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26306人浏览| 42回复
发帖
某因要出外工作,此文的更新不得不暂时停下了!
第一楼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哈哈,全修改版也很有意思的说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单刀赴会

  话说张角自从那日被廖化用七孔手套换走巴豆一袋后,心中十分郁闷,于是差人召张宝责之曰:“前日叫汝取一两颗巴豆与廖化,汝怎将整袋给他;今廖化将巴豆藏起,不肯归还,汝岂得坐视?”
  宝曰:“我已思得一计,正欲告大哥。”
  角问:“何计?”
  宝曰:“今屯兵于江口,使人请廖元俭赴会。若元俭肯来,以善言说之;如其不从,伏下人手骂之。如彼不肯来,随即带上家伙,杀到他家,夺取巴豆便了。”
  张角曰:“正合吾意。可即行之。”
  张梁进曰:“不可,廖元俭乃世之无赖,非等闲可及。恐事不谐,反遭其害。”
  张角怒曰:“若如此,巴豆何日可得?”便命张宝速行此计。宝乃辞张角,至江口,召管亥、赵弘商议,设宴于小江亭上,修下请书,选帐下能言快语一人为使,游泳渡江。江口程远志问了,遂拖使者入寨中(游泳过江,体力不支,虚脱了,不得不拖着进去)见廖化,具道张宝相邀赴会之意,呈上请书。廖化看书毕,谓来人曰:“既张宝相请,我明日便来赴宴。汝可先回。”使者辞去。
  程远志曰:“张宝相邀,必无好意;元俭何故许之?”
  廖化笑曰:“吾岂不知耶?此是上次拿了张角巴豆,不肯还他,故令张宝屯兵江口,邀我赴会,便索巴豆。吾若不往,道吾怯矣。吾来日独驾小舟,只用亲随十余人,单刀赴会,看张宝如何近我!”
  远志谏曰:“元俭奈何以瘦弱之躯,亲蹈虎狼之穴?恐非所以重众贼之寄托也。”
  廖化曰:“吾于菜集市场之中,三姑六婆之间,吵架骂人,如入无人之境;岂忧张宝群鼠乎?”
  邓茂亦谏曰:“张宝虽有弱智只嫌,但今事急,不容不生异心。元俭不可轻往。”
  廖化曰:“昔战国时赵人蔺相如,无缚鸡之力,于菜市场上,买东西不还钱,觑买卖之人如无物;况吾曾学借物不还之术者乎?既已许诺,不可失信。”
  茂曰:“纵元俭去,亦当有准备。”
  廖化曰:“只请程老大选美女十名,于江上等候。看吾红旗起处,便放过江来。”远志大汗,这地方哪来的美女,但怕被人说他没本事,也就硬着头皮自去准备。
  却说使者凭着顽强的意志拼老命游回对岸,回报张宝,说廖化慨然应允,来日准到。宝与管亥商议:“此来若何?”
  亥曰:“彼带军马来,某与赵弘各人领一军伏于河中,尖叫为号,准备骂死他;如无军来,只于庭后伏打手五十人,就筵间打晕之,再搜其身。”计会已定。
