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859人浏览| 3回复
发帖

赵云日记 我痛恨穿越

转载自http://shushu.com.cn/4/chixiaosanguo/9

    当军师被士兵从江水里背出来的时候。
    我就知道,军师又败了。
    草船借箭借来了火箭,伴随了曹军的喝怒嬉骂之声,能逃出条命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军师看见我之后,一直焦虑紧张的神情才逐渐的平静下来。
    过了半响,东吴的士兵来汇报说:此次草船借箭,我方共损失小船二十支,士兵一百五十三人,被烧伤五人,淹死七人,另外孔明先生的一条靴子也在逃亡中丢失。
    军师的羽毛扇已在逃生的过程中被江水泡的极为变形,毁坏极为严重,他故作镇定的说:胜败乃兵家常事……。
    那士兵脸色却即时冷了下来,他阴沉的道:诸葛先生,我们大都督有请。
    这个世界有很多世界我都无法理解。比如军师,军师自出道已经是计无一中、寸功未立,火烧博望坡没烧成反被曹军偷袭,联孙抗曹却是莆到东吴便被张昭关进牢房里,后来东吴计议已定,决定对抗曹操也将军师请为坐上客。可是主公,二将军、三将军却是矢志不逾的信任着军师,后来这样的疯病传染到了东吴的吴主孙权和周都督那里。
    晚上的时候,大都督集合几位军中要员商讨破敌良策设宴庆祝军师的骄敌之计的成功,周都督敬酒四座日:诸葛先生此次为骄敌之计,不惜以身犯险,实乃书生意气,英雄胆魄。
    周都督见众人皆惑,英武一笑,道:其实如何破敌,我和孔明先生已有良策,根本无须用的弓箭,曹操的将船只全部用铁链栓在一起,当他的船队离陆进江时,我们只需备几十条小船,上面放满易燃之物,
    只需放船入江,顺着风势,便能将曹操烧死江上。
    “可是都督大人,这些天刮的都是西北风啊,放火烧曹只能烧着自己啊。”一将军忧思到。
    大都督听了此话,和军师相视一笑,举辈敬曰:此事全靠诸葛先生。
    我觉得他们都疯了,军营里到处传来黄盖将军要投敌的消息。看来也许黄盖将军也意识到了他们都疯了。我去看望老将军的时候,他正在军营里满身敷满伤药。前些日子他在都督大营里因军务跟都督吵的很凶,都督当时下令卫兵重杖责他,看来显然伤的不清。
    我们随便聊了下当今的局势,我委婉倒:黄将军,也许有些事情我这个外人不该干涉,可是外面的很多士兵都传说将军您要投降敌军,你是江东元老,赤胆忠魂,当然不会如此,可是流言可畏,据说大都督也对将军没有往日信任。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何需自辩。”
    “可是,黄将军,如今大敌压境,将帅相疑乃是大忌。”
    黄盖看着我的一脸凝重,面上忽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的眼光透出一丝狡黠道:赵将军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人都很疯狂,那个诸葛孔明明明看起来是个倒霉鬼,他用计神鬼莫测,却无一奏效。而他每一次失败,都被曲解成成功,然后众人更疯狂的信任着他。
    此时我眼睛无比的清明,终于有人和我有同样的感受。”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子龙,好可惜啊,这本是你的时代,而现在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时候,也许只是一个疯狂的时代。”
    黄将军给了我新的疑惑,以前不理解的继续迷惑,以前可以理解的现在也开始动摇。我没有要求黄将军解释什么是上帝的意思,因为三将军也曾经说过这句话,那时候他说上帝的意思,就是你心地的希望。
    三将军是个很奇怪的人,明明才富八斗,词赋风流,本来洛阳游学,才惊全城,却一直不愿当官保持白身,直到黄巾起义那一年,他却回到回到涿县开始贩卖猪肉,并且蓄起满面的大胡子,整日的舞刀弄枪。后来在此遇到了主公和关云长,三人结为兄弟,开始一起闯荡天下。
