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99064人浏览| 249回复
发帖
呵,我都来了
第一楼
兄长:诸葛追随、风沙。 诸事于胸胜敌寇 葛巾羽扇自风流 追报先帝三顾恩 随军征战誓不休 风展旌旗千堆秀 沙卷乾坤万古愁 主战未捷身先死 簿牍三绝叹武侯

TOP

[center]第十一章  连  环[/center]

高台上几位将领簇拥着宫川房长,正在观望那支小分队的动静。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毛利军的大寨仿佛如空寨般的寂静,宫川房长双手紧紧地抓住护栏,发出咯吱咯吱得响声。就在小分队即将到达营前的一瞬间,无数支箭从毛利营寨中飞射而出,第一排十几个足轻应声倒地。随即寨门打开,一队人马从营寨中杀了出来。

“撤退!”随着那员足轻大将一声大叫,陶家的人马迅速撤回了本寨。宫川房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杨主簿果然异常奸猾,营中一定是作严密防守了。我看对海的土城完全就是诱敌之计,他想骗我出兵,好一举歼灭。幸好我早有防备没有上当。”宫川房长暗自寻思着回到了自己的营寨,思量了半天他对左右的侍大将们传令说:“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紧闭寨门,日夜防守不准轻易出击!”

日子一天天过去,隔海的宫尾城已经基本完工了,城墙上飘起了印有毛利家家辉的旗帜,正中间“杨”字大旗迎风飘扬。探马报进大寨,宫川房长吃了一惊,“不可能,怎么可能短短十几天的时间,一座城就好了呢?不行,再探!”探马飞奔出大帐。

不多时,探子重新回到大帐禀告说:“回将军,毛利军的主力的确在对海,营中只有数百人。”

宫川房长踌躇了一下,自己对自己说:“杨主簿诡计多端,这样贸贸然行动很难说不中圈套,不如再看看。”想到这他挥手示意探马下去,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第二天一早,探马慌慌张张地又一次冲进了大帐,“报将军,毛利军人马增加了几乎一倍!”

宫川房长一愣: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增加那么多人,莫非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亲眼看到了吗?”宫川房长问。

“回将军,敌军的军灶几乎增加了一倍,清晨做饭的时候炊烟也是平日的一倍。”探马回禀说。

宫川房长沉思不语,他挥了挥手让探马下去,自己开始揣摩起杨主簿的心思,“这到底是真的还是虚张声势呢?如果按探马所报,那么杨主簿干吗辛辛苦苦在对面修这样一座城池呢?”

正在他踌躇间,又一个探马报进了大帐,“将军,海面上出现了数十只毛利军的战船,正驶向对岸的小城。”

“哦?”宫川房长一下子跳了起来说,“待我亲自去看。”说完冲出大帐,上了高台。果然如探马所报,海面上正有数十只战船向对面的小岛驶去。宫川房长暗自点了点头:“原来杨主簿在用‘减兵增灶’之计,想用一座空的大寨来阻挡我的人马。我又岂是傻瓜。”想到这,他从高台上下来,重新回到了大帐,刚想传令,手又缩了回来。“杨主簿诡计多端,我还是多看几天再说吧!”

第二天,毛利军的军灶又增加了一倍,几乎在相同的时辰,又是一队人马前往海岛。似乎一切都应证了宫川房长的推断。“杨主簿是想借助小岛上的城寨与我相持。这座城池地理位置十分险要,所以不能让他所有人马驻守小岛。真是可恶,当初就应该一举端了他的大寨的。”宫川房长暗自寻思着,想到这他举起了令旗传令说:“杨主簿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已经错失了几次战机了,这次绝对不能再错过。现在我传令,今天晚上全力夺取毛利军的大寨!”随着这声命令,大家都开始分头进行准备

日沉默在中国的山中,陶军开始纷纷离开大寨,潜入附近的树林之中,就等待着宫川房长发起总攻击的命令。接近子时,宫川房长轻轻挥动手中的指挥刀,他所带的本部一千多人马轻轻地接近了毛利军大寨。与上次不同,这次毛利军大寨悄无声息。宫川房长顺利地冲进了大寨,直杀到杨主簿的大帐几乎是全然没有抵抗。

宫川房长似乎预感到了不对,猛地一挥手拦住了人马。就在他疑惑时,周围已经被毛利军包围了,一时间万箭齐发,宫川房长的本部人马顿时乱成了一团。在几路人马的接应下,宫川房长好不容易杀出了重围,退回了自己的大寨前,环顾四周身边仅剩下几十人了。

