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99067人浏览| 249回复
发帖
傻仔在小说中出现了
雨天在梦苑里消失了
第一楼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曹仲德 at 2006-9-29 03:29 AM:
傻仔在小说中出现了
雨天在梦苑里消失了


因为很久没有下雨了!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七十章  人  质[/center]

雨天傻仔?”轩辕显华一愣心说,“原来这个小沙弥竟是雨天傻仔,他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倭岛?又怎么当起了和尚呢?”他刚想上前打招呼,只听见太原雪斋高颂佛号,一道金光由雪斋体内射出,照得轩辕显华无法睁眼……

良久,轩辕才渐渐适应,慢慢睁开眼睛只见自己还是在房间之中,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是在做梦,那道光原来是照射进来的阳光。轩辕显华不由得笑了起来,想必是我日有所想,夜有所梦,他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穿好衣服,唤来了小姓,梳洗完毕来到了前院。

正好松平元信从外面回来,见到轩辕显华起身了,笑道:“轩辕先生昨晚休息得可好?”

“多谢松平将军关照,休息得很好。”猛然间,轩辕显华想起了昨晚的梦。隐约间,记得太原雪斋提到过松平元信的身世,他如今应该只是今川家的人质。”于是问道:“将军,我一路由三河到远江,似乎听说松平家应该是三河的守护,不知道将军可是三河的后人?”

松平元信闻听此言不由得脸色突变,他看了看左右并无旁人,低声对轩辕显华说:“先生且随我来!”说着带着轩辕显华进入了内室,命手下诸随从都退下,道:“先生,我见先生穿着打扮与众不同,想必先生不是普通人。不瞒先生,我家先祖正是三河守护,我家祖父松平清康短短五年一统三河,可惜早亡,故此三河松平家才开始衰弱,不想到了我这代只能沦为今川殿下的人质了。”

轩辕显华闻听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将军为何不图良策呢?”

松平元信叹了一口气说:“三河北据尾张,东联远江,岂是如此容易镇守的呢?如今我虽为今川殿下的人质,但是殿下对我不薄,太原国师又授我兵法,我定当以我之力辅助今川殿下成就霸业。”

轩辕显华点了点头心说:我只当是松平元信乃是今川家的豪贵,想不到能有如此的气度,恐怕真如梦中雪斋禅师所说,他日后的实力不可限量。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恐怕连隐者都是所料不及!想到这轩辕显华说:“殿下虽然是人质,但是对今川大人的忠心天日可见。今川大人乃是将军家的近族,一旦今川大人上洛大业成就,殿下可以请求大人将三河封给殿下的,到时候殿下也可以衣锦荣归,不让三河武士笑话啊!”

松平元信点了点头说:“我也是这样希望的,今川大人的才华天下少有,我愿意竭尽全力帮助殿下上洛。今天评议的时候,我已经向今川大人推荐了先生。大人非常高兴,想在后天召见先生,到时候就看先生的了。”

轩辕显华点了点头说道:“多谢松平殿下!到时候我一定说服今川大人上洛,还多感谢松平殿下的推荐。”

松平元信笑着点了点头,命人摆下酒宴,说:“既然如此,轩辕先生就请与我一起用膳吧!下午我们一起出去逛逛,我带先生拜揭一下先师的墓。”

“哦?太原雪斋禅师的墓在何处?”轩辕显华问道。

“并不很远,用完餐我命人套车前往参拜,也希望师傅在天之灵能保佑我军上洛成功!”松平元信说道。

说话间从人已经摆上了酒菜,轩辕显华望着面前的松平元信,心里总是有一丝不安,是这位眼前的这位年轻的家主内心所隐藏的东西令他感觉到了不安。他的言辞虽然如此平和谦逊……可是他的眼神却是如此的刚毅,回想起梦中太原雪斋所说的,莫非这位松平元信注定就是松平家中兴之人吗?轩辕显华有些犹豫,他不信命,更不相信托梦之说,但是眼前的巧合使他感到不安……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10-30 at 22:42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七十一章  扫  墓[/center]

松平元信轩辕显华一起用罢了饭,命人套上车,松平元信跳上车,让轩辕显华上车坐稳,自己一挥马鞭,马车出了松平府往城北而去。

刚出北门就有一个兵士上前拦阻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要去哪里?”

