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43124人浏览| 79回复
发帖
曾续作几文,可惜时光倒流。时至今日,虽有心重修,奈何激情不在。
且很有些人物的历史还不明了。俺只暂接了隐者的班而已。
第一楼分界线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当初写确实有点把他作为墓志铭来写的
记得那时狂走了,紫宣走了,卧龙走了,破船走了……
感觉很是悲凉,心境改变的也快吧
确实有重写的必要了
PS:妹妹走好,有空来看看,学业进步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不完美有时才是最美
至少留下了一断这么精彩的记忆
够了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蓝天也晶莹 at 2006-2-6 02:55 PM:
或许曾经的我错过了许多,但我相信以后的我不会了,毕竟美好和希望在将来!
旧人须要怀念,新人也要多培 ...

元老其实只是起基石作用
我们在站在上面,才能看的更远,爬的更高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再回来看看
希望今后,也有人能把这份事业继续下去
若干年后,还是有人能记得......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冷风无情

冷风无情,应桃花岛岛主浪淘沙之邀请,于梦苑初平7月入梦苑,取名落花优异,此名乃其心不在梦苑之意也;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梦苑二年八月,适逢吴第二届服装大赛,以一介布衣之身份而入吴
与梦苑二年十月托世为冷风无情,因慕曹公之“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而入魏,初交不慎,受尽魏丞相之凌辱,心生去意,适旧时杀手妹月天之提点,奔吴而去,先司农长史而后大司徒;现手握梦苑水军大权,拉帮结派,设立拖拉机军团,哼哈二将,小贼二人组等,从此威震天下矣(注:SL盟元老)。
时梦苑三年,结二窝不上头并日记狂人,大闹水区,天下震惊。邀紫宣轻云,梦风,雨天傻仔,月天等创《梦苑周报》,名声大作,一度导致梦苑纸贵,再版翻版者无算。。。)

评曰:才学广博,但其志茫然,心不在此,不可大用。惜哉。。

(冷风无情自传,梦风评)

[ Last edited by 梦风 on 2006-7-24 at 23:51 ]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魏文国公:杨主簿

杨主簿,江北人氏,天资聪颖,舞勺之年已可过目不忘,出口成章。才冠江北,人皆以小神

童称之。时与江南名士诸葛追随并称绝代双骄,有“南诸葛,北主簿”之称。

其少时游于市集,遇乡绅孤舟,舟颇有文才,自视甚高,尝横行乡里,轻薄无知。见

簿至,欲与其一较高下,簿年少气盛,诺之。然舟与之行文,不及;作对,亦不及。

乃愤然嗤之曰:“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簿笑曰:“想君小时,必曾了了。”舟闻

之,吐血三升,及返,卧病不起,于榻前大呼三声:“即生舟,何生簿?!”,遂郁

郁而终,时年三十有六。

经年,簿及弱冠,入梦苑,其文风大成,于煮酒区著《主簿歪批三国》一文,梦苑名士竞相抄阅,乃至梦苑纸贵。三教九流无不称奇。

是时,诸葛追随亦甫入梦苑,与主簿虽神交已久,然缘悭一面,惊悉此文,即观之。

阅毕,击节赞曰:“主簿高才,吾不及也!若结此友,此生无憾亦。”

簿栋梁之才,三国竞相邀之,然其心属北魏,遂婉拒二国而入魏。

诸葛辗转访之,三往方得见,乃谓簿曰:欲与其并吴国文坛名宿风沙共结金兰之好。

簿欣然允之。

后,梦苑金兰四溅。

评曰:高风,高节,高才,唯治世略显不足


(诸葛追随著,梦风评)

个人小介:
2003年12中旬月入梦苑
2003年12月下旬入魏国任文华尚书
2004年1月擅自代魏王颁旨退位
2004年3月主持魏国大选 卉卉战胜马傲当选,后出任??忘了
2004年6月与诸葛追随、风沙结义
2004年6月qiaoqiao当选魏王,任丞相
2004年6月受随雨而安为妹,立相府长史
2004年6月受魏王罚
2004年8月当选魏王
2004年年底禅位于世子岑平,称文国公
2005年突然成为了富人
2006年混在文坛

