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 第十回 勤王室馬騰舉義 報父讎曹操興師 卻說李、郭二賊欲弒獻帝。張濟、樊稠諫曰:「不可:今 日若便殺之,恐眾人不服;不如仍舊奉之為主,賺諸侯入關,先 去其羽翼,然後殺之,天下可圖也。」李、郭二人從其言,按住 兵器。帝在樓上宣諭曰:「王允既誅,軍馬何故不退?」李傕、 郭汜曰:「臣等有功王室,未蒙賜爵,故不敢退軍。」帝曰:「 卿欲封何爵?」李、郭、張、樊、四人各自寫職銜獻上,勒要如 此官品。帝只得從之:封李傕為車騎對軍池陽侯,領司隸校尉, 假節鉽;郭汜為後將軍美陽侯,假節鉽:同秉朝政;樊稠為右將 軍萬年侯;張濟為驃騎將軍平陽侯,領兵屯弘農。其餘李蒙、王 方等,各為校尉。然後謝恩,領兵出城。又下令追尋董卓屍首, 獲得些零碎皮骨,以香木雕成形體,安湊停當,大設祭祀,用王 者衣冠棺槨,選擇吉日,遷葬郿塢。臨葬之期,天降大雷雨,平 地水深數尺,霹靂震開其棺,屍首提出棺外。李傕候晴再葬,是 夜又復如是。三次改葬,皆不能葬。零皮碎骨,悉為雷火消滅。 天之怒卓,可謂甚矣!    且說李傕、郭汜既掌大權,殘虐百姓,密遣心腹待帝左右 ,觀其動靜。獻帝此時舉動荊棘。朝廷官員,並由二賊陞降。因 採人望,特宣朱雋入朝,封為太僕,同領朝政。一日,人報西涼 太守馬騰、并州刺史韓遂二將引軍十餘萬,殺奔長安來,聲言討 賊。原來二將先曾使人入長安,結連侍中馬宇、諫議大夫种邵、 左中郎將劉範三人為內應,共謀賊黨。三人密奏獻帝,封馬騰為 征西將軍、韓遂為鎮西將軍,各受密詔,併力討賊。當下李傕、 郭汜、張濟、樊稠聞二軍將至,一同商議禦敵之策。謀士賈詡曰 :「二軍遠來,只宜深溝高壘,堅守以拒之。不過百日,彼兵糧 盡,必將自退,然後引兵追之,二將可擒矣。」李蒙、王方出曰 :「此非好計。願借精兵萬人,立斬馬騰、韓遂之頭,獻於麾下 。」賈詡曰:「今若即戰,必當敗績。」李蒙、王方齊聲曰:「 若吾二人敗,情願斬首;吾若戰勝,公亦當輸首級與我。」詡謂 李傕、郭汜曰:「長安西二百里盩厔山,其路險崚,可使張、樊 兩將軍屯兵於此,堅壁守之;待李蒙、王方自引兵迎敵,可也。 」李傕、郭汜從其言,點一萬五千人馬與李蒙、王方。二人忻喜 而去,離長安二百八十里下寨。    西涼兵到,兩個引軍迎去。西涼軍馬攔路擺開陣勢。馬騰 、韓遂聯轡而出,指李蒙、王方罵曰:「反國之賊!誰去擒之? 」言未絕,只見一位少年將軍,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虎體猿臂 ;彪腹狼腰;手執長鎗,坐騎駿馬,從陣中飛出。原來那將即馬 騰之子馬超,字孟起,年方十七歲,英勇無敵。王方欺他年幼, 躍馬迎戰。戰不到數合,早被馬超一鎗刺於馬下。馬超勒馬便回 。李蒙見王方刺死,一騎馬從馬超背後趕來。超只做不知。馬騰 在陣門下大叫:「背後有人追趕!」聲猶未絕,只見馬超已將李 蒙擒在馬上。原來馬超明知李蒙追趕,卻故意俄延;等他馬近舉 鎗刺來,超將身一閃,李蒙搠個空,兩馬相並,被馬超輕舒猿臂 ,生擒過去。軍士無主,望風奔逃。馬騰、韓遂乘勢追殺,大獲 勝捷,直逼隘口下寨,把李蒙斬首號令。    李傕、郭汜聽知李蒙、王方皆被馬超殺了,方信賈詡有先 見之明,重用其計,只理會緊守關防,由他搦戰,並不出迎。果 然西涼軍未及兩月,糧草俱乏,商議回軍。恰好長安城中馬宇家 僮出首家主與劉範、种邵,外連馬騰、韓遂,欲為內應等情。李 傕、郭汜大怒,盡收三家少良賤斬於市,把三顆首級,直來門前 號令。馬騰、韓遂見軍糧已盡,內應又泄,只得拔寨退軍。