松平元信赶忙拉住缰绳回答道:“松平元信与一位朋友要去拜祭恩师,还望军爷行个方便。”

兵士看了看车上,并没有什么东西,于是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松平殿下还请早去早回。”言语之中带着几分傲慢,说完闪开了道路。

马车一路往北而来到一座寺庙门前停住,松平元信轩辕显华下车,一并向庙内走去。来到庙门前,轩辕显华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匾额,用繁体文写着三个大字“临济寺”。两人并排走进庙门,轩辕显华觉得眼前的场景非常熟悉,似乎以前有到过,但是自己第一次来骏河不可能之前有来过……

这时一旁的一个小沙弥迎了上来,高颂法号道:“阿弥陀佛!松平殿下多日不见了,不知一向可好。今天又来参拜师傅了?”

“蒙小师傅挂怀,还好还好……前些时候蒙今川大人通融前往三河故地一走,拜祭先祖前几天才回来。”说话间想起了身边的轩辕显华,忙介绍说:“小师傅,这位先生乃与你同乡,都是中原大明人士,乃是轩辕黄帝之后,复姓轩辕,名显华。”

“哦?”小沙弥眼睛一亮,上前一把拉住了轩辕显华道:“轩辕兄,一别多年还好吧?”

轩辕显华打量了一下小沙弥不由得叫道:“你是雨天傻仔?”

小沙弥点了点头,说道:“是我呀。不过我已经改名了,现在我姓潜龙,名郭奉孝。”

“嗯?”轩辕显华一愣,这似乎与自己昨晚梦中场景所吻合,他看了看四周似乎就是梦中所见,不由得暗暗出了一身冷汗。

一旁的松平元信也是一愣,惊讶地问道:“原来你们之前就认识?”

轩辕显华点了点头说:“是呀,我们之前就有相识。只是中土一别也是多年不见了,想不到兄弟也来到东洋,并且当上了小沙弥。”

“是呀!世态炎凉,很多事情又岂是我们能所料的呢!阿弥陀佛!”潜龙郭奉孝高颂法号,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多少有些感伤。过了一会,郭奉孝平和了一下情绪说道:“松平殿下轩辕兄,我们进去参拜法师吧!”说完转身往里引领。

松平元信轩辕显华跟随着潜龙郭奉孝一起往里走去。轩辕显华更为诧异,所走之路周围的草木居然都是自己在梦中见过的。

三人来到太原雪斋墓前,轩辕显华惊奇地发现居然是梦中太原雪斋安坐与潜龙郭奉孝谈话的地方。松平元信上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插上清香;潜龙郭奉孝站在一旁目不斜视,默默颂经;轩辕显华双目紧闭默默祈祷……

突然轩辕显华只觉得脸上一凉,睁眼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空已经变得阴沉,苍穹之间开始飘舞起朵朵雪花。正在轩辕显华诧异之间,只听见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与自己说话:上洛坎坷,箭射尾张;三英聚首,三河为强……望几位以百姓为念,勿图增杀戮……善哉、善哉……

似隐若现,声音虽然很远但是听得非常清晰,与轩辕梦中雪斋的声音出奇相似。松平元信突然睁开了眼睛,四周巡视了一圈,问道:“惠明,我刚才似乎听到了师傅的声音,你可曾听到。”

潜龙郭奉孝答道:“我也似听到了师傅的妙音佛法,师傅圆寂之时口中曾经颂念这四句话……”三人彼此看了一眼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各自品味话语的真谛……

雪越飘越大,渐渐地布满了苍穹,犹如那几句无头的批语一般,来得如此突然,这一年的冬雪似乎又比那一年来得更早……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10-30 at 22:43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七十二  遁  道[/center]

一会雪终于停了,三人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另外一个小沙弥进来禀告说门外来了一个中土的道士要拜祭太原雪斋禅师。潜龙郭奉孝觉得诧异,僧道虽然都属于出家人,但是毕竟属于两派,怎么会有道士来拜祭师傅呢?想到这对松平元信轩辕显华说:“有人来拜祭我家师傅,我自然当出去迎候,两位且请禅房休息。”