也就是在同时,只见大寨之上升起了杨主簿的大旗,寨门大开,杨主簿信马走出了大寨,大笑说:“宫川房长,我已经等你好久了!”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3-15 at 02:42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十二章  忍  者[/center]

红日又一次从东方升起,朝霞中家的大寨上已经换上了毛利的家徽。大寨前宫川房长和手下十几个人被毛利军团团地围住。“大势已去!”宫川房长看了看四周长叹一声。他知道此刻各种抵抗都是徒劳,自己也绝对不是那种百万军中能自如驰骋的猛将。他摘下自己的佩刀,面对西方跪下,缓缓卸去身上的盔甲,抽出短刀高高举起,然后双目缓缓地闭上,猛地一下短刀已经插进了他的腹中,随即用力地往下一划……

血泊中宫川房长倒在自己的大寨前。杨主簿微微点了点头,久经疆场的他已经习惯了倭寇这种“自焚”的方式。“剩下的人全部抓起来!”失去了宫川房长的陶家军全然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斗志,随着杨主簿的一声令下,数十人被押入了曾经是他们的大寨。等他们都被押走之后,杨主簿带着手下来到了宫川房长尸体旁,他缓缓抽出武士刀,高高地举起,猛地一刀砍下了宫川房长的头颅。

月升东方,毛利大军正在为自家首战的胜利而庆祝。一个黑影闪进了杨主簿的大帐。“好准时呀!”从黑影的背后传来了杨主簿的声音。

“你也够迅速的,前面我还看见你在前面敬酒呢,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黑影问。

“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既然约你来了,那么自然要准时回来看看!”杨主簿说着,走到了自己的桌案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将案前的一个包裹推到了黑影跟前。“这个就是我要拜托你去办的事情,还有酬金,一共是一千贯!”

黑影拎起包裹看了看,冷冷地问:“我可以打开吗?”

杨主簿没有回答,他专心地看着桌案上的一封书信,默许地点了点头。

黑影打开包裹,借灯光一看,其中装的是一颗人头,满脸都是血斑,颈部上扣出的血也已经变得粘稠。“这个是谁的人头?”黑影问。

“作为忍者,仲德,你的好奇心似乎太重了吧!你的任务就是去完成交付的指令,至于别的你是不需要知道的。”杨主簿看着手中的书信,冷冷地回答说。

黑影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我呢?”

“呵呵!”杨主簿冷冷地笑了笑(小样!你穿了一件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吗!)将书信放下说:“你以为你学会了忍者的伪装和变声我就不认识你了吗?一个人身上总有改变不了的东西的。忍者也是人,即使接受再严格地训练有些东西始终是无法改变的。不要忘记我和你那么多年的朋友,从中原来到这个倭国。”

“说得好!”曹仲德摘下了忍者的面罩放在一旁,“我看你真是越来越狡猾了,短短的时间里一座宫尾城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就修好了,并且还成功地击败了陶军的先头部队。只要这颗人头被送到陶晴贤跟前,他一定会暴跳如雷地,这个就是毛利元就所盼望多年的决战机会吧。”

杨主簿看了他一眼,说:“你似乎懂得的太多了吧!作为忍者你的使命就是完任务,而不是去思考应该做些什么。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好狡猾的杨主簿居然想用这些东西来堵我的嘴,不错我曹仲德是选择了当忍者,但是从我当忍者的那天起,忍者的一切条例都要按我的意志来改。这个世界最终有一天是会统治在忍者的秩序之下的!”想到这他笑了笑,说:“主簿,你也太过认真了,不用生气吗,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这个人天生就有这样一个好管闲事的毛病,比如说哪家多了哪个武士啦,比如说狂乱隐者梦风见了织田信长啦什么的,你也不需要介意,就是那么一回事情,既然你不愿意让我知道,那么我就去办我的事情了!”说完拎起包裹转身就要走。

仲德,慢着!”杨主簿叫住了他,“你前面说什么?狂乱梦风来了倭国,并且还去见了谁?”

曹仲德心中暗笑,随口答了一句:“也没有见什么人,就是尾张国的那个傻瓜而已。好了我去完成任务了,免得又违反了忍者条令。”说完一闪身,人已经从大帐之中消失了……

织田信长狂乱隐者梦风,这是一次多么可怕的会面啊!”杨主簿信步来到大帐外,抬头看了看明月暗自说道,“隐者去见的人一定不是一般的人,况且那个傻瓜的威名我这里也早有耳闻,一定不会是寻常的人物。看来不久之后,近江会升起一颗将星了。主公的霸业要加快步伐了!”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8-31 at 00:17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会不会有啥意外^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大丈夫岂能无志气,战死在两军阵是又能怎么地?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狂乱隐者 at 2006-3-6 21:08:


谁那么衰。。。。。不至于吧!

