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26309人浏览| 42回复
发帖
Originally posted by 曹仲德 at 2006-10-20 11:39 AM:
破船浮生录也有点这个思路

某读书甚少,不知公所指何意?还望能详说之。
第一楼

TOP

广告:许劭评廖化

  汝南许劭,有知人之名。廖化往见之,问曰:“我何如人?”劭不答。又问,劭曰:“子治世之能盗,乱世之奸贼也。”化闻言大喜。
  周瑜曰:“丈夫处世兮要出名,要出名兮打广告,打广告兮吾出名,吾出名兮发狂吟。”
  廖化曰:“这年头,想要出名,就得会炒作!”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ω對天空Say at 2006-10-20 12:10:
大家都这么赞赏啦`
怎么不给五把火老兄加点分啊?
不要告诉我是忘拉```

俺不是版主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ω對天空Say at 2006-10-20 12:10 PM:
大家都这么赞赏啦`
怎么不给五把火老兄加点分啊?
不要告诉我是忘拉```

既然是五把火,自然先烧五把之后再加分了
兄长:诸葛追随、风沙。 诸事于胸胜敌寇 葛巾羽扇自风流 追报先帝三顾恩 随军征战誓不休 风展旌旗千堆秀 沙卷乾坤万古愁 主战未捷身先死 簿牍三绝叹武侯

TOP

13楼:蓑笠翁虽非版主,然头衔也很高啊!哈哈,某对分倒不是很在乎,只再乎有没有人来看,没人看写了也没意思,呵呵,多谢捧场。
14楼:早知道把“燚”字去掉,就名“火”就好,呵呵,

TOP

三贼战蚊子

  话说黄巾众贼被朝廷穷追猛打,地盘渐渐变少,生活苦不堪言,连睡觉的地方都是拥挤非常。
  一夜,众贼洗完澡,一同拥进一小屋中睡觉,刚躺下,便有只蚊子飞来,于众人耳边嗡嗡搦战。众贼被吵不过,一齐起床。分成八路,布在床边。遥望蚊子单枪匹马,气势汹汹,两翅狂舞,先来冲阵。
  老贼赵弘部将韩忠,出马挺蚊香迎战,被蚊子嘴起一刺,咬于床下。众大惊。
  冤大头程远志部将邓茂,使灭蚊剂飞马而出。蚊子挥嘴拍翅来迎。战到十余合,一嘴刺中邓茂手腕,弃灭蚊剂于地而走。
  八路贼人齐出,救了邓茂。蚊子退回去了。众贼在床上商议。
  管亥曰:“蚊子英勇无敌,可会十八路贼人,共议良策。若擒了蚊子,则可安心睡觉矣。”
  正议间,蚊子复来搦战。八路贼人齐站于床边。程远志挥着大手亲战蚊子。战不数合,远志败走。蚊子纵翅赶来。那翅秒拍千下,飞走如风。看看赶上,蚊子举蚊嘴望远志后心便刺。傍边一将,圆睁环眼,倒竖中指,挺丈八长椅,飞身大叫:“变态蚊子休走!粗人周仓在此!”
  蚊子见了,弃了程远志,便战周仓。仓抖擞精神,酣战蚊子。连斗五十余合,不分胜负。
  杜远见了,把腿一伸,舞八十二斤旧餐桌,来夹攻蚊子。三个生物丁字儿厮杀。战到三十合,战不倒蚊子。
  廖化掣双蚊拍,骤黄破鞋,刺斜里也来助战。这三个围住蚊子。转灯儿般厮杀。八路贼人,都看得呆了。
  蚊子架隔遮拦不定,看着廖化面上,虚刺一嘴,廖化急闪。蚊子荡开阵角,倒拖蚊嘴,飞翅便回。三个那里肯舍,拍腿赶来。八路贼人,喊声大震,一齐掩杀。蚊子望天上飞走;廖化、杜、周随后赶来。
  古人曾有篇言语,单道着廖化、杜、周三战蚊子:“此篇言语因年代久远,出土时一些地方已经残缺不全,文中将用……表示缺字。虽是残卷,但其文学价值还是很高的,各位不可错过,呵呵。
  汉朝……变态蚊子世无比……出来吸血谁敢当?诸贼胆裂心惶惶。踊出粗人周老仓,手持木头丈八椅。中指倒竖翻金线,环眼圆睁起电光。酣战未能分胜败,阵前恼起杜帅哥。破旧烂桌灿霜雪,苍蝇战袍飞蟑螂。脏脚到处鬼神嚎,目前一怒应流血。大贼元俭掣双拍,抖擞天威施勇烈。三人围绕战多时,遮拦架隔无休歇。喊声震动天地翻,杀气迷漫牛斗寒。蚊子力穷寻走路,遥望家山拍翅还。倒拖尖尖吸血嘴……翻身飞上路灯窝。”
  三人直赶蚊子到路灯下,看见灯上蚊子成群结队。
  周仓大叫:“此必蚊窝!追蚊子有甚强处?不如先拿蚊窝,便是斩草除根!”爬着上路灯,来擒蚊窝。
  正是:擒蚊定须擒蚊窝,奇功端的待奇人。
  谁知爬到一半,灯上飞蚊如雨,将周仓叮了个满头包,反观灯下,廖化,杜远二人早回屋睡觉去了。
  后关公听周仓讲诉三贼战蚊子之事,感慨道:“三贼战蚊子比某家兄弟三人当初三英战吕布也不遑多让啊!”
  当然,周仓是不会把被蚊子叮个满头包之事也说出的,这关系到了他的面子,呵呵!