松平元信看了看天说:“天色也是不早了,我们既然已经祭拜了恩师也要赶回去了,不然城门关了就不好办了。”轩辕显华点头表示赞同。

潜龙郭奉孝点了点头说:“既然如此我送两位出去,松平殿下,轩辕兄,你我改日再会!”言罢三人往庙门外而来。

三人来到门口,但见一人头戴纶巾,身穿素白色鹤氅,手中拿着把羽扇,仙风道骨,飘飘然真好若天仙一般。轩辕显华潜龙郭奉孝见此人就是一愣。

“无量天尊,好巧好巧,原来轩辕傻仔都在这里……”

轩辕显华见来人就是一愣,上前一把拉住来人道:“原来真的是你啊,卧龙你怎么这身打扮。”

天地卧龙微微一笑道:“我云游四方,今天正好路过此地,久闻雪斋禅师大名,今天特来拜访。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轩辕雨天。”

“哦?既然卧龙云游四方,不知道从何处而来?可有什么新的消息?”轩辕显华问道。

卧龙点了点头说道:“我刚从尾张而来,织田信长已经一统尾张。”

轩辕显华一愣,不由得直冒冷汗,问道:“难道就是那个尾张的呆瓜?怎么可能?虽然信胜败了,但是尾张的其他势力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么快的统一尾张……?”

“这天地之间的事情逃不过一个‘道’字。织田信长暗合于道,所以能一统尾张,而轩辕你不能合于道,所以只得是四处飘零。”

卧龙话虽然不多,但是却说到了轩辕显华的痛楚,说得轩辕显华一时无言以对。“善哉,善哉,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一旁的潜龙郭奉孝天地卧龙这样说不免也是心有感触答言道。

“说得好呀,人生在世犹如负重远行,有人能得其道,终有所成;而有些人终日忙忙碌碌但是最终还是碌碌无为。”松平元信闻听几人的对话,自己也是有所感触。

“对了!卧龙兄,我来介绍一下。”潜龙郭奉孝来到松平元信身边引荐说:“这位是松平元信,三河松平家的后人。”说完转身又与松平元信介绍说:“殿下,这位是我与轩辕昔日在中原的好友,天地卧龙,曾经镇西蜀坐领蜀王。”

松平元信听完,赶忙上前施礼:“原来是蜀王驾到,元信多有失礼。”

天地卧龙将手中羽扇一摆笑道:“松平殿下严重了,我早就不是什么蜀王了,只是一个云游天下的闲散之人。倒是松平殿下,年轻有为,多有你祖父的遗风,相信将来一定能成大业。”

卧龙先生谬赞了。时才听卧龙先生谈论到人生的道,觉得颇有道理,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元信人生之道。”

“呵呵!不敢当。”天地卧龙笑道,“所有天下之道,无非是天时、地理、人和,只要殿下能上应天时、下占地利、广收人心,自然能顺天应道。至于如何来合道,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殿下还需要自随机应变,不可先授。”

“先生说得在理,我看先生大才,不知道先生是否愿意屈尊辅助我家主公?我家主公志在上洛,如果先生能助我家主公成就大业,前途不可限量。”松平元信说道。

“呵呵,多谢殿下好意。卧龙志不在此,我生平之道只是遁隐山林,殿下就不必勉强了。殿下得轩辕显华辅助相信重振家邦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好了两位,我要去拜祭雪斋禅师了,两位来日再会!”说着与潜龙郭奉孝说了几句,一起进了山门。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6-12-25 at 06:45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狂乱隐者 at 2006-10-23 10:05 AM:
[center]七十二  遁  道[/center]

一会雪终于停了,三人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另外一个小沙弥进 ...

怎么这篇明显字数就少了那么多拉?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准是唐僧~~ 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准是鸟人~~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ω對天空Say at 2006-10-23 02:32 AM:

怎么这篇明显字数就少了那么多拉?


没有写完,不要着急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七十三章    结    亲[/center]

松平元信轩辕显华告别了临济寺,回到松平府中。一个从人诺诺地上前禀告道:“松平殿下,刚才主公的信使来过了,说明天评定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商量,希望殿下不要迟到了!”