个人作品:
十遍读三国
屠狼行动
但是五原温侯在
吕布与丁原
和你在一起
伏虎记

称号:
千年老二--在梦苑文试厅的比赛中三联亚

奖项:
自从有钱后,接过大哥诸葛追随的接力棒,改名为主簿文学奖,不定时奖励有志青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杨主簿,河东解县人,年十三,经县北文庙圣人碑前,诵碑文一遍而熟背之,乡里称为神童。又擅行文,洋洋千言提笔而就,世人无不奇之。

时江南有奇才名诸葛追随者,文冠九州。河东百姓以为主簿之才不亚追随,遂名之曰:“小诸葛”。

梦苑元年冬,安乐王绿竹翁三下河东遍访名士,闻主簿之名,备礼邀之,主簿欣然而从。乡人怪之,主簿曰:“天下汹汹,未知孰是。群雄并起,逐鹿问鼎。河东,兵家必争之地,久后必遭战火。闻梦苑大军军纪严明,大将勇冠三军,智士算无遗策,必能保全河东,进取中原。吾意决矣。”遂仕于梦苑。

元年十二月,迷茫之鹰自称皇帝,分土为三,曰魏,曰蜀,曰吴,各置王室。主簿仕魏,为文华尚书,掌文学事。是月,政局动荡,魏王十七日不朝,人心思乱。

梦苑二年春正月,主簿奋然假王玺传诏魏王退位,时论哗然。魏相国卉卉、将军马傲等与主簿共掌国事,魏乃稍定。

三月,魏臣请旨迷茫之鹰,议公推魏王。主簿主持公选大会。相国卉卉、将军马傲各不相让,卉相以文名重于马傲,得拜魏王。新王即位,论功行赏,授主簿尚书令之职,休假百日。

四月,主簿出游四方,先至许昌,拜会安乐王。王赐金百两,骏马一匹。又至洛阳,求见靠山王孤舟。时靠山王与淑媛夫人秋露对弈月下,屡战屡胜。主簿立于淑媛夫人之侧,随手指点,靠山王竟不能胜,不悦,密嘱家奴伏于主簿归路,夺金杀马而还。主簿乃于洛阳城中绘丹青、著文章以自给,竟致洛阳纸贵。

六月,主簿游江南,往拜诸葛追随,相得甚欢。追随有挚友名风沙,三人英雄相惜,结拜于黄鹤楼,以年齿而论,诸葛追随为长,风沙次之,主簿居三。留数日,闻魏易王,乃还。

魏新任王qiaoqiao,本中书令。卉王执政三月余,忽得梦兆,遂隐于东岳,委政qiaoqiao。主簿还朝,魏王拜之为相国,统领百官,使夸官三日。夸官至午门外,遇汉符宝郎羽瓜公子,勒马不及,马踏毛瓜。毛瓜手下家将大骂主簿,主簿文士,不擅粗口,遂挥拳以向,双方家将混战午门,血流遍地,战约三刻,毛瓜败北。魏王怒斥主簿,责其出手过轻,贬主簿为民。

主簿归宅数日,闷极,游于集市,遇一少女为羽瓜公子调戏,主簿怒殴毛瓜,救回少女,询之,乃云南银坑洞洞主之女随雨而安也,奉父命赴中原采购衣料,误撞毛瓜。主簿大喜,二人结为兄妹,荐随雨于魏王,魏王收为义妹,加封公主。

七月,靠山王孤舟平倭,斩铃兰,囚岑平,杀伐过重。主簿思夺金杀马之恨,首倡声讨之。靠山王怒,与主簿争,诸葛追随及风沙远来相助主簿,三人联手攻靠山王。王力战不衰。安乐王闻之,居中调停,乃罢战。

