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17101人浏览| 27回复
发帖

紫血_转自三国联盟_作者:夜红雪

来源:三国联盟http://www.ad184.com/index_works.php
中华三国在线阅读页面
http://www.cne3online.com/wen2/c ... 3798&num=1#3798
一.蓝色的天,紫色的血一.蓝色的天,紫色的血

原来天是蓝色的,真美啊。
为什么以前没有好好的看过这天?
王图雄霸,万世功名,又怎及得上和最心爱的人一起静静的看这蓝色的天空?
“我真傻啊!”
吕布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真的不愿意投降?” 曹操又问了一声。
吕布静静地问道:“文远降了?”
“他降了。”
“那么公台呢?”
曹操的神情忽然有些黯淡:“他没有,所以他死了,不管怎样,我都会好好善待他的家人。”
吕布笑了:“我知道,只有公台永远不会投降你的。”
“那么你呢?”
吕布摇了摇头:“我也不会的,不然,将来我在地狱中没有脸去见公台。”
“你难道愿意你的‘春风十三破’从此失传?”
吕布又笑了,笑的是那样的骄傲:“‘春风十三破’绝对不会失传,等到它重现世上的时候,一定会再次让你吓的失眠的。”
曹操的脸色终于变了,他愤怒地蹦出了一个字:
“斩!”

宋宪挥刀。
为何刀风中透露着如此的恐惧?
寒光掠过,不世英雄的头颅也随之落下。
所有的人忽然就看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紫色的血!
紫的是那样的美丽,美丽的宛如紫色透明的水晶。
宋宪怔住,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血应该是红的,但吕布的血,又怎么会是紫色的?
然后,宋宪就看到了让他更奇怪,更恐惧的事情。
地上吕布的头颅竟然对他笑了一笑......
.........

这女子如此的美丽,美丽的叫人痴迷。但她的脸上,却又怎会带着这般深邃的寂寞?
风吹过,带动了她的衣衫,紫色的衣衫。
她的英雄应该已经死了,她却还不能死,她还有事没有做完。
“春风十三破”不能失传,也不应该失传。
只要这世上还有“春风十三破”,无论怎样,曹操也都不会睡个安稳觉的。
其实,吕布早就埋下了复仇的种子,只等着有人来给它浇灌,让它生根,发芽......
风吹过,带动了她的衣衫,紫色的衣衫。
他们看见了奉先的血,一定会很惊讶吧。
可是他们都不会知道的,那是复仇的血,那是被十八天恶魔诅咒过的血,只要见过它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笑了,笑的是如此的凄美。
风吹过,带动了她的衣衫,紫色的衣衫。
奉先,等着我,我很快就来陪伴你了。
奉先,等着我,等我为你找到报仇的传人。
奉先,你会等我的,对吗?
忽然间,貂禅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伏首痛哭......

天色暗淡,黑云遮天。
几声霹雷炸过,暴风雨终于来了。
大雨下的这样的疯狂,仿佛要冲尽人世间的一切痛苦和不幸。
风雨中,那人影就这样走来。
第一楼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紫血 二春风十三破