  次日,宝令人于岸口遥望。辰时后,见江面上一只船来,梢公水手只数人,一面红旗,风中招飐,显出一个大“廖”字来。船渐近岸,见廖化一身泳装,坐于船上;傍边杜远捧着西瓜刀正切西瓜吃;八九个关西大汉,各带救生圈一个。张宝惊疑,难道是刚游泳回来,不容多想,接入庭内。叙礼毕,入席饮酒,举杯相劝,不敢仰视。廖化谈笑自若。
  酒至半酣,宝曰:“有一言诉与元俭,幸垂听焉:前日我兄张角,使吾取一两颗巴豆与公,然吾一时粗心,拿了整袋,今还望元俭能还我。”
  廖化曰:“此过去之事,筵间不必论之。”
  宝曰:“吾兄因经常便秘,而肯以巴豆相赠者,为念元俭也是同病之人,皆被便秘所扰也。今元俭已不再便秘,则巴豆自应见还,前叫人往讨之,而元俭却不从,恐于理上说不去。”
  廖化曰:“当日献手套,张角首领亲自吩咐,送我巴豆,今足下复来索豆,岂有送出之物复回之理耶?”
  宝曰:“不然。元俭当日便秘,吾兄矜念元俭功劳,忍痛割爱,送巴豆与汝,以示友好;而汝便秘即好,还占着巴豆不还,贪而背义,恐为天下所耻笑。惟元俭察之。”
  廖化曰:“此皆汝懒惰所致,非某所宜与也。”
  宝曰:“某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当日是某粗心,今已知错,还望见还。”
  廖化未及回答,杜远在阶下厉声言曰:“西凉巴豆,惟有便秘者居之。岂独是张首领当有耶!”
  廖化变色而起,夺杜远所捧西瓜刀(西瓜刀没有鞘,于是杜远用他的那双破袜子缠着刀刃),立于庭中,目视杜远而叱曰:“此吃饭时刻,最忌言便秘等倒人胃口之事,汝何敢多言!可速去!”远会意,先到岸口,把红旗一招。程远志找遍方圆十里,找不到半个美女,只得叫十个汉子,打扮做女人,做美女状,跳入水中,奔过江来。
  廖化右手提刀,左手挽住张宝手,佯推醉曰:“公今请吾赴宴,莫提起巴豆之事。吾今已醉,恐伤故旧之情。他日令人请公到江对面吃西瓜,另作商议。”
  张宝让臭袜子熏得魂不附体,被廖化扯至江边。管亥、赵弘于江中各引本部军欲出,见江上十个不男不女的人大叫着游来,呕吐不已,遂无法动。廖化到船边,却才放手,早立于船首,与张宝作别。宝如痴似呆,看廖化船已乘风而去。后人有诗赞廖化曰:
  藐视张宝若小儿,单刀赴会敢平欺。当年一段英雄气,尤胜相如在市集。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回来填坑了,呵呵!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老火又回来拉````继续关注``
我的热情好象一把火``燃烧正个梦苑``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准是唐僧~~ 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准是鸟人~~