TOP

也太夸张啦``
只要当时我在,拿瓶"雷达"不就一切OK啦```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准是唐僧~~ 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准是鸟人~~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ω對天空Say at 2006-10-21 10:48 AM:
也太夸张啦``
只要当时我在,拿瓶"雷达"不就一切OK啦```

呵呵,没看见人家邓茂使灭蚊剂都斗不过蚊子么!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三顾廖化(一)

  却说张角借钱不还,很多人讨债都讨到他床上去了。心情烦躁,忽听程远志介绍有一牛人廖化,借钱不还很有一手。于是安排了礼物,欲往襄阳谒廖化,忽人报:“门外有一先生,峨冠博带,道貌非常,特来相探。”
  张角曰:“此莫非即廖化否?”遂整衣出迎。视之,乃管亥也。
  众人大汗:管亥竟打扮成这样。
  众汗独张角大喜,请管亥入后堂高坐,拜问曰:“角自别仙颜,因军务倥偬,有失拜访。今得光降,大慰仰慕之私。”
  亥曰:“闻程远志在此,特来一会。”
  张角曰:“近因他老爹发了财,遣人驰书,唤回家去矣。”
  亥曰:“此中他老爹之计矣!吾素闻他老爹最奸,如发财,必不肯驰书召其子;此书必诈也。远志不去,其财尚存;今若去,财必没矣!”
  张角惊问其故,亥曰:“他老爹没钱,必骗其子之钱也。”
  张角曰:“远志临行,说襄阳廖元俭还欠他钱,其人若何?”
  亥笑曰:“远志欲去,自去便了,何又惹他出来呕心血也?”
  张角曰:“先生何出此言?”
  亥曰:“廖化与周仓、裴元绍、邓茂与程远志四人为密友。此四人务于精纯,惟廖化独观其大略。尝抱膝长吟,而指四人曰:‘公等做贼可至小贼、小盗。’众问廖化之志若何,廖化但笑而不答。每常自比管仲、乐毅,其才不可量也。”
  张角曰:“何襄阳之多贤乎!”
  亥曰:“昔有神人火燚善观天文,尝谓群星聚于襄分,其地必多贤士。”
  时张宝在侧曰:“某闻管仲、乐毅乃春秋、战国名人,功盖寰宇;廖化自比此二人,毋乃太过?”
  亥笑曰:“以吾观之,不当比此二人;我欲另以二人出之。”
  张宝问:“哪二人?”
  亥曰:“可比巷口屠豕之老姜,街旁卖豆腐之老张也。”。”
  众皆愕然,怎么一下子相差这么大?
  亥下阶相辞欲行,张角留之不住。亥出门仰天大笑曰:“磕睡龙虽得其主,不得其时,惜哉!”言罢,飘然而去。
  张角叹曰:“真灌水之牛人也!”
  次日,张角同张宝、张梁并从人等来襄阳。遥望山畔数人,荷锄耕于田间,而作歌曰:“苍天如饭盖,陆地似饭局;世人黑白黄,往来争饭菜:抢先自安安,抢慢定碌碌。襄阳有隐居,整天吃不足!”
  张角闻歌,勒马唤农夫问曰:“此歌何人所作?”
  答曰:“乃磕睡龙先生所作也。”
  张角曰:“磕睡龙先生住何处?”
  农夫曰:“自此山之南,一带高冈,乃磕睡冈也。冈前疏林内茅庐中,即廖先生高卧之地。”
  张角谢之,策马前行。不数里,遥望磕睡冈,果然清景异常。
  后人有古风一篇,单道磕睡龙居处。
  诗曰:“襄阳城西二十里,一带高冈枕流水:高冈屈曲压云根,流水潺潺飞石髓;势若困龙石上蟠,形如单凤松阴里;柴门半掩闭茅庐,中有高人卧不起。修竹交加列翠屏,四时篱落野花馨;床头堆积皆黄卷,座上往来无善人;叩户苍猿时献果,守门老鹤夜听经;囊里名琴藏古锦,壁间宝剑挂七星。庐中先生独幽雅,闲来亲自勤耕稼。专待春雷惊梦回,一声长啸安天下。”
