫把金甌等閒缺。    生靈糜爛肝腦塗,剩水殘山多怨血。我觀遺史不勝悲,今 古茫茫歎黍離。人君當守苞桑戒,太阿誰持全綱維。    卻說郭汜兵到,李傕出營接戰。汜軍不利,暫且退去。傕 乃移帝后車駕於郿塢,使姪李暹監之,斷絕內使,飲食不繼,侍 臣皆有飢色。帝令人問傕取米五斛,牛骨五具,以賜左右。傕怒 曰:「朝夕上飯,何又他求?」乃以腐肉朽糧與之,皆臭不可食 。帝罵曰:「逆賊直如此相欺!」侍中楊琦急奏曰:「傕性殘暴 ;事勢至此,陛下且忍之,不可攖其鋒也。」帝乃低頭無語,淚 盈袍袖。    忽左右報曰:「有一路軍馬,鎗刀映日,金鼓震天,前來 救駕。」帝打聽是誰,乃郭汜也。帝心轉憂。只聞塢外喊聲大起 。原來李傕引兵出迎郭汜,鞭指郭汜而罵曰:「我待你不薄,你 如何謀害我?」汜曰:「爾乃反賊,如何不殺你!」傕曰:「我 保駕在此,何為反賊?」汜曰:「此乃劫駕,何為保駕?」傕曰 :「不須多言!我兩個各不許用軍士,只自併輸贏。贏的便把皇 帝取去罷了。」二人便就陣前廝殺。戰到十合,不分勝負。只見 楊彪拍馬而來,大叫:「二位將軍少歇,老夫特邀眾官,來與二 位講和。」傕、汜乃各自還營。楊彪與朱雋會合朝廷官僚六十餘 人,先詣郭汜營中勸和。郭汜竟將眾官盡行監下。眾官曰:「我 等為好而來,何乃如此相待?」汜曰:「李傕劫天子,偏我劫不 得公卿!」楊彪曰:「一劫天子,一劫公卿,意欲何為?」汜大 怒,便拔劍欲殺彪。中郎將楊密力勸,汜柔於了楊彪、朱雋,其 餘都監在營中。彪謂雋曰:「為社稷之臣,不能匡君救主,空生 天地間耳!」言訖,相抱而哭,昏絕於地。雋歸家成病而死。自 卻說李傕平日最喜左道妖邪之術,常使女巫擊鼓降神於軍中。賈 詡屢諫不聽。侍中楊琦密奏帝曰:「臣觀賈詡雖為李傕腹心,然 實未嘗忘君,陛下當與謀之。」正說之間,賈詡來到。帝乃屏退 左右泣諭詡曰:「卿能憐漢朝,救朕命乎?」詡拜伏於地曰:「 固臣所願也。陛下且勿言,臣自圖之。」帝收淚而謝。少頃,李 傕來見,帶劍而入。帝面如土色。傕謂帝曰:「郭汜不臣,監禁 公卿,欲劫陛下。非臣則駕被擄矣。」帝拱手稱謝,傕乃出。時 皇甫酈入見帝。帝知酈能言,又與李傕同鄉,詔使往兩邊解和。 酈奉詔,走至汜營說汜。汜曰:「如李傕送出天子,我便放出公 卿。」酈即來見李傕曰:「今天子以某是西涼人,與公同鄉,特 令某來勸和二公。汜已奉詔,公意若何?」傕曰:「吾有敗呂布 之大功,輔政四年,多著勳績,天下共知。郭阿多盜馬賊耳,乃 敢擅劫公卿,與我相抗,誓必誅之!君試觀我方略士眾,足勝郭 阿多否?」酈答曰:「不然:昔有窮后羿,恃其善射,不思患難 ,以致滅亡。近董太師之強,君所目見也,呂布受恩而反圖之, 斯須之間,頭懸國門。則強固不足恃矣。將軍身為上將,持鉞仗 節,子孫宗族,皆居顯位,國恩不可謂不厚。今郭阿多劫公卿, 而將軍劫至尊,果誰輕誰重耶?」李傕大怒,拔劍叱曰:「天子 使汝來辱我乎?我先斬汝頭!」騎都尉楊奉諫曰:「今郭汜未除 ,而殺天使,則汜興兵有名,諸侯皆助之矣。」賈詡亦力勸,傕 怒少息。詡遂推皇甫酈出。酈大叫曰:「李傕不奉詔,欲弒君自 立!」侍中胡邈急止之曰:「無出此言!恐於身不利。」酈叱之 曰:「胡敬才!汝亦為朝廷之臣,如何附賊?『君辱臣死』吾被 李傕所殺,乃分也!」大罵不止。帝知之,急令皇甫酈回西涼。    卻說李傕之軍,大半是西涼人氏,更賴羌兵為助。