暴风雨中,那人影慢慢走来。

“你终于来了?”貂蝉甚至没有回头。
那人却说道:“将军败了?”
“他败了。”
“将军呢?他还好吗?”
貂蝉忽尔一笑:“他很好,他正在等着我,等着我去陪伴他。”
那人忽然就象明白了什么,眼神中流露出了悲哀:“都是些什么人做的?”
“七个人!”
“七个人?”
貂蝉慢慢的说出了七个人的名字:“卖主求荣的宋宪,魏续,侯成;决水灌城的郭嘉;杀将军的曹操;背主投敌的张辽。”
那人眼中泛出了凌厉的杀气:“还有一个呢?”
貂蝉一字一顿地说道:“还有一个人你永远也都不要忘记,如果不是他,奉先也不会败,如果不是他,奉先也不会死。其他人你都可以不杀,惟独他,必杀!
用你的心记住他的名字————
刘备!”
“刘备!”那人默默地念着这两个字。
貂蝉恢复了一些平静,说道:“你可知这七个人一个都不好杀?尤其是刘备,他不光有‘青龙魔刀’关羽和‘铁血蛇矛’张飞不离左右,而且他本人的‘阴阳双剑’也早已练至了鬼神退避的地步。”
“我不怕!”那人缓缓地说道:“我有‘春风十三破’,破尽天下万物的‘春风十三破’,所以我什么也不怕!”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风雨中,那人出枪!
枪影舞动,满天的风雨也挡不住这一点蛟影;眩目的闪电也遮不住那灿烂的寒光。
这不是枪!
这是一首惊艳的诗,这是一篇凄美的词。
就象万丈的高墙关不住满园的春色,天底下,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它的存在!
你会为它痴,为它醉,然后就在痴迷中,心甘情愿地为它献出自己的生命。

那人收枪。
貂蝉笑了。
奉先三年的心血没有白费,一个盖世的英雄又将出世。

“奉先,奉先,你看到了吗?‘春风十三破’有了传人,你的大仇也有人可以为你报了!”貂婵仰天长呼,忽地转头向那人厉喝:
“赵云,拿着你的枪,去把仇人的头带到将军的墓前!”
赵云目中跳动着炽热,不住地道:“杀刘备,杀刘备!”
“那你还在等什么!”貂蝉厉声道。
刹那间,赵云有些迟疑了,“那你呢?你怎么办?”
貂蝉又笑了,笑得有些凄凉:“子龙,你放心,奉先的大仇未报,我不会死的。无论怎样,我都会好好活下去的。”

风雨中,赵云的身影渐渐模糊。
貂蝉眼中有泪流下。
“子龙,子龙,你可知道,你的身体里流的也是紫色的血?你可知道,也许你将来的命运会比奉先更惨......”


古老相传,紫色的血,是被十八天恶魔诅咒过的血。身体里有这种血的人,在战场上会得到不败的魔力,但最后,却一定会有一个凄惨的结局。
好比锦衣银戟,傲啸天下的吕布!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三活着的信念

三.活着的信念
赵云出枪。
枪闪一点寒星,直取文丑。
血光闪现。
文丑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夺魂追命枪”竟然就这样败在了一个无名少年的手里,而且竟会败的如此之惨。
赵云没有一点获胜的喜悦,他寂寞地挥了挥手:“你走吧,我不杀你。”
除了七大仇人,他实在不想再杀其他的人。
文丑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眼中竟流露出了钦佩:“好枪法,请问阁下高姓大名。”
“赵云。”赵云淡淡地说道:“常山赵云。”
文丑道:“不出三年,你必定会扬名天下!”
......

赵云当然知道公孙瓒不是一个英雄,但他却知道公孙瓒是刘备的好友。只要取得公孙瓒的信任,就一定能够见到刘备。
等到那时,“春风十三破”就会如一个幽灵,一个复仇的幽灵,刺如刘备的心口!
杀刘备!
杀刘备!!
杀刘备!!!
这已成了赵云心中的一种信念,让他顽强活下去的信念!

袁熙痴痴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
他实在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般美丽的女子。
不,用美丽来形容她,简直是侮辱了这女子!她就如九天之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也许仙子也没有她这种美的让人惊心动魄的感觉。
袁熙有些口吃地道:“甄,甄姑娘,你,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那女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袁熙突然哈哈大笑,然后腾身而起,连翻了十几个跟头,口中不住狂叫:“太好了,太好了...”
那女子毫无表情地看着袁熙几近于疯狂的表演,无动于衷。在她的心里,始终只在念着两个字:
“报仇!报仇!!报仇!!!”