    张将军仿佛对我有一种特殊的好感,常常约我一起喝的酩酊大醉,一次喝醉的时候,他忽然趴在我身上,低声道:子龙,你相信不相信,有人喜欢你几十年了。”
    “几十年?”我楞了下:“几十年前我还是个野小子,三将军说笑了,三将军,我这就吩咐士兵送你回营休息。”
    “不要。”三将军尖锐的叫了一声。猛然他的脸色变的特别的怪异,仿佛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我的上帝,你他妈的让怎么让我成为男人……我的吕布,我的马超,我的赵云……我的刘德华……。”
    三将在尖锐嘹亮的声音的当时刺破了寂静的长空。许多周围安营歇息的士兵都已听道。当后来就有民间的多事者流言说:三将军和花木兰一样,其实都是女儿身入军营……。
    的确,传说往往过于荒诞,更容易断章取义,后来很久之后我才理解了三将军当时面色绯红,眼神靡丽的神情家发花痴。
    那次的时候三将军给我解释道:上帝的意思,就是心地很小的希望。
    那日,当军师很笃定的告诉我们曹军将来十一月二十日甲子时进攻,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打搅他的休息。他还在休息睡大觉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战鼓轰隆,曹军没有遵守军师掐指一算,羽毛扇一摇摇出来的进攻时候,无数大船顺风而下,曹军,先准备了几百火船在江上开路,等到接受我军营地时,几千弓手仿佛万箭飞扬,将火箭纷纷射到黄盖的军营。黄盖军营了不知道为何放了诸多的易燃物,猛然尖火龙穿起……烟灰横飞……。
    !”
    愤怒的东吴士兵都一个个提到奔往我们的营地。我劝说军师逃走,军师在面如死灰,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我拉扯过把他塞进了一个破落的营地里,用布条封住他的嘴巴。东吴士兵过后,我们的营地成了一快废墟。
    曹操败了。军师是无敌的。当然像我们这些我们这样的平凡的人在开始的时候根本看不穿战争的本质。一时的成败悲欢,喜怒哀乐,都是无足轻重的,因为结果总是告诉我们,你们看到的都是暂时的家乡,你们一次一次得到的结果都是错的。

    当曹操军和吴军短并相接之时,蔡冒张允忽然率军造反,在曹军大营地里纵火做乱,主公也乘机绕到背后夹击敌军,曹军当场溃败。
    而后发生更为诡异的事情,拥有二十完军队和荆襄八郡的蔡冒张允居然投诚仅有二万军队的主公。蔡张二位将军表示他们早已被诸葛先生说服,并约会好待曹军冒军时,挥戈一击,这样才能杀败曹军。
    我向军师请罪时,再三的道歉声明,早知军师有此奇谋,我就不会那时将军师绑起来塞进破营里。军师却丝毫没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那种兴奋。他的口张了又张,仿佛想跟我说什么。
    我猛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军师忍了又忍,那神情仿佛这句话要把自己憋疯了一样,那句话终于说了出来:子龙,其实我根本没有招降过蔡冒张允。
    他说完之后,面如死灰,仿佛一种重压之下的解脱一样。
    2
    有些话永远不该说出口。
    我心地有一个秘密,仿佛无数的毒蛇盘踞吞噬我的内心,又仿佛无数的针尖在我的脑中跳舞。
    可是我不能说出来。
    我怕说出来,疯狂将会盘踞人心……整个天下都会为之……崩溃……。
    3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候,黄盖那天说的那句话在我心地仿佛生了根基一样,让我的一切诡秘的疑惑都有宣泄的出口。
