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26307人浏览| 42回复
发帖
扫文丑

  袁绍大军开至杜远山寨下,时杜远正在山下溜狗,正好撞见袁绍大军,绍见之大怒,急遣军士拿住,欲斩杜远。
  杜远乃大呼曰:“明公家住在哪?”
  袁绍奇曰:“某家在河北,汝欲何为?”
  杜远听罢暗暗一笑,曰:“实不相瞒,某家亦在河北,就在明公家对面,说起来咱们可算得是邻居哩!”
  绍闻是邻居,大有好感,命军士解押,杜远伸伸手臂,从容进曰:“明公只听一面之词,而绝邻居之情耶?远自山寨出来,兄弟廖化还在山上睡觉;天下同貌者不少,岂披面长发吃“超级无敌朝天椒”之人,即为廖某也?明公何不察之?”
  袁绍是个没主张的人,闻杜远之言,责沮授曰:“误听汝言,险杀了我好邻居。”乃请杜远上帐坐,议报颜良之仇。帐下一人应声而进曰:“颜良与我如兄弟,今被张角贼人所辣,我安得不雪其恨?”
  杜远视其人,身长八尺,面如獬豸,乃河北名将文丑也。袁绍大喜曰:“非汝不能报颜良之仇。吾与十块钱你,便渡小河,追杀张贼!”
  沮授曰:“不可。某等坐船会晕,宜坐车过去,乃为上策。若坐船渡河,晕了船,众皆不得还矣。”
  绍怒曰:“皆是汝等大吃大喝,害我没钱!岂不闻车贵过船乎?”
  沮授出,叹曰:“上泡小妞,下泡温泉;钱都花光,反来怨俺!”遂托肚子痛不出议事。
  杜远曰:“远与明公乃邻居,明公之事便是远之事,远欲与文将军同行:一者我正好要去张角那,可以搭个顺风车,二者可以去那看看热闹。”
  绍喜,唤文丑与杜远同领前部。文丑曰:“杜远贼头贼脑,于军不利。既主公要他去时,某分三分钱,教他为后部。”于是文丑自拿了九块九毛七分钱搭豪华破艇先行,令杜远拿三分钱游泳随后。
  杜远:“-_-|||”
  且说张角见廖化辣晕了颜良,倍加钦敬,表奏苍天,封廖化为汗瘦亭猴,铸印送廖化。忽报袁绍又使大将文丑渡小河,朝白马饭店而来了。角乃先使人将好的食物藏于西边,然后关掉饭店大门,自领众首领出饭店避难;传下将令:以后脑勺朝前面,脸蛋朝后面;倒退着往前走。
  管亥曰:“脑勺朝前,脸蛋朝后,这样看不见路,走起来颇为不便,首领此举何意也?”
  角边走边曰:“脸蛋朝前,要是遇到文丑,会被他认出是我,脑勺在前,他就认不出是我,故令脑勺在前。”说罢还神密的朝管亥耳边小声曰:“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亥曰:“你后脑勺左边第十八条头发开叉,倘被文丑认得,如之奈何?”
  角曰:“且待他到时,却又理会。”话未说完,忽脚下踩到一香焦皮,被摔了个四脚朝天,角爬起身破口大骂。亥心疑未决。
  角令众人将香焦皮拿去前方远处鞭打。角在后头,忽听得前头发喊,急教人看时,报说:“河北牛人文丑来了,我军皆弃香焦皮于地,四散奔走。我们在这又远,将如之何?”
  角以鞭指旁边一饭店曰:“此可暂避。”人马急奔饭店。角令军士皆坐下点菜。文丑掩至。众将曰:“贼至矣!可买单打包,退回白马!”
  张梁急止之曰:“我还没吃饱,何故就退?”角急以目视张梁而傻笑。梁吃了一惊(难道大哥中风了?),不复言。文丑坐了一天船,肚子甚饿,就进饭店吃饭。岂知一眼便望出其中有一人后脑勺左边第十八条头发开叉,知此人乃张角。大怒,角见被认出,乃令军将一齐挤出饭店,顿时喊声大作。张角众人围裹将来,文丑挺身独战,拿起身旁酒瓶乱轰。张角等人闯不出去,只得退回。
  角躲在饭桌下向外指曰:“文丑为河北名将、谁可擒之?”