公孙瓒的败军如潮水般退下。
麴义的“狂风刀法”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发挥的淋漓尽致,就连号称“北平第一刀”的严纲都已死在了他的刀下。
麴义杀的兴起,一刀直取守护着“公孙”大旗的将领。
守旗之将尚未来得及反应,便已不见了自己的头颅。
看着刀身上流淌的鲜血,麴义不住狂笑。
每次看见鲜血,总让他产生莫名的兴奋。
忽然,一声充满着寂寞无奈,但却又清晰异常的声音传如了他的耳中:
“杀人就真的让你如此开心吗?”
麴义惊异地看去,一个少年将军勒马站在他的面前,这少年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与哀伤。
麴义扬眉:“你是谁?”
少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说道:“你已杀了严纲,足已立威,但你却又为什么要杀其他的人呢?”
麴义只觉得这少年真的很幼稚,幼稚的让他想笑。
少年又道:“请你住手,好吗?”
麴义突地就想起了一个人来,“你是赵云,打败了文丑的赵云,是不是?”
赵云依然没有回答他,平静的扬首看天。
麴义笑了:“好,好,正好让我拿下你的首级,为文将军报仇!”
赵云叹道:“你真的要打?”
麴义不再说话,大刀卷起狂风。

天色,瞬间暗淡了下来。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四三种兵器

四.三种兵器
大刀卷起狂风。
狂风卷起阵阵死亡的气息。
赵云没有动,就这样冷冷的看着。
就在狂风将他笼罩的那一刹那,一点微弱的的寒光轻轻的刺出,轻的就象风中飘落的一片小小树叶。
而后,风止,刀落。
瞬间,四周立刻寂静下来,静得叫人害怕。
麴义楞楞地看了赵云许久,然后,慢慢的自马上倒下。
纵横河北的麴义,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好枪法!”忽有一人鼓掌,大声喝彩。
三个人,三个可怕的人自战场外策马徐徐而来。
一对剑,一把刀,一枝矛。
看到了这三个人,公孙瓒眼中就泛出了兴奋和必胜的信心。
看到了这三个人,袁绍面上就流露出了恐惧。
看到了这三个人,赵云忽然就想到了这三个人用的三种兵器。
他的手慢慢地握紧了手中的枪。
公孙瓒惊讶地发现,赵云的身上竟散发出阵阵可怕的杀气。
赵云的瞳孔开始收缩,赵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
“春风十三破”已然在胸。
“破敌”已然在枪。
一枪若出,必杀,必死!

袁熙柔声道:“夫人,沙场凶险,何故偏要轻涉险地?”
甄氏指向远处那三人道:“他们可就是刘备三兄弟?”
袁熙动容道:“正是,此三人联手,天下无敌,这下,父王危矣。”
甄氏面色突的大变。
“子龙,子龙,千万不能出招,千万不能啊!”
一个声音在甄氏的心中狂呼。
只因她知道,这三人若是联手,就连当年令虎牢关风云为之变色的温侯吕布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公孙瓒大笑:“玄德来的正是时候!”
刘备微微一笑,略一答礼,径直来到赵云面前,抱拳道:“将军好枪法,一枪夺命,敢问将军姓名?”
杀气忽收。
赵云竟面露微笑,答礼道:“小将赵云,字子龙。”
他已清楚的发现,剑 刀 矛这三种兵器在不经意间已成天地人三才交汇之势,天下间绝对没有任何一样武器能够突破它们的防线。
他不出手则罢,若一出手,死的必定是他自己!
赵云很爱惜自己的生命,因为他要留着这条命,来替吕布复仇,他要留着这条命,杀光吕布的仇人。
所以,他只有忍!
忍到他有一击夺魂的时候。

刘备轻叹道:“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啊。”
赵云有些奇怪。
刘备又长叹道:“我若能早见子龙,必会想方设法欲得子龙而后心甘,若与君能日夜把酒言欢,岂不快哉!”
忽地,赵云发现,在他这个仇人的身上,竟有一种让人甘愿为之以效死命的强大魅力。
必杀刘备!!!
赵云在心中又默默的念着这四个字。
刘备猛然面容一沉,沉声低喝:“杀!”