    在曹军长板坡的时候,主公和众将已经离开,可是主母和公子却遗失在乱军中,那时候我纵枪匹马闯进来到乱军之中,寻得小主人。此时曹军已经包围上来,我正准备拼死一战,报答主公恩遇之时,忽听曹营那边传来一声雄浑的声音。
    “诸军听令,让开大路,放那背裹孩子的刘备大将离开。他妈的,反正拦也拦不住,只能让他七进七出,再杀我几十员大将。
    于是我大模大样的带着孩子纵马离开,丝毫未遇拦截阻挡。主公见了我之后却是激动的老泪纵横,接过小公子,往地上一摔,深情的到:为这庶子,险接损我一员大将。”
    我慌忙抱过小公子,跪地谢恩,有些难为情的说:主公,其实我进出曹操感觉很安全的的……。
    主公此时已经热泪盈眶,扶我起来道:子龙,我就知道你视曹操百万大军如同草介,对你这样的勇武雄颇之人来说,敌营就是再为险恶。也是安全的很。”
    军师说军中有奸细。主公召集了我、关羽、庞统、吕布众将开会。众将到齐时,主公帐内雄风燃起,他的脸色阴情不定。
    “军师出计乃是天人奇谋,却为何有时候会功亏一篑,知悉我军计划的唯有我们几人,显然我们内部有奸细,经过多日调查判断,我已查出奸细是谁。
    众人见主公眼神深沉,一时间异常紧张,呼吸的声音在帐营中此起彼伏。当时我心更是激荡异常,我寻思难道主公发现我在长板战场的诡异,开始怀疑我了。我真是百口莫辩。
    主公缓缓道:“云长义薄云天,张飞子龙惧都忠肝义胆,两位军师更是奇谋神机,鞠躬尽瘁,可是吕布……你,先投何进,在杀何进。次投董卓,再杀董卓。后投往允,见其危险而独自逃跑。如今虽在我麾下,前些日子见曹操势大,岂会没有异志。
    主公危怒的目光投在吕布身上,当场喝道:吕布,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与我。
    吕布正要有异动,早已被埋伏军士按在地上。吕布猛的发力,以头拄地,满天冤屈的吼叫道:主公糊涂,吕布随丁原诛杀董卓,后丁原欺主,王允大司徒传帝密令,杀丁救汉。后曹操入京,布抵挡不住,方才流离江湖,直至遇到明公,如投曹操,布在洛阳即可,何需今日。
    “任你狡言妄语,先投何进,在杀何进。次投董卓,再杀董卓。后投往允,见其危险而独自逃跑。后投袁绍,然后叛之,此等事情,天下妇孺儿童皆知,你还狡辩,真是贼人不死。勿需多言,速拉下去,斩。”
    吕布面若考妣,披头散发。看着左右将领,都是一副罪有应得的申请。他含悲冤屈的,猛然的喊了一声真髓。。
    我不知道这“真髓”这两个字有什么样的魔力,只见主公,军师他们一个表情像吞了鸭蛋一样,目瞪口呆。
    “原来是这样。”主公抹了一把脸,吩咐士兵将吕布押松开,从此亲密无比,而那天的捉奸会也草草结束。
    我将这话偷偷的在袖子上比划着,这两个字真是个神奇的咒语。以后万一遭遇危险的时候,我也许能凭此出难。
    也许这话句你以后真能用道保命,当然除此之外,我再教你一些有类似魔力的词句,比如岳飞了,康熙了,了。gay拉,毛片了,他妈的了……。
    三将军来找我时候,当我跟三将军提起此事的时候,三将军面色里流露出一种忍俊不禁的笑意,他有些发巅发疯的说道。
    我不怪他,他在吕布事件之后开始很不正常,常常诡异的一个几天跑出去不知道干什么,跑来的时候整日的到吕布和我的营前转来转去,而且等到没有人的时候就跟我说些疯话。
    他忽然压低声音问我道:子龙啊,你是不是觉得主公不太正常,仿佛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他见我没有应他。叹息一声,自顾自的说道:是啊,自从主公马跃澶溪之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开始用木棍绑上动物的皮毛,每天干一种叫刷牙的奇怪的事,他还发名了一种两个轮子能骑在上面的车子,他到处搜集丹士炼弹的火药说有大用途……他的口中,常常吐出一些奇怪的词语,这一切,你不感到奇怪么,没有一种他仿佛换了人一样的不真实感么……。
    “可是三将军”我支吾着:“不仅仅主公,我看着你也有很强的不真实感,这大概就是英雄区别与常人的地方吧。”