  程远志、赵弘飞马齐出,大叫:“文丑休走!”文丑本想出去招呼杜远进来帮忙,闻呼声乃回头,见二将赶上,遂按住酒瓶,拈起一个垃圾桶,投向程远志。
  赵弘大叫:“贼将休得乱扔垃圾,否则罚款一万块!”程远志急向旁跳开,谁知文丑眼神不好,那垃圾桶扔歪了,这程远志不躲还好,一躲反而中了招,整个垃圾桶就罩在了他头上。
  程远志急忙大喊:“哪个王八羔子把灯关了,快开灯。”嘴里喊着,手上的板凳却没停,疯狂乱轰,忽然打到墙壁,那板凳反弹回来,反而打到自己的头,连垃圾桶一起打扁了,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文丑回身复来,赵弘急轮一只鸡腿,截住厮杀。只见文丑酒瓶厉害,弘料敌不过,吃了鸡腿就回。文丑举酒瓶赶来。
  忽见灰尘乱飞,一将当头提扫把飞身而来,乃廖元俭也,大喝:“贼将休走!”与文丑交马,战不三合,文丑心怯(怕被扫把打到,那可是要倒霉三年的),转身绕饭桌而走。廖化跑得快,赶上文丑,脑后一扫,将文丑扫了一脸灰,文丑吓得大叫:“妈呀!我要倒霉三年了啊!完了!”说罢吓得晕了。张角在饭桌底下,见廖化扫晕了文丑,大喜起身。向饭店老板说道:“所有损失,就让他负责。”边说边指着倒在地上的文丑。
  廖化拿着饭盒东冲西突,打包桌上的食物。杜远此时正好游到河中央,前面那载文丑过河的豪华破艇已经开回,报与杜远云:“今番又是披面长发的整晕了文丑。”杜远赶忙凝神去看,隔着大老远望见一人,手上拿着个大饭盒,于饭店中往来如飞,背上插着一杆小旗,小旗上写着“汗瘦亭猴廖元俭”七字。杜远暗谢天地曰:“原来元俭果然在打包,回家有好东西吃了!”欲待招呼,却被呛了几口河水,差点淹死,赶忙拉在破艇后,随破艇驶到岸边,抄小路跑回山寨去了。
  袁绍见文丑也载在廖化之手,不由叹曰:“颜良、文丑,二鹿耳;廖化,乃一虎也。吾若能得廖化,胜颜良、文丑十倍。” 之后,再也不敢随便出兵打黄巾了!
第一楼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空城计

  话说自廖化“辣颜良,扫文丑”之后,名声大噪,群雄闻风丧胆。一日,山寨上的兄弟出去抢盗,化自与杜远在山寨中喝酒聊天。忽然十余次飞马报到,说:“何进闻袁绍连一个小贼都拿不下,大怒,自引了大军十五万,望此处蜂拥而来!”
  时廖化身边别无大将,只有杜远与几十个老弱之兵。听得这个消息,尽皆失色。廖化登寨望之,果然尘土冲天,朝廷兵马分两路望山寨杀来。
  廖化传令,教“将寨外所晾衣服收进来,如有随地大小便,及随地吐痰者,斩之!大开四门,每一门用二十人,去收衣服。如敌兵到时,不可擅动,吾自有计。”
  杜远问曰:“收衣服的时候随地大小便自然不好,但我们当山贼的,随地吐痰是常有的事。这也要斩啊?”
  廖化曰:“平时随地吐痰就算了,这次是朝廷的兵马来了,我们再这样,会被人说没素质。”
  杜远听罢,对廖化的深谋远虑深表赞同,这时门口那条疯狗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像是在说:“我们吃的东西都是在地上叼的,你们要是随地吐痰,那我们还敢吃么!”
  廖化解释完毕,乃披雨衣,戴雨帽,引着杜远与疯狗并携床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抽烟看天。
  却说何进前军哨到城下,见了如此模样,皆不敢进,急报与何进。进笑而不信,遂止住三军,自飞马远远望之。果见廖化坐于城楼之上,笑容可掬,抽烟看天。左边杜远,手捧扫把;右边疯狗,嘴叼垃圾桶,正打扫卫生。城门内外,有二十余人,摇头收衣,叫爹骂娘(有几个刚才上厕所上一半,就被拉来收衣服了,能不骂娘吗),进看毕大疑,便到中军,教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而退。
  何进之弟何苗曰:“莫非廖化无军,故作此态?兄长何故便退兵?”
  进曰:“廖化穿着雨衣,戴着雨帽坐在城寨头看天。又令贼兵收衣服,一看就是快要下雨了,我的衣服晾在外面还没收,兵若进,那衣服就要被淋湿也。汝辈岂知?宜速退回家收衣服。”于是两路兵尽皆退去。
  廖化见敌军远去,抚掌而笑。众人无不骇然,乃问廖化曰:“何进乃皇帝他舅子,今统十五万精兵到此,见了廖兄,便速退去,何也?”
  廖化曰:“此人一生卖杀猪,没穿过好衣裳;见如此模样,疑天要下雨,所以退去收衣也。吾非行险,盖因不得已而用之。”
  众皆惊服曰:“廖兄之机,神鬼莫测。若某等之见,必弃城寨而走矣。”
  廖化曰:“吾兵止有几十,若弃城而走,必不能远遁。得不为何进所擒乎?”
  后人有诗赞曰:“雨衣雨帽胜雄师,廖兄城寨退敌时。十五万人回马处,土人指点到今疑。”
心无机事,案有好书,饱食晏眠,时清体健,此吾愿也。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