一声暴雷也似的大叫响起,张飞纵马冲向袁绍,铁血蛇矛暴雨般的向袁军士卒泼去。
天地人三才阵形已散,正是赵云出手的最好时机。
必杀刘备!
赵云怒吼,举枪!
春风十三破!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五杀人的机器

赵云举枪,怒吼。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但他刺的却不是刘备!

赵云举枪,怒吼。
“春风十三破”变成“惊龙游天”,枪影恰似一条愤怒的蛟龙,带着腾腾的杀气扑向袁绍的军队。
只因赵云举枪的瞬间,他忽然就发现,面对着这个他最大的仇人,他没有必胜,必杀的信心。
垂手可得的刘备就这么随意的站着,但他的整个人已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了一体,其实根本就没有给赵云任何机会。
所以赵云只有将所有的杀意全部转移。
在这刹那间,赵云变成了一部机器!
杀人的机器。

甄氏打了一个哈欠,懒懒地道:“我们走吧。”
袁熙急道:“父亲正在危急之中,我怎可一走了之?不如你先到后营去吧。”
甄氏一笑,然后懒洋洋地离开。
这次她是真的笑了。
她用自己的心清楚地看到,赵云变了,赵云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蜕变,他不再冲动,他懂得了怎样在最合适的时机去杀最想杀的人!
因此将来不管怎样,刘备必将死在赵云的手里。
甄氏抬首看天。
天好蓝。
在天的正中似有一张如此熟悉的面容正在看着她。
然后甄氏的眼中流下了两颗泪珠。
这可是情人的眼泪?

张飞狂笑;
张飞在狂笑中斩下了第四十七颗人头;
张飞狂笑着看赵云杀人,狂笑着看赵云斩下第四十七颗人头。
“好,好赵云,居然能和我杀的人一样多!”张飞口中说话,手上的长矛却绝不有分毫的停息。
赵云笑笑,无奈而又悲哀地笑笑。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以杀人为乐趣的人?赵云这样问自己。
在战场的另一端,刘备,关羽却似乎并没有相助的意思。

颜良,文丑悲愤着怒啸,刀枪并举,直取赵云。
“断梦刀”,“碎情枪”联手出击,已成天地交泰之势。
赵云没有惊慌,轻呼一声“破”!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
刀断,枪折!
颜良文丑却没有死!
之后他们就听到了赵云轻轻的声音:
“走,留住性命,保护袁绍!”

纵横河北十数年的颜良,文丑联手,居然败在了一个少年的手里,袁绍士卒已心碎胆裂。
此时,袁军阵脚动乱,刘备突地厉呼:“杀!”
刚才还蔚蓝的天空忽然就变了。

乌云满空,天公垂泪。
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生命倒下。
血,鲜红的血染满了沙场。
或许数百,数千年后会有人记住这场战役,也会有人记住这些盖世英雄的名字,但又有谁会知道死去的士兵们的姓名呢?
杀戮依然在继续,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雨,落了下来,开始冲洗人间的这种丑恶...
......

时东汉献帝年间,后人有书记载:袁绍,公孙瓒大战于界桥,瓒先胜而后败,然幸得刘备相助,遂大败袁绍,刘备仁义之名遂播于天下也。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六一刀飞越九重天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血的气味弥漫在空中。
刘备皱了皱眉头。
关羽也皱起了眉头,他从来都不喜欢血的味道,他只喜欢杀人。
刘备皱着眉问道:“二弟,你觉得赵云刚才打败颜良文丑的枪法是不是很眼熟?”
关羽摇了摇头:“我只觉得这人是个很好的对手,我的青龙宝刀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的对手了。”
刘备笑了一下:“是吗?那你现在为什么不去试试?”