    张飞大笑着离去,我却有一种猛鬼上身的不安的感受。
第一楼

主公领了荆襄八郡之后,形式大好,此时天下共有六股强大势力盘踞,北方的曹操,西北的张角,西南的孟获、四川的张鲁。
    主公在长沙得了黄忠,魏延,两人寸功未立却皆被封为大将。尤其是魏延,不似黄忠征战沙场多年,威名著素,乃籍籍无名之辈。
    军中一时议论纷纷,但是无论如何,此时正是我方势力大涨之时,主公和军师等人日日筹划军国大计,准备扫清诸侯,重复汉室。
    可是我有一种希奇古怪的感觉,决的这一切来的太快太好,仿佛无数的美好的想像拼凑成的镜月水花,乱世中真正的英雄人生都是苦难深重,沉重曲折的。
    我心中隐约的有着一片连着一片的阴影。我想我只能等着那片阴影在某个诡异的点上飘荡起来,覆盖天空。
    萧萧说你真是天生的苦难者,接受不了太好的命运,一旦你面前幸福太多的时,你总是觉得这些幸福都是虚幻的,他们在某一个时间点“彪”的一下就会全部消失。
    或许是我太多滤了。主公、军师、二将军、三将军他们都是活生的存在着,我能感受到他们的体温,口臭,从沙场回来的血腥味,这些我都能感觉的到。
    我现在虽然一直只是跟着主公和军师四处跑腿,除了诡异的长板坡之外,可以说是寸功未立,却也很堂皇都当了偏将军,享受着荣华富贵。
    难道这一切都很真实么。
    更何况,在天下的东北方,那双眼睛对我的注视仿佛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很多年前在我还是七八岁的小孩子的时候,一天忽然桔梗很慌的没敲门就直接跑回我家。
    她冲着我大喊到:子龙,快躲起来,快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坏事,山下来了一个大人,到处在找你,他还说找到你的给一两银子。
    桔梗拉着我不由分说的从屋后跑出去,仿佛很多的疾神恶鬼在背后踏风追捕着我们。桔梗把我藏到他们家,然后像个判官一样的望着我,全是审问的意味。
    你到底做了什么坏事情?快说。
    那可多了。我挠着脑袋想到:你记得上次我送你的那串珠花不,其实是我偷来的,只是你好像很喜欢啊……。还有上次次村的阿贵在你背后说你是他老婆,我揍了他,然后我说……
    我忽然觉得说的说不下了,眼神闪烁的低下脑袋……
    “可恶……。你到底说的什么。你说以后他不准这样了……。
    “不,”我声音低的像蚊子一样,我说的,我说的,是,以后不准说桔梗是你老婆,记得,你要记得,她是我的……老婆……。
    我猛然觉得脑袋一阵巨痛,接着耳朵被拎了起来,你这个小流氓,小流氓,哼,亏我把你当朋友……
    当我闹腾完没多久,就听的见外面有人叫我的名子。是爹爹的声音,我兴奋的跑了出去,只见爹爹和一个中年儒生站在一起,那儒生相貌古奇,煞是亲切。可是跑出的桔梗却像见了鬼一样,被我背后使劲的拉着我,她小声说,就是这家伙在四处找你的,你好好想着看,你的珠花是偷他的么……。
    我正在踌躇时,父亲威严的眼光拉着下去,。他喝道:子龙,还不快来拜见不贤良师。
    那人上下打量和我,又是摇头又是叹息,他的手摸在我的脸面上,异常的温和,他的口音仿佛充满了如梦如幻的一样诡异的感觉。
    大贤良师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资助了我家不少的巾帛财物。后来,有一天,他跟我说了许多奇怪的说。
    “看来我还是穿的太早,未来的名将们都还没有成才。子龙,我现在不能带你走,只有将你历史让你成为英雄的环境中,你才能茁壮的成长。请记得,我的名子叫张角,有一天,在天下乱世的时候,我们还会重逢。”
    再后来等待我艺成下山,遇见主公之后,曾经有一次见过家里的老乡。那个老乡告诉我,在我二十三岁那年,我刚被主公招揽走,便有人号称大贤良师的手下来常山找我,可惜我已经不再,他们不知道说了什么鬼话,却将桔梗带走了。
    那天,三将军杀了一个无辜的人。起因是我和三将军一起在巡街的时候,一个占卜的瞎子不知道让开大路,被马匹冲撞在地。