不过为了信长的霸业,偶可以去试试哦!

看来介倒霉孩子肯定是主簿咧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center]第十三章  激  怒[/center]

弘治元年的八月中国已经慢慢开始进入了初秋,夏日的炎热开始逐渐消退。然而山口城内的陶晴贤却感到一阵阵的燥热,“你们怎么搞的,给我快扇,快扇!”他回过头对身边的仕女狂吼道。

“是!”两个仕女不敢顶嘴,加快了手中扇子摆动的频率。

“大人,你是不是过于急躁了,不知道你有什么心事?”陶晴贤身边的小姓(男侍童)问道。

宫川房长已经领兵走了近两个多月了,但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呢?近来听说毛利元就动作频频,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意图,如今尼子晴久新亡,他孙子尼子诚久是一个庸才,尼子家不久就会衰弱。中国之争必然要在我和毛利元就两人中分出胜负,但是如今实在是让我有些不安心。”

“大人,我看你是多虑了!”小姓说,“我们有近两万多的人马,而毛利元就区区几千人,如果他想与我们对抗正好比是以卵击石。”

陶晴贤,站了起来,信步走到屋外,摇了摇头说:“你不了解毛利元就,多年来他一直徘徊于大内家尼子家之间,自身实力不但没有消损,反而日益强大了。他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如今已经五十五岁了,我相信他与我争霸的决心已经坚定了。他的三个儿子中,一个继承了吉川家的家业,一个继承了小早川家的家业,如今他身边的所有武士几乎都是这毛利、吉川、小早川三个家族中的人。他早就已经为自己称霸中国做好准备了。据说近来他的身边又多了一个明国人足智多谋,这个绝非是我们的福气。宫川房长领兵这一走那么长时间并没有消息,怎么能让我放心得下呢?”

“咯咯!咯咯!”正在陶晴贤感叹局势难以预测的时候,房顶之上突然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随即一个血淋淋的包裹被扔向了陶晴贤,“陶晴贤宫川房长来了,你自己好好接着吧!”

陶晴贤双手接住包裹,开打一看原来是宫川房长的人头,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人头滚落到了地上。屋内的仕女们见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落更是吓得四散奔逃。

就在陶晴贤惊魂的未定的时候,一枚手里剑已经飞向了他的面门。“不好,主公小心!”随即就是一道血光,陶晴贤身边的贴身小姓挡在了陶晴贤的身前,一枚手里剑牢牢地钉在了他的后心。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让人着实难以相信,无从防备。

“抓刺客!”陶府的卫士们应声赶来,只见房上一个身影闪过,等众人再上去看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影了。陶晴贤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好了,将军!”一个探子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跪倒在陶晴贤的面前,“将军!宫川房长被斩,我军大败!另外据可靠消息,毛利军在严岛之上筑了一座小城,取名宫尾城!”

“什么!”陶晴贤大吃一惊,随即命手下人拿过地图,仔细地看了起来。“这里!就是这里!”他突然猛地一拍桌案,“好一个毛利元就,居然敢向我挑衅!我一定要杀了你!”

“将军!毛利军情况还不清楚,我看还是不要贸然出兵的好,以免上了敌人的当!”身边的一个侍大将说,“依我看来,我们还是再派人马打探一下吧!”

“没有这个必要!”陶晴贤斩钉截铁地说,“毛利军的工事那么严密打探也很难有结果,只是浪费时间,给毛利元就更多的时间做准备。”

说话间陶晴贤来到地图旁,指着一个小岛说:“毛利军在这里筑成,等于已经在海上筑起了一道屏障,今后我要从海路进攻毛利家已经非常的困难的。我们应该趁此机会一举消灭毛利家,绝对不能再养虎成患了!”陶晴贤说得十分地果断,同时分析又非常有道理,在场的人无不点头称是。

“拿笔墨来,我现在就要给大内殿下上书,明天一早我就要去见大内殿下,我一定要亲自消灭毛利老贼!”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4-2 at 13:49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思来想去少了一个人物,今天终于想到了,就是了。。。。。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十四章  关  键[/center]

一轮红日又一次从东方升起,陶晴贤率领着两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开出了山口城,直指毛利元就新筑的宫尾城

这时毛利元就也早已经得到杨主簿的禀报,得知前线作战已经获得了初步的胜利。不过他心里清楚,也就是十天左右的时间,甚至是不用十天的时间,杨主簿的人马一定会遭到陶晴贤主力的报复。于是他对身边的三子小早川隆景说:“隆景杨主簿果然没有辜负我的厚望,顺利激怒了陶晴贤。你看我们接下来如何处置呢?”