八月,梦苑文章大会,主簿携稿往试,得亚军。诸葛追随夺魁。

十月,作《但使五原温侯在》,甚得邺城中老年妇女喜爱。

十二月,作《吕布与丁原》,旬日,邺中螟蛉绝迹。

梦苑三年春二月,魏王乔乔欲禅位,遍观诸臣无出于主簿之右者,遂传旨主簿,以魏王位让之。主簿即位,墨守成规,与民休息,魏国大治。

夏五月,立岑平为世子。

七月,作《伏虎记》,三次增印,得银数百万。

冬十一月,主簿厌于政事,委国世子,自出云游。

十二月,梦苑二届文章大会,主簿作《和你在一起》,仍不得夺魁,仅次于追随。

梦苑四年春二月,主簿赴黄河渡口垂钓,得一金龟,重约三百斤,乃寸剐之,贩于邺中,得银千万计。遂与诸葛追随议,设“主簿文学奖”,定期资助中原文士。

四月,梦苑三届文章会,主簿作《屠狼行动》,名列次席。主簿大恚,自嘲曰:“文章让一人,精品传万代。”

五月,靠山王封三国府库,集权中央,令行禁止,征拜主簿大学士之职,使掌文学事。

(孤舟蓑笠翁著)

[ Last edited by 梦风 on 2007-5-15 at 00:16 ]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王怜花

王家三子因貌美取名怜花,有仙人路过言其子必成龙凤故又名凤仙!
自幼博览群书、寒窗苦读十载,后于三年科举未成,盗其邻居积蓄离家!
续于十六弃文习武,拜于京城名师下勤练五个春天。毕业考查日误射师傅而逃!
近日在一山上得一仙人传授神书《百年医科大典》于深山钻研医术三年,自以为得其真传。下山经某小村见某名曰“破船”老人医治顽症未果,医死之!

注:王怜花,梦苑三年六月,经孤舟(又名破船)引荐,入梦苑。掌水区,号令七十三万水区。时不逾月,潜,甚难见其身。水军都督感动等皆欲罢其职。破船难推其责……

(王怜花自传)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吴荣王xulzhong

荣王,名xulzhong,越国人士,生性豁达,持重敦厚,力济九区,智周万物。梦苑元年冬,建吴国,荣王为始皇帝。

荣王深谙“君道务勤”,能效古贤,始亲万机,励精为治。建国初,张榜纳贤,敕修官制,又与民同乐,兴诗社重文教。

梦苑元年冬,吴蜀结盟,嫁妹霜雪伊梦于蜀,授蜀王后。同年,月天密访吴,吴魏密盟,来年三月,荣王命右丞相风沙出使北魏,吴魏结盟,永修和好。为荣王在为时,吴得以初兴。

安王风沙尝曰:梦苑草创,惟荣王功高,揽贤才于四方,虽后有甚者,可当时惟荣王称魁首。月天亦常言:梦苑三分中,荣王为有识之士。

梦苑二年三月荣王私事渐忙,有意禅位,右丞相风沙代为执政。五月,告之于民,禅位于风沙。后归园田,与妻女共聚天伦。从此,一酒一诗,一书一画,且歌且醉,且水且山,乐得逍遥。

梦苑三年十一月,应友人邀返梦苑,化身蓬间雀,掌书库,整理典籍。见昔日“勿过酒楼”毁于梦苑震中,不忍吴民喜庆无可宴请,宾客往来无可休憩,故倾尽家财重建酒楼,命曰:新勿国酒楼。

(姝子著)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吴长沙恒王小飞云

桓王者,闽南人士,乔居英伦,姓族不考,讳云飞,称飞云。桓王性格豁达,广交天下,尝与济南迷茫善,侍之如兄。梦苑草创,应邀而至,封大司马,督览四方。

三国即分,孤舟功高领魏王,三分天下独占其二;鹰以徐(xu)之功,拜为吴王托之以江左;拜孟浪为蜀王永镇西陲。

冬,吴国立,拜风沙为相,草拟纲法,设招贤馆,广纳贤良。时桓王与风沙善,多有书信,应邀入吴。吴王大喜,出郭十里相迎,拜为右司马。时桓王幼,好水性不理朝政,终日戏水;闲暇之时,游走各区。

梦苑二年春,蜀新政,隐者随王访吴,得遇桓王,乃一见如果,多有书信往来。按志考,时隐者居英伦与桓王有同城之好,并无时阻,常有往来。五月,结交轩辕于魏,三人同心欲共兴梦苑,故向北磕头,结为兄弟。尊轩辕为兄,隐者次之,飞云为弟。