卻被皇 甫酈揚言於西涼人曰:「李傕謀反,從之者即為賊黨,後患不淺 。」西涼人多有聽酈之言,軍心漸渙。傕聞酈言,大怒,差虎賁 王昌追之。昌知酈乃忠義之士,竟不往追,只回報曰:「酈已不 知何往矣。」賈詡又密諭羌人曰:「天子知汝等忠義,久戰勞苦 ,密詔使汝還郡,後當有重賞。」羌人正怨李傕不與爵賞,遂聽 詡言,都引兵去。詡又密奏帝曰:「李傕貪而無謀,今兵散心怯 ,可以重爵餌之。」帝乃降詔,封傕為大司馬。傕喜曰:「此女 巫降神祈禱之力也!」遂重賞女巫,卻不賞軍將。騎都尉楊奉大 怒,謂宋果曰:「吾等出生入死,身冒矢石,功反不及女巫耶? 」宋果曰:「何不殺此賊,以救天子?」奉曰:「你於中軍放火 為號,吾當引兵外應。」二人約定是夜二更時分舉事。不料其事 不密,有人報知李傕。傕大怒,令人擒宋果先殺之。楊奉引兵在 外,不見號火。李傕自將兵出,恰遇楊奉,就寨中混戰到四更。 奉不勝,引軍投西去了。李傕自此軍勢漸衰。更兼郭汜常來攻擊 ,殺死者甚多。忽人來報:「張濟統領大軍,自陝西到,欲與二 公解和;聲言如不從者,引兵擊之。」傕便賣個人情,先遣人赴 張濟軍中許和。郭汜亦只得許諾。張濟上表,請天子駕幸弘農。 帝喜曰:「朕思東都久矣。今乘此得還,乃萬幸也!」詔封張濟 為驃騎將軍。濟進糧食酒肉,供給百官。汜放公卿出營。傕收拾 車駕東行,遣舊有御林軍數百,持戟護送。    鑾輿過新豐,至霸陵,時值秋天,金風驟起。忽聞喊聲大 作,數百軍兵來至橋上攔住車駕,勵聲問曰:「來者何人?」侍 中楊琦拍馬上橋曰:「聖駕過此,誰敢攔阻?」有二將出曰:「 吾等奉郭將軍命,把守此橋,以防奸細。既云聖駕,須親見帝, 方可准信。」楊琦高揭珠簾。帝諭曰:「朕躬在此,卿何不退? 」眾將皆呼萬歲,分於兩邊,駕乃得過。二將回報郭汜曰:「駕 已去矣。」汜曰:「我正欲哄過張濟,劫駕再入郿塢,你如何擅 自放了過去?」遂斬二將,起兵趕來。車駕正到華陰縣,背後喊 聲震天,大叫:「車駕且休動!」帝泣告大臣曰:「方離狼窩, 又逢虎口,如之奈何?」眾皆失色。賊軍漸近,只聽得一派鼓聲 ,山背後轉出一將,當先一面大旗,上書「大漢楊奉」四字,引 軍千餘殺來。原來楊奉自為李傕所敗,便引軍屯終南下;今聞駕 至,特來保護。當下列開陣勢。汜將崔勇出馬,大罵楊奉反賊。 奉大怒,回顧陣中曰:「公明何在?」一將手執大斧,飛驟驊騮 ,直取崔勇。兩馬相交,只一合,斬崔勇於馬下。楊奉乘勢掩殺 ,汜軍大敗,退走二十餘里。奉乃收軍來見天子。帝慰諭曰:「 卿救朕躬,其功不小!斤卿卿斤     」奉頓首拜謝。帝曰 :「適斬賊將者何人?」奉乃引此將拜於車下曰:「此人河東楊 郡人:姓徐,名晃,字公明。」帝慰勞之。楊奉保駕至華陰駐蹕 。將軍段煨,具衣飲膳上獻。是夜,天子宿於楊奉營中。    郭汜敗了一陣,次日又點軍殺至營前來。徐晃當先出馬。 郭汜大軍八面圍來,將天子、楊奉困在垓心。正在危急之中,忽 然東南上喊聲大震,一將引軍縱馬殺來。賊眾奔潰。徐晃乘勢攻 擊,大敗汜軍。那人來見天子,乃國戚董承也。帝哭訴前事。承 曰:「陛下免憂。臣與楊將軍誓斬二賊,以靖天下。」帝命早赴 東都。連夜駕起,前幸弘農。    卻說郭汜敗軍回,撞著李傕,言:「楊奉、董承救駕往弘 農去了。若到山東,立腳得定,必然布告天下,令諸侯共伐我等 ,三族不能保矣。」傕曰:「今張濟兵據長安,未可輕動。我和 你乘間合兵一處,至弘農殺了漢君,平分天下,有何不可?」