    我本来要士兵带他去治疗。
    谁知道他猛然抱住马腿,嚎叫道:张将军,赵子龙,我有空要跟你们说。
    三将军有些不耐烦,怒到:我生平最讨厌装神弄鬼的人,
    “只占一褂。只占一褂,如果准的话,能让我说两句……只占一褂,那人哀求到。
    张将军正愈发怒,忽然想起什么好玩的事。他笑道那好你测下赵将军的姻缘吧。
    “赵将军,恩。“那个嘴里念念有词,然后他举眉挺胸,一扫适合落魄的景象,他自我信满满的说:赵将军,你在回故乡的时候将会爱上一个常山的女孩子,然后你去征战天下去了。一直到那姑娘等死,也没再回常年。在你晚年的时候你领军伐魏之时,会遇到曹操的孙女曹婴领军,那曹婴容貌仙绝,当是你这一生遇到的最好一个动心的女子。”
    “哈哈哈,你穿的时候大概是个初中小毛孩吧,只看过见龙卸甲那部滥片,也敢来穿越,至少得看完一部三国演义。”

    张将军忍不住在马上捧腹不笑。
    然后那马猛的一跃,踢倒了那瞎子,然后肠开肚裂,死在当场。
    那是我和三将军决裂的开始,后来我私底下找来那个朋友,问那人的情况。我给了许多财物,又好言相慰,他朋友才开口向我说了一些那人情况。
    那人果然是个疯子,私底下常说曹操统一北方之后,攻打赤壁挺诩而归,后来天下三分,而后归于晋朝。这些说法,确实荒诞,尤其他说张角早已经在乱军中病死。
    而只有我最清楚,在西南,大贤良师那双眼睛还在注视着我。
    那一夜,我记得那个疯子所说的我将会爱上一个常山的女子,我对桔梗的思念,在日没月升时,强烈的加剧。
    周瑜不知道怎么就死了。东吴派人来通告。孙权的妹妹根本没见过主公,两人更是相差了几十岁,偏偏在东吴宣告,此生非刘使郡不嫁。
    更诡异的还在后头,江湖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很有名的杀手集团,本来在这乱世,每个人都是杀手,每个诸侯都是庞大的杀手集团,可是这个杀手集团与众不同。
    他们仿佛掌握了奇怪的术法,离他们千步之远就能取人性名,名将高手,无一幸免。
    我心底的不安强烈的颤抖起来,也许我的先知先觉是对的,在某些暗处隐藏的灾难,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他们已经开始露出真实的面目。
    在乱世中得到的悲伤的将被伤的更深,在乱世中得到小美好的美好也会失去。
    果然,灾难降临时候,仿佛心地的恶梦在逐一的被实现。有一天,我又见到张将军,他在酒桌前喝的是酩酊大醉。
    吕布死了。他哭着对我说。
    怎么死的。
    “彪的一声就死了。很简单吧,哈哈,哈哈,有一天杀人就是这样的容易,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三个人就是吕布,子另,马超……。哈哈……”张将军哭的像个怨妇。
    吕布没有白死。主公抓住了一个杀手,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谈了什么。那个杀手又被主公放了,三将军是日日夜夜的跑到主公府上哭闹。
    主公几次把他敢了回来,后来派了侍卫看手着他,不准他再胡乱走动。
    我觉得张将军大概疯了,一次他夜里他猛然跑到的我的大营里,鬼嚎一样的让我集合全军,来通报姓名。将范疆、孟达两个找出来。
    为什么要找出来,他们会杀了我的。等我睡着的时候,偷偷的拿把刀过来,砍下我的脑袋……哈哈。
    几个闻风赶快的侍卫将张将军绑了出去。
    张将军嘈猛的嚎叫在军营中久久不绝。
    杀手集团不知道怎么就全部归属了主公。那时,上朝的时候,主公面带有说不出的欢喜,封杀手集的陈伟、江雄为偏将军。并且派军师到东吴给周瑜掉丧。
    临行的时候,主公和军师抚掌击叹道:此行东吴可定也。
    5
    行船将进江南。
    军师忽然跟我说了句很奇怪的话。
    他说子龙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