赵云立在风中。
他感到很恶心,为面前的这一切,也为了他自己。
难道只有通过杀戮才能得到想要的吗?
功名,权利,金钱,美女,在这乱世中,又有哪一样不是建立在累累的白骨之上?
那么仇恨呢?仇恨也岂非如此?
这世上有多少的仇恨,又有多少的真爱?
究竟还要杀多少人才能结束这一切?
赵云慕然觉的吕布很幸福,至少他再也不用面对这些了。

“赵将军在想什么?”那声音自背后响起。
赵云立刻就感到了阵阵的寒意。
为何背后之人能使他感觉到如此大的压力?
赵云慢慢的回过了头,他就看到了关羽。
一刀飞越九重天的“青龙魔刀”关云长!
关羽眼中有些笑意,有些杀气:“赵将军果然好枪法,关某不才,愿向将军讨教一二。”
赵云浑身一颤。
这岂不是破了天地人三才绝阵的大好机会?
难道是奉先将军天上有灵?
赵云缓缓举枪:“请赐教!”

一刀飞越九重天!

春风十三破!

青龙偃月泛出的寒光竟使得暴雨为之骤停,取而代之的,是冷得让人刺骨的寒风。
“好刀!”
赵云一声清叱,银枪破空。
春风十三破——破天!
霎那间,春风吹散了寒风。
枪,此时不再是杀人武器!
这是一首诗,一首让人惊艳的诗!
这是一个梦,一个让人不愿醒来的美丽的梦!
可惜关羽依然清醒。魔刀化出漫天刀影,一刀十七式。
诗断,梦醒。
但刀却未停!
这正是闻名于天下的“一刀飞越九重天”!
赵云不退,进!

丞相府。
曹操忽然从梦中惊醒。
冷汗密密的从头上流下,心脏在急速地跳动,是什么令自己这样的害怕?这种害怕的感觉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过了?
曹操怔怔地想着。
“春风十三破!春风十三破!”曹操猛地疯狂大叫。
他懂了,在这世上只有一样东西能令他如此的恐惧,那就是“春风十三破”!纵然它远在千里之外,曹操也一样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吕布,你已死了!不是我!不是我!是刘备的话害了你!”
曹操感到自己的头痛的快要裂开。

春风十三破——破地!
枪似闪电!
十七刀影破!
春风十三破——破日!
枪若流星!
半空掠过一道绚烂的彩虹!
春风十三破——破杀!
枪尖带着死亡直取关羽!

一刀飞越九重天——
第九重!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七真正的杀着

一刀飞越九重天——
第九重!

原本无坚不摧的“破杀”忽然遇到了强大而又令人恐惧的阻滞。
第九重天疾进!
破杀在这样强大的冲击下,终于露出了一个破绽:
极小的破绽!
第九重天象一条毒蛇般的从这个破绽中钻入——
直取赵云心口致命之处!

甄氏呆呆地坐着,将一杯又一杯的烈酒往自己的口中灌去,仿佛她喝的不是酒,而是一杯杯的白水。
她心里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痛苦,让她会这样折磨自己?
或者她是想起了什么人?
也许在这世上,只有思念已经死去的情人,才会让人产生如此大的悲哀。
袁熙没有丝毫劝她的意思,只是在默默地陪伴着她。
甄氏怔怔地看着这个人,这个叫做“丈夫”的男人:“你难道对我这么做,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袁熙出神地说道:“人总有属于她自己的秘密,又为什么非要问个究竟呢?也许你这么做,可以忘记很多的不该记住的东西。”
甄氏开始重新注视着面前的这男人,有些感动地说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袁熙憨憨地笑了:“我们是夫妻,要说什么对不起呢。”
甄氏忽然说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话:“如果将来我做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请你一定要忘记我!”

