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42851人浏览| 79回复
发帖
清风居士

清风者,辽东人士也。少有大志,有大才。尝有邻人笑其曰:汝空满腹经纶,然今果脯尚且不能,何来辅国创业之行?清风笑曰:非遇堑无以坚某志,少志而为一己果脯,乃离失途不远矣,非一人不得果脯,天天万万人也……

风好游,某日游与巴蜀之间。观蜀人心所向,民乐田埂之上,料蜀定能成事,遂隐于蜀,享田园之乐以待其才得用之时。御史中丞梦风闻其名,与坐谈,惊其才,报于王,得复,遂为朝廷尽力而。

后蜀政跌宕,人心思背,独清风坚其志,在其位行其职,尽心焉而矣。后蜀政得稳,梦(风)表其功,为梦(风)丞相府之主簿。为官之日,人皆道其善。多行善德,行遍梦苑之天下。

评曰:持大才,重大义,清正廉明。来如清风,去亦如斯

(梦风著)

[ Last edited by 梦风 on 2006-8-1 at 10:22 ]
第一楼分界线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曹仲德 at 2005-4-5 06:35 AM:
为啥没我的啊


你不是还在这吗
名人堂只为我们曾经的兄弟姐妹,只为现在离开我们的人而设置的
哪一天,或许你厌倦了,名人堂也一定会有你的地方的
也请把你的故事放上来与大家分享好吗

[ Last edited by 梦风 on 2005-4-28 at 19:30 ]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吴镇国公:fengqy

fengqy者,字森林,江州人也。

初,任煮酒区斑竹,涉股市、习诗文、好击剑。因性爽朗,重情义,故与xulzhong、孟浪、风沙等一时英杰均交好,以兄弟称。

梦苑元年初秋至吴,是时三国方萌,气候未成,fengqy以交友之广,遍邀名士入吴。江东人气所盛,其功居首也。国既起,吴王xulzhong素与相善,亲至邀曰:“森林久游不宦,无以自业,何不来过我。”本不欲拘束,犹豫间,红颜密友mana亦劝曰:“君子既学,当以致用。”见众人盛情难却,于是允之,愿往仕宦,吴王大悦,拜为大都督,兼管吴国财政,紧急状况更准使王权。fengqy为官,虽非甘愿,然当其位,谋其政,鞠躬尽瘁,朝野众皆可闻。

后,与mana婚,亲见三国人员更替,恩怨丛生,自心生厌倦。况学业渐紧,终不肯再与公卿国家之事,恰逢国改制,以不愿虚受爵禄之名请辞避世。王爱才心切,不准其奏,复召为大司马。虽不能辞,从此称病隐居,闲时只与妻游戏笔墨而已。

梦苑二年岁,xulzhong禅位风沙,吴国再调官职。风沙心性仁厚,有意却不强求,fengqy遂得解甲,从此淡出梦苑,形迹渐渺。王念其往昔功绩,追封镇国公。

有词为证:宁入深林不做官,空留余名镇江山。一樽别酒,花谢春残,知谁相思弹
(mana评)

[ Last edited by 梦风 on 2006-8-1 at 10:23 ]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与mana

    mana,是我来梦苑认识最早的一位之一,经其指点,获益不可谓不丰厚,尤其是在对事的分析上……
    初识mana还是在一个讨论帖里(具体是什么也淡忘了)。因为有共同的喜好(本人推测的),两人都蛮喜欢银英(《银河英雄传说》)的,对于里面的人物也都有自己的认识与理解,所以才接触的吧。或者说是引起我这新人的注意的吧。
    由好奇转为关注,这是一个人很正常的转变过程。当初其为文坛斑斑,所出作品,以其细腻与风流而闻名梦苑。尤其是她在诗词上的造诣,更非常人能比……
    随着时间的推移,跟她接触也随之频繁起来。从文试厅比赛评委的邀请,到短信的聊天,让我对其的认识更上一层。她可以说是一位很有涵养,待人和善,工作细心的人。
     曾有件事,让我至今想来啼笑皆非。梦苑是我第一个接触的论坛。像很多“菜鸟”一样,对于什么是论坛,什么是网站或网页,一片模糊。在开始的那几天,犹如孩子学舌样,更着别人一通乱说。说完后,却什么也不懂,还私下询问人家那是什么意思。正如MM这词(?),很新鲜,便也学着别人叫。后来才发现,mana其实比我大。而她竟然默默忍受了我的“欺负”那么久,也没说一句。即便是后来对于我的道歉,也仅是一笑置之,安慰我说女孩子总希望被人说年轻的,这样也蛮好的。如果说海一样的心胸是形容某一个人的话,那么我相信将会是mana姐。
     对于自己能结交上mana这等高人,我庆幸我自豪……虽然她目前暂时离去了,可我相信她总是会有回来的一天,愿她在现实世界里一切都好吧,我曾今的兄弟姐妹…梦苑仍是你们的家

[ Last edited by 梦风 on 2006-8-1 at 10:23 ]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岑平 at 2005-4-12 06:36 PM:
永远记着……~~
如果我也能上榜~就好了……


当然,兄弟对梦苑所做的贡献世人皆知
不过这名人堂是用来怀记我们在梦苑曾今的兄弟姐妹的

如果哪一天,我们都离去了,也照样希望有人能把我们的名字加上去
呵呵,不过也得够努力才行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感谢冷风的支持
希望大家有什么事迹,跟某人之间的经历都发上来
来纪念我们在梦苑永远的兄弟姐妹吧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议之 at 2005-4-25 07:38 PM:
忽忽,看到花名册最后还有一个省略号哈~~~...........