    为什么。
    这不是你的时代。你不明白,从此之后你所有的勇武和忠诚都再也派不上任何的用场。我不想见你将如困兽一样的在笼子里憋屈至死。
    军师,我不明白你的话。
    军师从行囊里拿出一本书来。他神色凝重,有无限的悲悯之色。
    “我所有的行军策略都是从这本书中学来,这样本如果天下只有一本,那么那人将天下无敌,可惜现在天下知晓内容的足足有几千本,甚至更多。子龙。我多么希望能还给你一个辉煌的时候,可惜自从那杀手集团来了在之后一切全变了。
    你今夜,看完此书,记得所有的疑惑都要隐忍不发,一直到看完书之后再来问我。
    我打开包裹,赫然那本书封皮上印着四个大字“三国演义。”
    6
    军师,你是穿越来的么。
    是的。
    主公也是穿越来的?
    是的。二将军、三将军、吕布、曹操、孙权、蔡冒、张允、等等都穿穿越来了……。
    那杀手集呢。
    他们是带着枪穿越来的。
    什么是枪。
    就是那种离你有一千米,也能彪的一声致人死地的武器。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所以我们有了枪,东吴离归顺不远了。
    那些杀手集团为什么会归顺。
    因为枪必须靠子弹才能发挥威力,子弹总有用完的时候,那些带着抢穿越的家伙。只能以此图以后的富贵。不然等他们子弹用完了,他们就只能任其他有势力的穿越者宰割。
    那三将军为什么……
    三将军比较倒霉,他前世应该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那时候你和吕布以及马超是女性心中特别特别的受欢迎……她就是你们三人的忠实花痴FANS,不过现在去穿了男儿身……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哦军师,可是你觉得我就是原来的那个赵云赵子龙么。
    军师听了此言。猛然一颤,脸色灰白,他有些迟疑的看着我。
    我什么也没说,坐在了军师给我准备好的马车,带着金帛,渐渐远去。

TOP

我漫无目的的前行,这不是我的时代,这个盗版这只是1800年后一个时代的到影。在那个时代碌碌无为的人们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穿越来了这里抢了这个时代英雄们应有的光辉荣誉和梦想。
    这个时代,就像鸟在海里游,鱼在天上飞那样的扭曲,充满了光怪陆离的玄感和虚伪。
    军师说你能相信那些从小看童话成长的孩子长大之后果然成了王子的那种奇妙的感觉么。这是他们这些穿越者的快感。
    所以穿越的人此起彼伏的来到三国。当然也有很多穿越之后也很不幸的,比如张飞穿越的时候乱了性别,比如那个被张飞飞马踏死的占卜者,穿越之后进了瞎子的躯体。他还天真的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穿越者,这世界除了他之外仍然是那个三国的时代。
    我随行的侍卫叫马畅。他从兵多年。这次军师告诉他,我们是去西北和张角联盟的使者。可是他也渐渐的看除了蹊跷。他不止一次的问我,将军我们将要去哪里。
    去一个能找回自己的地方。我很不耐烦的打发他道。
    一天夜里,当我醒来的时候,马畅带着那车的金帛都已经不见了。对于命运来说,我早已经成了弃子,而现在对于一个这个不真实时代的一个小卒来说,我也成为了弃子。
    我应该习惯这个身份。
    我一步步的走出荒野,等看见城池的时候,几乎快累昏饿昏了过去。还好,终于见到了城门,我几乎闻到香气浓烈的牛肉和古酒。
    “把路引交出来。”
    可是我没有任何的信物,士兵们将要把我当难民驱逐出去。此时一个亲切的声音救了我。
    “此人,衣着华贵,仪表不俗,又从南方而来,不像普通难民,这些日子将军吩咐我们多注意奸细混入,此人可能是奸细,把他发入牢中,严加看管。”