赵云枪中的破绽募然消失了,大喝一声:
“你上当了!”
破绽根本就不是破绽!
“破杀”神奇的不见了踪影。
“破杀”不是真正的杀着,真正的杀着是:
春风十三破——破神!
可以冲破一切障碍的“破神”!
第九重天——破!
破神依然奋勇前进。
关羽刀气已经用尽,他没有回防的机会了。
但关羽没有死。

赵云的枪,突然断成了两截。

枪尖在关羽咽喉一寸处停住,折断。
“青龙魔刀”是天下至利的神兵,在枪刀有限的几次接触中,已将赵云之枪内部震碎。
所以赵云功亏一篑。
“好刀!”赵云握着半段枪身,赞道。
他称赞的不是刀法,而是刀!
关羽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全部是汗。
这个原本默默无名的年青人实在是太可怕了。“青龙魔刀”自从问世以来,纵横天下,未尝一败,但今天......

赵云骄傲地环顾四周。
他对于这次的失败根本就不觉得可惜,因为他已有了信心;
无与伦比的信心!
对自己,也是对“春风十三破”的信心!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刘备大笑着走来,“我这个二弟,生平未遇三合之敌,今日子龙虽败,亦足以天下扬名!”
赵云厌恶地听着,看着。
只有他知道自己没有败,败的是关羽!
可是他的枪毕竟是断了,在其他人的眼中,败的当然是他。
但赵云也很清楚,凭刘备的眼光,是不可能看不出是谁胜谁败的。他这么说,无非是要维护“关羽不败”的神话。

有的时候人为了成功,或者说是为了不世的霸业,往往会说出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欺骗别人,也欺骗自己。
所谓枭雄,也许都是如此。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八方天画戟

四周没有一点声响。
所有人都在看着赵云。
一缕阳光悄悄地从云层中射出,不偏不倚的照在了关羽的“青龙魔刀”之上。
魔刀泛出的凛凛死光,使得每个人的心头都不由自主的生起了说不出的寒意:
——除了赵云!

也许赵云曾经也同样怕过这把魔刀;
曾经而已。
现在的赵云心里没有一丝的畏惧,他只是在想一件事:
什么样的武器才可以克制住“青龙魔刀”?
忽然,犹如流星经空,赵云的脑海中掠过了一样武器,一样令天下人闻风色变的绝代神兵:
——方天画戟!
画戟一出天地惊的——
方天画戟!

虎牢关,马嘶戟飞,风卷残云。
骏马腾起的烟云,画戟舞动的风沙,他就象天神一样的傲立!
甚至连他的马,也都显得那样的与众不同。
“马中赤兔,人中吕布!”
银戟温侯,飞将军——
吕布!
三英战吕布!
这一场杀,也许几百年后,都不会从人们的脑中抹去。
戟,刀,矛,剑,这四般兵器的恶战,让鬼神也为之惊惧。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能与“青龙魔刀”不相上下的武器,那便只有这枝世间无敌的盖世神戟!
一定要找到它!

赵云忽尔抛去了那半截断枪,微微一笑道:“一刀飞越九重天,关将军果然名不虚传,赵云甘败下风。”
关羽勉强地笑了笑:“一时侥幸而已。”
他知道败的其实是他自己,但他不明白赵云为什么这么给他面子。
因为赵云不必。
只要能够找到方天画戟,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取了关羽的性命!