  张角来到庄前,下马亲叩柴门,一童出问。
  张角曰:“不第秀才老仙传人黄天道教大贤良师天公将军张角,特来拜见先生。”
  童子曰:“我记不得许多名字。”
  张角曰:“你只说张角来访。”
  童子曰:“先生今早少出。”
  张角曰:“何处去了?”
  童子曰:“踪迹不定,不知何处去了。”
  张角曰:“几时归?”
  童子曰:“归期亦不定,或三五日,或十数日。”
  张角惆怅不已,张梁曰:”既不见,自归去罢了。”
  张角曰:“且待片时。”
  张宝曰:“不如且归,再使人来探听。”
  张角从其言,嘱付童子:“如先生回,可言张角拜访。”遂上马,行数里,勒马回观山中景物,果然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猿鹤相亲,松篁交翠。观之不已,忽见一人,容貌轩昂,丰姿俊爽,头戴逍遥巾,身穿皂布袍,杖藜从山僻小路而来。
  张角曰:“此必磕睡龙先生也!”急下马向前施礼,问曰:“先生非磕睡龙否?”
  其人曰:“将军是谁?”
  张角曰:“张角也。”
  其人曰:“吾非廖化,乃廖化之友卧牛山周仓也。”
  众人怒:周仓怎么也这样打扮?耍我们啊!
  火燚-_-|||:没办法,实在拉不到人,就让周仓客串,诸公将就则个。
  张角曰:“久闻大名,幸得相遇。乞即席地权坐,请教一言。”二人对坐于林间石上,宝、梁侍立于侧。
  周仓曰:“将军何故欲见廖化?”
  张角曰:“方今天下大乱,四方云扰,欲见廖化,求借钱不还之策耳。”
  周仓笑曰:“公以借钱为主,虽是贼心,但自古以来,借钱之法无常。自高祖斩白蛇卖钱,卖不了多少钱,是由卖而入借也;于是向秦皇、霸王借钱而不还,这规矩流传了二百年之久,王莽篡逆,又由借而入抢;光武中兴,重整基业,复由抢而入借;至今二百年,规矩已久,故抢钱者又复四起:此正由借入抢之时,未可猝定也。将军欲使廖化斡旋天地,补缀乾坤,恐不易为,徒费心力耳。岂不闻顺天者逸,逆天者劳;数之所在,理不得而夺之;命之所在,人不得而强之乎?”
  张角曰:“先生所言,诚为高见。但角身为文人,合当借钱不还,抢钱那是粗人的事,何敢委之数与命?”
  周仓曰:“山野之夫,不足与论天下事,适承明问,故妄言之。”
  张角曰:“蒙先生见教。但不知廖化往何处去了?”
  周仓曰:“吾亦欲访之,正不知其何往。”
  张角曰:“请先生同至敝县,若何?”
  周仓曰:“愚性颇乐闲散,无意功名久矣;容他日再见。”言讫,长揖而去。张角与宝、梁上马而行。
  张梁曰:“廖化又访不着,却遇此鸟人,闲谈许久!”
  张角曰:“此亦灌水牛人之言也。”说罢,三人逐回了家。
  不知二顾廖化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火燚 at 2006-10-21 12:09 PM:

呵呵,没看见人家邓茂使灭蚊剂都斗不过蚊子么!

"雷达"品牌好,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100年信赖好品牌~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准是唐僧~~ 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准是鸟人~~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