    就这样,我终于吃了我的第一顿饭。
    监狱里并不平静,个个面黄肌瘦的,仿佛像饿死鬼投胎一样。等到狱卒一走,犯人离开开始争夺食物挣打起来。
    我——常山赵子龙,有万夫不当之勇的猛士,自然是脚踏众人,第一次吃了浑圆通饱。
    请问这位壮士……
    馒头我是不会给你的。
    那人年约三十,在牢狱之间仍保持着衣着整洁,显然有些异常。他眉下目光此时看着我却不伦不类的,异常的贪婪。
    “我不是要馒头的。”这人拖动身躯靠进我,神秘的说。
    “这位壮士,你可想要富贵。”
    “富贵……。”
    “如今乱世,正是英雄愤武,豪杰争雄之时,以壮士身手,自然富贵繁华指手可来。正所谓,江山如此多娇……”
    他的声音压的极底,仿佛每一个字都能泄露了天机。
    哈哈,我狂笑起来。江山如此多娇,这种不伦不类的词语我曾经听军师吟唱过,那自然是那个穿越时代的作品,原来这人贪图的不是我的馒头,而是我的勇武。
    “你可真是豪情盖世,身陷囹圄却仍报着鸿鹄之志。”我语气一转,沉声道:你是不是还要说你前知五百年,后知道五百年,你是刚穿越过来的小白吧。呵呵,真有意思,真有意思。
    那人眼睛刹那睁的如铃铛般大,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然后他的脸皮上浮现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上前拉住手,惊喜的问道:“你也是穿越过来的……。我是江苏省徐州市徐州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陈思同,请问你是……”
    牢卒传令将我拉出去审问,主审的是一个脸上肥肉超多的胖子。他一拍惊堂木,威吓的问到:台下何人。
    “常山赵子龙。”
    “啊……赵子龙会是你这熊样,他不是刘备那边坐镇将府,指挥雄兵,来这逃难来了,公堂之上,不准胡闹,给我拉下去打。”
    “不准打……”
    我一运劲,两名士兵立刻被摔倒在地方。真他妈的这个时代,上帝和小美好都不见了,我也没耐性陪这个时代一起玩下去,我从长衫里掏出一件物什,直接仍在胖子前面前。
    “你自己看吧。”
    胖子吓了一跳,那件物什猛然平躺在他的审案桌上,那是一本书,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三国演义。
    “这东西能证明什么。”胖子再次喝到:拉下去。
    我真不耐烦这个这个无聊之极的游戏,几拳打倒了士兵,大踏步的走出了府衙。
    等你看明白了,再来找我。
    不久之后,我又见到了胖子。这次我是来城里投军的,我无钱无财,谋生困难,不得以而投军,这个胖子见了我之后,却是激动异常。

    他将我拉到一旁,低声的说:我就是三国演义里的那个韦康,你真是赵云么。也对,你是穿越来的,你愿意是谁就是谁……我要是早日拣了这本书,我都能去冒充诸葛亮了。
    你才穿越的来的,你们全家都穿越来的。
    我怒道。
    这里是张角的地盘。胖子以为手中有擎天功劳,将军政交付副官。自己带着一队兵马去都城见大贤良师。
    在那之后,胖子一路上自是对我恭敬小心,很是热情,仿佛相信我所有说的无稽的话语。这样的话,虽然我说的都是实话,可是我总觉得相信这些话的人才是傻瓜。
    8
    我生命中又一次见到桔梗。她依然那么漂亮、美丽善良。无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我只觉得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她是最真实的温暖。
    在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将我出卖给大贤良师的时候,就是她企图用她柔弱的双臂来保护我。
    “子龙,你不是说等到天下平定就来常山接我么。我以前再也等不到那一天了。”在华丽的宫殿里,她神情哽咽。