小早川隆景想了想说:“我们可以先把主力人马集中在靠近濑户内海的佐东银山城,然后一面探听陶晴贤的情况,一面准备与陶家决战。”说到这隆景不由得皱了皱眉说,“只是父亲,孩儿这边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办好。如今陶家两万多人马,而我们只有区区四千人,相差还是非常悬殊的。”

毛利元就点了点头:“当初我们定下奇袭之计,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陶家军必须没有退路,所以杨主簿选择了严岛筑城。不过我毛利家的水军与陶家相比并不占优势,怎么样才能截断陶家与陆地的联系呢?这个还是需要依靠冲家水军!”

小早川隆景点了点头,“看情况吧,要不我就亲自去一趟冲家,见一下能岛、来岛两村上氏的头领。不过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火速调动人马。”

毛利元就点了点头,写了两封密令交给小早川隆景说:“按你的意思迅速将人马调动到佐东银山城。同时招回了熟悉前线情报的杨主簿。三天之后我会亲自在佐东银山城前迎接他凯旋的。”

小早川隆景领命而去,不出两天四千毛利军的主力已经如期驻扎在了佐东银山城。又过了一日,杨主簿亲自率领人马回到了佐东银山城,与毛利元就回合了,毛利元就亲自出城相迎接。

杨主簿高坐马上,远远就看到了毛利元就小早川隆景在城外迎接自己,赶忙抽了一下马鞭,马飞快地跑来到两人面前,杨主簿翻身下马见过两人。毛利元就非常高兴拉着他的手说:“杨主簿,这次多亏了你,你足足给了我两个月的准备时间。”

杨主簿谦虚地一笑,看了看小早川隆景问:“三殿下,我走的时候所托付的事情不知道是否有结果了?”

小早川隆景脸一红,摇了摇头回答说:“依然没有结果,冲家并没有给出答复,我正准备亲自前往冲家一探究竟。”

“这个……”杨主簿有些迟疑了,说:“眼下大战在即,然而水军将是这场大战的关键……三殿下,要不明日我陪你去一下冲家水砦?”

“这太有劳你了,主簿!”说着小早川隆景一把抓住了杨主簿的手,“那么就这样说好了,你我明天就出发前往冲家大砦。”

毛利元就在一旁看了也是不时的点头,他心中何尝不知道,冲家水军如今意味着什么。他将小早川杨主簿让进了城,摆了一桌上好的酒宴给杨主簿庆功。战前的佐东银山城沉浸在了暂时的喜悦之中。

次日天明,小早川隆景杨主簿早早地来到了海边。一艘海船早已经在岸边所等候,小早川杨主簿一前一后跳上了船板,登上了海船。海船升起了船帆,乘着海风驶向了濑沪内海的彼岸。

杨主簿并没有进船舱而是一个人独自站在船头的甲板上凝视远方。

“怎么了,杨兄?是不是担心这次前去冲家是不是会有什么变故?”身后突然传来了小早川隆景的声音。

“哦!三殿下!”杨主簿恭恭敬敬地施了一个礼,说:“并不全是,有很大一部分担心村上家会存心刁难。但是另外一方面也是颇有感慨。”

“哦?杨兄可否告知?”小早川隆景笑着问。

“呵呵,在中原的时候我只道是:北人骑马,南人驶船。我久居北方不谙水性,想不到我今生居然还能飘洋过海,如今更是日常乘风破浪与海上真是世事无常,造物弄人。今后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呢!”

小早川隆景听着杨主簿的感叹不免也是有所触动,如今皇室濒危,幕府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各国各地都是大名间相互的攻杀,这个战国中有多少兄弟相残,有多少父子反睦,又怎么能不说世事无常,造物弄人呢?”