天很晴朗。
雨后的空气似乎格外的清新。
刘备的心里却是阴沉沉的。
就算赵云已经走了很久,他还在想着这个让他觉得莫名恐惧的少年。
“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究竟从哪学来的这么厉害的武功?又究竟为何那枪法让他觉得如此的眼熟?”
一路上,刘备都在思考着这些问题。
“大哥,这少年真的实在是太了不起了。”张飞没有其它的想法,他只是钦佩赵云的武艺而已。
关羽也在同样苦思着:“真是可怕的枪法啊。”
刘备苦笑道:“我怕的却不是他的武艺,而是他的人。”
张飞很奇怪:“他的人可怕吗?为什么我一点都没觉得?”
刘备摇了摇头:“你不会懂的。如果你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就会发觉是多么的令人害怕,这眼神里,好象隐藏着深深的仇恨。”
话音放落,忽的一剑飞来。

路边的树丛沙沙做响,偶尔有几声鸟啼传出。
树丛中,忽的就有一剑飞袭而来。
那剑,竟带着不尽的恨意。
然后,随着飞剑的是一声充满愤怒的声音:
“刘备,纳命来!”
剑是好剑,青锋吞吐不定光芒,如灵蛇吐信。
剑法也绝对是一流的剑法,直取刘备必死无救之处。
这根本就是一次策划许久,完美无缺的刺杀计划。
完美的行动,完美的地点!

刘备没有动,甚至连一点躲避的意思也没有。
他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已到心口的宝剑。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九白马将军的枪

爱是一种温柔。
用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的蒙住你的双眼,然后用最多情的眼神注视着你,在这一瞬间,你会发觉这世界竟是如此的美好。
恨是一种伤害。
用一枝冰凉的剑刺进你的心口,然后用最恶毒的眼神无情地看着你,在这一瞬间,你会发现这世界竟让你如此的绝望。
所以,这世上如果能够多一分爱,少一分恨,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怨恨,总能够让你的心中每天都是同样的幸福。

这剑,就带着不尽的怨毒。
剑尖的尽头,带着浓浓的死亡气息。

刘备冷冷的看着,眼里没有恐惧,有的只是讥笑。
剑尖离心口还有一寸的时候,刘备忽地扬口吐出一字:
“斩!”
一柄刀!
一刀飞越九重天!
血光暴现,一只依然紧紧握着长剑的手落在了地上。
关羽持刀傲立,一滴鲜血从刀锋滑落。
那人惨笑:“好关羽,好魔刀!”

赵云的神情是那样的深沉寂寞。
到那里才可以找到方天画戟?找不到它,也许自己的一生将永远会活在复仇的痛苦之中。还有貂蝉呢,她又在那里?
每次想到这些,赵云的心中就会阵阵的发痛。
秋风瑟瑟。
公孙瓒忽然说道:“这世上难道真的有可以破一切的武功吗?”
赵云的脸上立刻一阵抽动。
公孙瓒好象并没有注意,接着说道:“譬如吕布,天纵英才,一杆画戟天下无敌,到头来,他也一样没能勘破一个情字。”
赵云只觉浑身都是冷汗,他努力用一种最镇静的声音说道:“将军在说什么,我不太懂。”
公孙瓒笑笑,然后突然一枪刺出。

“高顺!”
刘备忽然叫出。
昔日飞将军吕布麾下大将:
——高顺!
刘备吃惊地说道:“怎么会是你,不应该是你!你已被曹操斩了!”
高顺流着血笑道:“为什么不是我?死的是我的兄弟高利。为了替飞将军报仇,我不惜让我的兄弟替我去死;为了杀你,我一直都象一条狗似的活着,你能想象狗一样活着的生活吗?”
刘备愤怒地说道:“那么现在呢?我还好好的活着,可你,你却就要真正的死了!”
高顺笑得竟然那样的开心:“我死并不重要,一条狗死了,你说重要吗?可是用不了多久,你也一样会死的,也许死的比我还要惨!”
刘备眼中喷射出怒火:“谁?天下又有谁能杀的了我!”
高顺大笑:“等你下次见到我时,我一定告诉你。”
刘备气极而笑:“下次,你以为你还有下次。”
高顺眯起了双眼,叹口气道:“我说的下次,是在地狱中。”
接着,高顺就用剩下的一只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刘备发怔地看着高顺的尸体,猛然恐惧的一声吼叫:
“那是‘春风十三破’!”