六月,吴王禅位,晚来风荐桓王,桓王以自不可任不允,终风沙践位史为安王,尊徐为荣王。是月,隐者践位蜀王。桓王亲往贺之。时逢蜀魏争执,相诸葛多有非议朝政。桓王欲起而驳之,隐者止曰:“不可。诸葛受使于人,何必多争?争之则两败俱伤,损国之根本。余当自处,弟莫多言。”桓王从之。

次日遇薇小于蜀,貌似天仙,且年相当,求之。薇小允,遂成娟侣。乃禀于隐者。时隐者正欲封薇小为郡主,闻之且惊且喜,起身道贺。邃许薇小去吴,助资千万以成婚事。

是月,月天去魏而投隐者。隐者大喜携桓王出郭相迎,拜为御史大夫,督百官。此桓王得以结交月天,以成后世之功。

七月,隐者去,禅位羚蓝,桓王惊,始携薇小归吴。

八月,风沙禅位,国中无可袭位者,乃呈表于迷茫,封玺而去。国中人心思隐,重臣多有去者。

九月,隐者归,去蜀游历诸国。是时蜀兴于西南,魏雄于江北,唯吴人丁不兴。是月,月天去蜀入吴,隐于山林。十一月,隐者访桓王于江右,忆往事多有感伤。乃劝桓王践位,以振国事,成鼎足之势。桓王始从,上表朝廷。克日迷茫允,亲拜之为吴王,史为长沙桓王。桓王留隐者居吴,共掌朝政,隐者笑而去。不日携月天归,荐于桓王曰:“月天非百里之才,弟当依之!”桓王大喜拜月天为相。月后,隐者访喜之郎于野,劝其归国,郎允之。引于桓王,拜为大司马。

梦苑二年腊月,桓王践位,追风沙为荣王。依月天之言重设朝政,拜月天为相,依为股肱;喜之郎为帅,统领三军,昭告天下。昔日重臣竞相来投,桓王大喜皆有恩赏。当是之时,吴地已并荆襄;北拒江水;东至琉球诸岛,置诸岛郡;西连巴蜀。招致宾客游士,欲以复苑初之治。月天拜相,喜之郎、ak、晚来风、二锅头等为将。

是月,桓王钦点户籍,尽除未归重臣。效先王重开招贤馆,纳为栋梁。月天亲书招贤榜文,推荣安之风,欲兴复霸业于江左,邀海内俊杰共扶明主。全文录:

“吴居江右,北据江水之险,南拥诸海之富,西联巴蜀,北交曹魏,此英雄用武之地也。古有四杰败魏、蜀而定三分,今有群英起梦苑而王天下。夫立于天地,当事有所成,今新王登基于建业,乃重振朝纲,怀天下而欲兴五霸之业,布仁德于四海,欲访贤德于山林,募天下能人,共成霸业。古之明主亦不过如此。想我大吴自xul王开疆,以传三代,尝有苑初之治。办诗会、展服装、立国法、整朝纲,可谓英雄云集。后随有衰,但民心不散。今天君归于吴,诸公等大才,何不出仕国家,我吴国要职以待!”

不日四方俊才接踵而至,Agg、冷风、刀光、喜鹊竞相而至,桓王量材入用,各有所司。

三年元月,梦苑大震波及三国,桓王始觉憔悴,心有余而力不可支,效先贤禅位而去。二月,刀光即位史称平王,追飞云为桓王,因尝受封长沙王,故名长沙桓王,列诸侯。

盖闻梦苑之初,吴居江右,虽地狭人稀,却有荣安之治,鼎盛一时,使魏蜀不得正视。后权臣散尽,国始危亡,桓王继任于危难之间,兴大业于乱世,虽未及鼎盛,终始吴正统不灭,士可嘉也。桓王即位之初,尝以大刀阔斧辟旧革新,撤昔日重臣,急慕新贤以为股肱,急功近利。 隐者屡劝之,奈何桓王年少气盛未从,故曰月天:“飞云志存高远,然梦苑不兴,何况六郡之地,只恐不日将措,吴复陷不复。”今观桓王所为,虽入隐者所言不得长久,但延正统王纲,纳新人以为支柱,此所以吴未倾覆也。桓王之功虽不及荣安,亦当彪炳史册,为后世之效。

(kingSoft著)

[ Last edited by 梦风 on 2006-8-8 at 16:57 ]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