正在两人无限感慨人生时,海船已经渐渐驶入了冲家水军的势力圈了。一艘大船正逆风朝他们飞驰而来……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4-2 at 14:53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十五章  兄  弟[/center]

正在两人彼此感慨的时候,一艘大关船已经渐渐靠近了他们的坐船。“不好了!是冲家海贼,快逃呀!”一些会水的水手纷纷跳入了海中,杨主簿小早川隆景一时间都没有了主张,站在船头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关船靠上了大船,一群海贼跳上了船,将两人团团围住。为首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身穿粗布的麻衣,光着脚并没有穿鞋,身子被海风吹得黝黑,手中一把明晃晃大刀在杨主簿面前晃了晃,说:“你这个明朝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蹋进我们冲家的地盘,有没有交买路钱?”

“这个……”杨主簿愣了愣,摸遍了周身居然没有带一文钱,于是转眼看了看小早川隆景小早川隆景也是周身摸了个遍,因为早上走得匆忙并没有带钱,只好微微摇了摇头。

“怎么了?看你们这身打扮都是有钱人,不要说出身边没有带钱之类的话!”头目以为两个人故意拖延,生气地说。

“你!”小早川隆景刚想发做,被一旁的杨主簿拦住了。杨主簿低声说:“三殿下,这些人应该都是冲家的人。我们这次来有事情相求,本来就要看人家的脸色办事情,如果现在翻脸恐怕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殿下还是稍安勿燥!”小早川隆景点了点头,重重地呼了口气,手从腰中的剑柄出挪开。

“这个船头!”杨主簿笑着迎上前一步说,“我们这次来是要求见村上大人的,还是希望这位船头给一个方便。”

“说得好听,今后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呢?”为首的那人“哼”了一声,说,“今后凡是身上没有带钱的都可以说求见我们头领,我们也不用生活了。”那人围着两人转了两圈说:“你们也好不识相,求见我们头领居然身边还没有带任何的礼物,你们觉得你们自己是什么人!”

听了这话,小早川不由得一阵脸红,低声与杨主簿说:“兄,你看我,这次走得匆忙忘记了礼物。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杨主簿轻轻摇了摇头说:“殿下怎么这样说,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如今既然到了这样的份上了,我们还是需要多说一些好话,不然总不能无功而返吧!”于是他又转脸笑着对那个头目说:“这位朋友,大家都是行走江湖的,希望朋友给个方便,今天能予以引荐,事后我们一定重礼奉上!”

“呵呵!”那人冷冷一笑说,“我凭什么相信你呢?今天说完了明天人也不知道在哪里了!”

“你!太过分了!”小早川隆景怒道:“我小早川隆景岂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嗯?”那头目当时就是一愣。正当小早川隆景刚有一丝得意的时候,那头目大喝一声:“原来是毛利家的人,大家给我把他拿下,我就不信毛利老贼不会用重金来赎回他的儿子。”一声令下,周围的水贼都围了上来,把两人紧紧围在了中间。

“慢着!”就当众人要一起上前动手时,背后一个人高喊了一声。“怎么了?”他来到了那个头目的面前厉声问道。

“回大人,拿到了一个好货色。我们可以用他们来向毛利家要钱。”那头目恭敬地回答说。

“嗯”来人并没有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的人散开。等众人都让开了,来人不禁一愣,不由得失声叫了一声:“哥哥!”

“啊?”在场的人无不为之一愣。“大人,你认识他们?”那个头目问。

“嗯!你们还不都退下!”说这他来到了杨主簿的面前,拉住主簿的手说:“原来哥哥也来到了这里,自当年鹳雀楼一别已经有一年多了。不知道哥哥这一年多来可好。”

“你是……”杨主簿望着眼前这位黝黑的中年汉子知觉的眼熟,一时想不出他究竟是谁,“兄弟你是……”

主簿哥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魏国的lygxychy。当年自从我们在灌雀楼散了之后我就只身飘扬过海来到了这里。想不到时隔一年居然在这里又重新见到了哥哥,哥哥你又是怎么会来到这里,又为什么漂落在这海上呢?”

lygxychy!原来是你!好兄弟,有些事情说来话长了,我们日后再说。我来引荐。” 说完拉过小早川隆景介绍说,“这位就是毛利家的三殿下,小早川隆景。”然后转身对隆景说,“殿下,这位是我的好兄弟lygxychy,化名连云港。”两人互相见过,道过问候。

杨主簿拉着lygxychy的手说:”兄弟,这次来我们要见村上头领,有要紧的事情要与他商量。兄弟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说着右手在lygxychy紧握的双手上拍了拍。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4-3 at 05:13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原来里面还有我啊
[img]http://img335.imageshack.us/img335/2236/garfield062sl.jpg[/img] [color=red]妹妹[/color]:[color=blue]寒塘秋露[/color]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