公孙瓒一枪刺出。
威震羌人,白马将军公孙瓒的枪!

赵云突然就发现,那个原来的公孙瓒不见了!
他的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枪若游龙的战神!

枪!撼天动地的枪!
枪!舞出了一首诗,一首歌的枪!
枪!不可战胜的枪!

更让赵云惊讶的是,他看到了——
春风十三破!

破天破地破鬼破神破日破月破风破雨破败破杀破星破辰——破敌!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紫血 十公孙瓒的秘密

赵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灿若梨花的银枪,舞出的竟是——
春风十三破!

公孙瓒霍的收枪。
白马腾烟,一枪纵横,羌人丧胆的——
白马将军,公孙瓒!
但他只施展出了十二破!

刘备目中闪着阴沉,说道:“原来赵云用的竟是‘春风十三破’!”
关羽尚未说话,张飞就抢着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春风十三破’只有吕布会用。”
关羽说道:“我想大哥说的是,天下间除了‘春风十三破’,又有哪一门武功能够胜得了我的‘一刀飞越九重天’!”
张飞挠着头:“那赵云和吕布又会有什么关系呢?”
刘备出神的看着天,喃喃说道:
“也许明天又会下雨了,很大,很大...”

赵云的脸上突然变的毫无表情,冷冷说道:“只有十二破,为什么不用全了。”
公孙瓒淡淡地道:“因为我只会十二破。”
春风十三破全部的精华就在第十三式中!
第十三式——破敌!
赵云依然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和飞将军有什么关系?”
公孙瓒笑了笑:“你知道我的父亲姓什么吗?”
赵云觉得这个人很可笑:“你的父亲当然也姓公孙。”
“不错,”公孙瓒说道,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我的父亲是姓公孙,但我的母亲却姓吕,吕布的吕!”
赵云忽然就明白了。
他忽然就明白了这一切。
这时,公孙瓒的眼角边有点湿润,他说道:
“奉先是我的亲弟弟,他从小天资聪慧,根本就是一个练武的奇才。春风十三破便是他传给我的,可惜,我只学会了十二式。这以后,他一个人闯荡天涯,而我,继承了家业。这也是为什么在虎牢关前,我能够从画戟下逃生的原因。”
虎牢关前,英雄要战!
画戟舞处,一个接一个的大将倒下。只有公孙瓒,才能毫发无伤的逃回。
因为吕布根本就不会杀了他的亲哥哥的。
公孙瓒接着说道:“我和奉先或许在很多问题上都有不同的看法,但有一条却是相同的,无论是谁杀了自己的兄弟,那剩下的一个一定会想方设法的为他报仇!”
赵云轻叹:“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
公孙瓒说道:“貂蝉很早就告诉过我了。我们这些要为奉先复仇的人中,也许她的仇恨最深。”
赵云突然想起了貂蝉。
这个女子,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可以放弃一切。
灵魂,肉体...这些在她的眼中都不重要,她唯一所想的,只有两个字:
——仇恨!

仇恨所产生的力量真的那么惊人吗?
那么爱呢?爱的力量呢?

赵云又叹了口气,说道:“以后呢,以后该怎么办?”
公孙瓒淡然道:“以后我就该死了。”
赵云立刻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他。
公孙瓒平静地说道:“现在你通过我,已经和刘备认识了,以后你必须要投靠他,接近他,才能有刺杀他的机会,所以我该死了。”
他的语气真的很平静,好象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赵云摇着头,快声说道:“不,你不能死,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公孙瓒淡淡地笑着:“我必须死,我若不死,你就投靠刘备,那你就不是一个忠臣。一个不是忠臣的人,是不会得到别人信任的。”

“是的,你是应该死了!”
那人忽然这么说道。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 好一个风云来去江湖客,敢与帝王平起平坐. 柔情铁骨,千金一诺,生前身后起烟波; 好一个富贵如云奈我何,剑光闪处如泣如歌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