TOP

笑死我了,板块活动,此贴加5分!
兄长:诸葛追随、风沙。 诸事于胸胜敌寇 葛巾羽扇自风流 追报先帝三顾恩 随军征战誓不休 风展旌旗千堆秀 沙卷乾坤万古愁 主战未捷身先死 簿牍三绝叹武侯

TOP

KAO,这么多了?崇拜一下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大战神亭岭

  话说杜远与廖化占拒山寨多年,皆无事端。忽一日,有汝南贼人刘辟,龚都领了十二个强人,来到山对面安营扎寨,雄心勃勃欲干一番大事业。谁想所选地势不好,没做成半桩买卖,粮草吃尽,直饿得两眼发昏。
  这日,刘辟抓到一个土人,问曰:“近处有饭店否?”
  土人曰:“饭店没有,果园倒有,就在岭上。”
  辟曰:“吾夜梦神人召吾于一果园中吃果子,今果得应验,当往吃之。”
  龚都曰:“不可。岭南乃杜远寨,此果园听说是其所管,我等若前往吃之,倘被当贼抓起,奈何?”
  辟曰:“神人佑我,吾何惧焉!”遂拉过一个麻袋(准备吃完打包用)上马,与龚都等十三骑,出发上岭,到果园门口。下马观察已毕,辟向前跪祝曰:“若刘辟能于果园中大吃一顿,填饱了肚子,即当有空就来,四时大吃。”祝毕,入园大吃,园中无人看管,辟大喜,回顾众将曰:“杜远想是无甚人手,连此果园都无人来看管,吾欲过岭,探看其寨栅,然后找个时间去抢他妈的一番。”
  诸将皆以为不可,辟不从。遂同上岭,南望村林。早有伏路小军飞报杜远,远曰:“此必是刘辟诱敌之计,不可追之。”
  廖化踊跃曰:“此时不扁刘辟,赶他回老家,更待何时!”遂不候杜远将令,竟自披挂上马,绰了一把扫把出营,大叫曰:“有胆气者都跟我来!”诸将不动,唯门口一条疯狗狂吠(这条疯狗便是温酒篇中的那条),疯狗大约是在说:“廖元俭想吃独食!吾可同往吃之!”追上同行。众将皆笑。
  却说刘辟看了半晌,方始回马。正行过岭,只听得岭上叫:“刘辟休走!”辟回头视之,见一匹马和一条狗飞下岭来。辟将十三骑,一齐摆开,辟横眉立马,于岭下待之。廖化高叫曰:“哪个是刘辟?”
  辟曰:“你是何人?”
  答曰:“我便是襄阳廖元俭也,特来扁刘辟!”
  辟笑曰:“只我便是。你和那疯狗一齐来并我十三个,我不惧你。我若怕你,非刘老大也。”
  化曰:“你要敢一个人来,我亦不怕!”纵马横扫,直取刘辟。辟随手抄了块砖头,大叫众人一起杀上,众人却因怕被疯狗咬,无一人敢跟上。廖化,刘辟二人两马相交,战五十合,遍体鳞伤。龚都等暗暗称奇。
  化见刘辟砖头狂挥乱打,毫无一点章法,乃佯输诈败,引刘辟赶来。化却不由旧路上岭,竟转过山背后。辟赶来,大喝曰:“走的不算好汉!”
  化心中自恃:“这厮有十二从人,我只一个,便打赢了他,也吃众人围欧。再引一程,教这厮没寻处,方好下手。”于是且战且走。辟被打得跟猪头一样,怒火中烧,那里肯舍,一直赶到平川之地。化兜回马再战,又到五十合。辟一砖砸去,化闪过;复一扫挥去,辟亦闪过挟住扫把。两个用力,只一拖,都滚下马来。马不知走的那里去了。两个弃了扫把,揪住厮打,战袍扯得粉碎。辟手快,掣了廖化腰间的裤腰带;化亦掣了辟头上的破帽。辟把裤腰带来缠廖化脖子,化把破帽按向刘辟鼻子,打算捂死他。
  忽然喊声后起,乃杜远接应军到来,约有千余。辟正慌急,龚都等十二骑亦冲到。辟与化方才放手。化于军中讨了一匹马,取了把西瓜刀(看来要动真格的了),上马复来。刘辟的马却是龚都收得,辟亦取了把西瓜刀上马。杜远一千余军和龚都等十二骑混战,逶迤杀到神亭岭下。喊声起处,疯狗领了一群狗来到,冲散了众人。时近黄昏,风雨暴至,两下各自收军。
  原来廖化与刘辟跑后,龚都等人不放心,欲追上。但见疯狗守于路中,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强壮着胆子与十二骑围殴疯狗,疯狗大怒,跑回自家招呼了一大票狗朋狗友回来报仇。到此一阵冲杀,将两军杀走,方忿忿喝令群狗停住脚步!嘴里狂吠几声,大意是说:“廖化,狗叔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狗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汪……汪……汪……”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辣颜良