    大贤良师则在一边安静的看着我们,眼睛里尽是沧桑和欢喜。
    我们又见了,他说:以前我玩三国志的游戏的时候就特别的喜欢选赵云,真的,我甚至每次进入那个游戏,只选你一个人。你让我想起了1800年后的那个时代。
    那个从小注视着我的眼睛里也弥漫出淡淡的哀伤。
    大概远离自己时代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吧,他们篡夺我们的时代,可是他们也远离了自己的时代。
    9、
    张角也许是我唯一愿意接受的穿越者。
    当中原的诸侯们横尸万里来此起彼浮的争夺中原那一小快地盘的时候,张角的势力早就蔓延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我早就发现了这世界并非我一个穿越者,所以我知道我的军队很难战胜那些同为穿越者的他们。这些年来,我故意放弃了中原的地盘,我现在的领土从西凉到匈奴草原,到整个朝鲜,不知道是中原大了多少倍。
    我还派了船队去日本,吩咐他们把那个岛屿上的土著全部杀光。不留后患。
    为什么你会觉得那岛上全部土人,日本没有穿越者么,也许那里的穿越者早已经发展了社会生产军工。
    哈哈,大贤良师痛快的笑了出来,眼望东方,一副目无余子的姿态。
    “日本那个民族,虽然坚忍狠毒,奴颜狼心,可是他们的YY文化哪里有我们的发达。所有的穿越者全部来自1800年后,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那个年代。那个年代,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YY年代,你知道为什么会有穿越这回事么,这都是来源于内心YY的力量。”
    可是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子龙“张角拍拍我的肩膀恳切的说:相信我,我会还你一个时代,如今,我们还有欧罗巴,非洲大陆没有征服,美洲隔着大海,留给下一代人去征服吧。子龙,我要你,将我们的战旗,插在苏联红场的正中心,插在罗马梵蒂冈教堂的正中心。子龙……相信我……。
    你愿意离开这里跟我走么。我问桔梗。
    可是,张角大人是我义父,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呢。即使离开,我们也要先跟他打声招呼。
    我苦笑了笑,回答她:哦,我只是随便说说。
    我要离开这穿越的时代,无论我忍受何等饥饿贫穷,我只想找回一个真实的自己,无论是一个渔夫赵云也好,猎人赵云也好,都比身处这海市蜃楼一般的繁华中好。可是桔梗,她满意现在的时代,她不应该和我一起挨饿受冻。
    10
    我终于离开了这个穿越的时候,如今我在一个古老的森林的村落里靠打猎而生,邻居们都羡慕崇拜我的悍勇,我在当地有了很好的声望。
    在我三十三那年,我结了婚。
    日子很平静,时间如滋润万物的露珠一样,无声无息的在你的生命就逐渐的干涸,
    每天,我虽然只有贫穷的日子,可是我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
    这也是我在这个时代能拥有的最大的自我。
    老婆一年后生了孩子,村子到处一片喜气洋洋,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的可以忘记那些往事,也不惦记中原的风云变幻,雄图伟业。
    孩子一岁半的时候,终于学了说话。我和他娘在一旁逗着小孩子喊爹爹妈妈,将他逗的不耐烦了,这孩子忽然猛的来一句。
    “真他妈的郁闷,扮个小孩子真郁闷。我到底穿越到了那个鬼地方……“
    啊……………………

TOP

我好想穿越。。。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