松平元信一皱眉,心中一惊心说:莫非又出了什么大的事情吗?还是……

“怎么了殿下,为什么殿下神色有些恍惚?”一旁的轩辕显华问道。

“这个……前番主公的使臣来过了,说明天的评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议,所以要我务必参加。我在想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大的事情了。”

轩辕显华沉思了半晌说道:“自当年雪斋禅师奠定基础以来东海国已经多年没有大的事端了。主公突然之间召见殿下想必是主公有意上洛了。”

“上洛?”松平元信喃喃自语道,“这样说来我松平家复兴在望了!当日主公就答应过有朝一日,主公上落成功,一定复兴松平家。”

次日一早,松平元信早早地来到今川义元所住的御馆之外,一缕朝阳从御馆的殿角穿过,静静地照在馆前的空地上,四周一片寂静,全然没有声息。“怎么了?不是说今天要评定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松平元信暗想道。

松平殿下,主公已经在里面等候你多时了,快点进去吧!”正在松平元信迟疑的时候一个卫兵上前说道。松平元信连连称是,不敢再多想什么,低头走入御馆。

元信,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松平元信赶忙跪倒说道:“主公,不知道您有什么事情,急着招我来?”

“呵呵!”今川义元笑了笑,说道:“元信不必多礼,坐吧!我今天闲来无事只是想找你聊聊天而已。”

松平元信这才起身,诺诺地让到一旁坐下。只见馆内依然昏暗,馆角之中点着几只硕大的蜡烛,屋内装裱着名人字画,陈设布置也多有公家的特色,全然不像是武家的陈设。今川义元更是身穿宽大的公家袍,悠闲自得地居中而坐,面前的桌案上还放着茶盏。馆角还坐有一班女乐师,一个个低着头,手中各自捧着乐器。

元信,喝杯茶吧。你觉得我这里怎么样?”今川义元笑着倒了杯茶命从人递给松平元信

松平元信一怔,还是接过茶杯喝了一小口,说道:“主公这里清心高雅,全然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够有福气消受的。不知道主公今天招我来有什么差遣。”

“呵呵,很多人在我面前夸奖过你祖父,说如果松平清康能活到三十岁,必能夺取天下。今日看你一天天长大,果然是有你祖父的风范。这次回乡祭祖还算顺利吗?”

”这些都是别人对祖父的谬赞。也是托主公的福,这次去一切安好。有朝一日如果主公要用得着我们的话,我三河的武士一定为殿下马首是瞻。”松平元信答道。

今川义元对松平元信的回答非常满意点了点头心说:当年收留你们为的就是他日战场上用,你们不去拼命还得我骏河的兵卒上阵吗?想到这义元说道:“元信啊,你的忠心我是知道的。不过你一个人在这里住了那么多时候了身边琐事也没有人照料,总是不方便。当年雪斋禅师在的时候就非常喜欢你,现在禅师圆寂了很多事情我也是需要安排的。你今年多大了?”

“回主公,元信今年十六了。”松平元信回答道。

“嗯,自从你服元以来也已经两年了。部将关口亲永的女儿濑名姬应该与你年龄相仿,还没有婚嫁。她是我外甥女,自小我就许诺过,今后一定要将她许配给一代俊杰。我看你,无论家境、相貌、才干都非常合适,不知道你的意思如何?”

“这……”松平元信一愣,随即马上答应道:“多谢主公看重,信元求之不得。”松平元信明白直到现在今川义元并非十分信任,要复兴松平家,以他现在的能力是远远不及的。他需要牢牢依靠今川家的实力。

今川义元点了点头,那么的话我就帮你提亲去了。”

“等一下主公,我还有一个要求。”松平元信义元高兴说道,“我想改名松平元康,从祖父名讳中取一个康字,不知道主公意思如何?”

今川义元看了看他,不由心中一动双眉紧皱心说:莫非他他心里还在惦念他的松平家的复兴?看来他终非池中之物,我还是要小心。

[ Last edited by 狂乱隐者 on 2007-5-22 at 00:16 ]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center]第七十四章    云  涌[/center]
隐逸山庄 — — 庄主 尊轩辕显华为兄,携小飞云为弟 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要有美女的眼泪来抚慰。 [img]http://home.kele8.com/smallgame/signetImg/200675/20067516262868625.gif[/img]

TOP

还有新的?牛!
五年一觉梦苑梦 ------------ 梦醒时分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