汜 喜諾。二人合兵,於路劫掠,所過一空。楊奉、董承知賊兵遠來 ,遂勒兵回,與賊大戰於東澗。傕、汜二人商議:「我眾彼寡, 只可以混戰勝之。」於是李傕在左,郭汜在右,漫山遍野擁來。 楊奉、董承兩邊死戰,剛保帝后車出;百官宮人,符冊典籍,一 應御用之物,盡皆拋棄。郭汜引軍入弘農劫掠。承、奉保駕走陝 北,傕、汜分兵趕來。    承、奉一面差人與傕、汜講和,一面密聖旨往河東,急召 故白波帥韓暹、李樂、胡才三處軍兵前來救應。那李樂亦是嘯聚 山林之賊,今不得已而召之。三處軍聞天子赦賜官,如何不來; 並拔本營軍士,來與董承約會一齊,再取弘農。其時李傕、郭汜 但到之處,劫掠百姓,老弱者殺之,強壯者充軍;臨敵則驅民兵 在前,名曰「敢死軍」,賊勢浩大。李樂軍到,會於渭陽。郭汜 令軍士將衣服物件拋棄於道。樂軍見衣服滿地,爭往取之,隊伍 盡失。傕、汜二軍,四面混戰,樂軍大敗。楊奉、董承遮攔不住 ,保駕北走,背後賊軍趕來。李樂曰:「事急矣!請天子上馬先 行!」帝曰:「朕不可捨百官而去。」眾皆號泣相隨。胡才被亂 軍所殺。承、奉見賊追急,請天子棄車駕,步行到黃河岸邊。李 樂等尋得一隻小舟作渡船。時值天氣嚴寒,帝與后強扶到岸。邊 岸又高,不得下船,後面追兵將至。楊奉曰:「可解馬韁繩接連 ,拴縳帝腰,於下船去。」人叢中國舅伏德,挾白絹十數疋,曰 :「我於亂軍中拾得此絹,可接連拽輦。」行軍校尉尚弘用絹包 帝及后,令眾先挂帝往下於之,乃得下船。李樂仗劍立於船頭上 ,后兄伏德,負后下船中。岸上有不得下船者,爭扯船纜。李樂 盡砍於水中。渡過帝后,再放船渡眾人。其爭渡者,皆被砍下手 指,哭聲震天。    既渡彼岸,帝左右止剩得十餘人。楊奉尋得牛車一輛,載 帝至大陽。絕食,晚宿於瓦屋中,野老進粟飯,上與后共食,粗 糲不能下咽。次日詔封李樂為征北將軍,韓暹為征東將軍,起駕 前行。有二大臣尋至,哭拜車前:乃太尉楊彪、太僕韓融也。帝 后俱哭。韓融曰:「傕、汜二賊,頗信臣言;臣捨命去說二賊罷 兵。陛下善保龍體。」韓融去了。李樂請帝入楊奉營暫歇。楊彪 請帝都安邑縣。駕至安邑,苦無高房,帝后都居於茅屋中;又無 門關閉,四邊插荊棘以為屏蔽。帝與大臣議事於茅屋之下,諸將 引兵於籬外鎮壓。李樂等專權,百官稍有觸犯,竟於帝前毆罵; 故意送濁酒粗食與帝勉強納之。李樂、韓暹又連名保奏無徒、部 曲、巫醫、走卒二百餘名,並為校尉、御史等官。刻印不及,以 錐畫之,全不成體統。    卻說韓融曲說傕、汜二賊,二賊從其言,乃於百官及宮人 歸。是歲大荒,百姓皆食棗菜,餓莩遍野。河內太守張楊獻米肉 ,河東太守王邑獻絹帛,帝稍得寧。董承、楊奉商議,一面差人 修洛陽宮院,欲奉軍駕還東都。李樂不從。董承謂李樂曰:「洛 陽本天子建都地。安邑乃小地面,如何容得車駕?今奉駕還洛陽 是正理。」李樂曰:「汝等奉駕去,我只在此處住。」承、奉乃 奉駕起程。李樂暗令結連李傕、郭汜,一同劫駕。董承、楊奉、 韓暹知其謀,連夜擺布軍士,護送車駕前奔箕關。李樂聞知,不 等傕、汜軍到,自引本部人馬前來追趕。四更左側,趕到箕山下 ,大叫:「車駕休行!李傕、郭汜在此!」嚇得獻帝心驚膽戰。 山上火光遍起。正是:     前番兩賊分為二,今番三賊合為一。 不知漢天子怎離此難,且聽下文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