  张角养着一大帮黄巾兵开销极大,已到入不敷出的地步,无奈之下,逐与众头领凑钱开了家饭店,名说“白马饭店”,想赚点钱回来开支用!为招揽客户,张角举行了一个吃麻辣比赛,谁吃辣能吃过饭店众人,就能免费到饭店吃饭一年。袁绍得知此事,大怒曰:“贼子亦敢开饭店,真胆大包天,看某不把你饭店给吃穷了!”逐遣大将颜良作先锋,进攻白马。
  沮授谏曰:“颜良性变态,虽骁勇,不可独任。”
  绍曰:“吾之上将,非汝等可料。”
  大军进发至黎阳,分店掌柜张宝告急。张角急忙收集最辣的辣椒抵敌。廖化闻知,遂入见角曰:“闻颜良来挑战吃辣,某愿为前部。”
  角曰:“未敢烦将军。早晚有事,当来相请。”廖化乃退。
  角聚辣椒十五万个,分成三大车,于路又连接张宝告急文书。角先提五万朝天椒亲临白马,从后门进厨房札住。遥望饭店内,颜良餐桌前辣椒十万碗,排成阵势,桌下已辣倒十数人。角骇然,回顾赵弘手下大将韩忠曰:“吾闻汝乃吃辣牛人,今可与颜良一战。”
  韩忠领诺,直出阵前。颜良立于饭桌前;见韩忠跑至,良大喝一声,张嘴就吃。吃不到三碗,韩忠已受不了,良面不改色,手起碗落,辣韩忠于桌前。
  张角大惊曰:“真辣妹子也!”
  孙仲曰:“颜良辣晕我同伴,我愿去报仇!”
  角许之。仲摆好马步,奔至桌前,大骂颜良。良更不打话,拿起无敌朝天椒一碗,照孙仲面前一送,辣孙仲于桌下。
  角曰:“今谁敢当之?”
  赵弘应声而出,与颜良每人各吃了二十碗,扛不住,败归本阵。诸将栗然。张角忙叫下午茶时间到,喝完下午茶再斗,良闻言起身大笑而去。
  角见连折二将,心中忧闷。管亥曰:“某举一人,可敌颜良。”
  角问是谁。管亥曰:“非廖化不可。”
  角曰:“吾恐他吃完还要打包回去。”
  亥曰:“今若使元俭破袁绍之将,绍必恨廖化而不恨我们。廖化既被袁绍恨,就得靠着我们帮他,如此,他还敢乱噌我们的饭吃乎?”
  角大喜,遂差人去请廖化。廖化即入辞杜远。杜远曰:“兄弟今此去,吃完可要记得打包回来。”
  廖化领诺而出,提着空饭盒上马,直至白马来见张角。角叙说颜良连辣晕二将:“勇不可当,特请元俭商议。”
  廖化曰:“容某观之。”
  角置白开水相待。忽报颜良又要吃辣来了,角引廖化出厨房观看。角与廖化坐,诸将环立。
  张角指饭桌前颜良排的阵势,辣椒青红鲜明,碗碗森布,严整有威,乃谓廖化曰:“河北人马如此麻辣!”
  廖化曰:“以吾观之,如土鸡瓦犬耳!”
  角又指曰:“麾盖之下,长得很像辣椒那人,乃颜良也。”
  廖化举目一望,谓角曰:“吾观颜良,如插标卖椒耳!”
  角曰:“未可轻视。”
  廖化起身曰:“某虽不才,愿去万椒中辣颜良他妈个辣妹子辣。”
  程远志曰:“军中无戏言,元俭不可乱忽悠也。”
  廖化奋然出马,倒提空饭盒,跑向饭桌来;双目圆睁,嘴巴大张,直冲桌上辣椒。一碗碗的辣椒如波开浪裂。廖化径奔颜良。颜良正在发呆,见廖化冲来,方欲问时,廖化脚快,早已跑到面前。颜良措手不及,被廖化嘴巴一张,满天辣气冲到,辣其于饭桌下。忽地停住脚步,取了几把“超级无敌朝天椒”往颜良嘴里一塞。飞身转回,提空饭盒装桌上剩余的辣椒美味,如入无人之境。跟随颜良来的河北吃辣高手通皆大惊,不战自乱,张角等人乘势冲上去扔辣椒,辣晕者不可胜数,钱粮等抢夺极多。
  廖化纵跑回厨房,众将尽皆称贺。化拿了一根“超级无敌朝天椒”于角前。角差点被辣晕,强撑着曰:“将军真神人也!不过,这辣椒可不可以拿开了?”
  廖化拿开“超级无敌朝天椒”曰:“某何足道哉!吾兄弟杜远,于百万椒中辣晕敌将,如探囊取物耳。”角大惊,回顾左右曰:“今后如遇杜远,马上打洋,决不可让他进来吃辣椒。”令写于内裤底以记之。
  却说颜良败军奔回,半路迎见袁绍,报说被披面长发吃“超级无敌朝天椒”一勇将,单人入阵,辣颜良而去,因此大败。
  绍惊问曰:“此人是谁?”
  沮授曰:“此必是杜远兄弟廖元俭也。”绍大怒,指着杜远山寨扎驻的方向曰:“汝兄弟辣吾爱将,吾誓报仇!”唤大军转身往杜远山寨而去。正是:吃辣方为座上客,此日袁绍来报仇。
  未知杜远性命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广告:曹操评廖化

  一日,曹操与夏侯惇入山打猎,忽见一人逐犬过涧,操大惊曰:“吾观此人容貌魁梧,必有勇力。”
  惇曰:“此乃襄阳人,姓廖,名化,勇力过人。他曾为友报仇打人,提马桶直出闹市,数百人不敢近。只今所使两枝扫把,重八十斤,挟之上马,运使如飞。”
  操即请化试之。化挟扫骤马,往来驰骋。忽见路边一垃圾桶为风所吹,岌岌欲倒,众军士挟持不定;化下马,喝退众军,一手执定垃圾桶,立于风中,巍然不动。
  操曰:“此古之善来也!”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