李傕 、郭汜令張濟引軍趕馬騰,樊稠引軍趕韓遂,西涼軍大敗。馬超 在後死戰,殺退張濟。樊稠去趕韓遂,看看趕上,相近陳倉,韓 遂勒馬向樊稠曰:「吾與公乃同鄉之人,今日何太無情?」樊稠 也勒住馬答道:「上命不可違!」韓遂曰:「吾此來亦為國家耳 ,公何相逼之甚也?」樊稠聽罷,撥轉馬頭,收兵回寨,讓韓遂 去了。    不隄防李傕之姪李別,見樊稠放走韓遂,回報其叔。李傕 大怒,便欲興兵討樊稠。賈詡曰:「目今人心未寧,頻動干戈, 深為不便;不若設一宴,請張濟、樊稠慶功,就席間擒稠斬之, 毫不費力。」李傕大喜,便設宴請張濟、樊稠。二將忻然赴宴。 酒半闌,李傕忽然變色曰:「樊稠何故交通韓遂,欲謀造反?」 稠大驚;未及回言,只見刀斧手擁出,早把樊稠斬首於案下。嚇 得張濟俯伏於地。李傕扶起曰:「樊稠謀反,故爾誅之;公乃吾 之心腹,何須驚懼?」將樊稠軍撥與張濟管領。張濟自回弘農去 了。    李傕、郭汜自戰敗西涼兵,諸侯莫敢誰何。賈詡屢勸撫安 百姓,結納賢豪。自是朝廷微有生意。不想青州黃巾又起,聚眾 數十萬,頭目不等,劫掠良民。太僕朱雋,保舉一人,可破群賊 。李傕、郭汜問是何人。朱雋曰:「要破山東群賊,非曹孟德不 可。」李傕曰:「孟德今在何處?」雋曰:「見為東郡太守,廣 有軍兵。若命此人討賊,賊可剋日而破也。」李傕大喜,星夜草 詔,差人齎往東郡,命曹操與濟北相鮑信一同破賊。操領了聖旨 ,會合鮑信,一同興兵,擊賊於壽陽。鮑信殺入重地,為賊所害 。操追趕賊兵,直到濟北,降者數萬。操即用賊為前驅,兵馬到 處,無不降須。不過百餘日,招安到降兵三十餘萬、男女百餘萬 口。操擇精銳者,號為「青州兵」,其餘盡令歸農。操自此威名 日重。捷書報到長安,朝廷加曹操為鎮東將軍。    操在兗州,招賢納士。有叔姪二人來投操:乃穎川穎陰人 :姓荀,名彧,字文若,荀昆之子也;舊事袁紹,今棄紹投操; 操與語大悅,曰:「此吾之子房也!」遂以為行軍司馬。其姪荀 攸,字公達,海內名士,曾拜黃門侍郎,後棄官歸鄉,今與其叔 同投曹操,操以為行軍教授。荀彧曰:「某聞兗州有一賢士,今 此人知何在。」操問是誰,彧曰:「乃東郡東阿人:姓程,名昱 ,字仲德。」操曰:「吾亦聞名久矣。」遂遣人於鄉中尋問。訪 得他在山中讀書,操拜請之。程昱來見,曹操大喜。昱謂荀彧曰 :「某孤陋寡聞,不足當公之薦。公之鄉人姓郭,名嘉,字奉孝 ,乃當今賢士,何不羅而致之?」彧猛省曰:「吾幾忘卻!」遂 啟操徵聘郭嘉到兗州,共論天下之事。郭嘉薦光武嫡派子孫,淮 南成德人:姓劉,名曄,字子陽。操即聘曄至。曄又薦二人:一 個是山陽昌邑人:姓滿,名寵,字伯寧;一個是武城人:姓呂, 名虔,字子恪。曹操亦素知這兩個名譽,就聘為軍中從事。滿寵 、呂虔薦一人:乃陳留平邱人:姓毛,名玠,字孝先。曹操亦聘 為從事。    又有一將引軍數百人,來投曹操:乃泰山鉅平人:姓于, 名禁,字文則。操見其人弓馬熟隉A武藝出眾,命為點軍司馬。 一日,夏侯惇引一大漢來見,操問何人,惇曰:「此乃陳留人: 姓典,名韋,勇力過人。舊跟張邈,與帳下人不和,手殺數十人 ,逃竄山中。惇出射獵,見韋逐鹿過澗,因收於軍中。今特薦之 於公。」操曰:「吾觀此人容貌魁梧,必有勇力。」惇曰:「他 曾為友報讎殺人,提頭直出鬧市,數百人不敢近。只今所使兩枝 鐵戟,重八十斤,挾之上馬,運使如飛。」操即令韋試之。韋挾 戟驟馬,往來馳騁。忽見帳下大旗為風所吹,岌岌欲倒,眾軍士 挾持不定;韋下馬喝退眾軍,一手執定旗桿,立於風中,巍然不 動。操曰:「此古之惡來也!」遂命為帳前都尉,解錦襖,及駿 馬雕鞍賜之。    自是曹操部下文有謀臣,武有猛將,威鎮山東。乃遣泰山 太守應劭,往瑯琊郡取父曹嵩。