由于偶来论坛也不是很早,可能有些元老忽略了,故用省略号代替。希望他们现实中一切都好吧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该考虑重新设置下了
目前有好多新传英才出没,不能埋没他(它)们啊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孤舟蓑笠翁

舟者,济南人,少白发,喜泛舟大明湖上,故名之。(注曰:舟者船也,是时人兽绝迹,苍茫间唯此一小舟独钓寒江,非破船不能传其境,故号‘破船’。)舟与同郡绿竹翁、信天翁善,信天翁创沧海派,号为“沧海三翁”。未几,信天翁卒,遂散。

同郡迷茫之鹰欲起事,约舟与竹饮。舟谓竹曰:“迷茫之心可谓诚矣。然当今群雄并起,吾等名微德薄,明日之事尚未可知,恐事不济,反受其累。”竹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今迷茫约吾等饮,正谋画之时也。迷茫一时之杰,你我亦当自励。昔桃园弟兄出身市井而终成大器,况吾侪乎?”舟敛容正色以谢。(夫成大事者,天时,地理,人和也,三公起事于鲁,天地兼备,唯欠人和也。舟好闲走三川各国,广结朋党,皆乃良实,念舟之情深入朝为之栋梁,遂解燃眉之急。进爵大司马,以彰功勋。)
梦苑草创,迷茫黄袍加身。以舟、竹、浪淘沙等为大司马。舟负其才,放荡不羁。时大司农XULZHONG,喜论史而多误。舟一一辩驳之,言语犀利尖刻。XU不悦,于多处损毁之,舟佯不闻。梦苑元年冬,舟传诏梦苑,诏初就而XU明侮之。舟怒甚,假玉玺而革XU为民。XU党众,围攻舟。迷茫之鹰至,贬舟为民。大司马绿竹翁、浪淘沙以理争之,不许。舟愤而去之。绿竹翁见迷茫不听忠谏,亦携妻隐退。(注曰:小不仁,乱大谋也。朋党之争历来有之。舟难忍一时之气,窃玺伪诏,终遭贬,伙朋党皆愤然而去,大业倾覆,舟之过也!)

梦苑二年春,迷茫悟前情,力邀二人还朝。

舟悟法制不全无以威众律民,乃嘱绿竹翁制刑法典而自制诸条例。

评曰:空白一片,效则天之风,待后人评说。

(狂乱隐者著)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魏文王孤舟蓑笠翁

文王,孤舟蓑笠翁(注曰:魏新政,追文王,为齐国公)舟者,济南人,少白发,喜泛舟大明湖上,故名之。(注曰:舟者船也,是时人兽绝迹,苍茫间唯此一小舟独钓寒江,非破船不能传其境,故号‘破船’。)舟与同郡绿竹翁、信天翁善,信天翁创沧海派,号为“沧海三翁”。未几,信天翁卒,遂散。

同郡迷茫之鹰欲起事,约舟与竹饮。舟谓竹曰:“迷茫之心可谓诚矣。然当今群雄并起,吾等名微德薄,明日之事尚未可知,恐事不济,反受其累。”竹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今迷茫约吾等饮,正谋画之时也。迷茫一时之杰,你我亦当自励。昔桃园弟兄出身市井而终成大器,况吾侪乎?”舟敛容正色以谢。(夫成大事者,天时,地理,人和也,三公起事于鲁,天地兼备,唯欠人和也。舟好闲走三川各国,广结朋党,皆乃良实,念舟之情深入朝为之栋梁,遂解燃眉之急。进爵大司马,以彰功勋。)
梦苑草创,迷茫黄袍加身。以舟、竹、浪淘沙等为大司马。舟负其才,放荡不羁。时大司农XULZHONG,喜论史而多误。舟一一辩驳之,言语犀利尖刻。XU不悦,于多处损毁之,舟佯不闻。梦苑元年冬,舟传诏梦苑,诏初就而XU明侮之。舟怒甚,假玉玺而革XU为民。XU党众,围攻舟。迷茫之鹰至,贬舟为民。大司马绿竹翁、浪淘沙以理争之,不许。舟愤而去之。绿竹翁见迷茫不听忠谏,亦携妻隐退。(注曰:小不仁,乱大谋也。朋党之争历来有之。舟难忍一时之气,窃玺伪诏,终遭贬,伙朋党皆愤然而去,大业倾覆,舟之过也!)

梦苑二年春,迷茫悟前情,力邀二人还朝。

舟悟法制不全无以威众律民,乃嘱绿竹翁制刑法典而自制诸条例。

评曰:自评曰:空白一片,效则天之风,待后人评说。按mile察之,经纬天地曰文,文王负经纬之才,匡扶天下之略。然不容微辱,一眼之仇,百语而击之,故王霸之业终难成。

(孤舟蓑笠翁自著,狂乱隐者评)

[ Last edited by 梦风 on 2006-8-9 at 09:17 ]
[color=#007fff][天涯阁]——[逍遥律][天翔护法]£飚风[/color] 梦里的风穿越多少时空,撩起的旧日情怀让我感动!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