嵩自陳留避難,隱居瑯琊;當日 接了書信,便與弟曹德及一家老小四十餘人,帶從者百餘人,車 百餘輛,逕望兗州而來。道經徐州,太守陶謙,字恭祖,為人溫 厚純篤,向欲結納曹操,正無其由;知操父經過,遂出境迎接, 再拜致敬,大設筵宴,款待兩日。曹嵩要行,陶謙親送出郭,特 差都尉張闓,將部兵五百護送。曹嵩率家小行到華、費間,時夏 末秋初,大雨驟至,只得投一古寺歇宿。寺僧接入,嵩安頓家小 ,命張闓將軍馬屯於兩廊。眾軍衣裝,都被雨打濕,同聲嗟怨。 張闓喚手下頭目於靜處商議曰:「我們本是黃巾餘黨,勉強降順 陶謙,未有好處;如今曹家輜重車輛無數,你們欲得富貴不難, 只就今夜三更,大家砍將入去,把曹嵩一家殺了,取了財物,同 往山中落草。此計何如?」眾皆應允。是夜風雨未息,曹嵩正坐 ,忽聞四壁喊聲大舉。曹德提劍出看,就被搠死。曹嵩忙引一妾 奔入方丈後,欲越牆而走;妾肥胖不能出,嵩慌急,與妾躲於廁 中,被亂軍所殺。應邵死命逃脫,投袁紹去了。張闓殺盡曹嵩全 家,取了財物,放火燒寺,與五百人逃奔淮南去了。後人有詩曰 :    曹操奸雄世所誇,曾將呂氏殺全家。如今闔戶逢人殺,天    理循環報不差。    當下應劭部下有逃命的軍士,報與曹操。操聞之,哭倒於 地。眾人救起。操切齒曰:「陶謙縱兵殺吾父,此讎不共戴天! 吾今悉起大軍,洗蕩徐州,方雪吾恨!」遂留荀彧、程昱領軍三 萬守鄄城、范縣、東阿三縣,其餘盡殺奔徐州來。夏侯惇、于禁 、典韋為先鋒。操令但得城池,將城中百姓,盡行屠戮,以雪父 讎。當有九江太守邊讓,與陶謙交厚,聞知徐州有難,自引兵五 千來救。操聞之大怒,使夏侯惇於路截殺之。時陳宮為東郡從事 ,亦與陶謙交厚;聞曹操起兵報讎,欲盡殺百姓,星夜前來見操 。操知是為陶謙作說客,欲待不見,又滅不過舊恩,只得請入帳 中相見。宮曰:「今聞明公以大兵臨徐州,報尊父之讎,所到欲 盡殺百姓,某因此特來進言。陶謙乃仁人君子,非好利忘義之輩 ;尊父遇害,乃張闓之惡,非謙罪也。且州縣之民,與明公何讎 ?殺之不祥。望三思而行。」操怒曰:「公昔棄我而去,今有何 面目復來相見?陶謙殺吾一家,誓當摘膽剜心,以雪吾恨!公雖 為陶謙游說,其如吾不聽何?」陳宮辭出,歎曰:「吾亦無面目 見陶謙也!」遂馳馬投陳留太守張邈去了。    且說操大軍所到之處,殺戮人民,發掘墳墓。陶謙在徐州 ,聞曹操起軍報讎,殺戮百姓,仰天慟哭曰:「我獲罪於天,致 使徐州之民,受此大難!」急聚眾官商議。曹曰:「曹兵既至, 豈可束手待死!某願助使君破之。」陶謙只得引兵出迎,遠望操 軍如鋪霜湧雪,中軍豎起白旗二面,大書「報讎雪恨」四字。軍 馬列成陣勢。曹操縱馬出陣,身穿縞素,揚鞭大罵。陶謙亦出馬 於門旗下,欠身施禮曰:「謙本欲結好明公,故託張闓護送。不 想賊心不改,致有此事。實不干陶謙之故:望明公察之。」操大 罵曰:「老匹夫!殺吾父,尚敢亂言!誰可生擒老賊?」夏侯惇 應聲而出。陶謙慌走入陣。夏侯惇趕來,曹豹挺鎗躍馬,前來迎 敵。兩馬相交,忽然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兩軍皆亂,各自收兵 。    陶謙入城,與眾計議曰:「曹兵勢大難敵,吾當自縛往操 營,任其部割,以救徐州一郡百姓之命。」言未絕,一人進前言 曰:「府君久鎮徐州,人民感恩。今曹兵雖眾,未能既破我城。 府君與百姓堅守勿出;某雖不才,願施小策,教曹操死無葬身之 地!」眾人大驚,便問計將安出。正是:     本為納交反成怨,那知絕處又逢生? 畢竟此人是誰,且聽下文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